设置

关灯

第6页

    结果众目睽睽下,车门开了,出乎意料地探出了一个年轻清秀的身影,走下来的人……
    赫然是充满非议的男二号纪乔真。
    空气瞬间跌入安静,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下巴险些坠地。
    一方面惊叹纪乔真竟然能拥有这样的豪车,似乎是坐实了某些传闻,但也足够让人羡慕嫉妒恨。再一方面,则是惊叹他本人未免太过好看了些。
    不但不比精修图差,反而多了几分独属于美人的灵动,耀眼夺目,让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哪怕身处长相好看是基础门槛的娱乐圈,对俊男靓女都差不多免疫了,这样的颜值依然足够出众,让人精神一振。
    但纪乔真刚刚出道,几乎没有人脉,这个圈子惯于捕风捉影,朋友是不能草率交的,所以即使心中好奇,也没什么人主动上来搭话。
    开机仪式很快就要开始,工作人员在做最后的筹备工作,纪乔真去导演助理那儿领材料,其他人也就各忙各的了。
    纪乔真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没走两步路,就碰见一个男演员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
    “我跟你说,我看到那个纪什么乔真了!看他那妖艳贱货样儿,绝对爬了谁的床!待会儿开机仪式我倒要看看,哪个领导和他眉来眼去……”
    他的化妆师在一侧,似乎对他向朋友吐槽的行为见怪不怪,反而面部表情随着旁听到的话语变幻,时而愤怒,时而无语,时而好奇,就还蛮……精彩纷呈。
    纪乔真摸了摸自己的脸,妖艳贱货吗?他怎么觉得他长得还挺单纯。
    直到听见化妆师喊这位“喻纾”,纪乔真想起了这么一号人物。
    原剧情中,迟到事件发生之后,剧组中关于原主负面新闻的传播,几乎都是拜这位所赐。
    他势必要把喻纾这样背后嚼舌根的个性……加以利用。
    纪乔真站在喻纾身后,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你说的都是谣言,以后不要再传播了。”
    喻纾被吓了一跳,匆忙把电话挂断,转过头去,看到来者是纪乔真,拧着眉重复了一遍:“谣言?”
    纪乔真好脾气地解释,目光真挚,神色担忧:“就你刚刚说的那话。散布谣言达到一定量级要承担法律责任,万一你刚刚说的话被别有用心之人录下来,传播出去……就算我顾念我们同剧组的情谊,我的公司也不会放弃追究你的。我怕他们给你发律师函,找你麻烦。”
    喻纾想圈子里混的都知道艺人团队的律师函多半都是闹着玩儿的,真假莫辨,纪乔真竟然想用这个糊弄他,咬牙切齿道:“如果不是傍上大腿,你怎么可能进得了组?谁不知道这是景逸传媒的重点项目。多少一线去试镜了都没通过,你凭什么?”
    景逸传媒便是许氏集团旗下的传媒公司,偌大集团中的一个分支,像这样一个剧组的开机仪式,许景铭甚至不会来现场,划拨一个男二的资源更是分分钟的事情。
    听到喻纾来自灵魂的疑问,纪乔真淡淡一笑:“可能是因为演技好吧。”
    “?”喻纾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纪乔真怕不是忘了,他上一次上热搜,还是因为mv里的表情太僵硬被人做成鬼畜视频。要说他是因为演技好才进组,恐怕三岁小孩儿都不信。
    他嘲讽意味十足:“你是不是还要说,你那豪车是你跑通告赚来的?”
    纪乔真摇了摇头:“我才刚刚出道,手里没有靠工作攒下的积蓄。”
    “你也知道你刚出道!”喻纾酸道。他刚出道那会儿,穷酸得要命,不出通告的日子,还天天挤公交。
    纪乔真弱弱地说:“虽然我没有靠工作攒下的积蓄,但我有钱……”
    喻纾:“……你他妈这不自相矛盾吗?!不抱大腿哪来的钱啊?!买彩票中的?有彩票能中这么多?给我推荐推荐?”
    纪乔真看这人脑子多半是瓦特了,犹豫地说:“我告诉你实话?”
    喻纾傲慢地低哼了声,心说就知道纪乔真之前在说谎。
    下一秒,却听见少年认真地说:“是我父母留给我的。”
    喻纾错愕了半秒,仍是不信,如果纪父纪母真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互联网上多半消息遍地了,用得着他这么费尽心思的套话?难道是什么隐藏的大佬?
    他的语气充满质疑:“你父母哪位?”
    纪乔真目光闪烁:“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走了。”
    “……”喻纾完全没料到这么个结果,突然就有些不自在了。原来纪乔真是得了一大笔遗产?上世纪的事情,互联网上搜不到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刚刚是谁送你来的?”
    纪乔真:“我请的司机。昨晚喝醉酒了,担心酒驾。”
    “……”喻纾彻底僵在了原地。他这样不分青红皂白,认定了自己臆想的事实而进行喋喋不休地逼问,不是戳人伤疤是什么?
    哪怕纪乔真一句怪罪的话都没有讲,喻纾也感到了深深的负罪感。
    再仔细想起来,纪乔真刚刚对他说律师函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好像不是谴责,而是担忧?目光也……足够真诚?
    这小傻子,不会真情实感地担心他散布谣言被告吧?自己怎么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喻纾忽然有些垮,看向纪乔真的神色格外复杂,总觉得自己应该弥补他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