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20页

    聂凛冬被秦隽的问声惊醒,心下也是一跳。
    当他瞥见床头的一摊干涸血迹,后颈仿佛还能感受到少年指腹的冰凉柔软。
    “不好……”他的瞳孔骤然失焦,“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一定是危险的地方,不然他不会……
    他离开前的状态就已经很不好了,这些都是他的……
    秦隽的目光也随之投向那团血迹,胸口泛起焦灼的痛意。
    从它的干涸程度就能看出来,纪乔真已经离开很久了。
    聂凛冬低晴着道“我当时就应该想到,我是被丧尸咬过的人,哪儿有那么容易恢复过来……
    这背后一定发生了什么……
    我想瞒着他,他也瞒了我……
    秦隽蹬大了双眼“你说你被丧尸咬了,然后又恢复了?!”
    自从纪乔真搬回基地,他就开始没日没夜地和沈遇舟一起研究攻克丧尸病毒的方法,沈遇舟走的是生化路线,他钻研的则是异能方法。
    如果咬伤不是太严重,或是通过什么手段延缓了病毒在体内的传播,纪乔真可以利用水系异能,把病毒从感染者体内提取出来。
    但这么做有个最直接的弊端,他可能会被感染。
    秦隽双目赤红∶“是他救了你,但病毒可能已经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聂凛冬张了张嘴,大脑一片空白。
    他说纪乔真的状态为什么那么不对,难道他为了救他,自己却……
    他的嘴唇疯狂抖动,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秦隽冰冷道∶“现在没有时间自怨自艾,如果你觉得对不起他,现在就去找他!”
    聂凛冬流着泪点头,不顾身体抱恙,翻身下床。
    秦隽看见他这副模样,瞬间理解了当时席锐的心情。
    与其让他用这种状态出去找人,不如待在原地,以免再生事端。
    聂凛冬看出秦隽的阻拦之意,抖着唇道∶“别拦着我,我必须要去找他!”
    秦隽却用异能将他禁锢,不容置喙∶“你现在这样,出去就是送死!”
    聂凛冬发现他手脚不能动弹,怒火中烧“秦隽,你没有权利替我做选择,你————”
    秦隽冷声打断∶“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就是白白为你做出了牺牲,待在这里,我会把他带回来。”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踏出房门的一刻,脚步却倏然顿住。
    “聂凛冬,我为我过去做过的对不起你的事,向你道歉。”
    他声音沉哑,“如果这次我没回来,他回来了,替我照顾好他。”
    秦隽临行前,最后去找了一趟沈遇舟。
    他想把和聂凛冬说的话复述给他,但没想到,这一趟还有其他收获。
    沈遇舟在给纪乔真的护身符里,安插了定位仪。
    GPS 地面控制系统已经被尸潮摧毁,这枚定位仪是根据其他方法制造的,虽然无法实时监测纪乔真的方位,但距离他干米之内,会有感应。
    沈遇舟没有想过侵犯纪乔真的隐私,从来没有使用过它,此时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秦隽有过无数次找人的经验,再有了定位仪的加持,顺着丧尸潮前进,几日后,果然找到了纪乔真。
    他正站在丧尸群的中央,容貌比过去更妖冶,远远望上一眼,仿佛呼吸都会被夺去。
    不计其数的丧尸,正从地平线向他涌来。
    秦隽看着被丧尸簇拥的纪乔真,胸口剧烈痉挛,生平第一次感到这样巨大的无措。
    像暴风雨中海面上飘摇的船只,随时可能被深渊吞没。他不知道纪乔真想做什么,他只希望他能尽快回来。
    “纪乔真,跟我回基地,回去以后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你想当着我的面和其他人做什么可以,就算你让我从你面前消失,我也一定做到……”
    纪乔真唇角却绽开冷笑∶“你以为我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喜欢当着你的面和其他人做些什么?你错了,秦隽,我只是想报复你。你越伤心痛苦,越痛疚悔恨,我越满意。”
    他的眉眼间,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今天我不会跟你回去,也不会告诉你原因,倒是有另一件事想和你谈谈。我的怀表,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秦隽微微一愕”你……知道?”
    他自私地怀表留在身边,没有归还给他,但他没有告诉过纪乔真,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纪乔真没有回答,只是道“打开它。 ”
    秦隽在怀表顶端用力一扣,表盖弹开,里面是两张泛黄老旧的照片。
    一张是纪乔真小时候,一张是他小时候。
    秦隽大脑一片空白。
    一直到他收藏起纪乔真的怀表,他还在基地里翻到过他小时候的照片。
    所以怀表里的这张一定不是他留在基地的那张,它有其他来源。
    纪乔真为什么会有他的照片,他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纪乔真早就认识他了,对他并非没有情谊 ?
    秦隽心中的希冀来不及升起,惨烈的事实就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原主一直到死,也没有机会把完整的始末告诉秦隽。
    但现在,纪乔真有了这个机会。
    “秦隽,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在你失忆以前,我的父母救过你,我母亲救你的时候,正怀着我。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出生起,身体就比别人差。他们临走前,让我去找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些照顾。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虽然你帮了我很多,但我并不欠你。我告诉你这些真相,不是为了向你索求报答,只是想告诉你,当你自私冷漠地对待这个世界,可能会犯下什么样的过错。命运阴差阳错,就会造成这样诙谐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