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高考后炮友分道扬镳(校园 nph)

初吻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我们都知道你在装呀。跟你说了,你本性如此,装不来的。”
    少女哄小孩一样的声音响起,是甜蜜的声调,如果忽略内容冷静到有些残忍的话。
    李洲好像真的被误解了一样,睁大眼睛,一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的样子,悲愤又委屈。
    许南风平静地欣赏着他成熟的演技,随后终于不耐烦,她捂住他的眼睛。
    “别哭了,烦死了。”
    她再也听不见抽泣,但掌心被湿润的、冰凉的液体打湿。
    她眼中难驯的野狗,露出肚皮的同时呲着牙的恶犬,正平静地流眼泪。
    许南风的手掌触碰到他的睫毛,浓密而长的,他一定没有眨眼,所以触在掌心也只是一点点痒。
    她由此联想起蝴蝶翅膀,幼年时期努力奔跑想要捕捉的漂亮花纹,在阳光下是梦一样的迷幻,好不容易捂在手里,因为见不到光亮而拼命盍动,不会这样安静温驯的停留着。
    许南风并不是心软的人,坦白来说,对于男性她一向没什么好脾气,少有的几分耐心也是为了社交潜规则里写下的“礼貌”逼出来的。
    与李洲在一起,是不需要社交潜规则的。
    许南风松开手,她憋着气皱着脸,身上散发出复杂的气质,暴躁的同时又被某种东西阻拦着,让她看上去像个被坏心眼的渔人扎了刺的河豚,瘪下来,但还是有气。
    李洲睁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睫毛和眼眸都是湿的,像落水小狗。
    少女捏紧拳头,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好了吧!”
    “别哭啦!”
    “你要什么直接说好啦,帮你写作业还是值日还是请你吃饭,或者下次再吵架,我不还嘴总行了吧!”
    她还有点不情愿地小小声嘀咕,“到底是谁爱哭呀,说不过人就哭,真是下作手段!”
    浑然忘记自己曾流过的眼泪与他屡屡举手投降的妥协。
    李洲抽抽鼻子,带着点哽咽地问:“什么都可以吗?”
    许南风警觉,“当然不是!”
    她狐疑地看他,“你又在想什么坏心思?”
    李洲面色不改,还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能想什么呀?”
    他牵住少女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挤进柔软的指间,李洲露出恳求的神色。
    “亲亲我。”
    李洲甚至给她舔了好几次,但是亲吻却还没有发生过。
    一定要说的话,除去这种情况他们连牵手都很少有。
    许南风有些迟疑,对她来说,接吻算不了什么大事。都做到这一步了,还纠结可不可以接吻的话,未免也太虚伪了吧!
    但她很在意李洲的态度。
    如果李洲和她同样觉得没必要,那么这件事就没什么大不了的。非要说,一开始许南风就没有严格要求过不许他亲吻自己、触碰自己某些身体部位,是李洲自己不知道在害羞些什么,装模作样地给自己设限。
    但李洲很显然就觉得亲吻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许南风可不想他生出什么两人正在恋爱的幻觉,亲个嘴还成了什么确定关系的第一步了!
    他如此的珍重在意,搞得许南风也平白无故想了许多。
    她犹豫着,又看到李洲因为她的迟疑愈加委屈的神色。
    许南风头疼得不行,她按下心中混杂不清的思绪,干脆利落地捧着他的脸,低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停留的时间无比短暂,轻的就像一片风。
    用吻来定义这个动作显然不太恰当,最多就是皮肤和皮肤碰了一下,谁说嘴唇就不是皮肤的?许南风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这样简单的皮肤相触,比风还要轻的动作,在眼前少年的身上却引出一片海啸来。
    他像朵花,在春天来到的第一天,便急匆匆开了。
    李洲露出得逞的笑,唇红齿白,眼里的泪已经消失,时下正是春末夏初,校园里的花早就掉进泥土里,被微生物啃噬成为微小的无机物分子。
    然而他却在这样逼仄狭小的地方,称不上浪漫,甚至说起来有点滑稽的卫生隔间里,笑出些春色来。
    许南风皱了皱鼻子,她的表情完全是苦巴巴的。少女刻意强调,“李洲,我们可没有在谈恋爱哇!”
    “嗯嗯!”
    她看少年完全没听进话的样子,又重音重复了一遍。
    “我可不喜欢你哦。”
    李洲只点着头,身上小可怜的气质已然消失殆尽,他敷衍地继续“嗯”着,直起身子来压上前去。
    他扶住她的脸,唇凑上去贴住她的,许南风微微抗拒,想要推开他。
    然而李洲反应很快,他捉住她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再亲一下,”他说。
    ————————
    李洲—听不懂人话
上一章
返回

高考后炮友分道扬镳(校园 nph)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