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页

    于是纪乔真找了个机会,拨通金大腿的电话。
    他演了一下午的哭戏,就算不是嚎啕大哭,嗓音也有点闷,说起话来带着好听的鼻音:“我今天剧组聚餐,说不好什么时候回去,不用来接我了。”
    第5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05
    许景铭捕捉到他的异常,沉声问:“怎么了?哭过了?”
    纪乔真不准备让许景铭知道他拍过了哭戏,吸了吸鼻子,软乎乎地答:“没呢,可能吹了点风,有点感冒。”
    许景铭:“谁让你穿那么少?”
    纪乔真心道,还不是衣柜里你的便服太少,找不到一件厚的?
    他嗓音中混着自然的、稀薄的哭腔:“我穿的够多了,是戏服比较薄。”
    许景铭:“让他们把空调开开,回头电费报销。”
    纪乔真:“好。”
    所处城市偏南,秋冬季节湿冷难耐,大多数场景是外景拍摄,空调也拯救不了。纪乔真却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一时半会回不了家,回头许景铭让他添衣,路景的衣服他是不会穿的,便直接应下。
    许景铭:“嗯,别喝醉,我十一点来接你。”
    纪乔真啊了一声,犹豫着说:“十一点可能有点早。”
    许景铭似乎有些不悦:“你想在外面待到什么时候?”
    纪乔真:“今天开机,大家都很兴奋……”
    许景铭:“不能太晚。”
    纪乔真:“好,那我十一点回去。”
    适当地忤逆,一方面不让许景铭太飘,一方面衬托他乖顺。
    许景铭显然吃这一套,为情人的听话感到满意:“把地点微信发给我,我在门口等你。”
    纪乔真挂了电话,发现祁俊正路过他的身后,男人眉眼含笑:“在和谁打电话?”
    纪乔真把手机收进兜里,礼貌道:“家里的阿姨,和她说我会早点回去。”
    祁俊想,这小家伙还真是一个乖宝宝,掸了下烟蒂:“确实应该早点回去,晚上不太安全。”
    纪乔真弯唇笑:“不是小孩了,也不是小姑娘,怎会不安全。”
    祁俊又顺道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可不就是小孩儿。”
    纪乔真:“二十多了。”
    祁俊:“刚出头,年轻得很。”
    1551旁敲侧击:“宿主,祁俊对你有意思呀,他是不是想追你。”
    纪乔真:“追倒说不上,最多想玩玩。除非他有读心术,见了我一面,就知道我有有趣的灵魂。”
    1551:“万里挑一的灵魂之所以重要,是在皮囊千篇一律的情况下。宿主的美貌已经万里挑一,让人看着就觉得灵魂有趣。”
    纪乔真:“行了,不用吹彩虹屁,你给的资料卡不是说,祁俊对待感情较为轻浮?”
    1551还是个单纯的系统:“虽然是这样,但若他这次动心了呢?”
    纪乔真:“不太可能,昨天我听组里人说,他前天才和小男友分手?”
    1551:“也是。小男友哭得死去活来,祁俊眉头都没皱一下。”
    纪乔真:“原剧情中他还追过路景,可能就是好这一口长相。如果没有祁俊,许景铭和路景不一定会那么迅速地复合。所以说,危机感很重要。”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容易得到便不易珍惜,都是这个道理。
    从全组嘲到全组宠,纪乔真只用了一天的时间,没有人能抗拒和一个长得漂亮、演技优秀、性格单纯、家境不凡的人成为朋友。虽然纪乔真才刚刚出道,却是肉眼可见的潜力股,眼见着当红明星祁俊都与他交好,质疑过纪乔真的人都按捺下羞耻心,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
    积攒下整个剧组的人脉,无疑是好事,但这种场合少不了觥筹交错。原主酒量不行,一醉就断片,势必不能喝多。离聚会结束还有很长时间,纪乔真借口上厕所,倚在栏杆上吹着深秋的晚风。
    1551看着纪乔真被吹得通红的鼻尖,问道:“宿主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啦?”
    纪乔真:“今晚月色不错。”
    1551探了一圈,确定这是个多云的夜晚:“……月亮呢?”
    纪乔真:“……这不重要。”
    1551:“好,不重要。”
    纪乔真:“里面太闷了,出来透个气。”
    1551为宿主重新的正经回答感到感动,“透气可以,就是风好像有点大,天凉了,宿主明天多穿点衣服。”
    纪乔真:“是啊,天凉了,好久没生病了。”
    1551:“???”
    哪怕约好的时间是十一点,许景铭依然鬼使神差地,十点就离开了集团。
    再哪怕接收到一些消息,答应在门口等,许景铭依然忍不住上到剧组所在的楼层。
    包厢的门开了一条缝,玄关处的镜面中,纪乔真笑容干净纯粹,在一群年轻人中夺目扎眼。
    许景铭看着眼前的一派和气,胸口却莫名发堵——好像他们才是同个世界的人。尤其是组里的男一号,和他差不多高的身高,宽肩长腿,往纪乔真身前一站,几乎把人完整地挡住了。侧过身的时候,炙热的目光带着他最熟悉不过的占有欲,黏在纪乔真身上。
    有这么好看?
    许景铭蹙着眉,把目光重新锁在纪乔真身上,不得不承认答案是肯定的。纪乔真手里拿着酒杯,红酒在杯中摇晃。唇色比以往更为妖冶,像夜间出行的妖精。偏偏唇角还绽着笑容,似乎没有收起的打算。明明是乖得不行的笑容,却勾人而不自知。显然是把昨晚才醉倒的事忘诸脑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