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掉进H游戏的我因为等级太高无法被推倒

03.身为男性也是很危险的

    小屋採取楼中楼的设计,开放式的空间让屋内充满明亮感,一楼是客厅、厨房与浴室,楼上则是卧室,柔软又舒适的大床靠在墙边,宽敞的走道方便人走到衣柜前。
    莫里试坐了下大床,又去衣柜跟床边的矮柜翻翻找找,意外又找到一些金币跟几瓶初级药水。他正打算摸摸看床底下的时候,一阵充满暴躁感的脚步声咚咚咚的传上来。
    维持着趴在床边,一手伸进床的姿势,莫里疑惑的抬起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笔直的长腿,那长度真是让莫里羡慕不已。他的视线上移、再上移,才终于对上男人满是不悦的苍白脸孔,那双银色的眼睛正尖刻的盯着他。
    「你为什么会在楼上?」苏尔特居高临下的质问。
    「我不能在楼上吗?」莫里困惑的眨眨眼,但右手还是努力的在床底下摸来摸去。啊,发现一枚金币,「我不是说我决定了。」
    「你让我以为你决定出门。」苏尔特瞪着他,声音像是掺了冰渣子似的,「把一句话完整的说完,对你来说很困难吗?你忘了你落进这个世界里的原因是什么吗?」
    就是话说得不清不清,让山神误会了。
    「我是要出门啊,晚一点。」莫里一边附和,一边继续伸手在床下探索。
    苏尔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想把他掐死。
    「我喜欢把住家环境摸熟再出门,你如果觉得无聊的话,要不要自己出去逛逛?不必在意我的。」莫里诚挚的给出建议。
    「我是你的指引者,必须跟在你、身、边。」苏尔特一字一顿,如果眼神可以实体化,那必然会像是刀一般的割下去。
    「呃,连我洗澡上厕所都得跟吗?感觉会很让人害羞啊。」莫里很是为难的站起来。
    「我对你洗澡上厕所没兴趣,不必到那种程度。」苏尔特嫌弃的看他一眼,转身欲下楼,「我在客厅等你。」
    「我跟你一起下去,我正打算再去厨房搜索一次。啊,还有客厅跟浴室也不能忘记。」莫里兴冲冲的说道。
    即使苏尔特用着冰冷又不耐烦的眼神无声催促,莫里还是遵照自己的步调,不疾不徐的将整栋子屋子的里与外都摸了个透澈。除了发现小额的金币与药水,食物,还找到一封父母留下的信——当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信里写着都怪他们太相信那些卖假古董的商人,为了买下那些东西,才会倾家荡產,对莫里感到非常抱歉。现在,他们正在海外寻找失落的宝藏,找到宝藏之后就可以顺利还完债务,希望莫里一个人在家要多加小心。
    莫里看完信就随手扔到一旁了,先不论那对父母究竟会不会找到宝藏,债主先找上被留下的他(女主角)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现在可以出门了?」苏尔特的语气听起来颇紆尊降贵。
    「我看一下地图。」莫里一边走出屋子一边打开光屏的地图视窗,从小木屋通向小镇的路径标示得很明确,上头还有一个类似指北针的标记。
    「往北走就可以去镇上了。」将路线记下来,莫里收起光屏,对苏尔特招招手,「走吧,我们去买你的咖啡吧。」
    黑发银眼的男人这次没有迟疑,迈开大步与他并肩而行。
    穿过一座小森林,隔着一处宽广的草原就可以隐隐看到小镇的影子了。莫里边走边东张西望,并没有因为目的地就在眼前不远处而加快步伐。
    两人才刚踏进草原,一个有小腿肚高、形如果冻、顏色呈现透明黄的生物猝不及防地拦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
    就见那生物的头顶闪烁出一行字:容易害羞的史莱姆,等级一。
    莫里估且将其当作是史莱姆的种族,也许这个世界就是用情绪来替史莱姆分类的……呃,他当初玩游戏时有遇过史莱姆吗?
    像是一个大型果冻的黄色史莱姆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莫里,就好似莫里才是那个挡道的人。
    莫里此刻的计画并没有战斗这个选项,他往旁挪了挪,想要绕过黄色史莱姆。
    「我看不出来你避开的意义何在,即使是脑子里只装着茶叶的你也可以轻易打败那种生物。」苏尔特没有移动,双手环胸,实是求是的说道。
    「其实我觉得我身体百分之七十是由茶组成。」莫里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
    苏尔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在「丢下他不管」或是「自己出手解决史莱姆」之间挣扎。
    莫里正打算宣扬一下茶叶的美好,被忽略的史莱姆突然从身上分裂出一条透明黄的触手,出其不意的缠上莫里的腰,将他举至半空。
    突来的变故让莫里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第二条触手却已经冷不防的射出,再灵巧的打个旋,角度刁鑽的从莫里宽松的衣服下襬滑进去,一路攀爬至胸口处。
    冰凉滑腻的触感让莫里打了个哆嗦,手臂上爬出鸡皮疙瘩,下意识的想要将那根触手从衣服里抓出来。
    儘管被莫里拽扯着不放,细长的触手还是捲住了他胸前的突起,时而缩紧、时而松开,前端更是不断摩挲着乳尖,就像是有人在用姆指爱抚一般。莫里被搔弄得忍不住涨红脸,低喘一声,感觉到一股异样的酥麻感从后背窜上。
    不远处的苏尔特只看到莫里被史莱姆的触手缠缚住,并不知道他正遭受怎样的对待。
    不只胸口被狎弄,缠在莫里腰上的触手也在缓缓的滑动下探。眼见连裤头都快要失守了,莫里再也淡定不下去,他咬着下唇,避免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从项鍊里唤出长剑,双手握住剑柄,将剑尖对准史莱姆疑似头部的地方用力一戳——
    史莱姆的大眼睛下一瞬涌出泪水,委屈得像是自己被狠狠欺负了一般,但是果冻状的身体却在逐渐塌软,变作扁扁的一块,彷彿橡胶一样。
    骤然失去支撑的莫里从半空中掉下,惊魂未定的喘着气爬起来,将衣襬紧紧的往下拉,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这个世界真的很危险。
上一章
返回

掉进H游戏的我因为等级太高无法被推倒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