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藏匿喜欢

第4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发生了那些事情后,在高三最紧要的关头,晏栖自暴自弃地接受各种表白,没有一个长久,也使得老师苦口婆心找她谈心,意思都是虽然她成绩不错,但也不能在高考前分心……
    七七。傅之屿抬手敲了下车窗,晏栖这才从回忆里抽离。
    摇下车窗,傅之屿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间,男人寡淡的眼神好像一下子温柔了起来,他说:“我们回家了。”
    晏栖的心飘忽了一瞬,一点一点沉溺在他盛满月光的眼眸里。
    随后又自嘲一笑,想来是魔怔了,她怎么可能从傅之屿眼里读出爱意?
    第4章 藏匿喜欢
    4
    摁下车窗,傅之屿感受着凉爽的晚风吹拂到车内,他直奔主题:“江城控股最近情况怎么样?”
    “股份发生了大额度的转移,但跌停停止了。”
    晏栖眯着眸子,很显然没想到傅之屿开的是免提,对话一清二楚地落进她耳朵里,想来傅之屿也真是不避嫌。
    “他还在去医院?”
    这个他指的应该是他大哥,傅湛。
    “据悉,人还是一个月定查一次,但已经停了药。”
    傅之屿眉骨微展:“行了,那边的情况多盯着点,其余的不用我交待,你知道该怎么做。”
    可能是她盯傅之屿的眼神太过于炙热,男人忽的扭过头时,晏栖假模假样拿起手机查看消息。
    没想到栗樱还真给她发了条:【叮咚叮咚!您的午夜快递到了。】
    她嗤笑一声:【怎么了?想我想的睡不着啊?】
    栗樱在pub内无聊的要命,发了个挤眉弄眼的表情:【明晚,我家,你懂的。】
    晏栖不放心,主动朝傅之屿问了句:“明天应该不会再有接风宴之类的吧?”
    傅之屿瞥见晏栖笑的开怀,便也放宽了心:“这东西一年顶多一年办一次,多了,谁都受不住。”
    说的挺真实,要是一个月和他们家七大姑八大姨聚一起,晏栖觉着用再好的护肤品,自己的脸都得笑僵。
    她顺口报备了一句:“我明晚去一趟栗樱家。”
    他自然不会干预晏栖正常的社交,如同模范丈夫,细心道:“几点回来告诉我一声。”
    “好。”晏栖也给那边“空巢老人”送去些许温暖:【我们家傅导同意了:)】
    她打字过去是下意识的,打完后才发现自己用的定语,显得独占欲很强……
    南都名区。
    偌大的房子,除了两人还住在里面,其他地方没一点儿生气。
    装修是偏都市的深灰,厨余用具无一例外都很新,原因还要归结于她拙劣的厨艺……
    除了下过几次意面,她好像就没有再向厨房踏足过半步,晏栖一直觉得,她天生不适合厨房这片战场。
    傅之屿解开袖扣,露出一截精瘦的小臂,他拉开冰箱门,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他今天托人带回来的食材。
    今晚这个接风宴,他和晏栖根本没怎么吃饱。
    晏栖是因为注重自己的名媛形象,硬凹“小鸟胃”,傅之屿则是和傅淮不对路,失了胃口。
    傅之屿挑选完食材,征询着她的意见:“饿吗?”
    晏栖正坐在毛茸茸的软垫上,目光逡巡着对家公司新推出的几款珠宝设计图片,被傅之屿这么一问,肚子咕咕叫了下,便脱口而出:“饿。”
    待到她关闭网页,听见厨房抽烟机的声音才反应过来,是傅之屿去亲自下厨了!!!
    她从来不知道傅之屿会做饭,也难以想象他的厨艺,一面觉得有人在家里投食的感觉还不错,一面又想着万一是下厨失败,她也多多少少得给男人点面子才行。
    事实证明,后者完全是她多余的脑补。傅之屿端上来的菜意外的合她的口味。
    油焖笋、基围虾、还有香喷喷的小酥肉…… 尽数是她爱吃的。
    光闻香味,似乎都将她饿到出窍的灵魂给拉了回来。
    满桌美食,晏栖却迟迟没动筷,傅之屿扬起语气问:“要不要我先给你试口毒?”
    晏栖见他吃了一筷子,才满脸涨红地吃了块小酥肉。
    呜呜呜,也太好吃了吧。
    明面上,晏栖觉得自己怎么能是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人?!
    暗暗唾弃了自己一会儿,她抿着唇不冷不淡地进行着赞美:“嗯,挺好吃的。”
    直到她两碗饭见底……
    并且从男人直勾勾的笑意里,晏栖认为再辩驳多少句都没有用,现在她在傅之屿心里,“可怜无助但能吃”的形象肯定比什么都要根深蒂固。
    “我吃饱了。”慢吞吞撂了筷,晏栖起身收拾好残局。
    说实话,之前她在家里有保姆照顾,骄纵起来,谁也治不住,结婚后,倒是要学着“贤妻良母”的模板了。
    在她看来,傅之屿这样的家庭出身能对烹饪精通算是非“常理”的事件。
    由此,晏栖也不吝啬她的夸赞:“傅导厨艺很好。”
    傅之屿气定神闲地站着,眼尾都勾着好看的弧度:“我曾经一个人生活过,习惯了。”
    她脖子一僵,并不理解傅之屿说的一番话背后隐藏的是什么,却看见了他眼底掠过的一层落寞。
    得天独厚的条件,优渥强大的家庭背景,前半生顺风顺水的傅之屿,怎么可能会流露出刚才的眼神?
    疑问卡在她嗓子眼里,但晏栖还是选择了闭口不问,毕竟她没有任何立场去打探傅之屿的心思。
    经过重聚的这几天,晏栖和傅之屿的状态潜力默化里达成了共识,在大事上逢场作戏,生活里相敬如宾,不算是“丧偶式婚姻”,倒更像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室友。
    傅之屿只余下床头的一盏暖色小灯,暖融融印在书页上,他对书本一向爱惜且有自己的癖好,所以一本书看完,总是崭新如初。晏栖和他完全相反,只要经手的书本,多翻多看的肯定得破,倒不像女孩子的做派。
    对比了一下,傅之屿才发现枕边人正在酣眠,长发遮住她小半的脸庞,秀挺的鼻子下,红唇嘟着,可能做了什么不好的梦。
    身下的被子因翻身的动作滑落到她脚踝,弓着的身子像煮熟的虾,在浅浅的呼吸下起伏。
    傅之屿掖好被子,见她没有惊动或转醒才摁灭了小灯起身。
    他浴袍整齐,不见一丝皱褶,在客厅伫立了会儿然后踱步到宽敞的阳台,修长的手指还捏着根烟和zippo的打火机。
    烟夹在食指和中指缝间没点燃,他烟瘾不重,只是偶尔的派遣物。
    稀疏的星星高悬在夜空,与月色的清辉交互,周遭空气因为气温的骤降愈发凉薄如霜。
    薄薄的一层睡衣布料贴在他身上,任由风鼓动,傅之屿还记得高中楼顶的天台上,劲风也是这般热烈,吹得他校服膨胀的像个气球。
    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母亲去世,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的亲人了。
    傅湛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傅淮则对他们两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这老狐狸的父亲即使成了公司架空的董事,也从来没放弃过对名利的争夺。
    烟雾弥散,也遮住了他眼底的浓重。
    把烟头掐灭,用洗手液洗散了烟味,傅之屿才重新回到主卧。
    晏栖转醒时刻,枕边早已空空如也。她手探到另一侧的床单,也是冷冰冰的,显然不是刚起床的状态。
    天气转凉,她从衣柜里挑了件驼色风衣披上,她向来爱美,为了美,大冬天露腿也是在所不惜的。哪怕在高中,肥大的校裤都被能被她改造的个性十足,说是无视校纪校规的典型也不为过。
    午休时刻,scarlett找她谈了话,除了叮嘱她要和席灿一方接触融洽,还顺便问了几句她生活上的事情。
    scarlett是公司出了名的女魔头,女人短发利落,眉骨深陷,问问题的时候还是一副扑克脸:“晏栖,你新婚不久,最近工作任务这么重,你丈夫能体谅你吧?”
    晏栖许是没想到scarlett会问出这么人性化的问题,摆了个无奈的手势:“您放心,他工作忙起来根本着不了家,倒不存在双方体谅不体谅的问题。”
    scarlett的扑克脸露出笑意:“这种情况要么就是两人一直相安无事,要么……”
    她没接着把话说完,晏栖却是品出其中各中含义,她和傅之屿本就是商业联姻,按理说没什么需要维护的感情,可她却顾虑重重。
    走出scarlett的办公室后,晏栖清空冒出来的错觉,假若旧情复燃,那才是见了鬼了。
    寒风嗖嗖,晏栖裹紧身上的风衣,一下了班就开车直奔栗樱的别墅。
    栗樱有两个哥哥,作为栗家最小的千金,自幼就是生活在金屋子里,这套别墅位于江城风水最好的地段,价格高昂,是老爷子在她成年之际送的成人礼。
    “摇晃的红酒杯——”栗樱在自家里,完全自嗨起来:“cheers!”
    晏栖品了一口酒,冷静地进行劝说:你别喝太多。
    “还是咱们家七七贴心~”栗樱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了过来,像极了新贵妃醉酒的架势。
    面对软糯糯的回应,晏栖毫不留情地毒舌回应:“不是,你上次喝酒,对着路边的狗讲了半宿,可怜的狗想跑,但似乎没能挣脱开你的魔爪。
    栗樱半醉半醒,耷拉下眼皮:“这么囧的事情你居然还记得。”
    晏栖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我毕生难忘。”
    “不行不行,我给你清除记忆。”
    江城第一名媛半夜喝醉和狗聊天,这事儿传出去,晏栖觉着栗樱不用在名媛圈里面混了。
    栗樱枕着她膝头,脸色酡红:你们d.mo是不近期是会谈合作?
    “什么都瞒不住消息通栗子啊。”晏栖被她枕的双腿发麻,既无奈又好笑。
    在晏栖面前,栗樱也顾不上什么形象,打了个酒嗝:“因为吧……我最近看上了一个小鲜肉,最近的代言接的就是你们的合作。”
    “席灿一?”晏栖有些别扭地说出这个名字,不是因为代言,她一向甚少关注这些。
    “奶狗系男友,我是真情实感的姐姐粉哦。”
    看栗樱一脸陶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晏栖也觉得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朦胧:“栗子,你这酒多少度啊?”
    栗樱抱着她大腿不撒手:“我没注意啊。”
    晏栖:“……”她本身就不胜酒力,要是度数再高一点,她都能直接能在这儿昏睡过去。
    “七七,七七?”栗樱耸动着她的肩膀:“你手机响了。”
    “谁啊?大晚上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晏栖的“不接”二字还未说出口,栗樱已经快她一步划开了接听键,朝着她说了声:“是你老公打来的。”
    今天依然是留言就随机发红包的一天,一直持续到第十章 哈,非洲人宝宝们应该也有中的概率,所以不要养肥啾咪
    </div>
    </div>
上一章
返回

藏匿喜欢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