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第49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小小年纪想法挺多。”
    乔司南有点乐,单手划开烟壳,老道地摇两下,抽签似的抖出一截长烟。半路想起自个伟大的哥哥形象,亡羊补牢式劝慰:“少抽点,不然你会发现生活还能更不易。”
    林晚伸手要拿,从天而降一只手抢先夺过整包烟。
    她转过头,陆淮嘴角咬住一根烟,不紧不慢将剩余的塞入口袋,“谢谢乔总。”
    兄妹两个都对陆淮的神出鬼没习惯成自然,表情没有任何变动。林晚扯着他的口袋,“快上交组织。”
    陆淮捂着口袋躲闪,同时朝乔司南勾勾手指:“打火机。”
    林晚:“别给他。”
    乔司南摸打火机的手一顿。
    抢不到烟的林晚扭头问:“还有烟不?”
    “有。”
    陆淮:“给她揍你。”
    乔司南摸备用烟的手又是一顿。
    我的兄弟死皮赖脸泡了我妹还抱团在我面前秀恩爱,欺负我老婆不在场。
    日。
    乔司南认真觉得他还是一个人静静抽烟比较实在。
    “乔乔还没联系上?”
    秘书大叔说,乔乔从昨晚开始失联,至今不知下落,明事人都猜到她在赌气中。
    “会找到的。”
    乔司南绝口不提狂热粉事件,只道:“爸那边的习俗是人没了先守灵三天,再火化下坟,关键场合你得到场。”
    这趟走了不就默认成乔家女了?
    林晚有些犹豫:“不太合适吧。”
    “圈内圈外都知道你的身份,再不来让别人怎么说?”乔司南轻易瞧出她的顾及:“怕什么?走这一趟你爱姓林姓林,愿意姓乔就姓乔,就算顶着林晚的名字享受乔晚的待遇,有谁敢多说一句?”
    “……”
    “真没做生意的脑袋。”
    “请您消音吧乔总。”
    林晚龇牙。
    乔司南还想赶走陆淮,给不太亲近的妹妹科普一下‘好男人和狗男人的区分秘诀’。猝不及防病房传来动乱。
    起初是嘀嘀嘀乱叫的警报,频率细密声响刺耳,持续不到几秒钟,七嘴八舌的声音随之响起。最后长长的嘀声划破长空,哭泣声渐渐有了。
    有个人他的一生就这么走到尽头,再也没有以后。
    林晚与乔司南同时陷入沉默。
    ——
    乔治华去世第二天,林晚戴上黑纱臂章。
    陆淮从被窝中探出毛茸茸的半个脑袋:“去乔家?”
    “今天是最后一天守灵。”林晚边整理发型边说:“晚上应该不回来,你自己买点吃的。或者想吃什么告诉张助理,让她帮忙买。”
    “我也去。”
    林晚丈二摸不着头脑,“你去干什么?”
    “帮你撑场子。”
    “帮你纳威助喊。”
    陆淮慢吞吞地坐起来:“我对林总忠心耿耿。”
    贫嘴。
    “这次不吵架也不打架。”林晚心情稍稍好了点,“又不是我舔着脸去蹭热度,这次乔司南保证不会扯到我的。再说谁敢在乔……叔叔的灵堂上闹事,不自找麻烦么?”
    提及乔治华时走了神,口红划出唇线,犹如殷红的血。
    林晚抽张纸巾抹去多余的部分,余光捕捉到陆淮的身影。
    医院的vip系统非同小可,光有钱还真没用,亏乔司南的面子和手中的股份,林晚荣幸升级为vip中的vip。
    林晚不太清楚漫画家朋友们是不是都有如此奇怪的癖好,例如看蚂蚁玩贪吃蛇住穷病房之类的。反正陆淮喜欢现在的病房,美其名曰激发创作灵感,死活不愿意感受vip房的快乐,闹得她成天睡狭小的病床。
    还有这冷冰冰的卫生间,充满鬼片必备的阴森。
    白天还好,天黑之后林晚上厕所老觉得毛骨悚然,要么拖来陆淮站在门口等她洗漱,要么找话题瞎聊天,以此安慰自己才行。
    “你……要上厕所?”林晚瞅着他。
    “刷牙。”
    陆淮平时可没这么早起。
    林晚不由得问:“非要去?”
    陆淮贴在门边上点头:“要去。”
    搞不明白。
    不过乔父原先似乎生于南方乡镇结合部,一朝崛起,连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共同脱贫进富。乔司南说过这些亲戚没个好对付的,全铆足劲儿打探消息,生怕乔司南当家做主后不顾长辈之间的情谊,痛下杀手。
    乔家母女俩是出了名的清闲,从不涉及生意场。到时候乔司南忙得团团转,这帮人准得盯上她。
    这么一想,带上陆淮也能以防万一。更何况陆淮坚持要做的事情从未放弃过。
    千思百转全在刹那之间,林晚偏头打量陆淮:“去灵堂要穿黑,你有黑色的西装?”
    陆淮伸出挂着西装三件套的手臂。
    感情都准备好了。
    林晚比划出一个数字:“十分钟。”
    他只用五分钟便走出卫生间。
    不得不说西装和黑色都很适合陆淮,白色的衬衫顶端纽扣没有系上,领带松松垮垮地绕过脖子挂着,男性成熟的喉结在薄薄的一层肌肤下滚动。
    柔软如海藻般的头发打着小卷儿,额前碎发长得太长,左右分开两拨,便显出浓而锋利的两道眉毛,犹如出鞘的刀剑般,抬眉降稍皆充满一种不可一世的傲慢气质。
    好像突然多了几分冷戾。
    仅仅因为撩起刘海,面红齿白新鲜可口的小白脸似乎变成攻击力十足的男人了,林晚对这个反差有点不适。
    但他在她面前弯下腰,依旧睡不醒似的。
    “领带不会。”
    他倦倦的问:“你会么?”
    唔……
    好像又有点变回原来的小白脸了。
    林晚稀里糊涂地上手帮他系领带,视线不知不觉锁定在他分明的喉结上。察觉到思想不受控制往成人故事滑去,林晚又连忙紧紧抿起唇,暗咬舌头保持清醒。
    陆淮却临时起意地凑近,柔软唇角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嘴角。
    林晚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终于反应到刚才发生了什么,顿时惊吓过度,像只从胡子炸毛到尾巴稍的猫,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干嘛!!!!”
    “大白天的你你你你你你你……”
    “你最近有点太动手动脚了点!”
    “我们包养协议里没说可以这样知道吗?”
    陆淮歪头:“也没说不可以。”
    是的哦。
    说得好有道理哦。
    呸。
    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又顶嘴!”
    林总她威武霸气:“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再乱来我开除你!!”
    小白脸他乖乖认错:“对不起我错了。”
    林晚扭头就走。
    陆淮慢悠悠补上一句:但我还敢。
    ——
    要不是时机不对,林晚绝对要让陆淮写他个十万八千字检讨,以免他永远得了便宜还卖乖,想一出是一出的乱来。
    像长不大的小孩似的。
    林晚也想恶狠狠地揪住他的耳朵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包养是什么意思?
    经常单独相处和聊天吃饭不算什么,她可以把他当做朋友对待。
    也许是朋友以上恋人以下、比较舒服又不需要投入太多的关系,不用担心变心和背叛,因为仅仅是……要好的朋友而已。
    牵手拥抱和亲吻是不在这个范围内的。
    她想问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把她当做什么,但想来想去始终难以启齿。
    问这种问题……
    简直是在说:陆淮先生,你的举动让我觉得很困扰,请你不要再这样下去,或是坦白你的想法,让我心里有数。
    为什么会困扰?
    </div>
    </div>
上一章
返回

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