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第二十七章白日夜间若两人故人重逢如意楼(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平景国的棠溪城盛产香米,此米自脱壳后便会自带一股独特的香味,因此得名,棠溪城中几乎所有香米田都是一个叫做如意楼的商会产业,但是如意楼从来不会乱加租,商会下的人也不会仗势抬价,所以如意楼在当地的口碑非常好,方小俞此次的客人就是如意楼的一位女管事的女儿叫做白祁云,这位女管事手底下管着三四个村子的香米田,所以平时鲜少回家。
    依旧是老法子,方小俞借着卖身葬父的由头被白祁云带着丫鬟领了回去,白祁云约二十岁上下,长身玉立,身上的书卷气很浓,说话也软绵绵的,方小俞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问这位白小姐如何开始欢好。
    终究还是白祁云先开了口:“我瞧你年纪不大,是哪里人啊?”
    没想到白祁云会这么问,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回答:“我是羽民国人,十五了。”
    看着白祁云默默点头,方小俞突然心头一动:“可以冒昧问一句吗?白小姐你真的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吗?”
    “我中秋国宴上听齐王说过你们,后来几位公主也提了一嘴我便也问了一下,你们可真的厉害,兵不血刃就把城池拿下了,所以有些好奇,这才问几位公主要了联络方式。”白祁云解释着自己地来意,不过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不对...你们究竟是做什么的啊?怎么会派一个小孩子来?难道真的像传闻中说的,是杀手组织吗?”说到这儿,白祁云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才开口继续说道:“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方小俞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白小姐你说的那些事情,是我们风月楼雪字门下的弟子做的,我属于风门的弟子,是.....”方小俞瞧了一脸期待等着结果的白祁云,终究还是选择了实话:“我....白小姐可知晓共赴巫山是什么意思?”
    白祁云几乎是瞬间开口:“传说楚襄王和宋玉一起游览云梦之台的时候,宋玉说:‘以前先王(指楚怀王)曾经游览此地,玩累了便睡着了。先王梦见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子,她说是巫山之女,愿意献出自己的枕头席子给楚王享用。楚王知道弦外有音非常高兴,立即庞幸那位巫山美女两相欢好。巫山女告诉怀王,再想找自己的话,记住就在巫山,早晨是‘朝云’,晚上是‘行雨’,”说到这里,白祁云脸色一红:“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些做什么?”
    “因为点我们风门和月门弟子的女子,便是此意。”方小俞无奈开口,接着瞧着白祁云的脸色又补充了一句:“女子和女子也可以的。”
    “所以.....”白祁云突然明白了什么,但是不能讲:“我我我....我没有这个意思.....”白祁云脸色变得通红:“那你.....现在可以离开吗?”
    方小俞耸肩:“不能,您已经在大街上买了借着卖身葬父由头的我,就是和我们风月楼签了契约,为期一个月,时间不到,我是不能离开的,不然会被打的。”方小俞瞧出来了,这个白祁云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当做了小孩子,所以小孩子嘛,撒撒娇也很正常。
    果然,听到如果直接把方小俞送回去会被打后就开始了沉吟:“那好吧,你就先待在我这里,风月楼也是,怎么能让一个小孩子做这种事情啊。”
    “可我不做这种事情早就被坏人骗去白做工了啊。”不知道怎么回事,方小俞突然就觉得装小孩子逗白祁云很有趣。也就半真半假的讲了如何进入风月楼的前因后果。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白祁云有些生气:“你可以离开风月楼吗?到时候我给你在我们这边找个活干,到时候你还可以把你父母接过来。”
    从来没有人这么和自己说过话,这让方小俞微微楞了好一阵子,这话怕不是同许多人讲过,富贵之家的大小姐总是这样对陌生人散发善意吗?
    “白小姐是不是经常被人借钱,然后从来没人还?”方小俞问她。
    “唉?”白祁云点头:“是啊,你怎么猜到的?不过无碍,我也不缺钱。”
    寻常富贵之家的小姐,十六七岁就会定亲,然后择日出阁,可一路上,风月楼的消息就说过,这位白小姐从未与旁人定亲,本以为是不爱男子,却没想到是心地过于良善,定是这位白小姐的母亲怕她被人所骗,这才一直未让她出阁。
    是个好人,但是却是个总被人拿捏的好人。
    “白小姐可有心仪之人?”方小俞知道这位白小姐是断不会同自己共赴巫山的,那索性便由自己替她断一个姻缘吧,毕竟,白小姐可是一位难得的好人:“男女都可以,既然得了您的钱财,自然要替您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让白小姐想很久就回答了她:“没有,这话母亲之前也问过我,可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成婚,母亲问过几次,也就不问了。”
    好吧,方小俞实在想不出还能替她做些什么。
    “我知道你是觉得拿了钱不做些什么心里不安,没关系的,你就当出来散心,我明天会去云梦村看收成,可以带你一起去。”白祁云这话说的真诚,方小俞也找不到拒绝的道理,因着自己明面上是被买回来做丫鬟的,自然不能长时间待在小姐的房间中,等方小俞从白祁云的房间中出来,准备寻个人问问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岂料,早已经有好几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小丫头就守在门口见她出来忙和她神秘地招手,好似有什么话想说。
    方小俞走过去,几个小丫头就扯了她的袖子把她围住,七嘴八舌得开始询问,方小俞听得耳朵一阵嗡鸣,忙抬手让几个人一个一个说。
    领头的小丫头通了自己的名字,叫秀珠:“小姐有没有和你说什么奇怪的话?”
    方小俞摸摸下巴:“没说什么啊?只是感觉小姐人挺好的。”
    另一个叫秀英的小丫头连连点头:“小姐人好是整个城都知道的,我问你,小姐有没有让你晚间守夜啊?”
    “守夜?”方小俞回忆了一下:“好像没有。”
    第三个小丫头秀敏接过话:“哎呀,你们就直接讲不就好了,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
    这话说的奇怪,吓得方小俞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听下去。
    领头的秀珠这才叹了一口气开口:“是这样的,本来这是不该告诉你的,但你是小姐买回来的,日后肯定是要贴身伺候的,又怕吓着你。”秀珠压低了声音示意方小俞再靠近一些,这才继续说:“小姐这毛病有个四五年了,白日间还是这个温文尔雅的样子,只要太阳一落山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就好像.....”秀珠好似在脑海里搜刮着词语,但是却找不出确切的。
    一旁的秀敏看的着急,接替着开口:“就好像一个粗鄙的汉子一般,会要吃酒要吃肉,还会粗着嗓子讲话.....”
    “我还见过小姐把脚踩在凳子上穿了男装和人划拳呢.....”秀英补充到。
    这一番话听的方小俞连连吃惊:“这些密辛就这样说给我听了?”
    “这哪里是密辛啊,整个白家只有小姐自己不知道罢了。”秀英说道这里有些难过,甚至带了些哭腔:“你说,小姐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病啊。”
    被这哭腔感染,余下的两个丫头也被传了些情绪:“要不是这个病,小姐和城东王少爷早就结亲了。”
    看来这白小姐平日里为人确实不错,这几个丫头想必是专门来同自己讲这些的,想到这里,方小俞只得好好安慰这几个丫头,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秀英才带着哭过后独有的声音问:“小姐说安排你住哪里了吗?我们正好带你过去。”
    方小俞回忆起白祁云说过的一个地方:“好似是说书房有一间空着的房间,让我闲着正好帮忙晒晒书什么的。”
    几个丫头闻言互相看了看,还是秀英先开的口:“书房离小姐房间不远,既然你知道了小姐的事情,晚间有你自己做不了主的事情,你记得先来找我们,我们在院子最东头住,你隔着外间喊我们一声就行了。”
    秀敏点点头:“走吧,我们先带你去住的地方瞧瞧,你别怕,我们方才说的粗鄙,都是和白日里的小姐对比了之后才说出来的,其实没那么吓人,对人也很和气,就是总喜欢着男装夜间出门,到时候你留个心,可别让人跑出去了。”
    方小俞点头:“我晓得了,谢谢几位姐姐。”
    几个小丫头被唤了姐姐心情大好,没一会儿就把人领到了书房门口,确实和白祁云的房间只隔了一个回廊:“书房之前一直有人打扫,也不脏,我们去给你寻几套被褥来,你先整理一下你的东西。”
    方小俞应了一声,推开了书房的门,书房确实很整洁,想必这位白小姐常来看书,里间有一个类似于耳房的小房间,听方才的几个小丫头说,这房间本来是给小姐看书累了后歇息用的,但后来白府扩建后,白祁云的房间就被挪到了离书房不远的回廊外,这间小房间也就空闲了出来,鲜少有人用,不过正如秀敏她们说的,即使很少有人用,但这个房间也被收拾的很干净,之所以把方小俞排派到这里住,也是因为白祁云说了一句,女孩子应该多读写书,多增长些见识,又听说方小俞才十五岁,便把人派到了书房住,其实目的很明显,就是让方小俞可以无拘无束地看书。
    确实是个好人啊,这边方小俞把仅有的几件行礼收拾好,书房外秀敏也来送了新的被褥,又提醒了她几句该注意的事项,这才转身离去,方小俞整理好被褥的时候,正好到了戌时,外间,白祁云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见方小俞已经收拾好了房间便笑着问她:“我还以为你跋山涉水过来会有些不舒服,这样看来,状态还行。”
    方小俞替她拉开椅子,“经常东奔西走,也就习惯了。”
    白祁云就着这张椅子坐好:“一会我的教习先生会来,你若是想听,也可以和我一起听听。”
    方小俞挠挠头:“这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白祁云指着另外几张椅子道:“没事,秀敏那几个丫头经常也来听,这几日想必是有些忙,平日里,这里可是座无虚席的。”
    听到白祁云这么说,方小俞这才放心了一些,不多会,书房外秀英的声音传来:“徐先生,我们小姐已经在书房等你了。”
    “有劳带路。”另一个声音回答,也是一个女子,只这一声,方小俞不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应该不是吧,可能只是声音像。
    门被推开,白祁云起身对着开门的人行礼:“徐先生好。”
    方小俞几乎是和来人一起愣住,还是这位徐先生先回过神,瞬间收回了诧异的目光,点头先和白祁云打了招呼,这才像白祁云询问方小俞:“这是?之前没有见过。”
    “哦,这是今天才到家的丫头,我瞧着身世可怜就留下了。”白祁云介绍完方小俞又和方小俞介绍道:“这就是我请的先生,姓徐,你唤徐先生就好了。”
    徐先生点头,又看了一眼方小俞,到底是没有再说什么,便开始了讲课。
    徐先生就是徐柔,不会错的,毕竟在徐家待了几个月,哪怕没有和徐柔有过很多接触,但人和声音还是认得清的。
    不过看徐柔的这样子,应该也是不想被发现自己的身份,所以才只是惊讶,并没有直接拆穿自己。
    等到徐柔上完课,直接谢绝了白祁云喊旁人送自己的意思,而是开口点了方小俞,方小俞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便也应了声,跟着出去了。
    方小俞不认识路,反而是徐柔领着她走了好长一阵子路,在确定没有旁人的时候才转身道:“我知道你认出我了。”
    方小俞停下脚步也看着她,没有开口。
    “希望你替我保密,我知道你身上也有秘密,不过我不关心,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
    “三小姐她们还好吗?”方小俞问她。
    “什么?”徐柔没想到会问这么一句,随即眸子一暗:“我也在找她们,不过我并没有听说她们被人找到的消息,应该是安全的。”徐柔瞧着方小俞:“为什么这么问?”
    “我受过小夫人的恩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徐柔点头:“那就好,谢谢你送我出来,我先回去了。”
    等徐柔离开,方小俞才一路问着路回到了白祁云的院子,正好同秀敏撞了个满怀:“唉?方才是你送徐先生出去的吗?送回家了还是?”
    “啊?哦,没有,徐先生说她想自己回去。”
    “啊!好可惜啊,我还说想送徐先生回去然后给她家姐姐送些吃的呢。”秀敏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捂住了自己的嘴,随即拉住方小俞连连道:“嘘,别说出去啊!不然秀珠她们又得笑我。”
    “徐先生的姐姐?”方小俞敏感得抓住了这个词。
    这话一出,秀敏便很紧张地开口:“你可别说出去啊!”然后声音很小地开口:“我只见过徐先生姐姐一次,但是真的....就是男子都没有徐先生的姐姐英俊,个子又高,力气也大,就是听说好像脑子有些........哎呀不说这个,过几天徐先生还会来,你可千万让我送徐先生回家啊!”
    说完话的秀敏拍了拍方小俞的肩膀:“就这么说好了哈!我明日给你带些糕点!”
    方小俞完全没有在意她说的糕点,反而心里都是那句,徐先生的姐姐英俊,个子又高,就是好像脑子....姐姐?是指徐钰吗?脑子?看来当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过,这样不是自己应当管的事情,想到这里,方小俞暂时消化了一些事情后这才重新回了书房,白祁云已经离开了,但是方才上课的东西,白小姐自然不会自己收拾,这些也自然是留给方小俞的。
上一章
返回

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