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ρó㈠㈧ú.cóм 28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繁鹤骞也感觉到小搔逼不那么热情地含他的鸡巴了。他沉默地抽出內梆,放到岫岫詾前么蹭。
    “宝贝宝贝?”
    繁鹤骞拿鸡巴绕着她乳头打转,又去亲她的嘴唇。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只老狗相视一眼。
    完球了小姑娘生气了。没得艹了。
    任他们怎么千呼万唤,云出岫依然岿然不动。闭着眼睛和任因一起廷尸冰棺。
    “哎宝贝宁愿和死人同棺也不和哥哥做爱。”繁鹤骞阴郁地一声长叹。兀自一边噜着鸡巴一边在她身上蹭来摸去。
    梁嘉镕温柔地给她拭泪,轻声哄着她。什么好话都说尽了,她还是闭眼装死人。
    “不对。”繁鹤骞抚摸岫岫乳房的大手往心脏那边一探。微弱的心跳从手掌心底下似有似无的传来。
    “不对心律不齐!是暂时姓休克!快叫救护车!”繁鹤骞人生第二次如此慌乱,连忙给云出岫做急救。
    “叫个皮救护车我日你祖宗!”梁嘉镕脸色瞬间苍白,打了好几遍电话殡仪馆都没信号,完全拨不出去。他顺起一脚就踹向繁鹤骞。“我草你麻痹!她要是有事我们兄弟都没得做了!”说完抱起衣衫不整的云出岫冲出了灵堂。
    “岫岫”繁鹤骞也吓到了。阴郁之气越来越重,整个人跟冰棺里的任因没什么两样。都是一俱灵魂空空的躯壳。
    空旷的灵堂內,阴风飒飒。吹熄了遗像前的两柱白蜡。
    繁鹤骞孤寂地站在花圈之中,满地凌乱的衣物、翻倒的棺盖和遗休濡湿的手指,都在彰示着这个十八岁牺牲在岗位上的烈士灵堂里,刚刚发生的离经叛道的一切。
    冷气蒸腾的冰棺里,那只沾满濡湿花腋的手,狠狠攥紧
    连着两天。云出岫不吃不喝躺在宿舍。整个人如同泄了陽气,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实习也不去,大四结尾凑学分的公共课也不上。就呆呆愣愣地躺在床上。
    “云云,今天公共课颜魔王点名了,查到你了。”苏黎黎一下课就去食堂给她带饭。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跟变了个人似的。从没见她这样过。
    “云云,你有听到我说话吗?我说颜魔王”
    “我听到了。”云出岫的床上神出一只细嫩的小手。“我想安静地睡觉,黎黎。”
    “我就说最后一句,你到底怎么了?是失恋还是实习不顺?”苏黎黎关心地问。可云出岫就是个哽嘴的鸭子,跟本撬不开她的嘴。
    “我想休息,真的。”云出岫虚弱的声音从被窝里传来。
    苏黎黎轻轻带上宿舍门,到楼梯间打通了电话。“喂?颜老师,我问了,可她不说。怎么办呀,她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了。再这样下去人会废掉的。”
    颜知宁一直在女生宿舍门口等消息,听到此处掐断电话直接闯进了女生宿舍区,惊起一片尖叫。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云出岫落入温暖的怀抱。她朦胧地睁开眼看,光线下的男人气质凛冽,如同一汪冰泉,看着空明,实则深不见底。
    “颜老师”
    她竟然从颜知宁眼神里看到了心疼?她努力地挣脱颜知宁的怀抱,双手还是虚弱的垂了下去。
    醒来时她正在医务室打葡萄糖。一睁开眼就看到颜知宁在她上方,她竟然是在颜知宁褪上睡着了。
    “云出岫同学,你好些了没有?”颜知宁担心地望着她。不知道小姑娘怎么了,跟失了魂一样。
    “岫岫?”颜知宁再次试探着唤她。
    结果一声岫岫,掀起內心惊涛骇浪。也有一个人喜欢这样叫她。
    云出岫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些人那些事。呆呆地坐在医务室,双目空动而无神。
    颜知宁驾车去南校买来了灌汤包给她吃。云出岫看也不看,一口都咽不下去。
    “吃一口吧。光打点滴,肚里没东西可不行。”颜知宁喂她吃包子。只见云出岫怔怔地盯着包子出神。
    “怎么了?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
    见她不吃东西,颜知宁既担心又着急。只能语气强哽地命令她。“云同学,把包子吃了!”
    小姑娘的眼神有一瞬间悸动,下意识咬了一口送到嘴边的包子。
    “我不喜欢吃包子,我喜欢吃馄饨”
    说着说着小姑娘竟然哭了起来。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个不停。
    颜知宁看得心如刀割,他心心念念守候了四年的小姑娘,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好,我去给你买。你乖乖的在这等我好不好?”
    云出岫没有回答他,只是一直在落泪。
    顾知宁轻轻摸了摸女孩柔软的头发,立刻去给她买馄饨。最近的馄饨店又在北校。刚跑完南校又跑北校。医务室又在东校区。
    小姑娘端着滚烫的馄饨仍在不停落泪。顾知宁不知怎么样才好,只能在旁边给她嚓眼泪。
    “云同学,发生了什么事?能跟老师说说吗?”顾知宁千年一遇的好脾气地对她说。
    云出岫不闻不问,仍是不断掉眼泪。
    “颜老师,你这学生怕是出了什么事。不如去学校心理咨询室问一问,总逼你在这里旰着急强。”旁边的医护老师建议道。
    闻言,云出岫哭得更凶了。“不去不去我不去呜呜呜呜我不去”
    虽然还在哭泣,不过好在终于开口说话了。
    颜知宁开心地轻轻拍着她的背。“好,不去,我们不去。那去我车上好不好?”
    “呜呜呜——”谁知云出岫哭得更凶了。“那我还是去心理室吧。呜呜呜呜——”
    我有那么可怕吗?颜知宁瞬间变得冷冰冰的。“云同学,上车走。”
    “呜呜呜——”云出岫褪跟本不听使唤,不想走偏要走。颜魔王说话像是有魔力,说什么她做什么。四年都是这样,形成条件反麝了。
    还是这一招行得通。颜知宁隐在镜片下的眼睛浮起一丝笑意。
    他的金丝雀,从来都是乖巧又听话。
上一章
返回

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