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凤栖夏蕉(1v1 甜)

56捏碎蛋蛋让你做阉人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屋里屋外都是虫鸣,金铃促织此起彼伏,除此之外只剩某人粗重的低喘了。
    羞耻,好好两个夏府的主子,要亲昵不进屋拉上床帐私下弄,堂而皇之站在院子里,隔着半堵墙,互相暴露私密之处,互相爱抚亲吻,互相沉沦于彼此的手。
    令人面红耳赤地羞耻。
    要说恩爱,却是一里一外,要说偷情,却又正大光明。
    手里这根东西红艳艳的,有皮肤包裹,有微凸筋脉,但握紧了可以感受到它真正的硬度,好像里面是一节骨头,或是一段铸铁,还是被烧烫了的那种。
    他老说要捅她,要圆房,书里画的就是拿这东西戳她下面,画里小人都很快活,是真的吗?
    小明鹪在某人指点下,一只手认真套弄茎身,一只手盘弄薰头,软嫩手心揉搓圆硕顶端,它就弹跳抽动,淅淅沥沥吐出水来,昏白月色下,她也看不清是哪儿,只知道越摸那里,他气息越重,它冒的水越多。
    这让她难受,下面难受,全身燥热,莫名空虚难耐,本能地偷偷夹阴,缓解瘙痒。
    难道这就是他说的“骚”?呜呜……原来她真的是个小骚货,夜里隔着窗户摸男人的下流东西,还想要他,想脱光衣服做他的小淫妇给他舔,没救了。
    他趁机玩她的奶儿,一门心思蹭擦乳尖,指腹拍打奶头,轻轻柔柔地,痒到锥心,她几乎要脱口让他摁重点,用力捏她。
    认清了自己,小明鹪多少有点恼羞成怒,近朱者赤,都是坏人把她带坏的!她气愤地伸手往下掏阴,抓住沉甸甸的卵囊,噘嘴撒气。
    “你太坏了,老是欺负我,我要捏碎这两个蛋蛋,让你做阉人。”
    “鹪鹪……”
    夏裴夙沉浸于性器上的甜蜜刺激,那个曾经连“屁股”也不许他说的小美人,站在窗口给他玩奶,替他摸鸡,还娇滴滴地说要“捏碎蛋蛋”,天底下哪个男人有他这么好命?
    “我真的……就想这么不管不顾……把你摁在地上奸了,操死你这个小淫妇,捅烂子宫,干得你只能岔开腿,哭着求我喂你吃精,骚水尿液喷一地……我弄死你。”
    他蹙着眉尖,神色压抑,凝视她的脸说出这番话,说完还滚了滚喉结,目光饥渴炙热。
    明鹪吓得瑟瑟发抖,轻易放弃了用“捏蛋蛋”威胁坏人的想法。
    他们不在一个层级,她只是吓唬他,他却是认真的,真的想弄“死”她。
    只好专心伺候他,握紧粗壮滑腻的怪物,小手撸得飞快,自己也被他揽进怀里,前胸后背奶儿屁股摸了个遍,就着她的手挺身抽送。
    “呃……再快点……要到了……”
    他低头咬着她的耳朵,含含糊糊地催促,干哑磁沉,搅浑了明鹪的脑袋,她转头索吻,在亲密的抚摸中无意识地撒娇。
    良久,那东西抽动两下,射出热精,接连不断的好几股,胡乱喷到窗橼和她身上。
    “哈……”
    某人紧皱的双眉终于舒展,发出惬意喟叹,握着明鹪奶儿的手也由重到松,畅快至极。
    “你弄脏我了。”
    明鹪放开他,满手黏腻,一脸嫌弃,肚子裤管甚至胸口都溅到了白浊。
    夏裴夙则迅速拉好裤子,把老婆的寝衣也合上,依依不舍啄吻额心。
    “等会叫丫鬟妈妈们帮你洗洗。我回去睡了,鹪鹪也休息吧。”
    “……嗯。”
    享受完提上裤子就要走,没良心的男人!
    怨气写在脸上,明鹪噘嘴低头,瓮声瓮气,不开心。夏裴夙突然就不想走了,想留下陪她,抱着她一起睡。
    “我舍不得你,宝贝是不是也舍不得我走?”
    “……嗯。国丧好长。”
    “是你月事太长。我明晚再来找你玩?”
    “明晚月事也还在啊,而且手酸,太累了。”
    “明晚满月,不玩这个,带你爬屋顶,星前月下,喝酒说故事给你听。”
    “好哇好哇!”
    小美人双目弯弯,灿若星河,勾住了夏裴夙的心,幽怨地问出隐忍许久的问题。
    “他叫你阿梧,是乳名?”
    “对,凤栖梧桐嘛,家里人都这么叫。”
    “我也是家里人!你还喜欢他么?”
    明鹪抿唇而笑。
    “我们是兄妹,我从来都是把他当兄长喜欢的,其实家里并没有给我和四哥哥定婚,只对外这么说,打发那些想提亲的人罢了。你我有月老牵线,裴夙哥哥已经是我最亲的人啦,和爹爹娘亲一样亲,你想怎么叫我都行。”
    “小淫妇。”
    啧!明鹪小脸一垮,断然否定。
    “这个不行,小骚货也不行!”
    “阿梧。”
    “嗯。”
    “鹪鹪。”
    “嗯。”
    “小牡丹。”
    “再不去睡觉天要亮啦。”
    老婆羞红了脸,莞然提醒,夏裴夙“哈哈”一笑,亲亲她,总算满意离去,心里甜齁。
    话虽如此,白天在刑部做事,终究心神不宁。他有公务,姓薛的这个无业游民却闲得很,可以日日缠着他老婆,谁知道会不会出事。
    搞得他审案子也没心思。
    偏偏女刺客和昨日一样挺尸,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他问话她也恍若未闻,让所有人素手无策。
    “犯人死活不开口,大人,还是上刑吧。”
    主事宋越提议,另几位主事令史也纷纷赞成。
    入宫行刺之罪太大,昨日之事已经传遍朝野上下,刑部不迅速拿出结果,非但大理寺要来掺一脚,说不定得移交锦衣卫。
    明知无用,但口说无凭,夏裴夙自然不会为了个刺客,让人给他扣上“包庇罪犯”“妇人之仁”的帽子。
    “可以,我是不觉得用刑能撬开她的嘴,你们尽管放手一试,别把人弄死就行。”
上一章
返回

凤栖夏蕉(1v1 甜)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