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八月初六,珠池镇县衙。
    一大清早,县令徐长轩就被守门的衙役叫了起来。
    待他穿好衣袍冠带从后衙出来时,自东都而来的侍卫已经等了小半个时辰。
    瞧见来者身上明晃晃的铠甲。
    徐长轩的眼皮就连着跳了许多下。额头上立刻就涌出了豆大的汗珠。膝盖一软,立刻就跪在了侍卫面前。
    “大,大人。小的不知大人是银甲卫士,多有慢待之处,请大人见谅。”
    侍卫似笑非笑。
    “徐大人,我可还没说要你跪。”
    “大人说笑了,早晚都是要跪的。”
    徐长轩想擦汗,奈何手不听自己使唤,衣袖抖啊抖,就是擦不到额头上。
    由不得他如此胆小,天下谁不知道,这银甲卫士乃是当今陛下亲随,但凡出京,必定是带着陛下的旨意。
    如今天子身边的亲卫出现在他小小的珠池镇,莫不是他犯了什么错处?
    想起银甲卫想来的名声,徐长轩心肝都跟着颤了颤。
    “算徐大人你识趣。”
    侍卫一笑,紧接着变脸,沉声道。
    “珠池县令徐长轩听令。”
    徐长轩浑身一颤,拜倒在地上。
    “寿王世子在东南之地遭海匪截杀,如今下落不知。陛下命你率协同银甲卫,一同搜寻世子下落。令自内宫而出,不得泄漏。若有抗命不遵者,当以谋逆之罪论处,”
    “是,臣听命。”
    乍一听见寿王世子失踪。
    徐长轩脑门上就像炸响了一个惊雷。
    大周皇室血脉一向稀薄。
    当今女皇陛下膝下无子亦无女。
    皇室之中,只有陛下的同胞兄长寿王曾迎娶河西张氏女,留下一对龙凤双胎。
    这对兄妹自小便被陛下养在宫中,当作亲生儿女般仔细教导。
    明眼人都瞧得出来,未来的天下之主,多半便是如今的寿王世子崔韫。
    只是世子崔韫与女皇在政事上多有不和,近些年来更是屡屡在朝堂上顶撞陛下。
    崔韫加冠之后,陛下忽然将崔韫派至东南之地,名义上是带天子巡狩,实则是接这个机会,推迟了他入主东宫的时机。
    在这个节骨眼上,刚刚被贬东南,转眼就被海匪截杀,这里头可都藏着不少玄机。
    说不准,截杀世子的人就是陛下派出来的。
    事情不好办。
    世子要是找到了,徐长轩不一定有赏。可要是找不到,他好像也落不着什么好处。
    “接令吧,徐大人。”
    银甲侍卫似笑非笑。
    若是不接,只怕当场就要被银甲卫格杀。
    徐长轩额上的汗水顺着太阳穴往下流,双手颤抖着接过侍卫手中的龙纹卷轴。
    *
    钱家人走之后,周盈若没再与张玄微搭过话。
    她只惦记着催他给家里人写信,再将他写好的信送到驿站去。
    接下来的几日,若非必要,她甚至都没有正眼瞧过张玄微。
    张玄微倒是优哉游哉,血蛊发作时便上来同她道个罪,然后故作姿态的同她牵手。
    不发作时便悠哉悠哉泡在书房,翻阅那些周盈若阿兄留下来的书籍。
    一直到八月初七。
    周盈虚的头七。
    按着珠池镇的规矩,亡者若是死在海上,须得到身亡的海域放灯。走失之人若是看见灯火。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周盈若一早便同船行的赵叔说好。借一只小舟给她,好让她到海上祭奠兄长。
    这日清晨,周盈若挎着昨夜收拾好的竹篮预备出院子。
    竹篮中放着几盏纸灯,灯芯用火油淬过,放在海上自然能久燃不灭。
    周盈若挎着篮子,正预备出门。
    吱呀——
    厢房处传来声响。
    八月天不算暖。
    张玄微一身布衣落拓,衣衫虽早已洗得发白,但他身形高大,穿起来倒没有丝毫的落魄气。
    竟有几分肖似阿兄。
    周盈若瞧见他身影,恍惚间竟然以为开门出来的是周盈虚。
    她眼中一热,连忙别开脸,忍住泪意。几日以来她都对张玄微冷冷淡淡,此时更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脆弱可欺的姿态来。
    听见张玄微轻声道:“盈若姑娘是要去放灯?”
    “你怎么知道?”
    周盈若再抬头时,泛红的眼尾挂着泪珠。
    放海灯是珠池镇的风俗。
    她觉得张玄微一个外地人,本不该知晓的。
    “当日我在海上醒来,听到你与船上人说话。”
    瞥见周盈若通红的眼角,张玄微一怔,垂目瞧见周盈若手中竹篮。
    竹篮里头堆迭着数盏油纸捻得海灯,是周盈若这几日来熬夜点灯赶制出来的。
    他伸手接过竹篮柄,微凉的是藤木,温热的是少女柔软的肌肤。忽然想起来,他今日应该还没有碰她。
    乍然被男子碰到,周盈若眉头一拧,像是被蜜蜂蛰了般。
    几日以来不是没有让他牵过她的手,只是她还是不习惯。
    竹篮落入张玄微手中,周盈若皱眉,仍旧想跟他拉开距离。
    “我自己去便可。你伤还没好,还是待在院中休养为好。”
    她伸手去提竹篮,但张玄微握住不放。
    “我是因为你寻你阿兄,才能被人从海上救起。因缘际会,若非你阿兄,只怕我也活不成。算起来,我是该跟你一起去的,也算是我对亡者的一份心意。”
    张玄微垂眸,眼前是周盈若白皙柔软的脖颈。
    这几日来,就算他喝了藏银花药汤,喉间血线的颜色却也一日比一日加深。
    他须得想想其他办法,不能再这么等着。
上一章
返回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