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米兔!我也吃他的颜!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就应该摁在墙上亲!”
    许景铭:?
    感受到许景铭颇具威压感的视线,女生们的话题来了个急刹车,神色也郑重起来,一本正经地颔首:“许总!”
    许景铭冷淡地扫了她们一眼,随后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女生们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我们刚刚没说错话吧,当着许总的面说别的男生帅是不是不太好啊。”
    “许总也很帅啊,不是一种类型的帅,但都鲨我。”
    “对呀,我们根本就没比较呀,不用心虚,许总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肯定是因为我们说话声音太大了,叨扰了清净,下次小点儿声就好了!”
    “道理都懂,但姐姐我看到美颜就想鸡叫,脑补出来的也算看到……”
    “谁不是,比如此刻的我——许总腿真长,适合把漂亮小哥哥摁在墙上亲。”
    “不不不不不,祁俊和纪乔真才是真的!”
    ……
    许景铭回到办公室后,注册了个微博账号。
    集团的微博有专人打理,他几乎没怎么关注,对微博最直观的印象,就是纪乔真和祁俊互相关注的平台。
    许景铭点进热搜,不久后误入纪乔真超话。
    “今天被纪乔真颜值圈粉的来报个道!(伸手要图)”
    这栋楼已经被堆得很高了,粉丝评论的时候会带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张图,帖子时不时就会被顶上来。
    送机一趟,接机一趟,不少其他演员的粉丝和代拍都在拍,网上多出了很多新图。但不戴口罩,露出全脸的依然比较少,她们很快就发完了一圈儿。
    然后粉丝们像“干他妈的饭”一样,开始从大图里截细节小图,放大欣赏纪乔真的美貌。
    “[图片]眼睛!我爱死纪乔真的眼睛了!!!”
    “[图片]这鼻子逆天了吧,又挺又精致,是画出来的没错吧!”
    “[图片]唇啊啊啊啊唇形完美,看着就让人想亲!!”
    许景铭指尖一顿。
    不得不说这是对的,但也不用表达得……这么直白?
    “[图片]手手手手手,我不能允许你们错过纪乔真的手!秀气又漂亮,怎么会这么好康!手控原地死亡!”
    “[图片]还有腰腰腰腰腰,感谢乔真真没把拉链拉上!这太性感了叭!”
    ——是不是看得太细致了?
    “[图片]这两天的纪乔真对比以前的状态简直脱胎换骨,他是怎么做到的,肯定吃了很多苦,呜呜呜呜妈粉心痛。”
    ——确实改变很大。
    但说是在他眼皮底下变化的,好像也不是,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看来以后得多多见面才行,以免不能及时观察到他的变化。
    “[图片]入股不亏,我预感我能体会到养成的快乐!!!”
    ——养成又是什么意思。
    比如他和纪乔真之间的关系?
    “[图片]老公粉前来报到。”
    ——这什么诡异的属性。
    抬眼看微博名,赫然是“纪乔真老公”。
    许景铭:?
    他都还没自称老公,这人哪来的?
    第11章 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11
    许景铭点进那人的微博主页,发现相册里都是一些健身照片,和祁俊如出一辙,不由凝眉:现在的人为什么都这么喜欢秀腹肌?
    若说起来,和纪乔真多一层法律上的关系,好像也不错。
    纪乔真的家人已经不在世界上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阻力。
    不过这么娇气,最应该得到宠爱的人,怎么会没在温室里长大?
    想到纪乔真的身世,许景铭有些郁卒,决定以后给以更多的关爱。
    此时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几分钟,许景铭整理好材料,点开和纪乔真的对话框。
    过往的聊天记录中,他们很长时间才会有一次对话,且每次对话都很简短。
    他向来话少,不苟言笑,就算在关系上处于主动地位,也鲜少在语言上主动表达。
    突如其来的安慰显然不合时宜,至于其他,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许景铭犹豫数秒,最后输了一行字:
    我注册了微博,你有空关注一下?
    但许景铭没把这条消息发出去。
    他想起自己的微博仍然是一长串默认昵称,还有单调的灰白色头像,决定改好再发。
    进入修改昵称的界面,人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无意识地在输入框中打下了五个字。
    系统无情地弹出一行字:该昵称已被占用。
    “……”正是那恬不知耻的八块腹肌。
    许景铭便在“纪乔真”三字后插了“正牌”二字,依然是人没反应过来,手就点了确认,这回倒是修改成功了。
    虽透着中二气息,却有一种大快人心之感。
    唯一的弊端是,纪乔真不能光明正大地关注他了。
    许景铭准备改得委婉一些,却被告知一年内不允许修改第二次,心道这样也不错,比被他人占用好。
    微博话题无法继续,就问问今天拍戏进展是否顺利,许景铭这样想。
    偏偏这时候,特助褚扬走了进来,提醒他会议马上开始了。
    这么一折腾,把为数不多的几分钟折腾没了。
    只好作罢。
    管洲千等万等,终于等来了纪乔真的场次,眼睛瞪得像铜铃,目不斜视地给纪乔真找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