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第52节

    经过化妆的遗体静静躺在棺材之中,犹如笨重的沉睡的熊。工作人员对尸体习以为常,不带感情地移开棺盖,将点点鲜花装点于周遭。
    生与死刹那间形成鲜明对比。
    “大家闭上眼,麻烦子女跪一下。”
    工作人员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趁现在说。”
    众人齐刷刷地垂下头颅。
    饶是不可一世的乔司南,此时也默不作声地跪下去。乔乔瞥了一眼林晚,有不少人都看着林晚将如何自处。
    林晚同样跪下去。
    膝盖敲击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细细的,却落在心头。
    就像吃蛋糕前要唱生日快乐,火化前的告别同样让人觉得别扭,似乎过分盛大郑重,显得人很蠢。
    但当你唱起歌来,面上多半带笑;当你跪下去,鸡皮疙瘩自动窜起。
    死者的眉眼音容迅速划过眼前,最终变成一具尸体,这件事会让你很难过。
    所有好的坏的烟消云散,你知道和死人较劲是没有意义的。
    无论他是善良的丑恶的、无私的自私的,他已经退场,再怎么拼命地拽,也拽不住。他将渐渐地淡出生活,在回忆中蜷缩,或许直到某个清明节让你戛然想起:
    这个人曾经活着。
    啜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像丧钟一般沉重。有人咽下一口酸涩,有人难以忍受,用袖口抹抹额角。林晚睁开眼时,那位半头白发的二姑姑哭得撕心裂肺,真假难辨。
    林晚合了合眼。
    工作人员将死去的乔治华抬出来,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旋即推进火化炉。当艳红火光张开血盆大口时,乔母转身靠在儿子的肩头。
    乔司南一手轻轻拍着母亲的背,一手揽着乔乔,旋即又伸手揉揉林晚的脑袋。从今往后他便是家中唯一的男人,既拥有权力,也承担着责任。
    ——
    乔司南没答应父亲故乡流传的山葬,而将昂贵的骨灰盒安置在山水相依、环境清幽的墓园之中。
    冬日的阳光虚虚的,抵不住低温与风的寒意。林晚裹紧外套,心想身边有人死掉的感觉,实在是太沉重了。
    以至于想到未来要面对更多这样的事情,想到就开始压抑。
    陆淮因为身份不适合,并没有进入墓园。约好在门口等,但林晚走出门时左右瞧不见人,还得给他打电话。
    “你在哪?”
    林晚道:“我们要走了。”
    陆淮说他等得无聊已经走了。
    “每天乱跑。”
    林晚不轻不重地说他一句,不知怎的心里头闷闷的。
    好像她急着想分享所有的心情,回过头去,那个无时无刻等候在身后的家伙却不在。
    但口上很平常地问:“你回医院还是回家?”
    陆淮意味深长地咬着字,“回家。”
    “别去三十一楼那个家。”林晚往停车场走,“去龙景小区,但是我不知道张助理有没有把你画室里的东西带过去……”
    因为不想让太多人参与,这次出门连张助理都没带。来时是陆淮开的车,不过林晚已经在包里摸到车钥匙,顿时觉得陆淮蓄谋已久,嫌葬礼无聊早早跑路。
    简直胆大包天。
    又走进几步,林晚不经意抬起头,发现站在车边的陆淮。
    穿黑呢大衣黑西装的高个男人,左手拿这个云朵似的棉花糖,像足了不怀好意的人贩子,准备用食物诱拐小孩。
    林晚诧异:“你不是说走了么?”
    陆淮答非所问:“要跑过来吗?”
    “……为什么要跑?”
    “漫画里都是这样的。”
    林晚:……
    还真忘了你是个少女漫画家来着。
    跑是不会跑的,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撒腿开跑。林晚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站定,挂了电话。
    陆淮又张开两条长胳膊。
    林晚不明所以,“干什么?”
    “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陆淮说:“感觉在说,再不抱抱我就要哭了。”
    “我才没有。”
    林晚矢口否认。
    陆淮继续保持姿势:“那抱吗?”
    林晚犹豫了整整二十秒钟。
    要知道来送葬的人们多数都有车,而墓园只有这一个停车场,说明他们正成群结队往这边来。
    而她是个年轻女总裁,还算半个演员,已经因公开场合与陆淮过分亲密,接连几次上了热搜。外界对‘朋友’这个定义充满怀疑,更热衷于讨论究竟是编剧潜规则女演员,还是女企业家潜规则漫画家。
    在亲生父亲去世的紧要关头,再惹出绯闻,对双方都百害而无一利。
    但……
    林晚抬头对上陆淮黑沉难辨的眼。
    又低下头,看了眼尖尖的高跟鞋,感受到脚后跟被磨破的水泡在隐隐作痛。
    “要抱。”
    她闷声闷气地说:“两分钟就行。”
    “好。”
    陆淮将个头小小的林晚搂入怀中,低头将下巴贴在她的脑袋上。
    大衣之下,林晚也缓缓将手臂绕到他背后,但无意间触及精实的腰部,十根手指立即不自然地退开。
    陆淮好像又用了点力气,粗糙质感的手掌贴在她的后脖颈边上,仿佛随时能掐断它似的。这么想着,林晚微微打了个寒噤,下一秒又觉得周遭漫天黑地全是陆淮的味道。
    淡淡的、温暖的烟草味。
    她终于从中汲取到一点点的胆量和一点点的贪心,又将手臂环上去。
    “开始计时了。”陆淮说。
    “嗯。”
    她紧紧地、紧紧地抱着他,这个瞬间也不太明白。
    她究竟又把他当成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爷爷的形象信念涉及男人必看的《教父》三部曲,要不是政策关系,我超想写富有魅力的黑道坏蛋的传奇一生,最后死掉,但我姐说没人会看这种东西……
    以及:我日万结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结束了我还活着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要日六我可以日六我可以……的吧?!【更新太猛以至于这两天卡文卡到我怀疑人生,我现在甚至先龟速手写,再打成字,真是太刻苦了,刻苦从不用再学习上系列】
    感恩支持:
    齐人伐我北鄙扔了1个地雷
    齐人伐我北鄙扔了1个手榴弹
    齐人伐我北鄙扔了1个手榴弹
    左灯扔了1个地雷
    灵蓝倪梦扔了1个地雷
    第35章 林总恋爱吗?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兄弟抱着我妹当众秀恩爱。
    啧啧。
    乔司南单手抛着硬币,眼角余光瞧着那死死黏在一块儿的俩人,很有辣手摧花的冲动。
    这兄弟是该清炒还是红烧?
    麻辣狗头更好吃?
    弄得跟真的似的,这让他很难办。
    前来慰问的大牌女友发现乔司南心不在焉,循着目光看到相拥的小情侣,随即抬抬眉梢:“怎么?又碍到你这妹控的眼了?”
    乔司南煞有介事地点头。
    “瘸腿猪拱了家里漂漂亮亮的大圆白菜,愁。”
    “七八年兄弟成瘸腿的猪?”
    “兄弟和妹夫可不是一码事。”
    陆淮这人和赌博似的,闲来无事玩两把,有益身心。过度沉迷不是好事,指不定什么输的倾家荡产。
    不是没有小姑娘爱他到要死要活,以为他为梦想追逐漫画才变得如此颓废慵懒,想偷电瓶车养他,想把全身心送给他,还上跳下窜闹自杀。
    陆淮无动于衷。
    那时候容礼笑眯眯地说,多可爱一小姑娘,三天两头玩浪漫送温暖,有耐心有花样,长相身材也不错。
    陆淮眼都不抬地玩着游戏机,嘴皮子一掀便是:自我感动没意思。
    看看。
    一个对人太老练的家伙,哪门子情爱能沾上他?
    谁知道这次是玩玩还是走心?
    </div>
    </div>
上一章
返回

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