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迷魂记(出轨H)

缘起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其实是他先找上郑荣强的,起因是他回香港没两天狐朋狗友们就在兰桂坊攒了个局说给他接风,告诉他除了熟面孔外还有另几个港岛上其他家族的后代,一块交交朋友。
    沉珩无可无不可,晚上去了之后话也不多,都是看着别人聊。
    其中一位喝了几杯后像来了兴致,给他们介绍起在内地投资的一个俱乐部:“几年前我觉得电竞呢个板块会升,所以拣左一间俱乐部投资左一两亿试水温,效果远超我既预期。我打算下半年投多一倍,有冇人要一齐?”
    沉珩抬了抬眼皮,是梁家的小儿子,应该是叫梁启林,说不上受宠,能力也就那样,绝大多数心思都放在跟兄弟姐妹撕家产上,知道这人名字也是因为梁家的事实在热闹,他不爱听八卦都传了不少进耳朵。
    他对这种人的项目没兴趣。
    不过在场的年轻人多,或多或少都了解过俱乐部投资,但真正做过的个别都是足球方面,这种非传统体育叫几个人来了点兴趣,催梁启林再具体点儿说说。
    这种商务包厢原本就是让人谈事用的,投影仪之类的设施一应俱全,梁启林调出了几张图片和他们介绍起来:“呢个其实而家比足球个d仲难赚钱,我都只不过系谂下……”
    沉珩跟着其他人看了几眼他放出来的图片,在切换中一张熟悉的脸霍然出现在他眼前,叫他手一抖差点没忍住直接站起来。
    他指甲抠进了掌心努力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叫梁启林回调到上一张,问这是拍的什么。
    梁启林不疑有他,说是去年他投的那个俱乐部和另一家打总决赛时的握手照片,问他是也对这块感兴趣吗?
    沉珩沉默半晌,面无表情地冲站在中间的女人抬了抬下巴:“赚钱冇意思,女有意思。”
    闻言包厢内安静了一下,随即哄堂大笑,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叶钧鸿早听说他这几年身边空落,当他开窍冲他挤眉弄眼,说这里别的不多,靓女最多,要不要现在就请人给他介绍几个。
    他当初跟冯宜谈的时候把人藏得好,身边的朋友都没见过几次,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真没人发现端倪。
    梁启林说他好眼光,一下挑了个最顶的,不过这女人心高气傲不好得手,之前内地也有几个条件不错的追求过,但正眼都得不上一个。
    沉家在港岛数一数二,沉珩个人又出色,现在各路的风声都是他已经被选定为沉氏继承人了,梁启林在家中争斗落尽下风,有心找些外面的门路,见沉珩摇着杯子不说话又奉承道:“不过你生得俊,身家都唔系个种小虾米可以比既,同你一齐系个个女既有福气!”
    刚被抛下的那段时间,沉珩无数次买醉后回到曾与她居住了两年的爱巢反复拨打着已经变成空号的号码,直到某天晚上怨恨将他淹没。
    他手指在“宜宜”两个字的上方停下,转而叫人去把她所有注册资料找出来,哪怕天涯海角,他也要让这个薄情寡义的婊子付出代价。
    但当那厚重的文件册子摆在沉珩面前时,他的手抓着页脚许久都没有翻开,最后像被抽走了所有的气力倒在了沙发背上。
    不放手又能怎么样呢?把她抓回来也无非是听她亲口承认不是沉氏继承人的沉珩并不值得她留恋。
    这些年他刻意不再去触及曾与她有关的事物,换了房子,进了某巨头券商工作积累经验,直到家人主动叫他回港尝试接手部分产业。
    沉珩以为现在就算不恨也该心死,但重见那张旧日笑脸时心像被撒上了一把露水,痒痒的似要萌芽出什么。
    这催使他散场之后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慢慢悠悠地开去了第一次遇到她的地方。
    那个傍晚朋友们约他去海鲜舫,结果出了学校没多远车子抛锚,他烦躁地打电话叫管家找个人给他送车来,等待的过程中无聊,便散步散进了旁边的小道。
    这条路他往返过无数遍,但都是开着车呼啸而过,如果不是这样的意外发生,路上这片密密麻麻的廉租区该与他没有任何交集。
    小道背后接着另一条小道,岔口种了几棵树,正对着一条长椅,沉珩看见了长椅上的猫和站在长椅前与猫对峙的一个女孩。
    “你又吃我买的面包,又不肯让我摸,哪有你这样的坏猫?”
    女孩扎着丸子头,白皙纤弱的体态同夏季漫长海风袭人的港岛格格不入,她察觉到他的视线时转过头来。
    也许是那一刹背着夕阳的红光氛围太好,好到并非倾城绝色的一张脸也能叫他看到恍惚。
    直到对方脸上浮起的不自在惊醒他,发现自己视线已停留得过久,不论是继续沉默还是转身就走都会显得失礼又尴尬,可沉珩实在没有搭讪女孩子的经验,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正当气氛微妙时,那只猫忽然从长椅上跳下来绕着他走了几圈,冲着他喵喵叫了几声,乖巧地蹭着他的裤脚。
    那个女孩看着这只猫好笑又无奈,摇摇头准备离开,沉珩忍不住叫住她:“等等。”
    女孩回过头,他把猫抱在臂弯,刚才还傲娇得不行的小东西也不知道怎么这么亲他,一点都不挣扎。
    “你想唔想摸摸佢?”
    “我不是很会说粤语。”
    沉珩愣了一下,想到刚才她在无人时对猫说话确实是用国语,挠了挠头:“抱歉。我是问你想不想摸摸它?”
    对方很讶异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盯到沉珩都忍不住回忆刚才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时她笑着点了点头。
    女孩逐步走近,他们的身高差挺多,沉珩一低头就看见了她颤动的睫毛。
    她伸出手尝试性地撸了撸猫后颈上的毛,它软软地又喵了一声,看着她歪了歪头。
    两人都笑了出来,四目相对间沉珩忽然泛起了紧张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否能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
    真是从未有过的心境,但他并不抗拒自己的奇异变化。
    这时来给他送车的管家找到了他,向他行了个礼告诉他原来那辆已经着人处理,新车就停在路口。
    朋友们还在等着他,他该走了。
    沉珩把猫放下,它喵喵了几声很快跑远,只留两人再次相对。
    他鼓起勇气,想让自己看起来诚挚一些:“你好,我叫沉珩,我可不可以知道你的名字?”
    “你好,我叫冯宜。”
上一章
返回

迷魂记(出轨H)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