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原来穿书是为了谈恋爱

第四章

    就在季云枫以零下温度终结车里话题之后,三人再度陷入沉默,约过二十分鐘便到达了连明鈺所居住的高级社区。
    司机在社区大门停下,连明鈺向季云枫及司机道谢后下车,等他们离开才从背包拿出手机,把稍早在医院时从季云喧手机里查到的门牌号调出来。
    「连先生您回来了!好久不见。」
    「您好,好久不见。」
    和他打招呼的是大门警卫,一个和蔼可亲的中年大叔。
    「请问需要帮忙吗?」他指着连明鈺身后的大行李箱。
    「不用的,谢谢你。」
    这警卫认得原身让连明鈺顿时有些紧张,怕自己表现不自然被看出端倪,但想要假装从容离开又不知道自己住的b栋在左边还右边?
    警卫倒是没觉得连明鈺不一样,见到他还站在原地,才想到有事要跟通知这位住户。
    「对了,连先生。这一週和您合作的家政张姨因为有事请假,所以您的信件都暂时由我们代收,请您过目一下。」他从后方文件柜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连明鈺,上面印着b栋3号12楼。
    连明鈺道谢后接过纸袋,警卫室的电话响起,对方向他点点头后便继续回岗位工作了。
    没了警卫的注意,连明鈺便慢慢拉着行李进到社区中庭,假意欣赏风景似地左右望了一下,在中庭喷水池的右边看到门口写着“b”的大楼。
    (3号12楼……)
    连明鈺进电梯看到要刷晶片才能按楼层又开始头大,他可不知道原身住家的晶片长怎样啊……
    他觉得他还是先找个旅馆饭店过一晚比较实际,把行李跟背包检查一下看到底还有什么资料线索,晶片的事他可以用遗失之类的理由补办,总比卡在这儿强。
    在他走出电梯时迎面正好走来两个男人,看到他的时候似乎很惊喜,其中一个语气欢快地叫住了他。
    「明鈺,你回来了?」
    「啊……呃,对啊,今天刚回来。」
    连明鈺露出一个尷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看着两人,心里想着这两位又是谁?直接叫自己的名字,该不会是和原身关係很好的朋友吧?
    眼前两个男人都长得挺好看,两人穿着一样的潮牌黑色运动衣和名牌运动鞋。叫住他的那一个男人身高和连明鈺差不多,留着像是韩国男团流行的浅棕色板栗头,体型有些清瘦,可能是刚运动完,脸颊有些红润,还有几撮汗湿的头发凌乱地贴着鬓边和额头,嘴角微微自然上扬,看起来很阳光开朗。
    另一个身高比他们高快一颗头,长相硬朗,留着俐落的圆寸头,体型较壮一点,笔挺的站姿像个军人,虽然有些沉默但脸上的微笑弱化了严肃的气质。
    「怎么没上楼,忘了带东西了?」阳光男孩问道。
    「我忘了晶片卡,没办法上楼。」
    「反正住同层,一起吧!」
    没等连明鈺回答,阳光男孩就把连明鈺转个方向往电梯口推,沉默男则顺手接过他的行李箱。
    电梯里。
    「这次回来多久?」
    「我工作辞了,会在国内找工作。」
    「啊?你不是做的挺顺手的吗?上个月你不是说你小阿姨还要升你当经理?」
    「……其实我比较想在国内工作,环境比较熟悉,所以拒绝了。」
    连明鈺心想等等回家得把手机聊天软体都仔细看看才行,不知道原身还跟这些朋友说了什么?
    他现在骑虎难下,只好见招拆招,能掰则掰,深深觉得十二楼好高啊……
    「这倒是,毕竟你之前也说都出社会了,不太想一直麻烦你小阿姨。」
    「嗯。」
    电梯到达十二楼,连明鈺才发现又来一个难题。
    这大楼一层两户,两户相对,住户大门用的是电子密码锁。
    面对门旁墙上的数字键,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拆弹小组准备拆炸弹一样,尤其身后还站着两位组员。
    短短几秒鐘他脑中瞬间闪过几种密码组合,最后他只能用目前在这世界比较熟悉的数字来碰运气,他想原主感觉傻傻的,应该不会用太复杂的密码,出生年月日是最简单最好记的。
    偷偷深呼吸一下,虽然后面两个人没有看着自己,但连明鈺还是忍住不让手颤抖,慢慢地输入原身的出生年月日。
    他紧张地屏住呼吸,就怕密码是错的惹来两位组员……不,邻居的怀疑。
    “滴”一声,密码锁上的绿灯亮起,连明鈺如释重负,他按下门把将门打开后回头对两人微笑道谢,他们将行李箱还给他后也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关上门开了灯,连明鈺背靠着门扶额大大地叹了口气,心想这一天太过艰难,先是出了车祸穿了书,然后遇到亲弟也穿了过来,接着要用书里的角色开始生活……
    悬疑又离奇。
    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环顾室内格局,几坪他说不出来但目测挺大,三房两厅,装潢简约却令人感到温暖。
    情绪紧绷了一整天,现在放松下来才感觉到饿,放下背包和行李后他选择先到厨房看有没有东西能填饱肚子,其他事等他吃饱喝足后再说吧!
    **
    而季家(血缘)兄弟这里,回程路上季云枫一直在思考如何对弟弟晓之以理。
    婚姻不是儿戏,他当然不可能劝弟弟和连明鈺结婚,但也不能让弟弟把人说甩就甩。
    感情是一种态度,一种责任,就算要放手也应该跟对方好好说明,尽量好聚好散。
    季家别墅,书房。
    季云喧的内心还在震撼,震撼原身居然住在这么高级的地方?!
    当车子从市区一路开上一条小坡道,接着驶入半山腰某别墅大门时,他还以为这是某高级社区的大门,结果当司机绕过中庭花园直接将车停在一栋净白色的雕花洋楼正门口时他就傻了。
    这原身好好日子不过,折腾这些求而不得的情情爱爱做什么呢?要他说就是日子太间,生活没计划才会做这种想不开的事。
    季云枫将季云喧带进书房想好好沟通沟通,结果发现弟弟从进家门开始到现在都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他忍不住轻咳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季云喧发现霸总哥哥不爽了,立即神魂归位。
    「你应该好好跟他说清楚。」
    「有啊!你来医院前我们两个就讲清楚了,那是我无理取闹的要求,我不能耽误他。」
    「那他怎么说?」
    「当然是同意啦!」
    「没有其他想法?」
    「没有。」
    「……」
    季云枫觉得连明鈺对他弟真是无底限的包容,如果不是真爱应该是做不到的。可是这两人的交流又让人很清楚明白他们不是交往的关係,难道只是彼此寂寞想找个伴?
    他弟也许真的是寂寞,但连明鈺……又是怎么想的?
    季云喧见这位大哥不再说话,皱眉沉思的模样快变成罗丹美术馆的沉思者了。
    「你先去休息吧!」季云枫似乎有些疲惫,叹了口气后终于让弟弟退下。
    季云喧轻应了声后便离开书房,离开前还偷看了一下继续沉思的大哥。
    待季云喧离开大约十分鐘后,季云枫拿起手机拨了好友兼私人祕书蓝慕林的电话。
    「忙完了?你弟还好吧?」
    「嗯,他没事,已经办出院了。公司那有什么事吗?」
    「没急事,会议内容我整理好了放你桌上,还有一些修改过的合约内容等你明天看过没问题再签。」
    「嗯,这星期六王理事那边的餐会你帮我推掉,我有事。」
    「好。」
    「先这样。」
    联络完公事,他又拨了电话给连明鈺。
    此时连明鈺已经吃完自己煮的麵还洗了个澡,正坐在书房用电脑和手机瞭解原身还有季家的事。
    他从手机社群的好友互动资料查到了那两位邻居的身份。
    阳光男叫容盺,今年二十四岁,家境不错,还是个挺有名的演员,出道三年演技受到肯定,去年底刚跨足大萤幕。
    沉默男叫魏禕,和容盺同年,是容盺的保镖。
    原身只和容盺比较有互动,会认识的原因是当时容盺刚搬过来时常常忘东忘西,要不就家里少东少西只能求助于唯一的邻居连明鈺,一来一往就熟悉了点,直到魏禕跟着搬过来才拯救了容盺这个生活白痴。
    后来原身出国后两人就比较少联系,大约一两个星期才会聊一下天。
    再来是季家,在搜寻栏输入“季云枫”三字,出现在第一条的就是季氏集团。
    季氏总裁季云枫,今年二十九岁,集团產业涉足生技医美保健食品,还有医疗相关,民和医院就是季氏的。
    连明鈺深深觉得季总裁应该是为了弟弟想把所有医疗相关產业都包了吧?
    大略看了一下公司歷史,他看不出季氏的背景如何,接着又从相关网页往下翻,发现几条八卦新闻标题。
    “惊!现任季总裁竟来自黑道世家?!”
    “季氏集团将涉足军火?!”
    “本市第x届黄金单身贵族今年由季氏总裁夺冠。”
    “季氏不可不说的二三事……”
    连明鈺愈往后看愈无言,标题一个比一个耸动,几乎都是侧面报导或流言,也没看有当事人自己出来说明过。
    不过大概能知道季家最早可能和黑道有关,然后从季云枫接棒后就从良当个促进社会经济的良商了。
    不管如何,连明鈺现在多少明白以季氏这样的身份地位的确在很多部分都必须谨慎小心,以防有心人接近。
    这也不怪季云枫会调查原身了。
    关掉网页,他回想今天的遭遇,虽然他一直担心自己被发现不是本人,但似乎都没有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也有可能是接触时间还不长所以没被发现吧……?
    连明鈺左手肘撑着桌面,单手托腮神游太虚,既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又怕梦醒面对自己原来世界残酷的真相。
    手机悦耳的铃声缓缓响起,拉回连明鈺的神思。
    ※※※※※※※※※※※
    有个好邻居很重要。(各种意味)
上一章
返回

原来穿书是为了谈恋爱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