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页

    就这样,许景铭成了纪乔真的司机,豪车也被纪乔真一句话占为己有。
    1551捂脸,扯淡不打稿,想用尺子测一下宿主脸皮的厚度。
    导演董诚过来喊他们的时候,正好听到纪乔真关于演技和豪车这两句,同样用袖子擦了擦汗。
    在许景铭让他给纪乔真这个内部名额前,纪乔真是来试镜过的,但第一轮就被刷了。科班出身,却没有科班的水准。演技这玩意儿,这位小同志好像还真没有。
    不过许景铭肯为了纪乔真砸钱,砸的还不是一笔小数目,他心里有微词也不能说出口,职业道德得有。他不是什么理想主义者,可以为了拍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视金钱如粪土。
    古话总是说得在理,有钱能使鬼推磨,资金充足,是拍出一部好剧的重要前提。他计划靠拍摄手法、配音、bgm、特效后期来给纪乔真的表演增色,争取把视觉效果拉到平均水平往上。
    如果有可能的话,再挖掘一下纪乔真的演戏天赋。
    比如刚刚,纪乔真就说得有模有样。
    等等……
    董诚忽然意识到,纪乔真刚才都差点儿把他唬过去了,可见演技还不错?!或者说,是可塑的?
    董诚觉得自己是名伯乐,发现了匹好马,眼睛倏地亮了起来。
    第4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04
    董诚一直是乐天鼓励派,把纪乔真拉到一侧,殷切道:“我看你也不是完全没天赋,走点心,再有点信心,肯定能拍好!”
    纪乔真深以为然:“谢谢董导,我最近也认识到了我的错误,花了很多时间练习,如果有什么需要精进的地方,还希望能得到您的指正。”
    他目光恳切,唇角轻弯,态度礼貌,俨然一副学生时代的乖宝宝模样,一番话听得董诚眉开眼笑。
    董诚本来还在想怎么做纪乔真的思想工作,怕他是个佛系选手,烂泥扶不上墙,没想到思想工作还没开始做,就自己醒悟了。
    当然,从纪乔真刚才和喻纾的对话来看,也有可能是演给他看的。但如果是演的,那恰恰说明他演技了得。如果是真的,更是再好不过,他最欣赏的便是勤奋的演员了。
    见纪乔真被董诚拉走,造型也做完了,喻纾闲不住地在片场乱晃。听到组里的十八线演员依然在议论纪乔真空降的事情,胸口莫名窜火,替纪乔真不平,皱着眉打断道:“好了好了,你们烦不烦,一天到晚在这问题上车轱辘!干嘛天天盯着纪乔真,暗恋人家?!”
    “???”十八线演员被怼得万脸懵逼,以为眼前人被魂穿了,“你是假的喻纾吧?组里对纪乔真意见最大的人不是你吗?”
    喻纾:“有这回事???”
    十八线:没有吗???
    喻纾话痨的性格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纪乔真又成功地激起了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保护欲。再加上常年奔走在吃瓜前线练出来了敏锐听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逢人质疑纪乔真,他就冲上去一通理论——
    “人家家里有钱招你惹你了?”
    “你管人家为什么有钱!再有钱也不是你的!有羡慕嫉妒恨的功夫不如努力工作多赚点!”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懂不懂!董导选他肯定有他的理由!不选他选你吗?你看看你形象和男二号搭不搭!”
    ……
    把片场的人都洗脑洗了个遍,喻纾逼问纪乔真的愧疚感才消散了几许,正在这时候,他远远地对上了纪乔真的视线。
    明明只是一个平常的对视,喻纾却不知道怎么自恋地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读出了感激之情,成就感瞬间爆棚,觉得自己快升天了。
    直到被化妆师一语点醒他:“喻纾,你好像纪乔真的脑残粉。”
    喻纾:“…………”
    化妆师:“你可以表达更委婉一点,不要树敌招黑嘛。”
    喻纾:“……好嘛。”
    开机仪式进行得十分顺利,现场来了不少演员粉丝和职业代拍,但安保措施完善,秩序非常良好。接下来就是紧锣密鼓的拍摄了,第一场戏便是纪乔真的哭戏。
    大家难免有些紧张和担忧,他们没法直接相信喻纾的话,因为纪乔真缺席了前段时间的剧本围读,没有人知道他对剧本的掌握情况,更无从猜测他会演到什么水平。如果是之前mv里的面瘫脸,那就很尴尬了。
    这部剧大众关注度高,剧组资金充裕,是大手笔的制作。若是拍好了天花板会很高,演员的演技却会成为下限。在正式拍摄之前,纪乔真就是大家心中公认的下限。他们不知道倘若没有纪乔真,剧组是拉不到这么多资金的。多数人质疑的本质其实还是希望能把剧拍好,身在同一个剧组,命运系在一条船上,没有人会希望剧扑。
    纪乔真脑海中存有属于原主的一部分记忆,虽然没来得及背具体台词,对整体剧情走向却颇为熟稔。
    董诚安排的剧本围读并非强制要求,有不少演员因为时间排不开而缺席。原主倒不是因为有其他通告,而是成为许景铭情人时间不长,资源是临时接的,准备不及。如果表现出对剧本的一无所知,未免过于尴尬,便由编剧帮原主把角色台词念了,原主则抓紧时间研读剧本。纪乔真的脑海中,已经有了流畅完整的架构。
    这部剧叫《晋江赋》,是半架空的历史题材悬疑剧,偏正剧风,颇有文化底蕴。但不会过于枯燥,剧情跌宕扣人心弦,决定了它的受众范围不会狭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