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252、苗寨蛊事

    云老板和郑支书去往当地苗寨老药师处取药。
    对于苗寨的印象,免不了带有神秘色彩。
    她听说过苗药很灵,但没亲自见过。以前云辅仁在西南边境打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被丛林里的不知名毒虫咬伤,当场晕厥命丧一线。结果被医疗队的一个小苗医给救了。苗医很神的事他经常会念叨。
    大榆树村远在深山,现代医疗科技前些年才入侵苗寨。郑鹤尧给村里新建了医务室,引进体检的基础设备和一些常规药品,将医疗卫生方面打理得很现代化。
    可寨子里的人一有头疼脑热照样会去找老药师,只有些年轻小伙子常来医务室看病买药。
    看病买药是假,看小姑娘才是真。
    村医务室仅有一个值班护士,是老药师的徒弟,也是村里辈分最高的长辈,苗寨族长老九公的重孙女——乌菱花。
    乌菱花是苗寨乡的一枝名花。年年穿花节上最漂亮的花王。寨子里追求她的年轻小伙子数不胜数。
    菱花正在医务室值班,远远看见郑支书从山道里下来,顿时眼睛簌簌发亮。
    “阿尧哥哥!阿尧哥哥!”少女清脆欢快的声音回荡在村办楼。
    云出岫看着从医务室奔出的小姑娘,一身苗银挂饰清脆响亮,走哪响哪儿,灵动漂亮得很。这不就是进村时,人群里的那个害羞小姑娘么。
    乌菱花打量着郑支书身旁的女人,很漂亮,明艳得跟山花一样。年纪比她大一些,也很好奇地打量着她。这女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眼罩的黑衣男人,看着都不像好人。
    “阿尧哥哥,这就是那位云老板吧。”乌菱花率先开口。嘴里问着她,眼神冲着他。
    郑鹤尧笑道,“是的,这位就是云总。我没有骗你吧,是不是很美。”郑鹤尧温润的语气带着抑制不住的骄傲与羞涩,十分开心地向菱花介绍她。像是和家人介绍自己的女友一样。
    乌菱花瞬间不开心了,皱起眉头。“漂亮又怎样,我们苗寨漂亮姑娘多了去了。她排不上号。”
    看着小姑娘的醋劲,云出岫不在意地笑笑,提醒郑鹤尧。“阿尧哥哥,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你怎么也叫阿尧哥哥。”乌菱花叉着腰怒气冲冲地看向她。
    “我怎么不能?”云出岫也叉起腰逗她玩,“我还能叫的更甜!阿尧哥哥~阿尧哥哥~阿尧哥哥~”
    她贴着郑鹤尧一边撒娇一边往抱着他的手臂蹭,温润的君子顿时就红了脸,僵直在原地不敢动弹,眼里却满是柔和的水光。
    “你你你!太过分了!”
    乌菱花又气又急,也不见阿尧哥哥推开她,只能委屈地在原地直跺脚。
    小菱花看着比官麒麟还小几岁,十分活泼可爱。一路上缠着郑支书絮絮叨叨地给他们带路。
    “尸虫?你们工地上怎么会有尸虫呢?尸虫可是只吃蛊尸,寻常尸体都不爱沾边的。”
    小菱花说着,又疑惑地看向她,“你确定看清了那是尸虫?有这么长,这么粗,土褐色,肥肥壮壮的?”她比划着。
    云出岫笑着点点头,工地上的那玩意儿正是苗寨人说的尸虫。还是当地人自己认出来的,假不了。
    尤其是打开棺材的一瞬间,成群结队的尸虫从杨二武身上涌出来。仅仅过了半个月,一具完整的遗体就被虫子啃噬得只剩骨架。把在场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都只以为是深山老林里尸体腐烂得快,没想到却是被尸虫吃了。
    菱花的神色变得很怪异,不住地上下打量着她。“你们难道招惹上了什么人?”
    云出岫被这话问的莫名其妙。要说招惹谁么,显而易见,整个寨子所有人包括乌菱花都不待见他们。
    菱花好像也才刚反应过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寨子里就是这样,你们这些外乡人最好收敛些,不要随意招惹人。我们苗寨人可不是好欺负的。”她说话就算是放狠话,都带着一股子可爱俏皮。
    “好,我们肯定不敢招惹你们。”她笑笑,听小姑娘的意思像是这尸体有蹊跷。
    “什么叫蛊尸?”她问。
    “蛊尸么,就是中蛊的尸体咯。”小菱花在前面带路,瞬间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赶紧捂住嘴,偷偷地看向旁边的村支书。
    郑鹤尧果然不悦地瞪着她,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
    菱花俏皮地吐吐舌,目光有些畏惧。“阿尧哥哥不让我们说的。你有话问他去好了。”
    蛊尸?中蛊?
    这在灵异小说里面才看得到的字眼突兀地出现眼前。
    “你的意思是杨二武是中了蛊?”她格外不敢置信,回头看看鹞子。鹞子也摇摇头,表示从没听过这些事。
    她的三观有些被动摇。
    中蛊???
    可是遗体是繁鹤骞亲手解剖的,压根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不对…既然没有任何异常,那那些汹涌而出的尸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她一头雾水地看向郑鹤尧。
    郑支书倒是反应相当平静,好像不是头回听到这些事。他皱着眉头,“这种事…实在不好说……”
    两年前,郑鹤尧考上c省的选调生,被下放到边远苗寨进行三年基层锻炼。
    刚进大榆树村的第一个月,工作进行得相当艰难。没多久就突发疾病病倒在床。村里医疗条件不够,他连续高烧不断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结果菱花请来老药师治病,这才知道是被下了蛊。
    他的三观也被冲击到,之后靠着自己的任劳任怨,在苗寨辛勤工作深入当地群众,这才取得了村民们的信任。其后逐渐了解到苗乡蛊事。
    苗蛊并不是任何苗族之地都有。只有极少数封闭传统的苗寨还保留着蛊脉。绝大部分蛊脉都随着文化的冲击消失在文明社会的长河。
    因此现在的蛊事仅仅在灵异小说中高频出现。绝大多数都是编织出的奇闻异事。
    而真正见识过蛊脉的人少之又少。很不巧,京大村官郑鹤尧算一个。
    去寻访老药师的路途还需要爬山。
    她本以为大榆树村的寨子不算大,可这回走路竟然在重重山石洞穴中穿梭,没有本地人带路还真找不到去处。跟在野外探险似的,格外新奇刺激。
    行走在丛林里,穿过无数洞穴山石,终于到了苗寨药师洞。
上一章
返回

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