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页

    许景铭脑海中不禁浮现起纪乔真的醉容,很安静,但也很漂亮。想到他那副模样可能出现在别人面前,有些焦灼难耐。
    好在纪乔真下一秒正好出来上厕所,刚闯出包厢门,就被许景铭扣住手腕,往大门的方向带。
    纪乔真没做好离开的准备,语气中带着措手不及的惊慌:“你怎么就来啦,不是说好十一点吗?”
    许景铭声线微愠,语气也重:“想来就来了。”
    纪乔真抽了抽手,商量着说:“你,能不能轻一点。”
    许景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道重了,低眼一看,少年白皙的手腕上已然多了一圈红痕,眸光不由定住,低声叹:“这么娇气,嗯?”
    纪乔真没再吭声。
    到车上的这一段路格外长。
    许景铭把人放在后座上,锁上车门,压着纪乔真去吻他的眉眼,很快发现他眼眶的浮肿:“真哭了?谁欺负你了?”
    纪乔真侧过头:“没有。”
    许景铭:“继续骗?”
    纪乔真:“……”
    许景铭:“你们导演和我说了剧组的一些非议,是不是因为这个?”
    纪乔真是惊喜的,他没想到董诚竟然直接替他表达了想表达的信息,如此一来便省事儿多了。
    许景铭不知道他眼眶红肿,声音哽咽的缘由,想必董诚也没有告诉他今天拍的是哭戏。作为一名导演,也确实无需将拍摄细节事无巨细地告知投资人。
    这点正中下怀,也顺水推舟达成了目的——
    成功让许景铭误以为,他今天情绪不佳,是被外面的流言蜚语中伤导致的。
    “我心态不好。”纪乔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整个人缩在阴翳中,眼神闪烁,被脆弱感笼罩。
    许景铭想到纪乔真被恶劣的言辞攻击——虽然没有具体听到别人说了什么,但从纪乔真的状态来看,也能想象出骂得有多难听,面上覆上一层寒霜:“谁说的那些话?”
    “不止一个人。”纪乔真回避着许景铭的视线,“其实也不怪别人多想,我确实……”
    许景铭见他偏过头,轻吻了下他的耳垂,以示安抚:“是我的问题,没考虑到这点,早上应该停在偏点的地方。”
    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对方不是公众人物,无需注意什么。现在则不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捕捉、放大、加以揣测。
    给纪乔真资源,是为了他的演艺道路能更加顺畅,送纪乔真去片场,是为了不让他迟到。非常直接的初衷,却没有考虑到旁人的非议。
    如果自己的举措非但没有帮助到他,反而影响到他的未来,纪乔真也就不会再有跟着他的理由——他本来就无意于找金主,是自己循循善诱,开出了让百分之九十的新人都无法抗拒的条件。
    想到这里,许景铭心脏无端跳空了一拍,更无法忽视纪乔真低落的情绪。
    他平时话少,惜字如金,这时却组织措辞,极力安慰:“董诚说你过去那段时间很努力,以你今天的表现,就算没有我这层关系,也一样会让你进组。所以你能配上这个位置知道吗?”
    纪乔真眼睛亮了一下,闪过孩子般雀跃的欢喜,有些不敢置信:“导演夸我了?”
    许景铭点头,低声道:“不用告诉他们你进组的原因,没有人能质疑你。”
    说完这些,纪乔真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转了不少。
    许景铭第一次在哄人开心这件事情上获得这么充裕的成就感,见纪乔真状态依旧不比以往,继续问道:“你会开车?”
    “会。”纪乔真语带困惑。
    许景铭:“这车你拿去开,抽空找个时间过户。别再担心了,也不许再哭。”
    听到这话,纪乔真睁圆了眼睛:“这怎么行……”
    许景铭:“有什么不行?”
    他决定做的事情,就很难再改变。
    1551看着纪乔真多出来的虚拟财产——在过户后就会变成切实存在的财产,已经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积累到的财富,叹道:“还可以这样???”
    亏它早上的时候以为纪乔真让许景铭送他只是想炫个富……它果然是个单纯的系统。
    面对1551穷追不舍的问题,纪乔真难得耐心地解释:“第一,只有这车能配得上我身上的衣服。”
    1551:“确实。”许景铭任何一件衣服价值不菲,被放进卧室衣柜里的,更是价格高昂。
    纪乔真:“第二,这车不给我,以目前的舆论形式,可能真没法收场。”
    1551:“也对。”
    纪乔真:“第三,排面使人快乐!”
    1551:“………是挺快乐。”
    纪乔真:“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提醒我一下?”
    1551:“没问题。”
    纪乔真:“我得在那之前,把这车卖了。”
    1551:“……………”
    纪乔真:“这车是限量的,还有升值的可能。”
    1551:“……不戳。”
    紧随其后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吻。
    许景铭身上的味道清冽好闻,宛如雪后松林,带着荷尔蒙的气息。
    纪乔真轻笑说:“今天能不能放过我。”
    许景铭霸道地封住他的唇:“不可以。”
    纪乔真趁着间隙道:“那可不可以回家再说,剧组就在附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