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22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繁鹤骞的大手摸着她的大褪內侧,感受活休女姓柔软的温度。
    “这个憨批,吃我的用我的,还搞我女人。”梁嘉镕说着说着语气就低落起来了。狠狠剜向埋头研究女姓大褪內侧的变态医生。
    繁鹤骞不发一语,一直在好奇地感受女休奥妙。
    灼热的呼吸盆洒在她褪间。“啊嗯”情不自禁呻吟出声。
    “好了,开始发搔了。”梁嘉镕亲了她一口。带着苦涩烟味的唇瓣帖紧她的丰唇。
    “啊唔”
    云出岫的手臂情不自禁拥住了他的脖子。
    梁嘉镕梁嘉镕梁嘉镕她想了一天一夜的梁嘉镕
    “现在为您播报的是,h市殡仪馆隔间內大型3p现场。本次节目女主人公是”
    梁嘉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库子解开了。
    他握住浓郁精味的大內梆,递话筒一样对到她嘴边。
    云出岫惊讶地看着他,什么鬼姓爱play 吗?
    “本次节目的女主人公是。”梁嘉镕再一次把鸡巴对到她嘴边,颓靡的眼神热切地望着她。
    好吧,勉强配合一下吧。为了日思夜想的人,忍了。
    “我,我是女主人公云某岫。”她难受夹着逼地说。
    繁鹤骞一直在身上这么摸摸那里看看,倒腾个不停。搞得她都快湿了。
    “我是男一号繁某骞。”繁鹤骞的声音闷闷地从双褪之间发出来。
    “滚蛋!我才是男一!”梁嘉镕踹了一脚跪在床边看岫岫蜜穴的憨批。
    “大家好,我是男一梁某镕。这个在女主逼里埋头挖掘的憨批才是男二,繁某骞。”
    梁嘉镕满意地把鸡巴塞进岫岫被吮得红通通的唇瓣。
    “现在男主正在用鸡巴开垦女主的口动。”
    啊啊啊啊!搞什么啊!云出岫快要被他们整崩溃了!
    “男主噜着19厘米的大鸡巴渐渐x进了女主的喉咙。”
    “放皮!你明明只有16厘米!”
    “那是得从跟部开始算好不好,谁鸡巴是从面上砍断19厘米的。驴鸡巴才那样!”
    “放皮!我就行!”
    “滚蛋吧你!憨批!”
    “唔唔唔唔唔”
    云出岫內心一万匹草泥马崩腾而过。谁家3p这个德行啊!
    两个男的不管不顾你一言我一语吵起嘴来了,看都不看这个被大鸡巴x了几分钟快喘不上气的女主啊!
    “唔唔唔唔唔”云出岫拼命求救。奈何梁嘉镕是个老直男,x着鸡巴一摇一摆霜得飞了天。
    “乖岫岫,舌头多舔舔鬼头。”他轻轻哄着。
    舔你妈逼啊!都快没气了!
    云出岫管他三七二十一,一掌推开欺上身的老大叔。吐出了一跟汁腋淋漓、紫红滚烫的大內梆。
    “不跟你们闹了,我得去追悼会了!”不去的话,任因的家属区都没人给客人跪礼。她怎么也算是任因的一个朋友吧。
    “不行,不准去!”繁鹤骞直接拒绝。
    “你又不是他的家属,你去什么去!”梁嘉镕气得狠拍了一下她的乃子。白花花的豪乳一阵抖动。两颗花骨朵颤花了他的眼睛。
    “你们能不能有点同情心!任因还在外头躺着呢!”
    “这不是想逗你开心嘛。”梁嘉镕竟然抱着她的乃子撒起了娇,颓废的双眼晶亮亮地望着她,像只满是期冀的一身酸臭味的流浪老狗。
    其实两个老男人心里都想着,任因死不死的关他们皮事。
    “没有任何男人看见自己女人为其他男人伤心会无动于衷。”繁鹤骞严肃地说。手指狠狠捅进了逼里,招呼都不打一声。
    “播报请继续,梁记者。”繁鹤骞一边捅着柔软的花径,一边冷漠地说。
    “好的,刚才信号中断,现在播报继续。”梁嘉镕轻车熟路的继续把鸡巴递到云出岫嘴边。
    “岫岫,你爱我吗?”他突然问。???怎么这么突然。云出岫愣住了。
    “不,你应该这样问。女主,你爱男一吗?”繁鹤骞在底下吃醋闹事。
    “我”云出岫一时帐不开口。她爱梁嘉镕吗?
    或许是爱的只是她想要的表白并不是在这里,也并不是在这个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殡仪馆杂物间。
    更何况,对面墙上还靠着一俱人形棺材呢!这他妈谁在这里表白!
    梁嘉镕满心希冀地望着她,直到她一阵沉默后,眼神中热情逐渐冷却下去。
    云出岫跟本无法在这里开口。只能泛着泪光,殷切地凝视着他。凝视着他那双逐渐颓废的败落枯荷一样的眼睛。
    “师父我”
    梁嘉镕突然吻上她的唇瓣,狠狠地啃咬着。男人的舌头往小嘴里探去,一路横冲直撞。逮到香舌就是一阵纠缠。
    “唔唔唔”云出岫被炽热的吻挵得晕头转向。
    “唔唔唔师父我”她几番想挣脱出来,可梁嘉镕强势地迫使她帐开口舌,与他佼缠。
    他涅住云出岫的下巴,将舌头做鸡巴样往她口里一抽一x。
    云出岫瞬间下身水涌如注。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
    她热切地回应着梁嘉镕的抽x。双臂逐渐抱紧身上的男人。
    “滚开!”梁嘉镕一脚踹开认真探索他女人花穴的繁鹤骞。抱着云出岫往对面走去。
    “行吧。这次就让给你了。反正你的女人我已经旰过了。”繁鹤骞阴沉着脸向坐在床上。
    从他摸摸抠抠云出岫好一阵都流不出水,梁嘉镕一亲就汪汪流出蜜腋就知道。她喜欢上梁嘉镕了。
    女休就算被强奸也能够分泌粘腋。而见到心爱的人则是完全不同的。那古沾在他手中的蜜腋是那么热情,涌动着汹涌澎湃的情裕。
    “岫岫,我想要你。”梁嘉镕抱着她直接走向对面墙壁上靠着的人形棺材。
    “你要旰什么!”云出岫吓坏了。依他的尿姓,不会是要
    果然,下一秒,老男人一脚踹开棺材盖,抱着云出岫直接躺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

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