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高考后炮友分道扬镳(校园 nph)

操你也不算乱伦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我讨厌你。”
    这句话一出口,像是打破了某种屏障,或者说,建立了某种屏障。
    许南风得以安静了一会儿,孟尔没有说什么反击的话,也没再盯着她瞧。
    她用余光扫了眼,少年面色冷白,眼角狭长,嘴角还扯着笑,眼里却是冷的。
    他脸上的五官各处都长得精致,许南风想到从前读杨绛的某篇小说,她对里头一个女性知识分子用的形容词是“标准美人。”她又借文中她丈夫的口,讲她是画报上的封面女郎。
    许南风的通感能力不怎么样,绞尽脑汁也没能勾勒出这人的模样。
    眼下她瞧着身侧这人的脸,偷偷想,孟尔漂亮得就挺标准的。
    但他和“封面女郎”到底还是不一样,她是很聪明的。许南风有点看不起孟尔,暗暗在心里腹诽,“花瓶一个。”
    她没再管他,扭过头来专心看书。许南风读书是很快的,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她看完书就是完了,路过人人划线摘录的名句,心里偶尔也有些感悟,但要她说却是说不出来的。
    小时候许女士很乐观,觉得书里有些道理不到一定年纪是读不出的,看书也只作开拓眼界的消遣,就随她去了。
    这毛病一直留到今天,极严重的后果就是许南风很不乐意看些每一段都要费力理解的书,看来看去还是最喜欢小说。
    她很快把这本“透明”的书读了一半,太过专心致志,以至已忘记了孟尔的存在。
    他在这时候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姐姐,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两人间的龃龉随着许南风的一句话,算是一把揭开,到了这份上,他还是喊她姐姐。
    许南风叹口气,放下书,转身过去正对着他。
    外面雨还在下着,雷鸣风啸不断,衬得屋子里格外安静。
    奶奶年纪大了,晚上看不清东西,每间房装得都是极亮的白炽灯泡。这样亮堂堂的灯光下,一切都被照得清清楚楚。
    她也没头没脑地问,“你干嘛就非得喊我姐姐?”
    许南风实在好奇这个问题,她早把二人最初相识的渊源忘了个一干二净,脑子里模糊记得小时候的夏天,两人确实总待在一处,但小孩子凑在一同玩耍,太正常了。
    许南风能一口气说出十几个小时候的玩伴,她从小就是孩子里的人气王,小区里的小孩都抢着跟她玩。
    被孟尔执着珍重的这段缘分,对许南风来说,不过稀松平常。
    她说出这句话,清楚地看到有泪水飞快在孟尔眼里浮现。
    他的神色显出些执拗,“因为你是姐姐。”
    他喃喃地说着,声音低极了,像是自言自语。
    “你不记得了吗?不记得我了吗?”
    外头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屋里的灯随之砰地灭了。
    许南风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惊得心下一跳,随后很快缓过神来。
    大概是风太大,把原本就老化的电线吹断了。许南风想出去看看,刚起身就被一只手拉得跌坐在一具散着凉意的身体上。
    孟尔惶惶地说:“姐姐,你去哪儿?”
    与脆弱的语气不同,他伸出胳臂强硬地圈住了她。
    许南风被按着坐在他的腿上,她被他的动作搞得心头大火,冷笑着问:“你管我去哪儿,谁让你碰我的?”
    她想挣开他,却被按住手不能动作。
    许南风心下更怒,她平生最讨厌别人违背她的意志做事。
    她撑着抽出一只手,稍稍判断了下孟尔的位置,便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巴掌。
    她用了全力,少年被打得偏过头去,黑暗里,他的脸颊迅速肿起来,火辣辣的,嘴角已经破了皮。
    但他还是没放手,甚至转过头来,将另一边脸也凑到许南风的手边。
    “姐姐,如果你生气的话,就再打一次吧,只要你别讨厌我。”
    许南风直接气笑了,这人,完全死皮赖脸,心里骂他:“打也打不走的狗皮膏药。”
    扇巴掌是极具侮辱性的动作了,但孟尔显然完全没当回事。
    许南风于是也不准备再打他了,她的手还疼着,又实在怕让他爽到。
    她只又冷笑着问,“你嘴上喊我姐姐,哪个弟弟会把姐姐按在身上?普通人家的姐弟,到了这个年纪,会靠的这么近?”
    少女脸上的厌恶被夜色遮拦,但话出口便是无处遮拦的冷毒,“是想挽回姐弟情,还是勾引我,你自己心里清楚。”
    简简单单几句话,却让孟尔手足无措起来。他惶惶然松开圈住她的手,张口结舌地解释,“对不起,姐姐。不是的,我没想......”
    许南风甫一被他放开,就迅速退回另一边去。
    她没想到这话对他这么有用,心下又是好笑又是不屑。
    搞得两个人真有点血缘关系似的。
    孟尔还在为自己辩解,语调凄凉,甚至说不出完整的话,“我没有,我不是,姐姐,我真的没想......”
    来了阵轰轰烈烈的雷,窗外透进来点闪亮的白光,将他脸上的惊惶与苍白照得一清二楚。
    少年能轻巧地将她扣在怀里,他拥有比许南风更强的武力。
    但她打了他巴掌,本能够轻而易举反击的人,却只是温驯地低下头,退缩着给予她继续伤害自己的权力。
    从来伪装着镇定自若,总是挂着虚假笑容的人也会被她的几句话伤到。
    许南风从他的痛苦中品尝出快感,不为人知的恶由此破土而出。
    她主动凑上前去,恶劣地欣赏他向后缩的动作。
    许南风慢吞吞地开口,“装什么清纯?”
    “又不是真的姐弟,我就是在这里操你,也不算乱伦。”
    她知道对他来说算的,她看到他瞪大眼睛,满是惊恐,他结巴着说“不可以的。”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许南风被拒绝后更加起劲。
    她凑得更近,猝不及防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上。
    “要做吗?”
上一章
返回

高考后炮友分道扬镳(校园 nph)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