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258、苗王祭祀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岫岫微愣,看着他的青涩紧张,心里快软出水了。
    “这穷乡僻壤的,哪里来的杜蕾斯?”
    “这是…是村委会发的…还有一些都在办公室……”
    月色下,他澄明的心思纯粹得不可思议。
    “怎么才拿了4个?你一晚上就这水平?”她好笑地逗他。
    阿尧咬咬唇,委屈地嘟囔。“可是一只就要两个小时……4只不就天亮了么。”
    他牵起岫岫的手,温柔地在耳畔呢喃。“外面冷,阿尧想去屋里。”
    啊救命!她很无奈,郑鹤尧分明是抱着通宵大战的决心来的!
    对着他,完全说不出拒绝的话。
    可后宫们咋办,郑鹤尧已经被他们全票否决出局。
    刚刚开荤的年轻男生很兴奋激动。时隔一个月,终于能再次和岫岫无间亲密。
    向来温柔文雅的他,在这事上竟然很主动。即使动作仍是很青涩紧张。
    他脱下岫岫的睡裙,露出汹涌曼妙的身姿。
    “阿尧哥哥,过来。”岫岫叫他。
    他睁着纯澈温和的眼睛附过身去,少女缓缓靠近,在他唇边亲亲一吻。
    郑鹤尧有一瞬间屏住呼吸,随即含着笑意不许她离开。掌着她的头温柔索吻。津液交融间,弥散开清爽干净的未名花香。
    ……
    苗年蛊藏节当天要游神祭祀。
    沿着黑龙河两岸的寨子祭礼一路上到黑龙潭。工地这几日停了工,都尊重当地的民俗,把场地让给祭祀。
    工人们听说过苗年有节目看,都放了假到寨子里见见世面。
    一大清早,天刚刚擦亮,寨子里四处响起了鞭炮声。
    开门放鞭炮,迎接龙进门。
    家家户户在爆竹声中,将准备好的祭品摆放在火塘边的灶上祭祖。
    苗寨蛊脉列祖列宗的神牌前,族长老九公带领全家给神位上香。他在神龛祭品的牛鼻子上抹了一点朱砂掺杂的白酒,表达对“牯牛”为苗寨民众辛苦一年的感谢。
    燃过鞭炮祭过祖后。家家户户都到寨子里参加群众性庆典活动。最经典的风俗是“斗蛊”、“踩蛊”、“游方”。
    上午10点,苗王祭蛊。
    街上全是盛装华服参加蛊藏节的村民。周围几个寨子都来大榆树村参加祭礼,寨子里挤下了两三千人。
    岫岫和阿尧今天也换上了一身苗寨装扮。原本就年龄相差不大,一个温柔帅气,一个明艳妩媚,站在一起男俊女美相当般配。
    郑鹤尧带着她挤在游神的人群中观礼。
    在寨子的圆石广场中,呈一圈一圈的形状,团团围住千多号人。
    她们来得迟,挤在了最外围。好在最外围是一圈青石砖寨墙,岫岫正好能站在墙上看热闹。阿尧和鹞子各扶一边。
    广场上声乐阵阵,圈圈层层的人群堆里,苗家姑娘们吹着长长的芦笙,沿着队伍前进的方向跳舞奏乐。
    最中心团团围绕着火红的旗帜。约有二十多面红布旗被挑在杆头高高举起。歌舞声中红浪翻滚。
    “阿尧哥哥,最里面是在干什么?”她好奇地问。
    “最里面应该是苗王,在准备祭品。”郑鹤尧看过两次苗年祭祀,对这些流程都很熟悉。
    在一片笙鼓乐里,最中心的红布旗帜人流逐渐散开,围着苗王形成一圈红布人墙。
    红浪中心外面一圈站满了统一黑色短装苗服的青壮年,个个手中提着鸡鸭鹅鱼等五畜牲口,还有人手中拿着长刀、长锤、铜杵等农具。应当也是祭祀五谷的特色。
    青壮年人墙之外是三层跳舞游行的年轻苗家姑娘,个个肤白貌美,身材修长。配上一身精致大气的苗银冠、苗银项圈腰配,跳起舞来,环佩铃铃作响,十分优美灵动。
    怪不得乌菱花说苗寨多美人。
    祭礼上的年轻姑娘们都挑选的是十里八乡寨子里最美丽的。十分养眼。
    跳舞的三层姑娘们之外是五层身着深蓝百褶群长款苗服的青年,个个手中举着两米多高的芦笙吹奏。芦笙顶端还系着红绸布,远看像是一圈半空中的火环。
    岫岫第一次看这样的祭祀,被苗民们浑身几斤重的苗银服饰震撼到。与她同龄的小姑娘顶着巨大的银月凤冠,其上装点了无数苗银钗环花朵和挂坠。翩翩起舞时却显得格外明媚灵动。
    “苗寨庆典都是苗族青年男女谈情定爱的好日子。”郑鹤尧温柔地看着她说。
    此时,广场正中间的红浪墙已经散开,给苗王祭祀留出正中央的一块空地。
    等中间的人群散开时岫岫才发现,广场中央的石板上有一条黑龙模样的图腾。
    苗王正站在图腾之上,背后站着一层层成百上千苗寨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在各方寨子的支脉族长身后立着红黄蓝绿黑等各色旗帜。
    各族支脉的旗帜颜色虽不一样,但龙纹图腾却都是一模一样。与广场中央地砖上的大龙图腾遥相呼应。
    众人抬出一张长条的祭桌。短装青年们纷纷将手中的五畜五谷放在条案的盘子里,现场杀鸡宰羊,将鲜血放干注入地上的龙纹图腾。
    五畜鲜血一点点将广场中央石砖上的黑龙血脉填满。这时,从各支脉族长身后的人群里,抬出一只“牯牛”的牯首。正是族长老九公家里早上点过朱砂的那只牯首。
    苗寨分数个支脉,每支脉都有各支族长,而老九公这一脉是苗寨的镇族支脉,几百年来一直是老九公这一脉任大族长。
    老九公点燃一整把长香,香火鼎盛烧的很旺。拜过天地黑龙后,他用当地古老苗语颂祷祭祀词。岫岫这些外乡人压根听不懂,乖乖地站在最外层凑热闹。
    几千人拥挤的广场上,只能听见最中心的苗王祷告声。笙箫尽歇,寨子里所有苗民们都静默祷告。耳畔唯有阵阵鼓声,应和着苗王的祝祷。
    “阿尧哥哥!阿尧哥哥!”
    人群中间几层传来细微的呼唤。
    乌菱花站在跳舞的那几层姑娘里面,冲最外围的郑支书兴奋地挥手。
    郑鹤尧对着她比了个“嘘”的手势。小姑娘立马就噤声了,站得笔直,但却时不时转头去探看郑支书的身影。
上一章
返回

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