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春有馈(古言1v1,少年少女,sc)

武陵色(三)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舒府坐落于永乐坊东北角,占地不广,院落设计却别出心裁。
    舒芙的祖父生前醉心于园冶,又最爱谢灵运的诗,于是在设计舒府院落时,几乎每一处都取了谢公诗中的句子。如今舒府主母罗氏住的院子云仙居便应了“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一句。
    自一长八方式的门洞进去,迎面便是一道曲折的回廊,廊下有一大片荷花池,眼下还是些枯枝碎冰,无甚美感。等到了六七月间,芙蕖娉娉婷婷地凌于清波上,那才有了几分看头。而要赏谢公诗中意境则又要等到夏季雨后的傍晚,那时候的天会被铺天盖地的霞光晕染成靡靡的橙红色,亭亭的风荷举在绮艳的天光中,又衬着微波摇曳,才能成就独一份的“澄鲜”之色。
    罗氏是个三十许的美妇人,穿一浅碧对襟直领上衫,下系一条仙鹤朝云纹样的裙子,身量苗条,眉眼温软,手中抱着一个黑漆描金袖炉,轻轻袅袅地靠在回廊亭中的阑干上,使人见之生怜。
    罗氏的心腹李嬷嬷面色不愉地从廊下走来,挥退了其他服侍的婢女,凑到罗氏耳边低语几句,三言两语地交代清楚了徐家迎春宴上发生的事。
    罗氏听罢,面露惊奇。
    “我从来都当那梁家小子是个极难得的好后生,谁想到居然也做的出这么丢人的事。可怜了我的阿芙,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眼下那徐家,可递了什么话来。”
    李嬷嬷回道:“徐家夫人遣了婢女来告知夫人,这件事是背着其他客人查的,外头知道的是三姑娘自己不检点,没有牵扯到大姑娘头上,可二姑娘那边却是没瞒着的。”
    “到底徐家夫人会做人,”罗氏喟叹一声,“明日你去开了库房,细致地挑一份礼送到徐家去。”
    话到这里,罗氏忽然一顿:“你刚刚说二姑娘知道这件事的始末?”
    李嬷嬷不语,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罗氏顿感一阵头疼,又问李嬷嬷道:“阿芙现在到哪儿了?”
    “门房递了消息,这会儿应该正在来云仙居的路上。”
    “快,将我先扶进屋子里去,再去取我那条白狐裘来。”
    舒芙一进云仙居正屋,便见到母亲罗氏披着厚厚的白狐裘倚在软榻上,李嬷嬷则坐在个小凳上,照看着一炉咕噜咕噜卷着白汽的清茶。
    舒芙上前行了个礼。礼一毕,便被罗氏连忙拉起,招她到榻上坐。
    被母亲温凉的手一握,舒芙憋了大半天的委屈忽然一涌而上,伏在罗氏的胸口,红着眼一言不发。
    罗氏使婢女拿了手绢来为舒芙擦眼睛,又一边细语慢声地哄她,等舒芙发泄了一腔小女儿情态之后,罗氏才问她:“怎么哭哭啼啼地就回来了?迎春宴上有人给了你委屈受?”
    舒芙便将宴会上的事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通,最后把目光转向一直跪在房中的婢女阿杏身上。
    “请阿娘替我处置了这丫头吧,我自问待她也不算薄,可她却收受长姊的好处,用我的名义哄骗梁世兄去见三妹,知道他们做下苟且之事后又撺掇我领着一群人去抓包,实在是丢尽了舒家的脸面。这样的奴仆我是不敢再用了。”
    阿杏听完舒芙的话,哭得泪光盈盈,接连冲着她磕头:“姑娘饶我一回吧,婢子多年来忠心耿耿,这一回是鬼迷了心窍,下次绝不敢再犯了,求姑娘莫赶我走。”
    舒芙却不听她哭诉,把头偏开,盯着房里屏风上的绣纹看。
    罗氏听罢,清寒的目光落在阿杏身上。阿杏头一次知道一向以温婉柔弱着称的夫人也会有这样冰冷的眼神,一时被吓到,跪在地上再不敢多言了。
    阿杏却不知道罗氏是真的将她恨了个死去活来。恨她背叛自己的女儿,更恨她差点搅和了这么一桩大好的婚事。
    阿芙生来就比一般女子要好强一些,当初梁家来议婚事的时候她就敢跟那梁家少爷梁之衍说:“你若要聘我,日后房里必不能置偏房侍妾。”
    那时候梁之衍爱她好颜色,几乎要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二话不说就应下了她。后来却又偶然识得女子曼妙滋味,忍不住往房里添了两个通房。
    这件事罗氏知道,舒芙却是不知的。罗氏千瞒万瞒就是怕舒芙知道了要闹着悔婚,好容易瞒到了这两年,眼看着就要嫁过去,谁知道却被这蠢货闹出一桩姊夫睡了未来妻妹的丑事。
    罗氏头疼不已,阿芙性子倔,可这门婚事是绝不能丢的。
    罗氏从李嬷嬷那里接过煮好的茶,低头抿了一口,然后缓缓道:“背主不忠是为奴的最大忌,这样的奴婢我舒家也容不下了,且先将她关到柴房里去,明日找了人牙子入府将她发卖了罢。”
    李嬷嬷躬身应是,指挥着几个健仆,不顾阿杏的叫喊,将她拖出了屋子。
    屋内,罗氏爱怜地抚着舒芙的鬓发:“那梁家小子实在是太过分,竟做得出这样没脸没皮的事。改日我要告诉你梁家伯母,将他押到咱们舒家来任你处置他,消了我们阿芙的气才好。”
    舒芙听着罗氏的话,知道罗氏依旧把梁家当作她未来夫家,想将这件事化小,可这却不是舒芙想要的。
    她启了启唇正想说些什么,罗氏却忽然以帕抚面,弓着身咳嗽起来。
    舒芙满腔的话生生咽下,探身去帮罗氏顺着气,又问道:“阿娘冬日里患的咳疾不是已经大好了么,怎么又发作起来?”
    罗氏虚弱地笑了笑:“原本开春以来是好了不少,谁知这两日倒春寒,又像是卷土重来了一般,总催的人喉咙发痒,叫人吃饭睡觉都不得安稳。”
    一边的李嬷嬷劝道:“夫人昨晚上几乎咳了整宿,今日好不容易得闲,不如先在软榻上困一觉歇歇吧。”
    舒芙再大的脾气也不可能在生病的母亲面前使出来,只好憋住那口气,下了榻福身道:“阿娘既然身体抱恙,阿芙就不多叨扰阿娘,先回去了。”
    罗氏闻言,用饱含慈爱的目光看着她:“到底阿芙才是我贴心的小棉袄。”
    同时又道:“如今你院子里没了大丫鬟,不如便在阿娘这里挑一个回去,或是提一个二等的上来都好。”
    舒芙却负气拒绝:“算了吧,我是懒得再费心给自己身边挑个白眼狼,就先这样,总也不会少了人伺候。”
    罗氏不至于在这样的小事上也驳斥她,略一思索也就随她去了。
上一章
返回

春有馈(古言1v1,少年少女,sc)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