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瘸腿爸爸寻儿记(bl np 高h)

第五章修罗场之攻一殴打攻二(双生子兄弟+掐

    找到儿子的消息,李清睿迫不及待地告诉身边人,当然包括陈星。
    陈星得知喜讯,还特意请了假,为他烹饪了一场丰盛晚餐。
    “我想把儿子接回来。”
    陈星温柔地抚摸着爱人的发丝,“当然,那我得给他准备一份礼物呢。”
    李清睿笑问:“你送什么礼物呀?”
    陈星拢着他的肩膀,“怎么不能,我也算是孩子的爸爸?”
    “你算个屁!”两人扭扭捏捏地打闹着,不一会儿就亲上了。
    亲得真投入呀,都没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
    是李清智,他一进门就看到自己哥哥跟另外一个男人拥吻。
    “啊!”
    分不清是谁在尖叫。
    暴怒的李清智一把将陈星从沙发上拎起,直直摔在地上,一顿输出:“曹尼玛的。”
    “住手!”
    太晚了,李清智的大力拳头已经出现在陈星的肚子上、胸口上和脸上。奇怪的是,陈星并没有反抗,只道:“你冷静点。”
    李清睿赶紧将弟弟拉开,“你疯了吗?”然后催促陈星快点离开。
    陈星捂着破裂的嘴角,迅速起身,念叨着:“对不起,打扰了,我先走了。”
    谁打扰谁呀。
    闹剧过后,徒留一地狼藉和令人窒息的无声。李清智尚未平复火气,胸腔起伏的都是难以压制的情感,他望向哥哥,眼里都是哀怨、愤怒与失望。
    弟弟学聪明了,这次来没有戴眼镜和穿正装,只是简简单单的法式宽袖麻布上衣,露出胸前大片肌肤和诱人的锁骨。他低头把手腕上的玫瑰金碎钻手表摘下,以防误伤。他知道很快就会有一场大战。
    哥哥一脸不屑,冷漠地整理了一下方才弄皱的衣裳,“你来干什么?”
    李清睿这才想起是自己告诉弟弟找到儿子的消息。他笑了,带着耀武扬威的嚣张气焰,逼近弟弟,“是的,我找到儿子了,是不是让你很失望、很伤心?
    我告诉你,我还要把他带回家,带到父母的墓前,认祖归宗。
    还要给他上户口,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李华辰。正好是华字辈。”
    弟弟再也受不住了,他青筋暴怒,双手掐着哥哥脖子,用强壮的身体将他死死压在了墙上。浑热的气息和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让哥哥都无法呼吸了。
    “你这个骚货,是不是没有男人你会死?明知道那是个孽障,还要带回家!?”
    哥哥听不得儿子的坏话,挣扎着抓住弟弟的手臂,狠狠掐出血印。对着那张愤怒的俊脸,故意激怒他:“孽障?!他是孽障,那你也是孽障的家人!这里也是孽障的家!是!我是骚货,他爹是个烂人,生个孽障,我们是绝配的。”
    说着说着,哥哥红了眼眶,往事不堪回首。
    弟弟掐着哥哥的手力度再次加大,还不停用力把哥哥“哐哐”往墙上砸,“李清睿,你清醒点!我哥哥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
    为什么哥哥会变成这样?
    还要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小时候那个可爱、顺从、像个小天使的哥哥去哪里了?
    难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将付之东流吗?
    越想越气,弟弟眼里陡然晦暗,藏着的狠厉与癫狂开始一一显现。
    “放。。。。。。。”哥哥憋得满脸通红,红里透紫。
    弟弟见哥哥真的快要死了,才连忙松手,
    “咳咳咳”哥哥倒地咳嗽不止,双掌撑地,大口呼吸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他仰头看去,无灯的房间内,弟弟的脸庞浸入黑暗中,只听得两人窸窸窣窣的呼吸声。
    “哼!”他仰着脖子,那里密密麻麻都是弟弟粗暴的指痕,冷笑一声,“你还不了解我吗?李清智!我是你哥,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宠物、你的某某某,我可以自由选择跟谁在一起、做什么事情。”
    “你简直不可理喻!”
    明明他才是跪在地上的人,却用着居高临下的审视眼神直视弟弟,“阿智,”他很少唤他的小名,“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呢?
    如果天生畸形的孩子是你,被骗被迫生孩子的是你,因公瘸了腿的是你!
    你还会轻飘飘地站在这里,说着些无关痛痒的话吗?”
    说着说着,他红了眼眶,不知是刚刚的濒死体验沁出的生理性眼泪,还是再一次被沉痛往事刺伤,那一刻,他不需要在故作坚强,至少能在弟弟面前袒露生命中最柔软的一面。
    “我的人生已经毫无意义,或者说,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存在。双生子,就不该有我。”
    哥哥的痛苦,弟弟都能清楚感受到。
    自娘胎起,他们就已经血脉相连、感受互通。看到的第一个人、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感受到的第一次触动,都来自对方。
    他们共用或分享着生命的每一次体验与感受,仿佛生活中的每一次每一秒,他们都紧密相连。
    若不是残酷的命运和无情的时间,他们根本不可能分开。
    可是,“如果”二字最是无用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就只能想办法解决或者逃避。
    弟弟心软了,他从背后架着哥哥的腋窝,试图将他抱起,每一次,都是他最先心软。
    “我就这一点念想了,阿智!我只是希望儿子能回来,弥补我曾经犯下的过错。”哥哥抱着背后的弟弟,用冰凉的手指滑过弟弟宽阔的额头、细长的鼻梁和那一双丹凤眼。
    他的双目因泛泪而蒙上了一层亮晶晶的光膜,那是弟弟终生都在追寻和守护的光。
    “让我们的孩子回来吧,让我们重新拥有家,好吗?”
    他用吻回应他,他也没有拒绝,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弟弟单手撑住哥哥的头,手指插进他乌黑的发丝里,凹凸不平的指纹抚摸着薄薄的头皮,让哥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弟弟的吻很轻柔,落在了他眼睛上、泪痕上和人中上。他的心跳很明显,每次与弟弟的亲密接触,那种强烈的背德、乱伦感刺激着他,让他自觉罪孽深重又欲罢不能。
    “阿智。”
    他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吻已经来到了嘴唇。双舌交缠,像两条绳子一样紧紧扭在一起,他们都贪婪地吮吸着对方的津液,发出“啧啧”的淫靡之声。
    “唔。”
    哥哥的衣服已经被扒光,弟弟顺势一堆,将他弄成了狗爬状。他双手游弋上前,俯身压着哥哥,暗暗地问:“难怪你最近都不找我,原是有了野男人。他比我更懂得让你快乐吗?”
    弟弟伸出鲜红的舌头,舔舐着哥哥敏感的耳后,然后肆意入侵耳洞里,上下翻搅,弄得哥哥止不住地拱起了腰,一副急于求欢的模样。
    他又伸出了手,一只抓着隆起的乳房,用力抓挠,留下数道红痕,复而捻着硬硬的乳头,高高拉起,肆意玩弄。
    一只当然是抓住哥哥早已勃起的阴茎,上下滑动。哥哥也是不争气的,一下子就泄了。
    他只好寻去那个小穴,修长的手指摩擦着小花唇与大花唇的缝隙,绕着穴口打圈,还不忘挑出小阴蒂,来回揉搓一番,弄得哥哥潮水涌动,滴滴春水都顺着大腿根留到了地面。
    “问你话呢,他比给我更好吗?”
    “不知道。”这个时候哥哥已经听不清话语了。
    “那这样呢?”弟弟恶意地朝着圆润的臀部来了几巴掌,算是对之前他扇自己耳光的报复,又冷不丁地提枪入阵,激起哥哥一声尖叫。
    “是弟弟的鸡巴好?还是他的鸡巴好?”他开始抓住哥哥两侧的腰窝,前后运动。
    “你的好。”其实都差不多,只是颜色不同,陈星的是乌黑的,李清智是紫红紫红的,像瘪了许久似得。
    弟弟似乎对回答并不满意,朝着甬道里的g点一顿猛刺,“看来是弟弟操得不够好,才让哥哥去找了别人。”
    没人能比他更了解他的逼。
    “啊~哈。。。。。可以了,不要。。。。啊~!”
    弟弟一边操着哥哥的逼,一边拍打哥哥浑圆的臀部,看着皮肤之下的柔软的脂肪层漾起涟漪,是勾动人心的致命诱惑。
    他用力一顶,直接封堵宫口,开始轻柔地绕圈,让哥哥感觉下体酸酸麻麻,一种被人填满的肿胀感。
    “你干嘛?”哥哥回头看向他。
    弟弟面目平静,喘气不重,黝黑的眼珠子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这幅样子跟他平时开会没啥两样。唯独不同的是,他挺着腰,上下起伏,一看就是他正在操逼。
    “你还没回答我。”然后又拍打其臀部,可怜的屁股上都是粉红的掌印。
    “弟弟最好了,弟弟最会操哥哥的小逼了。”
    跟弟弟做就是要抛弃所有的羞耻心。
    弟弟扯了扯嘴角,暗暗一笑,俯身亲吻他,以示奖励。随后又是一阵猛烈抽插,弄得哥哥当即潮吹。
上一章
返回

瘸腿爸爸寻儿记(bl np 高h)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