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第41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我说……不可以。”
    弹幕诡异地停止了刹那,随即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快速填满屏幕。
    【陆淮哥哥我!可!以!!!!!!!】
    【我也可以呜呜呜呜呜呜】
    【我他妈重新投胎成林总能得到这句不可以吗?】
    【你们听听这性感沙哑男低音我日我日我原地昏倒】
    【这句不可以真的绝了!!】
    【老公就两个字我先叫为敬!!】
    林晚忽然打了个哆嗦。
    她愣愣看着屏幕中的陆淮忘了眨眼,仿佛能感受到他的目光穿透镜头把她捉住。
    薄薄的脸皮下后知后觉地炸开一团热气,迅速扩散到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心脏也活泼地撞击胸膛,跳得满耳朵全是扑通扑通的声音。
    震耳欲聋。
    林晚抓起毛毯裹紧弱小可怜又纯情的自己,双手贴上两侧脸颊,滚烫滚烫的。茫然地巴眨几下眼睛,连忙又换上手背降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包养出真爱?
    林晚纠结伸手撕扯嘴皮。
    不是自夸,她当起金主来那叫一个温柔善良体贴大方又洁身自好,还任由小白脸一家独大。
    平时陆淮小娇纵小任性小毛病不少,心血来潮才知道讨好金主抱大腿,没眼力见儿的时候欠抽得不要不要。但她依旧宠着惯着,于是小白脸感动至极不禁假戏真做?
    或者……
    【好心奉劝前面的cp粉别太zqsg,谁知道是不是配合综艺效果?】
    林晚:这位网友说得也有道理。
    自作多情会结局悲惨的。
    林总及时打住千万种猜测,伸出脚丫子挪动鼠标,关闭直播眼不见心不烦。
    睡觉睡觉。
    ——
    深夜寂静,林晚同志四仰八叉瘫在奢华大床上。
    叮咚。
    没动静。
    叮咚叮咚。
    林晚半梦半醒地动了动耳朵。
    叮咚。
    又动了动眉头。
    隐约辨别出楼下门铃在想,但理智还沉沦于深度睡眠之中。她闭着眼蜷缩进被窝,很想装作没听见。偏偏来人脾气不小。按门铃没人搭理,便开始砸门,制造出翻倍噪音。
    林晚捂住耳朵大喊:“家里没人你别敲了!”
    也不知道那人听没听到,反正没停下,继续‘砰砰砰’、‘砰砰砰’的,比打鼓还来劲。
    这觉没法睡了。林晚忍无可忍地下床,光着脚丫便啪嗒啪嗒跑下来,“到底谁啊?大半夜的有事不能等到天亮再说?”
    即将拧开门把手的瞬间,危险意识让她停下动作。林晚抓抓鸡窝头,将眼睛凑上猫眼:“陆淮?还是……”
    奇怪,怎么黑糊糊的?
    正想着猫眼是不是没开盖,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一晃而过。林晚心里有点毛毛的,低声问:“有、有人吗?”
    “开门。”
    猫眼对面再次晃动,鲜红的血丝与稀疏的下睫毛出现在视线之内。
    林晚猛然意识到猫眼在正常运作,只是有人……也在透过猫眼往里看,所以她刚才看到的是对方的……
    轰隆——
    汗毛从头炸到脚,她一屁股跌坐在冰凉地面上。
    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胸口紧绷,没有办法呼吸,而对方还在粗声粗气催促开门。
    厚重门扉咣当咣当地动,仿佛时刻会倒下。林晚手脚并用地爬起来,以最快速度打开所有灯,将房屋照得亮堂。然后打电话报警,言简意赅将地址和情况报上,同时拐进厨房抄起菜刀。
    叩叩。
    耳边的窗户忽然传来动静。
    林晚慢慢地、慢慢地,犹如卡顿的ppt般慢慢转过头去,隔着玻璃与陌生男人四眼相对。
    是一个比林父年轻的男人。脑袋肿胀但面部中心稍稍凹陷,外星人似的五官挤成一团,不知在咀嚼着什么,鲜红的液体不断从嘴角流出。他穿着宽松的黑色工装外套和裤子,表情呆滞,眼珠子贴着眼眶转了一圈,稳稳地盯准她,随即大大扬起嘴角,发出尖锐渗人的笑声。
    “是你。”
    “你就是姓乔的女儿。”他举起长管状的东西,狠狠地砸下玻璃,并嘻嘻笑道:“是你是你就是你,害我们乔乔难过的就是你。”
    原来是个为女主生为女主死为女主哐哐闯私宅的神经病。
    厨房离大门不过二十米,小区内别墅与别墅之间的距离少说要走个十七八分钟,出门无异于自投罗网。
    林晚冲着电话喊‘麻烦先打电话通知龙景小区物业管理’,扭头冲上楼反锁房门,旋即推来桌椅抵住门。
    窗户破碎的声响隐隐约约,几分钟后,男人愉悦地哼唱声缓缓逼近。
    林晚拎着菜刀躲到窗户边。已经来不及用被单做绳子,实在走投无路她只能跳楼赌一把。
    男人的脚步停在门前。此时本该是最紧张的时刻,以林晚看惊悚片的经验,女主该双手颤抖举刀对准门,瞪大眼睛不放过丝毫动静。但不知怎的,她抽出一只手来给陆淮打电话。
    也许是陆淮也把她给宠坏了。
    无论是伤心落寞还是不知所措,在最需要的时候,陆淮总像幽灵般神奇出现。淡定自若地带她去吃东西,或是拦截住他人的巴掌和辱骂,他和她不一样。他从来不慌也不乱,似乎天塌下来也比不过犯困事大。
    “嘟……”
    “嘟……”
    “嘟……”
    门外神经病一下一下敲击着把手,也一下一下打在林晚的小心脏上。
    林晚满脑子挤着乱七八糟的想法,上一秒是‘我年纪轻轻还没去过夏威夷享受难道就要死了吗?’,下一秒是‘跳楼和被神经病摧残两种下场哪个看起来比较体面符合高冷女总裁的气质?’。
    电话仍未接通。
    “丑八怪陆淮不接老板电话。”
    “明天就开除你。”
    眼看着房门即将打开,林晚急得跳脚:“再不接电话连车都要收回来!!”
    仿佛一个世纪过去,手机里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喂……”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你们真情实感的讨论!!
    陆淮来救驾!!!!
    陆淮:在路上,二十分钟到,你撑一下【十二点更新下一章】
    感恩投雷我会继续努力的:
    左灯扔了2个地雷
    柚扔了1个地雷
    喝茶的鱼扔了1个地雷
    狗仙铁锤扔了1个地雷
    司马娇焦扔了1个地雷
    第32章 心动
    今天是陆淮的生日。
    那群好久不见的狐朋狗友坐等近两个小时,终于等到他访谈结束,声称生日派对老早准备完毕,只等正主大驾光临。接着一排排豪车一个个纨绔众心捧月似的,忙不迭带陆淮来到娱乐场所。
    现在陆淮正背靠栏杆,玩味地瞧着他们群魔乱舞。
    以他所在的方向看去,五彩斑斓的光晕大大小小,正在包厢中来回飘荡。它们巧妙地遮盖住男女之间秘密的肢体接触,遮盖住口水喷溅的嘴,遮盖住贪婪而愚蠢的笑容,虚伪的精英姿态,做作的羞怯,和所有的虚情假意。
    人人面容扭曲,像是被装在玻璃笼子里狂欢的老鼠。他们喝了酒,唱了歌,面目通红理智全无,夸张的肢体动作与肆无忌惮的狂言既可笑又可爱。
    陆淮抽了口烟,不由得想起林晚。
    她不会装模作样,也学不好伪装,指甲盖大小的情绪都摆在脸上。喜怒哀乐坦坦荡荡,没有丁点阴暗的部分,也没有正常成年人该有的戒备心。她像个从未被教育过‘不要轻信陌生人’、‘世界上有很多坏人’的孩子,对他的接近毫无知觉。
    陆淮驯养过很多很多野外的猫,对付猫的第一步永远是刷存在感,反复出现在它的视线范围内。
    绝大多数的动物会对熟悉的人降低防线,然后你开始靠近。要耐心地放慢脚步,关注它的反应,在它允许的范围内逐步接近。
    你会发现它开始习惯你、依赖你,定时定点地出现在约定好的场所,乖巧等待着你的投喂。
    陆淮很喜欢这种乖乖的猫,但……
    “陆淮!”
    狐朋狗友的呼唤骤然打散他的思绪。
    “你个寿星怎么还躲起来了?”
    “来来来我先敬一杯。”
    “好歹来个九杯是吧?”
    他们群聚而来,簇拥着他而走。有人拍拍沙发让他坐,有人忙着倒酒递杯。
    说话炒气氛是艺术活,奉承拍马屁也是技术活,有的是人争着抢着当。陆淮只管挂笑,什么妖魔鬼怪的招数照单全收。
    </div>
    </div>
上一章
返回

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