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高考后炮友分道扬镳(校园 nph)

疯狗(h)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许南风伸手握住李洲的阴茎,将将能够圈住,她下意识屏息,从前只是看的时候,不觉得李洲的阴茎大到多么可怕的程度。
    可现在他的龟头就抵在她的穴口,对比之下,她终于意识到性器尺寸的不匹配。
    李洲也注意到了,他开口,声音很轻,带着点担心。
    “好小,会不会痛?”
    许南风咬住下唇,又很快松开,她也有些不确定,“按照理论知识来说,只要润滑做得足够,即使是第一次,也不会太痛的。”
    “只是......”
    李洲注意到她的犹豫,问道:“只是什么?”
    “你有点太大了。”少女诚实地开口。
    少年愣住了,他以前从来没觉得这会是缺点,青春期的男孩子总会有意无意地比较,李洲从来不参与,但是无意间也瞟到过几次,对于自己的尺寸超出常人这件事有很清晰的了解。
    但男生们总是以更大为荣,李洲对性从来所知甚少,也没有兴趣了解,后来为了学习怎么在给许南风舔的时候让她更舒服,才去查了点资料。
    太大原来并不好,起码会让许南风痛。
    他意识到这一点后有些泄气,低垂着眼,很怕许南风就此嫌弃自己不肯继续。
    “怎么办呀?”他犹豫着开口,“要不还是我给你舔吧?”
    许南风挣扎了几秒,最终还是决定狠狠心,她说:“算啦!”
    李洲听到这儿神情有点紧张,然后便听她继续说,“早晚要经历的呀,忍一忍算啦,你、你一会儿慢一点。”
    少年乖乖点头答应,“好。”
    她握着阴茎进入小穴,龟头微微陷进去一点。小穴内里一片泥泞,湿的不得了,李洲甚至能感受到那处在吸自己。
    她实在流了太多水,穴里太湿太滑,所以很顺畅地进入了半个龟头。
    两个人都有点吃惊,李洲忍不住问,“怎么回事?”
    那里看着这样小,但他的龟头就这样轻易进去了。
    他盯着被撑到发白的穴口看,许南风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问:“痛吗?”
    许南风小小地喘了口气,这感觉太奇怪了,手指和舌头都无法带来这样的感觉,花穴被撑满了一样,好涨,却并不痛。
    她摇摇头,音调有些破碎,“不痛。”
    少年跪坐着,这个姿势很方便看清二人交合之处的情况。许南风私处有些稀疏的黑色毛发,被她流出的水打湿,歪歪扭扭地贴在阴户处。她的穴真的像花一样,嫩红色,两片花瓣裹着粗大的鸡巴,娇娇地颤着,就像是......就像是他强行将这朵花操开的一样。
    李洲的眼神彻底暗了下来,他并不是多么良善的人。
    从小到大,他的要求从来没被拒绝过,想要什么也只需要说出来,生活在百分百顺风顺水的环境里,被人捧着。对着这种场景,或许常人在心中肆虐起的是感动与保护欲。
    李洲只想破坏,想直接将鸡巴操到小逼的最里面,龟头抵到宫口,把她干得只能哭着说自己被肏得好爽,最好把里面射满精液,让她的肚子都鼓起来,让她被肏得神志不清,除了他的鸡巴什么都想不起来,被他绑在自己身边,吃饭洗澡都要鸡巴插在穴里,让她再也没办法看到别人,不能和别人说话,嘴里只能说得出“喜欢哥哥,想要哥哥肏我”。
    让她的眼里只剩他一个人。
    他忍了很久,从认识许南风那一天起,他就在忍耐。
    他在许南风身上学到的并不只是吻技和舔逼的技巧,更多的是扼制。
    像忍耐呼吸一样,学会隐藏那些欲望,学会在阴茎兴奋到在裤裆里跳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凑到她身边,假装只是故意逗她,去触碰她的皮肤和发丝,听她讲话。
    她知不知道自己被烦到没耐心的时候,抱怨的语气很软呢?那种时候,他真的很想直接就在教室里,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把她按在书桌上,扒下来所有衣服肏她。
    她一定会哭,会打他,流得水把她最宝贝的试卷都打湿了,教室里所有人吓傻了一样看他们,那又怎么样呢?
    就该让他们所有人都看到,都知道她是他一个人的,所有明面上或者暗地里觊觎她的人都没可能,她只会是他的。要连想都不敢想,眼神也不敢看她才够。
    他忍了好久。很多时候李洲会想,如果许南风那时候拉去厕所的不是他的话,他一定会疯的。
    他会先杀了那个人,然后再将她据为己有,那些所有下流的、无法被看到的污秽性幻想通通在她身上来一遍。
    她说得没错,他是变态,是疯狗,他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他现在就想彻底插进去。
    ————————————————
    野狗是需要驯的!
    许南风刚好是驯狗大师
上一章
返回

高考后炮友分道扬镳(校园 nph)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