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乞爱大师兄

第九章

    有情人两情相悦的日子是很好,但是过日子总不会都是一帆风顺。
    摆在眼前最大障碍还没解决,贺容溪面容难看,浓眉紧蹙,顿时觉得这日子过得一点也不愉快。
    他无奈的长叹一声,没办法,谁会喜欢一个情敌天天在眼前晃悠,偏偏还是半点法子也没有的日子。
    只因,这极为碍他眼的傢伙,目前还是受诊治的人。
    贺容溪揉揉眉宇,几乎都要忘了这一齣,他爱的人还得为情敌诊治的这种事情,真是防也防不得。
    贺容溪就算再怎么样的暗自腹腓,都只能无可奈何的像以前一样,亦步亦躯的紧随在后。
    他现在可不会心大的放任两人独处,想起前些日子自己的行为举止,估计是脑子有点不太好使。
    他那样的举动,简直是把自己心上的人给往外推,也亏得没有什么懊悔的事情发生。
    贺容溪凿刻般的俊美面容一变,警觉性已起,猛然清醒知道大意不得的四个字。
    他决定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防范于未然之中。
    贺容溪这旁不动声色,偏偏又占有慾十足的紧跟着。
    另一头见状的苍夏,真是又是好笑又是甜蜜。
    她骤然想起自己还未和师兄说起,和齐泽的事情其实早就说开了一切,他其实不必如此防人。
    不过,想了想贺容溪的性子,明白他定然不信,她又觉得自己还是不用再多此一举了。
    况且,这般被人护着爱着的感觉,也的确不错。
    苍夏的嘴角轻轻一翘,也做佯作不知情的模样,让他一个人操烦着……这样也算是小小报復他以前伤她心的举动。
    贺容溪这边不厌其烦的等候着,他一身绸段镶纹的雪色长衣衫,长身挺立,如玉竹如雕像一般的环胸倚立着。他这副好整以暇的间适模样,不得不说是耐力十足,令人惊叹。
    他这般屹立不摇的等着,完全看不出任何的不耐。
    「贺公子,原来你在我兄长这里啊。」齐妍娉婷的身姿,以及娇柔宛转的嗓音同时而至,贺容溪一人候着的景象剎时被打破了。
    目光一瞟突兀插进的来人,贺容溪面容平静,唯有几不可察的浅蹙眉宇透露出些许心思,显然他并没有半分有人作陪的喜悦感。
    先前基于不交恶的心态,以及齐妍自身妙语如珠不算无趣的性子,贺容溪才决定勉强一二应对这懂得知进退的女子。比起齐家那奇葩的齐玉雁,齐妍的确算是不错的女子。
    可惜,再不错,也不代表他得喜欢。
    刚开始,贺容溪是没察觉出来齐妍的心思,但是三番五次地刻意接近,再如何迟钝的人都能发现古怪。
    何况,他既不是傻子,也不是笨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她的想法?
    这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齐妍的聪慧之处,至少与人相交,她的眼神和举止过于内敛,并不同于那些大胆示爱的江湖儿女,以致于他先前难以察觉到她的感情。
    然而,再怎么隐藏,百密终有一疏,贺容溪仍是心思縝密发觉到不对劲之处。
    他已经有了心爱女人,自然不想与其他女子有过多牵扯,无论她好与不好,都与他毫无关係。
    贺容溪是个心性坚定的人,他真心想要的人只有苍夏,那一个他从小就护着守着的女人。所以,他容不得他人坏了他和苍夏之间的感情,不论这人抱持着何种心思,不论这人是男是女。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断了她的情思。
    「齐姑娘。」他頷首,眼中划过深邃难辨的心思。
    「贺公子还是那么的客气。」他不冷不热的态度,让齐妍心中掠过一抹失望。
    「本该如此。」贺容溪清冷的声音,面无表情的神色,无一表明他的态度。
    「是吗?」齐妍的语气彷彿有些失落。「我还以为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齐公子其实可以不必唤我齐姑娘,就是叫我的名也行的。」
    「不必,我与姑娘毕竟只是君子之交,还是客气一点好,我不想让人误会。」贺容溪毫不留情的淡淡说道。
    「我与公子只是君子之交?」齐妍的神情似是不敢置信,她还以为这些日子,就是还没进入这人的心,她的位置也应该算是他的朋友,结果却是什么也不是吗?
    齐妍显然有些受到打击,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她在他的心里,竟然没有占到什么位置。
    他与她的相处,明明感觉是这么好的……
    「是的,只是君子之交。」他斩钉截铁,不容她幻想的说着。
    齐妍注意到他最后一句话,她娇容一僵,神情有些茫然啟口道:「公子是怕谁误会?」
    「自然是不想让我心上之人误会。」贺容溪冷漠无情的眼神直勾勾的睨视着她,坚定表明的态度,一目瞭然。
    他得断了她的遐思,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师妹有任何误会的可能。
    自从双方表明了心思,贺容溪知道苍夏有些在意齐妍,他知道她怕是误会了什么,而这一切还是他无意的举动造成的。
    既然错误已存,那么就只好立即改正,他捨不得让他爱护的那人伤心难过。
    「贺公子有心上之人!」这一句话比什么打击都还强烈,齐妍没想到他会直接挑明,更想不到他早已心中有人!
    他这是间接拒绝她?
    他发现她的心思了,是吗?
    「是的,我很爱她,她是我唯一想要的女人。」贺容溪的语气是这么地掷地有声,幽瀲的黑眸是如此的认真,这让齐妍连一点点的自欺欺人都不可能。
    他语带残忍的继续打破她的小心思,只听道:「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保持一点距离,齐姑娘。」
    他这是看破她的心思,所以连一丝微小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
    齐妍柔婉的面容剎时雪白一片,她沉默片刻,然后语气艰难问道:「……那么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够得知贺公子的心中之人?」
    贺容溪蹙眉,没有想到都挑明到这一步,她似乎仍是不死心。
    他先前似乎是高估了这女子,她只是比较擅于隐藏,但其实和以前的那些纠缠上来的女人并无不同。
    「那人你自然知道的,就是我的师妹苍夏。」贺容溪既然决定断了她的念想,所以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而且,他不认为他和苍夏的关係,有多么的不见于人。
    「苍姑娘!」齐妍双手摀唇,表情惊讶。「可是我的兄长……」
    「我师妹与你兄长并无关係,他们一个是大夫,一个是病患,如此而已。」贺容溪面色不虞,沉声遏止道。
    他原来对齐妍尚无这么大的恶感,现在却已经满心不悦,尤其她擅自把苍夏和齐泽牵扯在一起,就更令他不喜。
    他的师妹与齐泽可没有半点关係,她是哪来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还是,她想藉机污蔑别人?
    齐妍经他一警告,哪敢再说其他的。
    她只知道兄长对苍姑娘的心思,怎么就忘了师兄妹这样的关係,其实更容易成就一对有情人。
    那样艳若春晓之花的美丽女子,以及一身妙手回春的本事……她不论是比个人,还是比情谊,确确实实都比不得人家。
    齐妍顿时觉得有些难堪,她面色难看的强笑道:「不好意思,我人有些不舒服,就先告辞了……」
    语罢,不待再听到更多不想听见的话,她就转身快步离去。
    从头到尾,贺容溪依旧是挺立的身姿,目光一片清冷沉静,彷彿没有半分伤害一名女子的愧疚感。
    ∞
    「你说了?」不知何时,苍夏站到他的身旁问道。
    她不是齐泽那样的普通人,就是隔着一个木门,她也能够清清楚楚听见他与齐妍的谈话。齐泽可能无法知道门外的事情,苍夏却了然一心。
    她甚至知道,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你忙完了?」他的目光稍暖,柔情一片的对上她黑白分明的清亮眼楮。
    「嗯。你对她说这话好吗?」苍夏不知道该抱持着怎么样的心思,说同情嘛,好像没有,毕竟她们立场终究不同。
    同情她的话,也不过是虚偽的表现,何必呢?
    她唯一清楚的是不想让师兄难受,这样冷酷且直接地伤害一名女子,实在有违他的作风。
    「别担心,这话我心里有数。」贺容溪其实不想说这事他很早就有了经验,刚开始心情是不太好,可是久而久之,有些人有些事还是得下猛药才行。
    贺容溪可不想让苍夏误以为他是花心之人,对于送上来的女人,还是这样的做法最有效。
    「是吗?」苍夏依然担心瞅着他。
    「你就别多想了,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插足或破坏在我们之间。」他慎重的宣告代表他的心思,也代表着他的承诺。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说什么了。」苍夏浅笑回道。
    她也的确才是最懂贺容溪的人,否则从前她误以为他爱上四师妹时,就不会这么决然的离开。
    她和他一样,真爱一个人,就只有彼此而已。
    ∞
    当贺容溪和苍夏以为事情说开了,也就代表告一个段落了。
    孰不知,他们是这么想着,可是其他人的想法似乎不太一样。
    「你要我去你妹妹那里?」贺容溪皱眉,声音冷冽。
    他是凭什么以为他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因为我妹妹病了,她嘴里都在喊你的名字。」齐泽就某些方面是个愣头青,他没有想到这样的要求代表什么,现在的他纯粹就是担心妹妹病情的好兄长。
    「恕我办不到。」贺容溪的眸里寒凉如冰渊,毫不客气的直言拒绝道。
    「为什么?」
    「你晓得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病了的时候进入她的闺房,这代表什么吗?她和我并无任何情谊,我对你妹妹没有半分兴趣,不想为了这件事对她负责。」贺容溪冷冷嗤笑道。他看齐妍的教养方式,就知道和江湖儿女的放养有些许不同,谁知道这一探看,会不会就被藉故缠上,甩脱不得。
    虽然觉得很奇怪,可是齐山教养一对儿女的方式,显然跟江湖人士半点关係也没有,他们举止有度的模样,怎么看都比较像是书香世家的儿女。
    齐泽是例外,可是连齐妍都是半点武功都没有,这不是很奇怪?
    齐妍虽然没有避外男的规矩,可是说话行事却像极了那一些闺阁大小姐,一点也没有粗俗豪放,反而书卷气极为浓厚。
    他可不敢保证齐家在教育女儿时,有没有特别看重在「闺誉」方面。
    他可不想真听了别人要求一看,最后却因为什么闺誉受损之类事情,被人寻死觅活的缠上。
    这样的情形,他不是没有遇到过。
    经此一事,贺容溪猛然对齐妍的印象直直下滑,跌落尘埃。
    「……你说的有理,是我无状了。」齐泽没想到这一点,被人这么一挑明,顿时也觉得自己的要求的确不妥。
    他也已经清楚贺容溪和苍夏是一对的事情,这样的要求的确是不合理,甚至有破坏他们感情的嫌疑。妹妹的心思,在她昏迷后还喊着这人名字时,齐泽也知道了。
    可是,不能因为自己妹妹抱持这样的心思,就强迫别人接受,齐泽本身也做不来这样的缺德事。
    他觉得就这样把人叫进妹妹的闺房,以他们家的教育方式,妹妹还真可能叫人负责,否则就不活了……齐泽猛然冷汗涔涔,他这是出的什么蒐主意。
    「既然知道,你们就自个儿去处理吧。我从来没对她做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这一点想必一直暗中跟随的人也知道。所以你妹妹的事,我没有责任去负责,也不想去负责。」贺容溪残酷的说破一切,眼中的寒意刺人心扉。
    他不得不庆幸,自从上次绑人的事,齐泽和齐妍身旁都有暗中跟随的人,否则齐妍这番表现,还不被人误以为他做了什么事情。
    贺容溪光想就觉得犹如吞了苍蝇这般的噁心。
    「你说得对,我们是该自己处理。可是,现在的情况有点危急,不知道是否能够……」齐泽头冒冷汗,支支吾吾的模样,像是再也不敢直言要求。
    「你是想要我帮你妹妹看看?」一直不插话的苍夏,聪慧的注意到他的为难和想法。
    毕竟,他的眼神一直朝自己瞟来,想要装作不知道都有点难。
    「你还想要让我师妹为她看病?」贺容溪漆黑的瞳仁里如下冰刀,他已经认定齐妍是心思深沉的女子,哪肯让他心爱的女人接近这样的女子。
    「我我……」齐泽是厚道纯粹的性子,他脸色通红,一副既羞愧可是又无法的感觉。
    因为没办法,那毕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没关係,我去好了。」苍夏倒不像是贺容溪那样如此的排斥,齐妍只是一个弱女子,并不是穷兇恶极之徒,至今也还没有害过人,所以她并不介意帮忙医病。
    虽然,齐妍算是自己的情敌,可是也不能见死不救,就是为了回报齐泽无意的帮助之情,她也得帮上一帮。
    当然,最重要的是反正把人医好了,师兄也不会看人一眼,她信任他。
    「小夏。」贺容溪还想阻止。
    「师兄没事的,只要你在外头陪陪我就行了。」她却是回以安抚的笑靨。
    贺容溪听她这么一说,他皱了皱眉,好一会儿,也就勉强答应。
    「苍姑娘,不好意思。」齐泽则是一脸感激道。
    苍夏朱唇翘了翘,道:「道谢的话还是以后再说,我们赶紧走吧。」
    ∞
    当苍夏独自进入齐妍闺房,帮人看病施针及餵了她的药粉后,她才一脸古怪的表情走了出来。
    「怎么了吗?」齐泽焦急的问。
    「已经没事了,只是……」苍夏一副难以啟口的尷尬模样,她有点后悔帮忙来这看一看病,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可是,今日也好在看病的人是她,否则的话,对闺阁女子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只是什么?」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无妨。」
    「是啊,直说无妨。」
    齐山夫妇在女儿病的这么严重时,当然不可能视若无睹,他们全部都在外头等候着。
    他们的一言一语,全都挤在一团,听的人头昏眼花。
    「停,你们先别说话,先听我讲。」苍夏了解他们焦急的心思,可是也得一个一个来,不然她怎么讲?
    「不好意思,是我们太紧张了。」齐山一个眼神,让他的儿子及夫人顿时闔上了嘴巴,他自己则作为领头人物,说道:「姑娘请说。」
    「你们最好派人查清楚今日是谁接近齐妍的,她这次不是病,而是被人下药了。」苍夏真心也觉得齐家的事情也太多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一次又一次,真是没个消停。
    也不晓得是齐家的楣运,还是她和师兄的楣运?
    「下药!」三人异口同声道。
    「那么可以问姑娘一下,我女儿是被下了什么药吗?」齐山可是没有忽略到苍夏古怪至极的脸色,显然这药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药嘛……应该算是春药的一种。」苍夏难以啟齿的开口道,如若不是这种药,她何至于这般模样?
    「春药!」齐家三人面面相覷,他们的表情都是同样的难以置信。
    怎么会是春药?!
    「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好好查一遍,我和我师兄就先告退了。」苍夏打死也不会留下来和他们讨论这尷尬的话题。
    她快速出了房门口,就拉着等候她的贺容溪赶紧离开。
    由于里头的声音太大,内力比苍夏还高深的贺容溪自然能够听见一二。
    他饶富兴味地瞧着脸颊红扑扑的苍夏,似笑非笑地故意问道:「你说怎么会是春药?」
    「我怎么知道。」苍夏细声的咕噥道。
    「是吗?你不好奇?」他唇角微勾,挑眉一问。
    「不好奇。」苍夏立刻端正面孔,怎么也不在贺容溪面前露出分毫情绪,这人最近可是爱极了对她动手动脚,难保不会藉着这话题,再对她行那羞死人的事情。
    贺容溪怎么会察觉不到她的小心思,可是他还真的就是爱煞了逗弄如此模样的她。
    「真不好奇?」他意味不明的邪笑道。
    「师兄,我们别讨论这话题了,伤人。」苍夏看似义正词严的说道,实则是快要绷不住表情,当她没看见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眼神吗?
    贺容溪见她一副防贼的模样,他终于忍不住爽朗一笑。
    他的爱人怎么可以如此可爱,让他真是百看不厌。
    苍夏被他这么一取笑,回以怒瞪,她娇瞋不满道:「你居然笑话我!」
    「好好好,我不笑了,你可别生气。」贺容溪尽量收敛起笑意,省得真把人惹火了,她就真的晾个他三、五天。从前不觉得怎么样,他现在可受了她不理他。他故作正经说道:「我只是好奇这药是别人下的,还是她自己下的?」
    听此一言,就知道贺容溪对齐妍的印象已经无可挽回。
    「应该是别人下的。」哪个女子这么无聊,朝自己下那种药?
    贺容溪细想一会儿,也觉得苍夏说的有理,再怎么样,也的确不可能朝自己下那种药。他可没有那种「捨身」救人的好节操,而且依照齐妍那种女子的智慧来看,也不可能会想出这样拙劣的计谋。
    「你说得对。」他赞同道。
    「只是不知道是失败还是怎么了,齐妍的闺阁也看不出有男人出现的痕跡。」虽然说出来挺不好意思,可是要陷害人,总也不能只下药吧?这也太奇怪了……
    事实证明,苍夏想得没错,那陷害的人的确是计谋失败,那人是怎么也想不到齐妍会有人暗中跟随保护,陌生的男人轻易近不得齐妍身边,以致于她全身发热发烫,却还能安然无恙躺在自己的闺房中。
    不得不说,齐山爱护儿女的一番心思,正巧保护了他的女儿。
    「反正,那不关我们的事。」
    「说得也是。」苍夏赞同朝贺容溪点点头。
    「不过,竟然有人会下这种药,看来我不能让你有独处的机会。」贺容溪再次深刻觉得齐家庄真是不安全的地方,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有,恐怕在离开前的那一刻都不能放松。
    不过,幸好,这样的时间也剩不长了……
上一章
返回

乞爱大师兄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