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凤栖夏蕉(1v1 甜)

49帮你洗洗?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某人看到自己腿上的血,整个人僵住,眉头打结。
    明鹪以为他要发火,毕竟女子经血污秽不祥,没有哪个男人不嫌的,可是坏人却搂着她紧张地问:
    “出了很多血?我方才有没有弄疼你?”
    明鹪想了想,噘起嘴。
    “……手腕疼。”
    “真的没哪儿不舒服?现下怎么办?”
    夏裴夙老光棍一个,女儿家的麻烦是真的一点也不懂。
    “要不要解开,我帮你洗洗?”
    “不要!不要不要!”
    这个建议过于惊悚,小明鹪惶恐而决绝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书房什么都没有,我得回主屋去,冻云她们会替我弄干净的。”
    特地把老婆“掳”过来的夏某人,看看腿上血迹,各种不甘心,拉长了脸又去揉明鹪奶儿,嘴里忿忿不平。
    “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等月事过了,你一定得陪我睡觉!我要抱着香香软软的姑娘,含着她的奶子睡。”
    “……”
    噫!谁要被你抱着睡!
    坏人擦掉腿上血迹,自己穿好衣裳,把老婆套上里衣,用外袍一裹,抱回了主屋。
    被吵醒的丫鬟们睡眼惺忪,问清缘由后更是大无语,每晚这么闹,这对夫妻就不想让人睡个太平觉。
    比较解气的是,始作俑者的夏二公子,因为不守分寸,折腾来月信的老婆,被生气的宋嬷嬷叫过去好一通说教。
    “少爷怎能只顾自己快活,要是让二奶奶留下病根如何是好?她年纪小,不知道这里的忌讳,天葵之时女子身体虚弱,别说行房,连操劳着凉都是不可以的。这要是伤了身,说不定将来子嗣艰难,二爷为人丈夫,虑事也太不周全了……”
    “是我疏忽,妈妈教训的是,下次再不敢了。”
    乳母的话里有几分危言耸听,夏裴夙不好判断,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越想越后怕,这次的确是他不对,一个劲地认错。
    不知道为什么,娶了小牡丹之后,他的定力日益变差了,从前不过脑中想想女人,如今不搂着她亲摸疼爱一番浑身难受。
    夏裴夙心生警惕,告诫自己不可沉迷女色,为官者当以君父天下为重,收敛心思埋头公务卷宗,与同僚们一起把大赦的名册定了下来。
    刑部尚书荀弶与他一道入宫觐见天子,名册里死刑犯的罪行不外乎杀人纵火,奸淫贩卖良民等等,尽管在奏疏中写了大概明目,还是得面圣亲述,以备天子对案情有任何疑问。
    因为是正事,小皇帝在御书房召见了两位大臣,屏退随侍太监,耐着性子听荀弶挨个说明会被赦免的死刑犯,和不会被赦免的死刑犯们,都犯了些什么罪。
    老头说话像念书,小皇帝听得昏昏欲睡,歪头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打断荀尚书。
    “为什么要赦免这些人呢?既然都是些十恶不赦的凶徒,就该依法处以极刑,何必放出来为祸一方。”
    荀弶被皇帝问得一愣,耐心向他解释,这是为了向万民昭示天子仁德,新登基德披天下,恩加四海,这样那样。
    “可把该死的恶人放出牢笼为非作歹,怎么就德披天下了呢?难道不是为害人间?王法律例该惩恶扬善才对,我登基第一天,就要将这些大恶人都拉到菜市口问斩!让天下人知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别指着沾新帝登基的光,钻空子。”
    “万万不可啊,皇上。新皇登基乃普天同庆之喜,斩杀犯人是血光大凶之事,岂可与登基大典同日而行,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然而无论荀弶怎么劝,任性的小皇帝就是不答应,把个老头说得口干舌燥,胡子都翘起来了。
    一旁的夏裴夙始终默不作声,他不能帮着皇帝拆上峰的台脚,但从道理上,捣蛋皇帝也没说错,老头论理辩不过他实属正常。
    他甚至觉得小皇帝的“正义宣言”,颇有几分少年的天真可爱,真要照他说的,登基之日处斩重犯,必将在史书上留下别具一格的一笔。
    一老一少争论不休,差不多时候,有宫婢进来给天子大臣添茶,免得他们把嘴说干了。
    小宫女恭恭敬敬端着托盘,脚步悄无声息,径直走向皇帝的书桌。
    走过夏裴夙身旁时,他莫名生出一丝寒意,不经意向她投去狐疑的视线,而她却在放下茶盏时,偷偷瞄了一眼小皇帝,目光阴冷狠戾。
上一章
返回

凤栖夏蕉(1v1 甜)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