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第44节

    要是他抽手不管,她又该怎么安然无恙地活下去?
    陆淮驯养过无数只猫,从陌生到蓄意接近,最终归于陌路。无论使尽多少手段,猫有猫的脾气,猫有猫的秘密,它乖巧等待你的投喂,舔你的手指用脑袋蹭你的手心,但它还会偷偷对别人摇摇尾巴喵喵甜叫。
    人能怎样?
    除非把人关起来,成为她的世界把控她的思想,从小到大一点一点驯养成非他不可的模样。这是违法行为。再说人从屋子里逃出去,跌入五光十色的世界,沾染到好的坏的别人的气息,照样不再单属于他。
    最初的林晚像是街道边新来的猫,柔软毛发脏兮兮,哭得好看又很乖,像刚被抛弃的家猫,流落在外受尽欺负,找不到新主人撒娇诉苦。
    这份吸引力正中红心。
    陆淮便是走过马路穿过人流停在她面前,用食物用温暖将小奶猫哄骗回家的人。
    将脏猫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给她搭个窝,任由她在身上踩来走去。他没有企图,没有多少期望,认定她像别的所有猫一样,迟早会离开。
    但林晚没有。
    她主动把详细的行程告诉他,把内心真实的想法告诉他,渐渐把他摆到第一位。大事小事要叫他,遇到危险想到他,脱离危险依旧枕着他的体温才能安睡,甚至为芝麻大点伤口哇哇大哭。
    而他不嫌她麻烦,不烦她爱哭,愿意纵容她端金主架子,必要时也愿意宠宠她哄哄她。
    多好。
    天打雷劈的一对。
    陆淮漫不经心地揉弄着手中的耳垂,静静看着她,既想碰碰她精致的眉眼,又想摸摸她肉乎乎的脸蛋。他坐起来,旋即俯下身去,浅淡的亲吻落在她额发间。
    再往下落在薄薄的眼皮上。
    ——
    陆淮不入流的‘朋友’多如繁星,真正聊得上的只有容礼和乔司南。
    前者黄金段位斯文败类,后者是出了名的不良货。同在商场有人装翩翩君子,有人肆无忌惮放飞自我,为数不多的共同点是人模狗样。
    这么两位抢眼人物清晨光顾医院,值班小护士们精神为之一振,热情似火地将他们引去陆淮的病房。顺便将见者落泪闻者伤心的都市虐恋详解一番,权当做刷存在感的话题。
    “有句话叫祸害遗千年。”乔司南穿着黑色西装,一手插在裤兜里,用脚尖顶开门:“意思就是世界末日七十五亿人口死绝,你陆淮至少排七十五亿零一个。”
    容礼但笑不语。
    陆淮眼也不抬地让他们小声点。
    俩人进门便瞧见陆淮靠在左半边床上玩贪吃蛇,身上半根管子都没有。
    另半张床上躺着个人,身形不大,脑袋大多藏在被子里,仅仅露出小半张侧脸和海藻般蜷曲的发丝。想必是‘虐恋’故事中的女主担当。
    乔司南靠在对面病床上,点燃嘴角咬着的烟,“光额头那屁大点缝还能住上院?有没有别的伤露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似乎美梦被扰,虐恋女主小幅度地动了动,呢喃两下陆淮的名字。
    眼看着陆淮伸手揉揉虐恋女主的小脑袋,还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脸庞。乔司南敢以过来人的身份对天发誓:陆淮额头的疤不是事,但脑子问题不小,十有八|九智障晚期,治病得趁早。
    当年他追陈小姐可没少被陆淮笑话,如今情势逆转,乔司南正想抓住把柄狠狠数落陆淮,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好像是林晚的声?
    定睛一看还真是。
    乔乔不认识衣冠禽兽这个词,对陆淮一往情深也就罢了。他了解陆淮反社会的择偶标准,像乔乔这种‘完成品’压根不是陆淮的菜,不必担心。
    但林晚又是怎么回事?
    上回电话里他还特地提醒林晚远离危险分子,怎么转头两人躺一张病床上去了?
    这得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责任全是陆淮的。
    乔司南猛然碾灭烟头,语气低沉而凶险,“姓陆的你他妈专挑我妹下手?还没病装病在我妹面前摆苦肉计?”
    林晚又皱了皱眉。
    她睡眠浅,稍有声响便会惊醒,这点陆淮有所体验。他拉了拉被子,又伸手盖住她耳朵,不紧不慢地回答:“我再不来医院,有人要哭晕过去。”
    瞧瞧这得瑟的狗样。
    “敢拿我妹找乐趣试试?”乔司南舔了舔后槽牙,“别以为她没改姓乔就没人撑腰。出院记得发通知,我立马再送你进来玩玩。”
    外人不知深浅,误以为陆淮风流浪荡,甚至不少女孩崇拜他的洒脱。人人道乔司南和容礼深不可测,但他俩知道他才是真正无可救药的坏家伙。
    陆淮快烂入骨子里了,谁都弄不清楚他心里琢磨什么。
    想陆家老爷子费尽心血培养孙辈,意图用所有人脉和资源将孙子推到最高的位置。陆淮六岁便被看中,未来走上政路平步青云已是妥妥的事,他仗着资质得意忘形,最终被老爷子放弃,被赶回家。
    众星捧月的小少爷地位一落百丈,聪明人混圈子都知道不带陆淮。
    他无所谓,继续为所欲为,打架逃课打游戏,除了玩女孩几乎把坏事干尽。陆家爸妈有够能耐的,守着这么个没出息的浪荡子,硬是咬牙没生二胎。
    大伙儿左看右看这陆家大半江山到底要落陆淮手里,陆淮又考上重点大学,想来脑袋瓜子有点料。于是个个回头称兄道弟,谁知道陆淮心血来潮玩退学,一头扎进画室声称为梦想举起画笔,差点没把刻板的陆老爸陆司令气出心脏病。
    陆司令铁心将陆淮赶出家门那段时间,陆淮身旁兄弟散的一个不剩。大半还带回踩的,有事没事便开着豪车搂着女人在画室窗边问:陆淮你那梦想实现的怎么样?没钱可以求兄弟救济救济,别不好意思开口。
    陆淮笑得比他们更阴。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陆淮第一本漫画在网络连载人气爆棚,听说要出实体书。实体书连出三四部,听说得奖了,听说要翻拍,又听说父子俩重归于好。
    胆子大的‘兄弟’再次提着烟酒古董上门,低声下气给陆淮认错,希望兄弟情义重归于好。
    正常人当然不答应。
    所以陆淮不正常。
    他就是这样,要是有人要求她专心做某事,她马上会失去兴趣。越是别人避之不及的人事物,他越来劲儿。
    他继续和狐朋狗友来往,时不时给点甜头,他乐意拿苹果吊着驴,慢悠悠瞧着他们装孙子抱大腿。陆淮不是喜欢被捧着,而是喜欢人家讨厌他却迫于无奈捧着他的姿态,喜欢看别人摆出虚伪的嘴脸说着违心的话语。
    这份爱好连容礼都自叹不如。
    掐指一算陆淮在漫画这条道上走了七八年,是时候叛逆期复发,寻找新乐趣新挑战去了。陆淮投入快抽身也快,和他谈感情无异于与虎谋皮,乔司南可不想自家妹妹被耍得团团转。
    他郑重警告道:“你碰林晚我真和你玩完。”
    常年装老好人的容礼也好心告诫:“不是所有人都经得起你捉弄。”
    陆·劣迹斑斑·淮很淡定:“我准备谈恋爱了。”
    容礼:“和谁?”
    陆淮勾起唇角。
    乔司南:“……草。”
    ——
    “陆淮发神经了。”
    病房外,乔司南将烟头丢入垃圾桶,“我得找个脑科医生去。”
    容礼淡笑:“找谁来都没用,你还不知道他?事情要么按他的意思来,要么他折磨你折磨所有人。”
    乔司南郁闷的摸一把圆寸头,“嘿当初我怎么没把他弄死来着?”
    容礼只管礼貌性微笑。
    大学时代三人同寝,乔司南同志当兵半路被亲爹绊倒,赶出军营丢进学校,浑身戾气大得很,两只眼睛一张嘴上写满‘老子火气大’几个大字。
    陆淮倒是一如既往地散散漫漫,吃了上顿忘下顿的样儿,成天左脚黑袜子右脚白袜子在校园里乱逛,身边全是这只那只猫。
    光看身材和武力值上,乔司南应该远胜于陆淮。谁知道他怎么进的陆淮邪教,瞬间从暴躁退伍兵进化为乖张孙猴子,上跳下窜无法无天。
    所以说陆淮对付人很有一套,他能剖开黑的挖出白的,也能掰开白的瞧见黑的。谁和他呆一起都会不知不觉按照他的步调走。
    假如容礼是个好人,应该现在,马上,立刻掉头找机会告诉林晚小姐:你被很麻烦的人物盯上了。
    但他只是个与陆淮狼狈为奸的坏人,因而淡然转开话题:“你爸怎么样?”
    “估计这两天的事。”
    “撑不住了?”
    “难。”乔司南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这辈子最要面子,这时候还在意自己出丑成大众笑料的事,一口气噎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的,日子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家底吃住了么?”
    “你说呢?”
    两只小狐狸彼此心里有数。
    眼尖瞥见个熟悉的背影,乔司南留下句‘有事我先走了’便快步追上去,果然在转角追上乔母。
    “妈你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乔母清嗓子:“不会用成语就少用,谁用鬼鬼祟祟四个字形容亲妈的?”
    “你可不就鬼鬼祟祟么?”
    乔司南一手勾住她肩膀,“来偷看林晚?”
    乔母不语。
    “她没事,陪陆淮住院来的。”
    “她到底……”
    乔母欲言又止,“到底出什么事?”
    昨晚动静可不小。
    “有个男的半夜闯门,人被陆淮打了一顿,还躺在病床上没醒。”乔司南拍拍小妇人的肩膀,“看看你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多危险,差点死了都——”
    “胡说八道!”
    乔母瞪了他一眼。
    “你说起话来可比我狠,句句扎心,人家心都被你伤透了,没空在乎我说什么。”乔司南挑挑眉,“要不乔女士考虑去道个歉?你提着水果篮子去看看陆淮,只要你厚脸皮,人小辈肯定不敢赶你出去。”
    “有完没完了?”
    乔母拿自家儿子完全没办法。
    板起脸来凶得要人命,活像刽子手投胎转世似的。有时又死皮赖脸笑嘻嘻的,说起话来没大没小。
    “实话跟你说吧。”
    他边走边说道:“别老觉得只有乔乔委屈,她是被宠坏了才受不得丁点波折。你再这么纵容下去迟早疾世愤俗,感觉全世界都对不起她。阿标给你的资料你肯定没看,不然我真不信你做事这么不公平。”
    乔母眼皮跳了跳,“她、她不是挺好的?”
    </div>
    </div>
上一章
返回

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