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归墟老祖他一身正气

第4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状况逐步好转的楠艾虚弱地唤了声:“老祖......”
    老祖面上淡漠,并未理睬。
    “多谢老祖。”她诚意道谢,倘若他未及时出现,她许会死在自己手里。
    老祖这才冷声训话:“修炼岂能急于求成。所谓极阳便是阳之极致,于你而言一月方能汲取两次,你当饮水不成?”
    因方才灵力消耗而昏昏沉沉的楠艾,垂着叶片有些沮丧:“我想早日修成妖幻出人形,可以到处走动。”
    过会儿,意识渐渐模糊的她又低声喃道:“我答应过爷爷,有朝一日修成仙,去看看天外天,地中地,告诉他未曾见过的六界光景。”
    说完,楠艾好似气力用尽,垂落在他指间,昏睡了过去。
    将她内丹灵力稳定好后,老祖默看这株虚软趴在自己指上的艾草。他本该收手,指腹却不经意揉搓叶面,艾草的独特香味渐渐散了开来。
    不同于其他草类的清新味道,艾草作为药草,有股特殊的馨香。尤其夜间,这股馨香越发浓郁,却不刺鼻,只略微淡淡闻来,便能通畅鼻口,安神宁心。
    顿了半晌,老祖终是从指端缓缓导出仙力,一丝一缕的仙力如凝成线的白光,分散在各个茎杆旁,再贴着茎杆如水般没入其内。
    片刻后,原本黯淡的艾叶变得油亮,绿油油的茎杆更是粗壮了不少,更有破土而出的新生芽苗缓缓生长,翠嫩鲜绿。
    楠艾的精元丹早已炼成了妖丹,幻化人形也是迟早的事。只是她并不懂如何修炼,更不知如何将汲取的仙灵之气打通经络,一味地吸纳来充实内丹。最终造成灵力堵塞在叶脉,叶片剧增、内丹虚大,茎杆和根系却无法吸收灵力。
    她又一时心急无措,强行破开内丹灵力滋养根系,导致灵力失控溃散。
    他方才便是疏通她全身经络。此刻,他觉得自己有些多管闲事,竟会主动出手帮个小精怪修炼。许是见这株小艾草实在可怜却又顽强?
    老祖默想:总归当神仙还是有点慈悲心肠,既然将她带回来,也该救到底。
    楠艾下意识感应,壮大的真身叶片紧紧缠裹老祖手指,一抽一缩地,好似个正在舔舐蜜糖的婴孩。
    老祖未挣脱,由着她吸取指上残留的仙力。他控制了力量,不会像初次救她时将她给撑晕了。
    许是吃得开心,楠艾的叶身一会儿卷起来,一会儿又抖两下,活像个满足的小孩。
    老祖轻轻挣了挣手指,见她缠着不放,他道:“真是株贪心的艾草,不怕撑坏了?”
    昏睡中的楠艾竟似听懂他的话,缓缓松开了叶片,叶端又依依不舍地在他指头划拉两下。
    老祖松开手指,正要飞身上楼,恰见方才裹住他手指的艾叶撑展开来。足有他半巴掌大的叶面晕开青绿色的光,光色逐渐透明为莹白色,再慢慢收拢。
    老祖凝睛一瞧,莹白光正在拢聚成小小的人形轮廓!
    直到白光消散,只见一小人儿趴在叶面,正闭眼沉睡。
    老祖惊讶,这是精魄幻形?
    精怪修炼成妖,一般就可以真身直接幻出人形。鲜少在修炼成妖之前,精魄先幻形的。
    老祖坐在桌旁的椅上,几分趣味地端看叶面上的小人儿——约莫他巴掌大小,形体同常人无异,有五官四肢,头发皮肤。
    仔细瞧看,她脸蛋粉嫩似刚结出的蜜桃,双唇红润如沾露的花瓣。浑身肌肤通透白皙,无暇得宛若海底珍珠,莹润能滴水。
    老祖倏然怔住,却才后知后觉,她片缕未着......
    还是个妙龄少女的身量模样.....
    好在她趴着,双手遮掩了些部位。
    恰时,叶面一阵抖动,承受不住她的重量,叶子往一边斜歪了去,睡着的楠艾也跟着滚落下来。
    老祖眼疾手快,将她接在了手心。
    这下可好,女子身躯赤条条地躺在他掌中,遮无可遮,挡无可挡。
    那如玉般润透光滑、如珍珠般白皙莹亮的少女肌肤,一寸不落地,如数映入他眼帘。
    更无法规避的,是这身子柔软细腻的触感,毫不保留地清晰传至手心。
    老祖手臂顿僵,白净的脸上破天荒地晕出些不易见的淡红。
    他眉头蹙了蹙,微微别开视线。默思稍刻,指如刀刃,截断内裳一小段布料,施法做了件衣裳套住她身子。
    他外裳是仙力所幻,遂只得取内裳。
    老祖瞧了眼穿上衣裳的楠艾,眉头便蹙得更深:黑色的布料同她似乎不太搭配......
    不如明日让洛霜给她裁剪些女子的服饰。这般想来,他摘了片艾叶搁在石盆的泥土上,再将楠艾放置艾叶上。
    指尖稍稍撩开她颊边的发丝,他才起身飞回书房。
    ***
    精魄幻形的楠艾喜不自胜,每日都雀跃欢喜地催促姐弟两带她到归墟四处观赏玩耍。
    但她不能离开真身太久。
    第一次由于没有经验,洛霜和洛澄也是开心过头,直接捧着她就跑出去玩。结果中途两人慌慌张张跑回来,手里抱着晕得跟吃了迷药似的楠艾,软趴趴垂着脑袋,要死不活的样子。
    老祖下楼就一顿训,说楠艾只是精魄幻形,灵力不稳,隔一段时间需待在真身里。
    姐弟两这才吸取教训。往后每次带楠艾出去不超过一个时辰,若出远一些,就一人捧着石盆,一人捧着楠艾。
    其余时间,楠艾则靠躺在石盆泥的艾叶上,琢磨着怎么彻底让真身幻成人形。
    一日,她正思忖修炼的心得,听得脚步声临近,抬眼瞧去:来人身形魁梧高大,正是归墟的镇守副将——桀云。
    那条半仙半妖的蛟龙。
    这些日子洛霜带她去往归墟殿各处,她也认识了大家伙儿。桀云算是最为自来熟的,同她聊过些许。
    楠艾曾笑他修仙中途折了半,如今比起来,自己也是半斤八两,这不修妖折了半吗?
    “嘿!半仙。”楠艾打了声招呼。
    “哈!”桀云大步迈过去,坐在桌旁,浓眉大眼攒着笑:“妖精。”
    精不精,妖不妖的,妖精!他诚然没喊错。
    楠艾没好气瞥了他一眼:“你找老祖吗?他方才出去了。”
    “那我便在这儿先陪你聊聊?”
    “我要修炼,没空聊。”
    “怎的?修成妖啊?”桀云开着玩笑:“我瞧你这小不点模样还挺有意思,不如被老祖养一辈子好了。”
    楠艾不服气地站起身,拍拍胸口,豪言壮志:“我是有志气的精怪。听清楚了!我将来要修成仙,可不是半仙!”
    桀云顿时被她逗笑出声:“哈哈哈哈!那我拭目以待。”
    老祖回来时,就见楠艾站在桀云手心,两人相谈甚欢,一会儿拌嘴逗乐,一会儿又谈天说地,十分熟络的样子。
    而桀云更时不时用手帮她拨弄发丝,亦或亲昵地点点她肩膀。
    老祖默然看了良久......
    直到桀云发觉背脊冷飕飕,好似寒风刺体。他狐疑转过身——只见老祖正面无表情站在门前。
    视线相接,桀云不禁一个寒颤。
    幽暗的黑眸窥不到一丝光亮。这眼神,冷漠无温,凉得宛如归墟深底的海水......
    ***
    是夜,四下寂静无声,大堂的楠艾正沉睡。
    只见一团黑雾从三楼纵然飞下,停在石盆旁徘徊。片刻后,黑雾将石盆缓缓包裹。
    霎时,犹如一阵风卷过,那团黑雾裹着楠艾所在的石盆,径直飞入二楼书房。
    大堂木桌上已然空荡荡。
    第四章
    自从莫名其妙被带到二楼的书房,楠艾突然被隔绝一般。
    洛霜和洛澄不能上来二楼,楠艾在楼上隔着门板干叫也无济于事。渐渐,姐弟两来的次数愈少,即便来了,也是一个在楼上说话,两个在楼下说话,聊几句便离开。
    楠艾心有不服,嘴上却没胆反驳。
    这日,看着靠坐在木榻,一手搁在榻上矮木案几上,一手执书的老祖,气定神闲的模样。楠艾双臂环抱胸前,盘腿坐在案几上,气呼呼瞪过去。
    “有什么想说的?”老祖视线未移,仍在看书。
    楠艾话语在喉头滚过几个来回,愣是吞咽腹中。哪里敢提议,只怕说完,她连半妖都做不了,直接被他一挥袖,半截入土。
    老祖目光一转,落在她明明白白写满‘怨念’的脸上,问道:“你是对我有气?”
    楠艾努努嘴:“我哪敢。”
    “怪我将你放在书房?”
    楠艾哼了一声,扭头不看他。
    老祖将书册递过去,放在她面前:“你看看,能否看懂几个字?”
    楠艾斜眼,漫不经心瞥去,白纸黑字,一个不识。不知他作何问这话,她挑着眉几分不在意:“不懂又如何?我又不用看书。”
    老祖未言,手指蘸取杯盏中的茶水,在她面前的案几上写下两字。
    “这是你的名字。”
    楠艾愣了愣,好生新奇地盯着面前两字。她知道念自己的名字,但从未想过写出来是什么样子。
    她起身走过去,蹲下来,伸出小手,沿着字体摹临。但她不知比划顺序,描得有些乱,没多久字迹就干了,案几上水痕消散,空空如也。
    她急忙抬头,恳切望着他:“你再写写,我瞧瞧。”
    老祖将茶杯递过去:“你蘸些茶水,我教你。”
    楠艾兴致高昂地走到茶杯前,伸手蘸取茶水。朝他扬扬手,一脸期盼道:“好啦!”
    她笑起来眉眼弯弯,那神采熠熠的明眸似攒着晶光,甚是娇俏。
    老祖目光略在她脸庞停留一刹,便伸手轻轻握着她手腕:“你蹲下来。”
    楠艾依言蹲在案几上,随着他手指的指引在案几上缓缓写下自己的名字。
    见着自己写下的名字,她欢喜地笑起来,又跑去蘸茶水,趴在案几上,回想他教的笔画顺序,一次就写了出来。
    楠艾一连写了十几次才满足。又问他归墟如何写?洛霜和洛澄的名字怎么写?老祖一一教她。
    </div>
    </div>
上一章
返回

归墟老祖他一身正气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