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第二十四章春水蜜意欲流欢人前君王人后臣(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方小俞把药均匀得摸在手指上,几乎就不用润滑,手指直接就被蜜穴吞掉了:“姐姐,你好滑啊,我一点力气都没费就滑进去了。”
    听着她夸自己,晨星双腿直直就夹住了她:“你这是替我上药吗?怎么不动啊?这药效不动可就没有效果了。”
    头一次想用妖精来形容一个女人,方小俞手里的动作加快,晨星配合地再次张开腿,没多久就被方小俞抗在了肩膀上,这个动作非常省力,没多久晨星就觉得自己快到了,甚至来不及说什么,直接就在方小俞手里泄了一次,风月楼的药就是这样,如此泄过一遭吸收起来药效会更好,本着心疼姐姐的原则,方小俞选择了不在继续两个人索性抱在一起拥吻,吻过一阵子后,一旁的独孤无忌也缓过来慢慢醒过来,不过就像晨星说的,独孤无忌很是喜欢方才的一切,等重新穿好龙袍便好似又变回了之前的冷面君王。
    可是只有方小俞和晨星知道,脱下龙袍的独孤无忌私底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由于晨星还受着伤,所以在用双头龙戏谑完独孤无忌之后,会由方小俞给她上药,碍于受伤,两个人只能每日做一次,有些不满意的晨星就会把这些无法发泄出的欲望悉数发在独孤无忌身上,引得独孤无忌愈发离不开晨星,称呼也变为了主人,之后还发展成了,独孤无忌会在方小俞和晨星做完一番后,用嘴帮两个人清理。
    直到七天之后,晨星养好了伤,经过复诊确定完全没有问题后,这才取出让独孤无忌做好的东西,亲自给人戴上,这是一副特制的链条,顶部是一个兽皮做的项圈,很是精致,因为就是照着独孤无忌做的,所以非常吻合,独孤无忌也非常喜欢,晨星见她戴好后命她自行趴着,而她坐在凳子上亲手牵着人。
    经过这几天两个人已经把独孤无忌的情况问了个清楚,独孤无忌的生母本来是先帝的醉酒后宠幸的一个宫女,宫女为了上位,就把自己怀有龙种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岂料生下来却是一个女孩,宫女为了不让旁人知晓,就一直把她做男儿生养,为了避免独孤无忌的身份被发现,宫女一直没有告诉过她其实是个女孩子,直到宫女去世后,独孤无忌被带走交由齐妃抚养,抚养独孤无忌的齐妃很快就发现了独孤无忌是个女孩子,本身她就不受宠,如果独孤无忌的身份被发现了,自己岂不是也会被连累,越想越气的齐妃决定折磨她,不过每折磨一次独孤无忌,齐妃都怕事情败露会她吃些好的,这么一来二去间,年幼的独孤无忌就把挨打和奖励划了等号,而齐妃教她这种行为是出于爱,独孤无忌就记住了。后来齐妃耐不住寂寞和她表哥私通,独孤无忌哪里听见过齐妃发出过如此欢愉的声音,她头一次恨自己是个女孩子。
    “那齐妃?”方小俞听完这个故事就问过独孤无忌。
    独孤无忌也没有隐瞒:“母妃很喜欢她表兄,但是她表兄早就有妻室了,我最喜欢母妃了,自然是要帮母妃和那男人永远在一起。”
    话说到这里,独孤无忌就不愿意在说了,但是有时候没说完的话比说完的更恐怖,自从知道了这层干系,晨星对独孤无忌本想温柔一些,但已经喜欢此等欢好的独孤无忌自然是拒绝了晨星的建议,这才有了特制的链子。
    这日,独孤无忌下了早朝,直直就往澄乾殿来,拿着链子的晨星已经在等她了,等独孤无忌穿好链子,一旁的方小俞就发现这独孤无忌愈发大胆了,居然一进来就除掉了自己的亵裤,在往晨星坐着地地方哪里爬的时候,长袍下的风光一览无遗,不得不说,虽然少时经历过虐待,但皇家的保养让独孤无忌身上丝毫瞧不出一丝伤痕,等她爬过去,虔诚无比地捧住了晨星的脚,开始一根脚趾一根脚趾地亲吻,晨星被服务的很是满意,方小俞也走到了晨星面前,晨星愉快地拉过方小俞,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两个人开始接吻,身下的独孤无忌完全忽视了上方接吻的两个人,试探性从头蹭着晨星的双腿间,晨星如她所愿张开大腿,独孤无忌便像得了宝物般把头探进去熟练得找到蜜穴开始舔舐,上下两个口同时被照顾,苏爽无比的晨星居然小小到了一次,察觉到晨星有些腿软,方小俞方才从她腿上下来,晨星也拍拍独孤无忌的脑袋,身下的人这才不舍得钻出来。
    三个人就这样慢慢挪到了床边,轻车熟路般晨星已经从枕头下取出双头龙,自己先慢慢伸进体内,另一头开始抵住独孤无忌的腿间开始摩擦,另一边的方小俞也开始伸手在二人身上揉搓,慢慢地,独孤无忌来了感觉,腿间也开始湿润,独孤无忌不是很喜欢接吻,所以寻常接吻的只有晨星和方小俞,如此往来了几次,双头龙已经很顺利滑进去了一个头,方小俞也开始撑住晨星的腰,两个人就势重力把另一头的双头龙挤压了进去,方小俞还怕进去的不深,在晨星背后也开始配合推拉,这本就是双头龙的正确玩法,再加上方小俞的力道,这双头龙在晨星和独孤无忌身体内都进的很深,平时吃不进去的部分今日居然也能悉数吃下,没一会,迭加着的两个人便同时到了,晨星歇了一阵子后,把自己身体里的部门双头龙退出来,手握着还带些湿滑得双头龙开始继续在独孤无忌体内运动。
    方才才到了一遭的独孤无忌很是敏感,不一会就不在隐忍,放开了自己的嗓子,独孤无忌在床上叫嚷的声音很好听,晨星说过最喜欢她叫嚷,于是有了晨星的鼓励,独孤无忌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叫嚷起来,晨星手越重,她嚷得越起劲,本来晨星一个人是满足不了独孤无忌的,因为独孤无忌的痛感越重才能到欢好的顶点,方才那次根本就不算真的没顶。
    眼见独孤无忌身下的泥泞逐渐干涸,晨星指挥方小俞拿来了皮鞭和烛台,在方小俞诧异的目光中,晨星把几滴差不多温度的蜡油滴在了独孤无忌的身上,从未如此玩过的独孤无忌立刻有了感觉,于是晨星一手持烛台一手持皮鞭跨坐在独孤无忌身上,身后是同样跪坐着的方小俞,感受到方小俞在她身后,晨星便要方小俞在身后揽住她,方小俞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所以在晨星挥舞起鞭子甩在独孤无忌身上的时候,方小俞的手就着这个拥抱这个姿势很顺利从晨星身前滑进了她的蜜穴,方才泄过一次的蜜穴带着另类的湿滑,晨星突然被进入有些嗔怪地白了方小俞一眼,随即配合得张开大腿好让方小俞进出,因着在身下,独孤无忌可以用一种很清晰的视角观看一对女人在她身上欢好,晨星胸前的丰盈就在独孤无忌眼前被方小俞捏出不同的形状,而她的肚子上也因为两个人的行为变得无比湿滑,蜜穴里是晨星还未取出的双头龙,身上是晨星因为正被方小俞不断进出而脱手甩出的烛泪。
    晨星已经整个人缩在了方小俞怀中,被身下的冲撞刺激得不住想跑,她手里的烛台因着燃尽了被扔在了一旁,皮鞭不时轻轻甩在独孤无忌身上,她伸手本想撑着床,但却摸到了露在外面的双头龙,于是使坏般开始借着方小俞的动作也开始推进去再拉出来,每每不全部拉出,但是却回回都被推到最里,瞧着独孤无忌又快到了,方小俞抽出自己本来在晨星体内运动的手,在晨星不满地目光中,把人快速往自己怀里一拉,整个人慢慢往后退了些,然后把晨星的蜜穴就这么送到了独孤无忌的面前,独孤无忌瞬间明白其意,伸出舌尖快速往蜜穴中舔去,方小俞则把自己的手指塞入了晨星口中,一番搅弄后,方小俞吻住了她,另一只手也开始接替了晨星手里的动作开始抽拉独孤无忌身下的双头龙。
    不知道激战了多少回合,到底是晨星先败下阵来,引颈投降,方小俞搂着人正抚慰时,二人身旁的独孤无忌这才终于到了属于她的顶点。
    不过独孤无忌不许旁人抱她,所以方小俞只得先取出手帕来简单清理了一下她,这边方小俞刚折好手帕放起来,就被回过劲儿来的晨星搂着脖子索吻,独孤无忌正在回味方才的事情,二人本来也无意避讳什么,很快就滚做了一团,晨星兰气倾吐:“我发现我愈加喜欢你了...怎么办?”
    方小俞没有回答她这句话,但是用行动回答了她,没有趁着已经润滑直接进入,反而开始在她胸前耕耘,牙齿轻轻研磨着胸前的红豆,引得身下的人连连轻喘。
    寻常女子清喘大抵多是隐忍又克制,自然也有为了取悦而喘的,晨星就是后者,每每方小俞在她身上作为,她都会用这种喘息告诉方小俞自己的敏感点在何处,轻微敏感她便喘地轻些,而最敏感的地方不但会喘还会伴随着想逃离的动作,这种动作最是勾人,方小俞也最喜欢如此把人拽回来。
    双头龙自然还在独孤无忌身体内,她倒是喜欢带着这种东西睡觉,方小俞本想尝试拽出来又怕吵醒了她,随即作罢,晨星瞧出方小俞的目的,先是一笑,然后在她耳边轻吐:“怎么,你没信心胜过那玩意?”说完还在她耳边轻轻舔了一下,方小俞承认,自己被激怒了:“你会后悔这么说的,姐姐。”
    之后的不知道多少个时辰里,方小俞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话。
    晨星已经数不清自己被摁着换了多少姿势,也数不明白自己究竟到了几次,只记得最后自己嗓子已经喊得有些哑了,但嘴上还是不肯求方小俞,于是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求,方小俞这才浅笑着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细细吻着晨星脸颊上的泪痕,自然也是哄了好久,她才肯让自己搂着。
    女孩子总是这么奇怪,方小俞连连顺着晨星数落自己,然后给这人揉着腰腿,方才泄了不知道多少次,晨星刚刚想下床喝口水竟然发现自己腿软了,这不又锤了方小俞好几下,还是方小俞含了一口水来小心地渡给晨星,晨星自然很是受用,又哼哼唧唧连连讨要了好几口让方小俞渡给自己。一旁的独孤无忌也早就被二人这番折腾闹醒,也要了一杯水自己喝起来,“我这澄乾殿后有个泉眼,前几日就想请你们一同去试试,一直折腾也没有时间,今日不如一起?”
    只在欢好的时候唤晨星主人,这时晨星要求的,因为毕竟独孤无忌还是扶余国的君主,非要在言语上胜一筹的话,天子一怒,怕不是得流血百万,所以三个人都很默契地把独孤无忌的这番事情当做欢好时的爱好,不是欢好的时候,三个人谁都不会去提,这也让独孤无忌很是满意,按她的地位,之前也不是没有被人发现了此等爱好,所以就算是欢好过后当场杀了两人,风月楼的楼主也不敢说什么。
    可以说晨星和方小俞是独孤无忌的例外,包括殿后的泉眼一样,能得到独孤无忌的邀请,足以证明两个人在独孤无忌这里的地位很不一般,不过依旧是很有默契,没有人出来点破这种事。
    澄乾殿后的泉眼是一眼天然的泉眼进行人工开凿扩开的,天然带着温度,现在还未出冬月,在此等泉眼中泡一泡几乎舒爽到了骨子里,这一舒爽,自然心里就不老实了,方才晨星下床都是方小俞扶着,都是方小俞,不然怎么会被独孤无忌嘲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方小俞依旧被摁在了泉眼壁上:“你不许反过来!”晨星恶狠狠地警告她。
    方小俞闻言听话地搂住她:“遵命!姐姐。”
    饶然有趣的独孤无忌坐在泉眼中瞧着这一切,两个赤裸地美人拥吻,有着泉水的借力,就是晨星也可以撑起来方小俞,方小俞本也很敏感,几乎是刚两唇相接身下就有了感觉,只是不知怎么有些羞,只得自己把腿缠着蹭着晨星,晨星瞬间领会,纤长地手指头滑进方小俞腿间,先是准确地找到了那处黄豆大小的凸起,开始揉搓,不得不说,平时都是方小俞领着别人攀登顶点,头次被人领着攀登,倒很是奇特,酥酥麻麻的感觉很快让方小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不是不适,是非常舒适,晨星的吻开始在方小俞身上落下,一寸寸一处处都被仔细照顾到,等到方小俞忍不住哼出声音,身下便被小心推进去半个指节,头次被异物入体,有些不适,但还好,眉间的轻皱被晨星细密的吻开,伴随而来的是有规律地律动和越来越大胆的喘息,眼前是温柔领着她的晨星,好喜欢,好喜欢被这样对待,方小俞脑海里都是这句话,终于,她就在晨星的手上头次开启了绽放。
    借着泉水的柔情,方小俞也领会到了晨星的温柔,独孤无忌头前玩的有些狠,身下有些红肿,所以谢绝了再次加入的邀请,于是方小俞和晨星又闹了一阵子才在独孤无忌带领下出了泉水,自然上药还是方小俞的事情,方小俞方才才被刺激了一番,此刻别无她想,只想快速上完药然后好好歇歇。
    就这样,三个人结束了精彩的一夜。
上一章
返回

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