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第三十三章花园情意无限藏多人赴宴郡马府(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翌日,方小俞是被褚函捏着鼻子闹醒的,不知怎么,对着褚函,许多风月楼的规矩都不自觉放下了,风月楼的教导中是不能过分和客人产生纠葛的,但方小俞在不经意间破了许多规矩。
    就比如此刻,方小俞正被褚函揽在自己腿上,然后一勺接着一勺被喂着粥,喂着喂着,脸就不自觉红了,一股叫做暧昧的氛围慢慢笼罩两人,情正浓时,门不合时宜得被敲响:“小姐,外间郡马府派人来请您赴宴。”
    褚函放下手中的勺子:“知道了。”
    “郡马爷?”方小俞没想到这绿珠镇还有位郡马爷。
    “什么郡马爷啊,谁不知道绿珠镇这位郡马爷除了皮相一无所有。”褚函提到这位郡马爷时充分显露了厌恶:“文不成武不就的,平时都是和郡主各玩各的....”说道这里褚函不说了:“总之,这宴会瞧见什么都不奇怪。”
    “所以还是得去?”方小俞熟悉这人的紧。
    果然褚函叹了口气:“谁让这位郡马爷是皇亲国戚呢,不行,这次你得陪我一起去,不然扯着假脸笑一晚上我不行。”
    “好好好,不过席间我就陪不了你了,应当就是主子之间的事情了。”
    “无碍,席间过后就散场了。”褚函说到这里拍了拍方小俞的胳膊,示意她先从自己腿上下来:“随便找一身衣服就行了,一会我让人也给你换一套新的,虽然这郡马讨人厌,但好在审美品味不错,园子里布置地也雅致,到时候你可以去各处转转。”
    就这样,很快到了宴会的时间,褚函领着方小俞踏着唱名声进了这位郡马爷的园子,褚函娴熟得在面上挂起了一个平和到有些冷淡的微笑,本想躲清闲地褚函早早就被人扯住说话,褚函抽空给了方小俞一个眼神让她自行在园子里溜达,这边递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方小俞准备寻一个地方清静得待着,可这地方实在大的要命,还被这位郡马爷改造过,许多本该是通路的地方却被设计成了死路,所以一番探行下,方小俞迷路了,她左右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想必是都是外间帮忙了,这下不好了,一会怎么出去啊,这高门大户的就是麻烦。
    发现自己迷路后,方小俞就停下了脚步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原路返回,岂料她刚迈起步伐就听到不远处的竹林中传出了几声隐忍无比的呻吟声,还夹杂着两个女子低着嗓音说话的声音,本就是风月场中的常客,自然也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这事本也不该去好奇,但这呻吟声她耳熟,当时也是这样在自己耳边喘的。
    “倒也没有听说晨星姐姐也来了司幽国啊,怎么这样巧?”方小俞认出了呻吟声的来源是当年在扶余国结识的同为风月楼中人的晨星,但是在纠结要不要等里面两个人欢好结束后去打个招呼,纠结之余,里头的呻吟声已经到了末尾,夜晚本就很静,所以很快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方小俞闪身在一片竹林中隐住身形,不多时,一个打扮华丽的女子匆匆从她面前略过,并不是晨星,等那女子走远后,晨星都没有现出身形,许多不好的念头瞬间涌上心头,方小俞居然鬼使神差般钻进了竹林。
    竹林中有一块很平坦的石头,许久不见的晨星就靠在石头前低着头收拾自己身上残破的衣服,面前的地上也有许多衣衫的碎片,看样式是从晨星衣衫上扯下来的,怪不得这么久都不出来,原来是衣衫被扯坏了,本来低着头的晨星听到脚步声,惊恐无比得抬头就要挡住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但是先一眼瞧出是女子当头松了一口气,又定睛再看的时候,看到了一张熟悉无比的脸:“小俞?怎么是你?”
    方小俞边走边脱下自己的外衫,走到晨星面前的时候已经用外衫罩住了她:“姐姐怎么来了司幽国也不先和我讲?”
    “我也是今日才到,就被客人带来赴宴了。”
    “方才出去的那位就是姐姐的客人吗?”方小俞这么问的时候,晨星已经水蛇般滑到了她怀里靠着。
    “不是,那是另一位客人,却不是我这次的客人。”晨星幽幽地叹口气:“那位客人同我这次的客人是死对头,得知我这次接的客人是谁后就有些恼了,这才撕坏了我的衣服,好让我这次的客人出出丑。”
    方小俞听在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那姐姐你这打算怎么办?若是穿了别的衣服出去.....”
    “无碍,我这位客人在外间想必也在风流快活,哪里顾得上我啊,毕竟这宴会明面上是郡马办的,其实是让郡主和情人们快活的。”晨星被夜间的风吹得打了一个喷嚏:“猜出我这次客人是谁了吗?”
    “不会.....就是郡主吧。”
    晨星区起手指在她鼻梁上一刮说道:“真聪明,所以别担心,她今晚要陪情人呢,无暇管我。”
    “那你呢?陪的哪位来的啊,说不定今晚就剩我们了。”晨星目光灼灼,言语间的暗示不言而喻。
    “长风商会的会长,褚函。”
    “哦~”晨星本来做好了听到名字的打算,却是没想到听到了褚函的名字:“就是你第一位客人啊,真可惜,本来我都想你了。”
    “宴会还没有开始.....”
    晨星听到方小俞这句话后轻微得在她嘴角舔了一下:“也是....时间还够,不过你不怕回去被闻到什么啊。”晨星伸出手指在她胸前画着圈。
    “怕....”方小俞抓住那只在自己胸前画圈的手指:“可我方才听到姐姐如此愉悦的声音有些吃味.....”
    “吃什么味啊....”晨星哼出这句话,慢慢贴近她:“让我尝尝,这是吃的什么味。”
    冰凉的两唇想贴,晨星的舌头率先钻了进去,久违无比的默契,晨星已经被重新摁在铺开的外衫上,就在方小俞啃住她胸前的丰盈时,晨星抱着她的脑袋问:“不怕外衫留上什么痕迹吗?姐姐见到你来了之后有些激动。”
    方小俞哪里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果然手只往下一探,就摸到了一片泥泞,“姐姐这还带着和旁人欢好的痕迹呢,我不喜欢。”方小俞使坏重重咬了一口丰盈,引得晨星娇嗔喊了一声,“轻一些...留下印子说不清楚的。”
    方小俞哼了一声,但是不再继续啃咬,反而慢慢往晨星身下爬,很快晨星就感觉到灵巧的舌尖开始在自己身下清理着方才的痕迹,只不过越清理越湿滑,见状,方小俞伸出舌头,模仿手指头在已经足够湿滑的甬道中抽插起来,而晨星也伸手摁住方小俞的脑袋不住推送,随着方小俞舌头的动作越来越大,晨星手从方小俞的后脑上滑落,然后一股一股的蜜液喷涌而出,方小俞接住了一口,从晨星腿间爬起来,然后和她接吻,把嘴中含着得蜜液渡了过去。
    两个人就着蜜液接吻,场面一时间暧昧无比,方小俞未除衣衫,反而是身下的晨星身上仅存的几片残衣早早就被扯掉,晨星刚出过一声汗,方小俞怕冻着她,不敢再折腾,只把人重新裹着衣衫抱在怀中,自然她身上的衣衫也不能用了。
    等晨星自己身上的汗褪去,这才开口道:“走吧,我在这里有间院子,给你洗一洗,衣衫洗干净也给你烘烘,很快就能穿了。”
    “怪不得姐姐方才不着急....”方小俞在晨星眉心吻了一下:“走吧姐姐,夜间风大,你把衣服披好。”
    晨星披着方小俞的衣服,却发现鞋子找不到了,正在为难之际,方小俞俯下身体:“我背你吧。”
    背后俯了一个柔软的身体,方才欢好过后的气息尚存,暂时压下心中的旖旎,方小俞听晨星给自己指着路。
    晨星的院子离此处不远,院子里还有丫鬟,晨星丝毫没有避讳,吩咐先替方小俞换一声衣服再把旧衣服洗干净送回来。
    “时间要不是太赶,我真想把你留下来。”晨星从后抱住了方小俞,方小俞摸着揽在腰间的那双手,“我也想留下来,但是没办法。”
    两个人松开拥抱,方才因为天色太暗没有仔细瞧,如今这屋子内光线很足,方小俞明显瞧见了晨星脖颈处有好几处红印子,方才欢好的时候就怕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方小俞克制无比:“姐姐,你脖颈那里,不会是竹林里那位客人留下的吧?”
    晨星一慌,就着铜镜瞧了瞧自己脖颈,果然七八处明显是故意为之的红印子,是用嘴唇吸出来的:“遭了,我就说那人怎么这么轻易就走了。”
    “姐姐别急,先找点东西遮遮。”
    “只能这样了。”
    二人说话间,方才的丫鬟已经捧了热汤进来给两个人用,晨星接过热汤问她:“怎么样,外间宴会开始了吗?”
    丫鬟低着头刻意不让自己的视线注意到一旁的方小俞:“奴婢还未见到外间的宴会灯笼挂起来,想必还未开始。”
    “嗯,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晨星把另一碗热汤推过来:“先喝一碗吧,今晚这宴会无聊的紧,想必你也还未吃东西吧,一会看看时间,可以的话再陪我用些饭。”
    方小俞不客气地端起来碗:“谢谢姐姐,姐姐怎么也未用饭啊。”说完像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那姐姐方才?”
    “没事的。”晨星吞下口中的热汤安慰她:“我是怕你饿着。”
    方小俞听到耳中,心中一暖:“我也还好。”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方小俞的衣服被很快洗干净又烘好,重新换上旧衣服后,晨星嘱咐丫鬟领着方小俞回去宴会,并约定好了下次见面。
    就这样,方小俞跟着丫鬟东拐西拐回到了宴会正区,丫鬟把手一指道:“从这里出去就是宴会场地了。”说完也没有管方小俞径直回去了。
    方小俞摇摇头不去管她,顺着人群慢慢汇入。
    宴会开始了,郡主派人来说吃多了酒就不来了,所以出现的是郡马爷,这位郡马爷一出现,方小俞就明白为什么褚函那么讨厌她了,这郡马爷身量倒是挺高,就是油头粉面得瞧着不似什么正经人,驸马爷让众人落座,方小俞也顺着人群找到了褚函的位置立在身后,场上,果然有许多人缺席,而在场的其他人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褚函见大家又开始寒暄,忙喊着方小俞近身和她说:“一会我装醉,然后扶我回去,实在待不下去了。”
    方小俞应了一声,这动作贴的太近,虽然全身的衣物已经被清理了,但不知怎么,还是有些发虚。
    果然,酒过三巡,褚函就嚷嚷着不舒服,驸马爷和人斗酒喝的正开心也无心管她,照例问了几句,就让方小俞扶着褚函回去了。
    马车上,褚函扶着微醺的头,方小俞给她按摩。
    “你怎么好像心不在焉的?”褚函无心一问,却吓了方小俞一跳,褚函见她被自己吓到,声音也柔和了一些:“怎么?是不是瞧见什么被吓到了?”
    没等到方小俞回答,褚函拍拍自己的膝头:“靠过来。”
    方小俞此刻本就半跪在车里,头枕上褚函的膝头。
    “这位郡主之所以被贬到这里,就是因为....”褚函放低了声音:“是被当朝丞相捉奸在床的,听闻丞相瞧见自己女儿同这位郡主抵死缠绵之时,气的最后告御状的说话都在抖,这是皇室的耻辱,没有办法,就给这位郡主草草得找了位郡马发配到这绿珠镇上了,这场宴会明面是宴会,本意就是让这位郡主和旁人私会...瞧见宴会上少的人了吧,她们赴的不是这场宴,而是郡主的宴。”
    “所以...你独自出去是不是也瞧见了些什么?”褚函说完又问了她一句。
    方小俞点头。
    “很正常,这宴会三天两头开,若是吓着你了,下次我就不带你来了。”
    方小俞哪能让她如此,忙开扣回绝。
    “好吧,那下回你别乱跑,小心冲撞了旁人。”
    说话间,马车已经驶回了长风商会,褚函饮了酒,所以一夜无话。
    作者有话叭叭:目前已经确定的番外有
    1.徐柔和徐钰
    2.这里郡主的银趴(一直想写来着!!)
上一章
返回

风月楼小纪(古风NPHGL)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