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师父勾勾缠

第八十一章 黄土高原战凶兽(三)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真的很出乎意料,饕殄化成人形,隐约居然有薛云媚的影子,却是狰狞般的兽面,兽毛遮掩身体部份。
    一开始化形,走向丧生倒地的弟子们,用尖锐的爪子削下手腕上血肉,滴落尸体上。
    夜丘黎他们见状不明所以,只能先静观其变,随后饕殄滴落五六个尸体后,夜丘黎甚感不妙的说「你们等信号,我先对付饕殄。」
    子轩似乎也感觉不对,只能说「师叔小心。」
    后方青天却疑惑,问「为什么要这样才能...生肉?」说繁衍青天认为还是不像。
    卜家主明其意,解释「人与兽之间本质不同,故化人形才能產生影响。」
    青天没起伏的回「原来如此。」
    很快的一个黑影衝向饕殄给于砍击,凶兽敏锐的抬爪挡下,鏗鏘声起,夜丘黎察觉饕殄反应更敏捷,所以不再保存实力的挥剑过招,当他分心察觉尸体开始异变,软烂生泡的蠕动时,有点像烂泥般的饕殄雏形,夜丘黎顺手灭了几具尸体后,饕殄趁隙选了一具最近尸体,啃食。
    「这是在做食物吗?」蓝英看了有点噁,而且也不太高兴,虽说与眾多弟子素昧平生,但无法归尘土,隐隐有种无奈。
    「恐怕不是。」子轩很认真观察,甚至用了灵力探知,原本妖力尚在夜丘黎可应付的状态下,居然一点一点的,开始匯集妖力,宛如空水缸正慢慢集水,这状况很不妙。
    「饕殄是在壮大牠的妖力。」子轩作下结论。
    「这畜牲花招真多,我也出去打。」柳清修气得锁眉,正拔剑要衝出,就被柳子轩挡下「外公不可,当务之急是等卜家主准备好破妖境,夜师叔尚未使出禁地之阵,表示他暂且不会有危险。」
    「但看起来也没占上风。」柳清修担心的说。
    夜丘黎身上带有爪伤深浅不一,倒无重大伤害,只是看起来似乎越来越吃力。
    但饕殄并没有专心追逐猎物,刚获得的妖力立刻化作一股气劲,袭向结界。
    碰!的巨响,响起的是后方不远处的弟子群们,胆颤心惊的恐惧,却必须等那难熬的转机到来。
    接踵而来的是龟裂声响,逼哩逼哩的蔓延起来,光墙霎那看起来脆弱不堪,眾人都不禁愣住。
    「这下可糟,要撤到最后结界吗?」蓝英问。
    柳子轩心缩了一下,正想说撤的时候,清澈的仙气柔和的覆上脆弱的光墙,饕殄见了脸色狰狞,又发了一发气劲后,这次只造成了部分的龟裂,而群妖像有指示般,纷纷攻向那脆弱处。
    柳清修已经忍不住出手,一发剑阵将缺口处的群妖灭了一次,但随后还是又来一群,不过看起来不易被破,也就保留灵力做后备。
    后方青天见了开始紧张的问「我现在该怎么作?」
    卜家主缓道「等妖境大破,夜丘黎施展隐宗禁地阵法时,饕殄只有半刻被制,被制的饕殄敏锐异常,若有仙气过近,会高涨妖力护骨,须千里外扬弓击碎妖骨。」
    「但这样我看不见妖骨,这时间太短、太紧逼。」青天回。
    「可以的,我会协助你窥见妖骨,黄龙牙赋于你鹰之眼,可视凶兽之弱于一点,助你瞄准妖骨,若你准备好了,吾将开啟真泉之门。」卜家主说。
    准备好?青天还有点懵懂,但猎人的准备须先试弓,自然的拉开弓,才拉动一点就觉自身灵气突然泥牛入海,霎那放开了弦惊恐的冷汗直流。
    黄龙牙响起了声音「汝,害怕了吗?」
    「...恩,我可以想像,或许...,我真的没存活的机会。」青天异常冷静的回。
    「汝,要放弃吗?」黄龙牙问。
    「...」青天苦笑了一下,回「或许早已被人决定好,我无法放弃。」
    黄龙牙沉默。
    「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我喜欢这个天地,能出一份心力,我觉得值了。」青天回,然后在一旁抓回拿弓的感觉。
    卜家主一段距离的看着青天,若有两全其美,她也乐见,无奈天意是无法掌握。
    一直以来窥测天机无数,过度依赖的后果,便是赶不上变化,造就了很多悲哀的后果。
    但又害怕失去这能力,然而再一次见到转世的伴侣后,忽然觉得其实没这能力也还好,因为终于知道自己心中所想要的,所以捨弃了仙姿,只留下一缕仙力在镜中,等带诛杀凶兽之时。
    卜家主走向镜月,说「可以开始。」
    关于青天跟黄龙牙之间的事,不会有其他人知情,镜月只是疑惑,青天看起来相当严肃,却没往以牺牲换得和平的想法走,只是单纯认为青天突然担当大任,一定紧张压力大。
    镜月和卜家主走向大鼎蓝火前,像一场祭祀,左右弟子看了司马家主点头示意后,纷纷结印散发灵气,缓飘集于上空,形成一股灵能炫涡。
    镜月拿出惯用法器大笔一挥,看起来正式又繁文縟节的扭曲文字,正缓缓绘画成一面文字墙。
    卜家主则是立于镜月身后,双手捧着仙镜于腹前,静候。
    前方,渐感落下风的夜丘黎,起意想开禁地法阵时,地面开始窜出萤火般的司马家灵气。
    「终于来了。」蓝英悬着的心终于宽松了些。
    柳子轩更是迅速的对眾弟子大喊「开阵。」
    所有弟子均精神一振,咬牙切齿般指引灵力,流向指示下达后,蓝英、柳清修和柳子轩三人,将剑立于地,庞大的灵气在司马结界下获得庇护,丝毫没被妖境抵制的形成庞大的浩然灵气,就等水到渠成,等待破境一击。
    饕殄见状怒然一吼,有些弟子心智不稳皆动摇的心惊胆颤,灵力也就断续供应,甚至胆不够大者已经跌坐在地,瑟瑟发抖。
    随即攻上夜丘黎,快狠的爪击逼迫他应接闪躲,却免不了再添新伤。
    被推飞的霎那,凶兽又趁机吞吃了一口尸肉,让夜丘黎来不及阻止饕殄的下一部,轰出一击的将那仙气壁垒,又回归那龟裂状态。
    后方,卜家主手捧的仙镜,「嗶!」竟裂了一小痕,侧脸不由滑落一滴冷汗。
    连同镜月都满头大汗的持笔,绿光笔尖直抵浮空文字墙,也可以看出已然龟裂而若即若离的复杂文字。
    惊叹饕殄之威,司马家弟子有的撑不住,喷出一口血的往前倒地昏厥。
    司马家结界远近驰名,除了经书绘画造诣高于其他仙家,也就是那意志力是经过特别训练。
    例如当被他人漫骂污辱时,有的人容易暴躁反击,他们必须冷静心智,循循善诱,开导眼前不肖人士,简单说就是,有话好好说,我们是可以交流的。
    又或者面临绝境时,就算脑袋空白、内心近乎崩溃,也不能易惊受怕,即处变不惊。
    不用做到不动如山,只要可以收敛情绪就好,这样的状态下组织结界,远比其他仙家结界来的异常坚固。
    当然情绪控制好外,也要搭配上司马家的功法秘术,才能事半功倍。
    现在显然是凶兽太逆天,幼崽般的凡人们,怎可能毫发无伤,被反弹也是没办法。
    勉强撑住一击的结界,夜丘黎迅速释放仙气集单掌入地,瞬间白光覆盖地表,衝向饕殄处时,凶兽奋而猛力搥地,碎裂石块窜地而升,凶兽之力与仙力斗缠,受衝击一波影响,夜丘黎心口一阵闷痛,哗的一口鲜血吐出,硬生生的给他称住身形,继续与凶兽缠力。
    光表生出白瑕银鍊,誓要束缚凶兽,饕殄本能的周身凝聚妖力护体,黑紫不祥之气縈绕周身,与那银鍊僵持着。
    凶兽明白这是限制他的网,极力反抗,甚至能再分一心,发现凝聚的灵气,正蓄势待发,想破他妖境。
    脑袋忽然转了开来,奋力跳跃连带拔地而起,一隻花妖须臾间被白鍊綑绑,痛苦至极而哀嚎,只有凶兽勾起一抹邪笑,凶猛大爪狠狠攻向最靠近结界墙之人,柳子轩。
    夜丘黎来不及收放禁地之术,呼吸一滞的紧盯这惊悚一幕。
    不可以,不可以让子轩踏上乐遥师姊后尘,花妖被勒死在银鍊下,仙气溃散的停止术法,夜丘黎争取一分一秒的,奔向柳子轩方向。
    嗶裂的声响再起,卜家主手中仙镜再裂两条清晰痕跡,嘴角开始泛下一抹红。
    眾人专心顶住结界,并没有发现此事。
    白衣少女的背后,缓缓踏来持弓青年的身影,他立于卜家主身后,只听她问了一句。
    「准备好了?」
    恩,青天听完黄龙牙的说明,卜家主的真泉之门,是一种空间仙术,可穿透彼此两处,而他要作的,即是开啟鹰之眼,扬弓穿灭妖骨。
    抢在饕殄将妖力护于妖骨之前,只要那一点,只要能破开,饕殄必灭。
    左眼泛金光,瞳孔紧缩一点,深吸一口气,青天将黄龙牙插进地上,左手轻扯弓弦,说「来吧!」
上一章
返回

师父勾勾缠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