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迷魂记(出轨H)

爬床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梁泽世醒过神后马上上前几步对梁瑞鹏道:“爷爷,既然是梁家把人请来的,那后续也该由我们处理才妥当。”
    梁瑞鹏点点头,这事儿确实也是自己挑的头,这众目睽睽的要是没个态度确实不好。
    梁泽世又对叶、施二老鞠了一躬后领着梁瑞鹏的秘书朝冯宜离开的方向追去,一边给酒店经理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安排车辆一边让秘书联系医院。
    出了这么件事留在原地的人气氛也不如原来自在,叶锦韬让叶鸿钧带着工作人员去巡视一下现场,避免出现更多的“插曲”。在叶鸿钧应下之后又上前两步低声叮嘱:“医院你也要派人去瞧瞧,这次主持是我们,要是有什么不好的议论也影响叶家的形象。”
    沉珩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不断握紧又松开,几位长辈在他不好随便离场,看向对面刚才把人扶起此刻却好像丝毫没被影响兴致一脸闲适地接受旁边女士倒酒的林熙和眼色越发沉凝。
    冯宜见梁泽世跟上来也没推拒,她知道意思,此时接受他们的帮助自己方便对方也方便。
    在梁家的关系下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检查诊断开药的全流程,医生告诉她得制动两周。
    梁泽世想了想,客气地询问冯宜是否愿意在这家医院住几天,虽然没有影响到关节,但医院里可以24小时呼叫医护更方便些。当然如果想转院他们也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冯宜知道这种私人医院有专供的套间病房,住这儿就像住有全套医疗设施还配医护的高级酒店。她在心里过了一遍湾区几个特大城市,深城医院一言难尽,二级损伤特地挪到广府或港岛也没必要,于是应了下来。
    脚上的阵痛让她心情烦躁,摆手让助理回去休息除了送东西之外不用再来,回去之后记得转告STG的人不用担心她按行程活动,她一个人待着静养就行。
    等人都离开之后冯宜拍了一张自己被五花大绑的脚,又配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发给陆璟。
    没想到只过了十几秒他的电话就来了。
    “宜宜?你伤到脚了?”
    “在宴会上踩到了一个人的脚,他下意识把我掀开我就给崴了呜呜……不过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林熙和的人,要不是他及时把我扶住我还得再摔个狗吃屎。”
    陆璟有些惊讶,他倒不知林熙和也去了。
    “他跟我同一个大院儿的。你伤得重吗?现在在医院?”
    同个大院?那他们岂不是很熟?这都什么是非之地啊。冯宜对着空气忧愁皱眉:“二级损伤,重也没多重,好几天下不了地是肯定的。我想着深城的医院也不见得比这儿好,打算在这住几天院等肿块和淤血散些再回家。”
    她听见那边传来手指敲击桌面的“笃笃”声,有时他在想事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这样敲桌子。
    “你还是回深城吧,你受了伤我见不到心里不踏实。爷爷认识几个军总院的骨筋圣手,等会我打个电话回家看能不能请一个来深圳待几天。”
    冯宜连声拒绝:“不不不不……只是韧带拉伤把这么德高望重的大夫千里迢迢地请过来影响多不好。再说了,最多熬个把月的伤还让你和你家欠这人情,我可不想。”
    “……”
    陆璟那边忽然沉默下去,冯宜以为是他说不动自己不高兴了,退让一步:“那我还是照原定的时间后天早上回去吧,你可千万别给我请那什么圣手,我在家养养就好了。”
    “……算了,你好好休息。”
    冯宜看着很快暗下去的屏幕有些气,都说男人婚前婚后两幅面孔,他现在都会对病号甩脸子了!
    止痛药带来的昏沉漫上,她懒得再想其他,手机一扔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黑甜无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越睡越热,身体像被压住了一样。冯宜心想该不会是有人给她添被子了吧。她懒得抵抗困意,放任意识随意漂浮,重新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漆黑一片,完全分不清自己睡了多久。
    但当冯宜想伸手想把灯打开却发现有一条手臂横在自己胸前时差点没吓得撅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呃!”
    她想从床上跳起来,却忘了自己现在是半个残废,左腿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一股力道将她拉进了一个散发着热源的怀抱,下一秒灯光亮起,只看横在自己腰上的手都能认出是谁。
    “你神经啊!”
    冯宜的脏话都已经到嘴边了,谁家正常人大半夜爬人病床!
    沉珩调整了一下姿势,把她的伤腿重新放平后才道:“建议你别再乱动,扯到伤痛的也不是我。”
    平静的语气在冯宜的耳朵里格外的欠,她冷冷反驳:“那沉先生可以解释一下你大半夜爬别人病床害得别人又扯到伤处的感人行径吗?”
    “……”沉珩沉默了会儿才吐出几个让她吐血的字,“有什么需要解释?我这么想就这么做了。”
上一章
返回

迷魂记(出轨H)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