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凤栖夏蕉(1v1 甜)

9看鸡鸡

    小明鹪火着脸,皱眉瞪视某人,她又不傻,除了露在外面的手脸,被掩藏于衣裳之下的地方岂是可以随便看的?
    “我不要看,男女大防,怎么好看人身体私密。”
    “小孩子不要张冠李戴,我们是拜了堂的正经夫妇,女不避夫,防着全天下也防不到自己丈夫身上啊。”
    夏裴夙说大道理,但人家女孩子不买账,鼓着肉嘟嘟的腮帮子,噘噘嘴别开脸,他便换了个法子,转而问她:
    “那就先说你知道的吧,依小鹪鹪之见,男女躯体有何不同?”
    这个简单啊,明鹪回过头来,煞有介事地回答:“男子双肩宽阔,骨骼高大,胸膛平坦,女子纤窄玲珑,还有……还有……”
    “还有两个肥圆大奶子。”
    “!!!”
    可恶!明鹪被粗鄙恶人一句话就说红了脸,恼怒地纠正他:“还有一对乳房!”
    夏裴夙到底没绷住,将这个一本正经的小可爱抱到腿上,虚搂着她的腰,点头笑道:“真聪明,说得对!但光你们女人长了奶,男人什么都没有,未免不公,我们也有些女子身上长不出来的物件。”
    “我知道,胡子嘛。”
    “显然不是。”
    “那是什么?”
    “鹪鹪从没见过赤裸男童男婴么?”
    “族中婴孩都裹在襁褓之中,男童也得穿衣裳啊,哪里去见赤裸的。别说男童,赤裸女童我也没见过。从小到大,只看到过我自己的身体。”
    还真是养在水晶罩子里的金枝玉叶,原本只想逗她玩玩,这样看来,今日倒确实该豁出去给她瞧一瞧实物了。
    “男子身有一物,曰龙阳,又叫阳具,是用来疼老婆生孩子的,边上长了两个蛋,称卵囊,有了它们就会生出阳刚之气,长胡子,宫中内侍宦官就是被割除此物,所以话音尖细若女子,也长不出胡子。”
    小明鹪听得认真,在脑中想象这东西的样子,又不知是长在何处,眼睛自然而然在夏裴夙身上来回扫视,寻找这“阳物”的位置。
    “不用找,我拿出来给你看就是。”
    不要脸的人大大方方动手分开袍摆,就要去解裤带,吓得明鹪赶紧抓住他的手,急忙制止。
    “你……你……你怎么脱起衣裳来了,这光天化日的,像什么样子!我不要看,既是私密之处,怎好轻易示人?”
    “不看一看,你怎么知道你嫁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万一我身有残疾,是个阉人呢?”
    “……”
    “再者,夫妻是世上最最亲近的人,为繁衍子嗣需行周公之礼,彼此身上什么犄角旮旯都要给对方呃……看一看的。何况平民夫妇老了病了,互相服侍照料,免不了擦身洗澡,端屎端尿,哪儿的私密不能看?我知你怕羞,今日只给你看我的,就算吃亏,那也是我吃亏对不对?乖,松手。”
    他说得头头是道,明鹪找不出反驳的道理,虽觉不合适,但心里也确实想见识一下,看看实物到底长什么样,踟蹰了一会儿,终于轻轻放开,忐忑地缩回两只小手,由得他解开裤子,掏出一样奇怪的东西。
    这人耻部一大丛黑毛,又粗又密,像个野人,下面长着一根肉茎,约莫与她的手掌差不多长,前端有个薰头,像没长开的蘑菇,根部鼓鼓囊囊的,皱皮包裹着两个硕大圆卵。
    什么鬼东西!简直奇丑无比。
    小明鹪目不转睛盯着某人下身,皱眉虚眼,惊异探究的视线里是不假掩饰的嫌弃。
    夏裴夙嘴上说得轻巧,实际上如果不算西苑的嬷嬷们,他根本也是第一次给妙龄少女看羞耻之处。
    小娇妻的目光如有实质,在性器表面刮划,无端瘙痒,令他生出诡异的亢奋,管不住脑子纷乱淫思,跳出来的都是她的胸乳,她的下阴,顿时小腹燥热,血液下行。
    那根软软垂下的东西,在她眼皮底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伸长,硬硬地翘起头来,直挺挺地指着她。
    “怎、怎么了?它怎么肿起来了?”
    她双目圆睁抬头问,惊恐表情像见到了妖怪。
    鹪鹪:所以是不是阉人呢?
    猫猫:没见过阉人,不知道,但应该不是女人。
    夏裴夙:你家阉人能硬?
    鹪鹪:不阉的我也没见过谁硬啊。
    夏裴夙:……
    猫猫:逻辑满分。
上一章
返回

凤栖夏蕉(1v1 甜)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