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红丝绒(GL)

番外·停电 h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大点声,说你爱我好不好……让你难过的事,我以后就再也不做了……”
    雷雨昏沉,唐辛夷小心捧起她的脸,落下急迫的亲吻,从发丝到睫毛,脸上还有几缕泪痕,紫色的闪电擦着隔壁顶楼的避雷针滑下,肌肤如玉,电紫金光,竟照的那泫然欲泣的小脸诡异绝美。
    苏红凛暗哑低叹了一声,手掌揉搓住一只极软的娇乳,感受着硬硬的乳尖在手心里的哀求。
    “……我爱你,辛夷……我最爱你的是不是……”
    又闷又热,头顶仿若烈日当空,脚底热浪翻腾。
    唐辛夷被吮着舌头,倒转过身子背靠在苏红凛怀里,睡衣和内衣分向撩开,露出挺翘的绵乳,宽松的短睡裤因为支撑开的大腿全部坠到腿根,从裤腿里露出真丝内裤。
    “湿答答的……丝绸质感的内裤真想摸到天昏地老啊……”
    直接从裤腿按上去,薄薄的蓝色真丝将唐辛夷鼓鼓的形状全部黏出来,苏红凛的手指就贴着丝滑温凉的轮廓摸来摸去。
    如同隔靴搔痒,唐辛夷扭头移开被舔的湿痒的耳蜗:“一直摸外面的话,内裤脱下来给你摸个够哦!”
    偏偏苏红凛的拇指隔着几乎摁得出水的极薄内裤,重重按下肉唇包裹的小核,技巧地揉捏搓弄,一根长指慢慢顺着微张的丰隆唇肉滑了进去,被火烫的穴口磨吮蠕动着,她的声音居高临下,“进去?”
    “唔……嗯……”
    辛夷不敢看她,偏过头去,被大力扳回来,逼她看着她的眼,嘴角上扬,眉长眼深,一双眼瞳格外漆黑,从前看是飒爽轻佻,如今尽数成了克制而坦然的眷眷柔情,兼之浸在情欲中久了,又添了势在必得的娟邪。
    佯装的,一望即知的凶残不好惹。
    她要是男儿身,本该就是纨绔子弟多情种,如今能这般收心专一对自己,她就算吃亏说出去也是炫耀的资本……
    苏红凛听到她不住咽口水的声音,笑得更加畅快,手指从肉缝里挑出薄布,直往肿胀的阴蒂头招呼,唐辛夷适时的嘤咛出声,胸部高高翘起,瘦伶伶的背脊撞向苏红凛胸口,两人都窝向沙发里。
    “嘴里藏什么好吃的,也让我尝尝……”
    一手趁机握上那团跳脱的玉兔,低头罩住呻吟的小嘴,宽厚的舌面舔舐着她的上颚牙龈,密密麻麻,又痒又舒服。
    小穴里吐出略带白丝的黏液,被苏红凛两指推染开,涂在阴蒂上,大腿根,黑暗中也能看见唐辛夷大张的腿内有层晶莹油亮的薄汗,苏红凛揩完体液,顺手掐了把,却发现不是水是她本来肌肤的光泽。
    待她上下其手,欲罢不能地抚着那温凝如脂的肌肤,却不碰饥渴难耐,不住吐着淫水儿的穴肉,唐辛夷便情急地含她的舌头,大口大口的吸得她发疼。
    嘶……嘶……的喘气还带着唾液吸溜的声响。
    不好欺负不好惹的,一直是她才对。
    暴雨倾盆,惊雷闪电,大颗大颗的雨珠砸在玻璃帷幕上有些吓人,露天庭院里的花盆忽的被刮翻在地。
    闻声惊得唐辛夷一下合紧大腿,下巴湿漉漉的扭头看向屋外,苏红凛感受着指尖有一股逼迫感,顺着粘腻的湿滑就入了半根手指进去。
    甬道果真如预想般的水润紧窒,热热的嫩肉包裹着指节正频率很快的,有规律的一动一动的吮吸。
    唐辛夷呜咽着彻底瘫软在她怀里,只是眼睛还不甘心地盯着窗外飘散零落的花瓣,它们被风雨夹杂着飘零纷飞,糊在玻璃上承受雨露浸润。
    苏红凛捏着她的小豆豆,一手慢慢摸索探寻着动了起来,她不去找那处高地,而是细细感受着蠕动的穴壁,指腹寸寸按捏着每一道软腻褶皱,更令人发狂。
    清亮的体液被勾弄出来,不规则的穴肉被搅弄,发出几不可闻的黏糊声响,唐辛夷张着口呼吸,就在苏红凛耳边,发出比雷雨更震荡人心的声音。
    “……唔……我爱你红凛……呜呜……我好喜欢你啊……红凛……红凛……啊……”
    强烈的充实感逼得她弓起了细腰,雪乳颤颤挺立,身子绷得像只小虾,整个身子被那只手插着顶弄挪移,不多时便软下了腰身,再没力气去抵抗,只迷蒙着眼睛轻声呻吟。
    不多时,便喷了苏红凛满掌的潮液。
    电流窸窣窸窣绕过电线,跑到灯芯处点燃光亮,先是顶灯,再是电视,屋子里的所有电器重新开始运转起来,照的屋子亮如白昼,电视还是那个频道,却放着另一档节目,顿时热闹起来。
    被收拾干净的唐辛夷换了身睡衣睡裤,此时正缩在沙发和苏红凛背上发呆,苏红凛吃完了葡萄,好像更饿了似的,又开了桶梦龙冰淇淋吃着,给自己降火。
    唐辛夷看着屋外渐小的雨势,趴到她背上咬后颈:“这么晚了,他们还没到吗?”
    说曹操曹操到,安全门的音乐隐隐传来,一对高大的可人儿提着行李包冲进客厅,看见苏红凛就要熊扑过来拥抱。
    “raizel——好久不见——”
    乔舒亚抱完姐姐,自然而然地拿过她手里的冰淇淋,又极其熟络地单手把沙发里的唐辛夷拦腰抱起来颠了颠,青色胡茬铺满的下巴毫不见外地戳着她的脸。
    路易,乔舒亚的妻子赶紧松开苏红凛,走过来把唐辛夷解救下来,揉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道歉:“sorrybabe,他就是头蛮横的熊,看见小蜜蜂就赶不走了……你好,我是joshua'wifey,lousi~就是那锅lv的lousi,你可以叫我lulu~噢,it'ssooooosweettoseeyou……”
    “nicetomeetyou,too……”还好还好,她的口音也很奇怪,那自己的口语也还算标准了。
    唐辛夷看着陌生人一向很腼腆,再热情善良的人她更是招架不住,乔舒亚和路易等在大堂热死了,电梯一通电马上就上来,现在房子里所有冷气都开着,他们还在一旁和苏红凛打闹抢冰淇淋吃。
    默默盖着毛毯瑟瑟发抖的唐辛夷不得不佩服只穿背心短裤的苏红凛。
    在家只说中文,唐辛夷勉力能融入他们。
    “……最后一盒magnum,分我一半嘛……下次给你买h?agen-dazs,ok?”
    “……yummyyummy……妈妈去接喝醉酒的老爸,今晚不回来了,嘿嘿,难免酣战一场……”
    有着黑色头发棕色眼睛的乔舒亚,长相气质却更偏向克里斯那边,穿着休闲,身材健硕,一如黄金海岸青春亮眼的肌肉帅哥,而路易一头火红的短发,皮肤是纯粹的雪白透亮,脑袋五官都生的小小一团,鼻梁骨还有小堆浅褐色的斑点,身高中等比例极好,看起来和唐辛夷差不多大。
    吃完了冰淇淋的乔舒亚打电话叫了中餐外卖,准备玩野蛮大冒险游戏,噼里啪啦的一阵电流,屋子里又暗了下去。
    众人面面相觑。
    “maybe又是挖到电线了?附近在修路……ohman,theawfulweatherchilledourenthusiasmforagametoo……(这坏天气也很败我们想玩游戏的兴)”
    路易摇摇头,起身从壁橱里拿出几个大蜡烛点上:“是扫你的兴,聪明的我找得到蜡烛~”
    乔舒亚气急败坏地怪路易在唐辛夷面前拂他面子,咬牙切齿地抱起路易……湿吻起来。
    苏红凛手一举就挡住唐辛夷错愕的视线,反被她挥开。
    软软香香的小胸脯压在背上,唐辛夷捂着嘴跟苏红凛说悄悄话:“我一直觉得外国人亲吻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和黄种人不一样……你看,他们伸舌头了两片嘴巴都是吮吸的模样,怎么亲都是微微嘟起来含吮,我们亚洲人亲就是,就是很乱,嘴皮薄的关系,一伸舌头嘴唇就很放松,放在一边搭着……”
    “你,很恶趣味呀……”苏红凛反手捞过人,困在自己怀里揉脸。
    那边小夫妻啃完,相互搭着肩过来,铺开类似大富翁的纸张道具。
    “mag也玩吧?你和rasa一队,我和lulu一队……”
    于是两人分别坐在茶几两端,开始玩起了游戏,唐辛夷嫌冷,坐在地毯上还是裹着毛毯缩在沙发和苏红凛中间,左手搂着她的腰,右手只负责摇色子,其余都交给苏红凛做。
    出乎意料的手气颇佳。
    “叮咚叮咚……”门铃是独立自带的电池,乔舒亚扔下色子,满脸震惊的去开门,“外卖爬楼梯吗……”
    拿回两袋塑料包放在一旁空着的茶几上,迅速掏出饺子塞了几块咽下去,才想起跟其余人交代:“电梯可以用,发电机供的电,房间的电没那么快,我们吃完就回房休息吧……”
    说完一边布菜一边揉眼睛,路易看见了就用筷子打他的手背:“眼睛不舒服滴药水,不准揉!”
    唐辛夷知道路易是学校的兼职汉语老师,中文水平比乔舒亚高得多,她也更喜欢和同性说话,便好奇的问她:“jo的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前段时间出了意外,伤到眼睛了。”路易夹了些宫保鸡丁给她,“别担心,真的是小意外……”
    唐辛夷知道这是解释给苏红凛听的,看她不甚在意的样子,估计也没什么问题,边吃边聊又玩起了未完的游戏。
    “唔……咳咳……”
    “怎么了mag,喝些水。”
    “没事,谢谢……”唐辛夷放下水杯,觑着拍了拍苏红凛的肩膀。
    这个坏蛋,当着弟弟弟妹的面,居然敢趁黑偷摸她!
    那手背着隐在毛毯里,中指指腹刚好擦过新换的内裤底下,被打了一下反而更加为所欲为,重重地按了下微微湿润的凸起。
    唐辛夷呼吸一顿,手掌颤抖的甩开骰子,大红的一点。
    “哦哦~一点~”乔舒亚幸灾乐祸的拍手,把唐辛夷的点推进悬崖里。
    ps:eh站作者finxel,之前那张也是eh站的,我写错成p站了
上一章
返回

红丝绒(GL)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