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三十一章久别重逢绿珠镇情深不知春几许(H+

    等方小俞到了绿珠镇的时候,时间已经近了九月,刚刚入了秋,这次褚函知晓她来,根本就没让风月楼准备旁的计划,甚至直接带了人在镇门口接。
    瞧见方小俞从马车上下来,褚函瞧着这个阔别许久未见的人,不知道怎么,有一种想抱一抱这个人的冲动,不过多年的修养让她忍住了这份悸动,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同我回去吧。”
    此刻的褚函已经完全掌管了长风商会,所以此举即使在场的人觉出了不妥,也没有人敢议论什么,故而褚函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这番来接人的举动。
    “我祖父就是绿珠镇的人,家族的宗祠也在,前些日子我刚祭完祖,本来家族里一些叔父辈是不让我进去祭拜的,可架不住我取出了些要命的东西。”马车上褚函就忍不住开口,即使方小俞没有问,她还是有许多话想与她讲。
    “是从我们那得到的那些东西吗?”再不问,就不妥帖了,方小俞忙开口像她提问。
    褚函点头:“还得多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哪能制服那些自大的叔父们啊,对了,分开后你都去了哪里啊?”
    这话看似不经意,但是听在方小俞耳朵里倒是有些异样,她不知道褚函为什么会问她这种问题,也不知道风月楼的其他人会不会被熟客问这种问题,这一刻,方小俞可以肯定的是,褚函应该不会想听她又陪了哪些客人:“我们分别后,我去过司幽国的长干城,还去了扶余国的皇都,前几个月还去见识了棠溪城的香米田。”
    “你倒是比我去的地方还多啊。”话虽然这么说了,但是语气变的有些不善,可惜方小俞没有明白这话的言外之意。
    “这不是楼里吩咐多吗。”
    “其实我年初就曾找过你,你们楼里的人说,你出了远门,但是会帮我排着。”
    “这些我未曾听说....”
    “可我听说....你别了我后.....”褚函说到这里不再说话,只盯着方小俞瞧,最后幽幽叹了口气:“算了....不重要了,先回去吧。”
    方小俞下了车后基本是被扯着进了房间,门刚关上,她就被褚函抱住了,一缕一缕的幽香直直往方小俞鼻子里钻,让人忍不住偏头蹭上了脖子,这一举动引得褚函微微一颤,随即把头埋的更深。
    “要现在吗?”方小俞说出来就发现自己嗓子有点哑。
    “嗯。”自然得到的回应也是低低的。
    一个抬头一个低头,两唇愉快得相接,褚函被吻住后才发现方小俞好似又长高了一些,这使他不得不踮起脚尖,方小俞很快就发现了这一动作,所以只吻了一会儿,两个人就暂时分开。
    因着方才唇舌交战,两个人互相瞧着对方气息都有些不稳,“去床上。”褚函说了这么一句后就拉着方小俞慢慢踱到了床边,然后整个人就被小心地摁倒扑在了床上,细细密密的吻和吻她的人一样温柔,褚函在第一个吻落下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手也不自主的扭住了身下的垫絮,绵长又舒适的轻哼慢慢传出来,她本来扭着垫絮的手被方小俞慢慢展开,然后扣住,整个人借着力慢慢压上来,衣衫被人慢慢剥开,露出皎好的肩膀,仅剩的一件肚兜也被扯掉,丰盈的胸口因为紧张还是旁的缘故不停起伏,即使瞧许多场景,方小俞还是会被现在的褚函惊颤到。
    褚函胸口的丰盈被人叼住,她顺手去捞人,却发现身上的人还穿着衣衫,她有些不悦,微微推着身上人的肩膀,方小俞疑惑地抬头,对上一双哀怨无比的眼神,方小俞了然,牵着这人的手来到自己的腰间,腰间的带子被拉开,褚函细心地开始替她宽衣,动作很慢,甚至还瞧见了裸露出来的皮肤慢慢浮现出来的一层僳傈,不知怎么,欢喜极了,褚函就这方小俞的力坐起来,然后翻身把方小俞压住,学着她方才的样子也慢慢品尝她胸前的丰盈开来。
    入口很软,绵绵的和不知怎么形容好的手感,胸前的红豆不是立着的,褚函有些奇怪不由拨弄着问她:“怎么不是立着的。”
    很明显,方小俞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但还是很温柔给她解释:“因为还没有情动。”
    “情动了就会立起来吗?”褚函忍不住把小红豆摁下去。
    “对,要不要瞧着它怎么立起来?”方小俞忍不住蛊惑她。
    “要。”褚函承认,自己被蛊惑到了。
    话音刚落,自己的一只手就被拉着慢慢在方小俞丰盈上揉搓,另一只手则被带到了方小俞身下:“记住这个位置,顺着这处往上走,有没有摸到?”
    自己的手被带着慢慢摸到了一处有些不一样的凸起,稍微一用力,方小俞身体便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对,是这里。”
    “揉着就行了吗?还是?”褚函此刻有些紧张,生怕自己动作大了伤到了身下的人。
    “嗯....”方小俞察觉到有些东西快要忍不住了只得点头。
    身上的人笨拙又温柔的刺激着自己身下那处,引得方小俞忍不住颤抖,随着颤抖,落在褚函耳朵里的还有隐忍的轻哼,她很少听方小俞如此轻哼,“手....手上可....可以用些力....”方小俞要被这种不上不下逼疯了,她忍不住呼唤身上的人,褚函得了她这句话,手底下的动作也慢慢快了一下,方小俞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摁....摁住我。”
    褚函很熟悉这个场景,通常是在被方小俞欺负的时候会出现,她听话地摁住方小俞,身下的手慢慢感觉到了有些湿滑,她的头被方小俞摁在胸前,褚函慢慢含住那颗红豆,很明显感觉到了口中的红豆因为充血慢慢变的大了一些,就在这时,方小俞拉过褚函的手慢慢滑进她身下的一处湿滑,这一举动吓的褚函堪堪进去就不敢动,方小俞在她耳边问道:“有没有感觉到。”
    这话听到褚函耳朵里是另外一种感觉,耳朵和脸颊不由自主得烫了起来,等到方小俞缓过劲,身下的那处湿滑也不再像会呼吸般不断吮吸着褚函的手指,原来是让自己感觉这个啊.....
    “慢慢.....动一动.....”方小俞忍不住开口:“你这样.....我有些难受。”
    “怎?怎么动?”褚函慢慢抽出手指头:“前后抽推这种吗?”说话间已经重新把手指头推了进去。
    方小俞没有回答她是或者不是,但是愉悦无比的肢体语言说明了一切,像得到了鼓励一般,褚函慢慢加快了手里的动作,随即发现,还可以试着摸到方才让方小俞达到顶点的那处地方,如果一起动的话,会不会更愉悦,这么想着,也这样做了。
    方小俞来不及惊诧,就被一股说不出来的酥麻感占据了理智,所有的话到了嘴边都变成了呜咽,褚函好喜欢这种声音,手里的动作更快了,进退间,一些淫靡无比的液体被带了出来,身下躺着的垫絮慢慢被打湿,不知道是液体还是旁的东西,总之这一幕被褚函看在眼中,更加不知疲倦起来,没有什么比身下的人的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好听,忍不住的褚函学着看过的画册中的动作,把方小俞的腿抗在了自己肩膀上,这么一抗,头前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便一览无遗,那处蜜穴因着自己方才的动作不住往外留着白色的水,也因着自己方才的动作让那处蜜穴没有办法闭合。
    双指慢慢滑进去又退出来,这一幕刺激的褚函很是兴奋,身下的人却慢慢没了力气,只有轻微的哼哼声来表明愉悦,方才实在是过于刺激,方小俞忍不住又到了一次,要不是被扛着腿,早没有了力气,从来都是被方小俞欺负,这一次,褚函忍不住动手欺负起了方小俞,但是瞧着这人实在很累了,也只得收敛了一些。
    不过这一收敛却还是让方小俞到了一次,褚函取过手帕,简单清理了一下方小俞,这才如愿抱住她开始闭目养起了神。
    这一觉醒来已近晚膳,褚函这才唤了下人准备洗澡水,方小俞为报方才被摁住不断索取之仇,也要了褚函一次,此事摁住不表。
上一章
返回

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