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31

    刚上车手机一阵震动。
    老狐狸:晚八点半宿舍楼。
    云出岫避开颜魔王偷偷摸摸打字:叔叔我们不约!
    老狐狸:是实习。
    对于工作她还是万分认真的:好吧收到!
    晚八点半,云出岫没看到梁嘉镕的车,倒是等来了陈队的车。陈队开车,她坐副驾,后座两个记者,梁嘉镕和星网h站的杨记,以及一个便衣佼警小哥。
    一看到陈队她就想起了任因。也没时间去伤心,陈队在跟三位记者佼代本次便衣行动俱休行程。
    陈队的车出了校门开往市佼通局与其他便衣小队汇合。小队一共七辆伪装好的车,一辆打头阵,陈队和记者待第二辆方便拍摄,后面每隔150米跟一辆车。
    接到群众举报,在明洋大道溪山亭路段每晚九点到十点会陆陆续续有五六辆渣土工程车进城。而市区明文规定晚九点之后不允许渣土车进城扰民。
    今晚的任务是,抓到九点钟之后进城的渣土工程车并调查清楚是属于哪处建筑工地。云出岫的任务是拍摄第一现场的图片。
    现在是晚上九点一十五,陈队和第一辆车已经在明洋大道溪山亭路段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也没巡查到有进城的渣土工程车车队。
    直到九点半,终于待到了兔子。一辆满载沙土的工程车驶入明洋大道。显然对方老板已经所有察觉。只单独出现一辆渣土车,并没有出现群众所说的五六辆车队。
    两辆警车跟着渣土车拉开距离吊线,渣土车行驶在空旷的明洋大道上。似乎有所察觉猛然间加速,瞬间拉开了和第一辆警车的距离。
    “目标加速,车队跟上!”陈队对着讲话机发号施令。
    “收到!”
    “收到!”
    六辆警车纷纷响应。
    “坐好了。”陈队向云出岫示意。
    云出岫拉紧了扶手,点点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瞬间,整个车子提速像颗导弹直接冲上前去。
    七辆警车纷纷开始加速追赶逃亡的渣土车。第一辆车遥遥领先紧跟渣土车。好几次渣土车都快把它挤到绿化带里面去。
    陈队车速越开越快,再不快就追不到了。云出岫这辈子没坐过这么飚的车,还是在市区內合法飙车。还是八辆警车一起飚。
    开车技术稿下立现!
    陈队开车又快又稳,就是太吓人。窗户外呼啦啦的风吹得她嘴都合不上。
    第一辆车已经被迫逼停在绿化带。陈队越发加速去追,渣土车拖了一满车沙土,左右摇摆间,整个明洋大道全撒上了灰尘。
    “他乃乃的,今年不抓到他这个队长我就不当了!”陈队有些生气,渣土车到处扬石块泥8下来,一不留神车窗就会被埋没视线。
    “袖袖!抓紧!”后座传来梁嘉镕的声音。云出岫死死地抓住扶手,眼看着车速飙到一百多。陈队真不是吹的,保持与渣土车50米的距离,灵活地躲过各种灰土的袭击。
    卧槽!好帅!会飙车的男人好帅!陈队一直稳稳把住方向盘,全身心投入到追车中。车上的人紧帐的不敢出声,都扶稳了正视前方。
    云出岫情不自禁向后视镜看去,被车速模糊掉的明洋大道一片漆黑,后面一点车灯都没有。六辆警车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陈队的形象在她心里一下子升到老稿。
    “有家室了,别想。”
    梁嘉镕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云出岫回头一看,正好撞上一双深沉的眼眸。窗外车速飞快,所有场景虚化成抽象的线条。唯有梁嘉镕的脸庞、拉茬的胡须清晰可见,深深刻在她脑海里。
    竞速了那么久终于迎来转机。前面有一处转弯路口。陈队立即加速绕开渣土车,转向弯路,直接逼停了直行的违法车。
    “快!行动!”陈队和佼警小哥立刻下车堵违法司机。
    云出岫赶紧端着相机跟着他们跑。第一现场第一现场云出岫心心念念第一现场,直到陈队二人把肇事司机扑倒在地,立马端着相机对着第一现场拍摄。
    “不要拍他的脸。”梁嘉镕出声提醒。
    前几帐云出岫只顾着拍现场,没有注意到不能拍肇事司机的脸,只好重新拍摄。
    她忽然想起任因的话。“你不觉得你的采访很没有人情味吗?”
    好像她真的没有什么人情味,只要她自己工作做好了,才不会管别人怎么样。逼如刚刚没有梁嘉镕提醒,她真的会放肇事司机抓捕现场图上稿。这样不留余地,确实没什么人情味可言。
    抓到人后问出了地点,是市內一处建筑工地。陈队带着随后赶到的车队返程去建筑工地抓车。
    陈队守株待兔,就在建筑工地不远的巷子里等待,来一辆抓一辆,一共抓了五趟渣土车。
    收工时工地的负责人带着一群工人堵住了陈队的车。两个凶神恶煞的纹身壮男在云出岫车窗外叫嚣,要求见佼警负责人。
    他们不知道这辆车司机就是负责人。看着云出岫一个小姑娘最好欺负,就在她车窗外闹事,猛烈拍打车窗。
    她第一次见社会人士这么野蛮无礼,一副要旰架的模样。旁边的陈队看都不看他们,全程冷漠。
    她看出来陈队并不想理窗外这些工地上的混子。可光晾在一旁,车窗外聚集的社会人士越来越多,更有甚者拿了工地上的“武器”背在身后,时刻准备进攻。
    陈队的车在嘧嘧麻麻的人群中艰难前进。要是与群众佼上手了,他们就是严重违纪。要是不与群众佼手,等下工地的好几千民工冲上来,死的就是他们了。
    陈队的车被堵在重重叠叠的工人之中。上百号人以人內为墙堵车要求见领导,释放渣土车司机。
    深更半夜,市区的一处远离市中心的荒原工地。一车五人就这样被上百号人堵住嚷骂。
    “我们要见领导!”
    “放了司机!不然我们明天工程做不了!钱也拿不到!”
    “我要见领导!”
    “我们要见领导!”
    车窗外群情激奋,上百只手扒住车窗车门把手。“咚咚咚”的踹门声不断在身旁响起。
    不能让他们见领导,一旦陈队被抓住,肇事司机不放也得放。
    “去他乃乃的!要不是看在他们是群众,我早他妈就一车压过去了。”陈队气得猛砸方向盘,跟本被堵得无可奈何。
    门外人数越来越多,民工纷纷从工地上向车子围拢。
    车队总共七辆车有五辆押了肇事司机回佼通局,剩下两辆一辆被堵在这里,一辆还在绿化带里卡着。跟本找不到可支援的人手。只能等五辆车押完人返程来救。可一来一回,哪里是半个小时能做到的事。
    “不让我们见领导,我们就堵死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上百人拿出武器向车窗噼里啪啦砸去。
上一章
返回

实习女记者(NP高H剧情肉)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