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周盈若与赵叔早就约好了时辰。
    她不想耽误,若是再跟张玄微计较下去,只怕就会误了放灯的时间。略一思量,便将竹篮给了张玄微。
    今日海上风大。
    赵叔借给周盈若的又是五尺来宽的小船。摇橹的船夫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二人送到周盈虚那日下海的地方。
    早就有采珠人开始在海上劳作。
    东南采珠人下海捞珠,常常是二人结伴。
    一人腰间系上长绳,再交由另一人看管,若是下海的人久久不曾上船,那看管的人就要赶紧将绳子扯上来。
    只有彼此照应看顾,才能在海上求得一条活路。
    周盈虚坐在船边,点燃海灯。
    远处依稀能望见海边起伏不断的山峦,山上隐约翠色。
    海风吹动周盈若鬓发,又将海灯吹离船边。
    想起小时候跟在兄长屁股后头,送他来海上捞珠时的情景。
    那时周盈虚还没有到钱家去,日日需得跟着船员,到海上去捞珠,好换银钱。
    她跟在兄长身后,总是吵闹着要他今日能多捞几颗东珠,便能多换些散碎银钱,给她买糖吃。
    温柔而宽厚的兄长,揉揉她的脑袋,告诉她小孩子吃多了糖牙是会掉的,说话时眼角和嘴角一起弯起来,不想在教训她,倒像在哄她。
    可每次回家,他都会记得到镇上的糖铺子去换些槐花糖来。
    周盈若皱了皱鼻子,眼睛还是湿润起来。
    其实她从前她并不是十分喜欢吃糖,只是希望每次下海后,都能看到兄长平安归来。
    自清晨起就忍耐的泪意终于难耐不住,温热的泪水不要命一般从眼眶中涌出来。
    周盈若伏在膝上,啜泣起来。她不想叫身边人瞧见伤心的模样,可是动作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脊背一抽一抽,细小的呜咽声在海上传开。
    张玄微就在她身边。一臂之距。他侧头,便瞧见她颤抖着的身躯。无助和凄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叫他想起当日他被人从海上救起,瞧见她从诸多船员中朝他扑来时,眼中那般惊喜而明亮的神采。
    那时她眼中的期冀仿拂烛火爆炸出来的灯花,却在看见他的那一刻熄灭了。
    他曾经以为她眼中的期冀是给他的。
    垂死之际,仍旧被人期冀着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少女似乎并不想在人前啜泣。
    只是颤声还是从口中溢出来。
    张玄微垂眸打量周盈若,胸口处涌起不忿和轻蔑。
    一个养兄,对她来说就那般重要吗?
    明明不是亲生的,不过是养大了她,便值得她如此伤心难过吗?
    他自小生活的地方,即便是亲生父子,抑或是血脉相连的兄妹,为了权势,也是可以斗得你死我活的。
    与他有血脉的亲人尚且如此待他,凭什么她便能如此真心,如此情深意切地对待一个与她没有血缘的养兄。
    “别哭了。”
    张玄微揉揉额角,皱眉,心下有些焦躁。
    他抬手按在她脊背上,除却那日一时冲动,这还是他第一次不经过他的允许,就触碰她的身体。
    胸口那股莫名的焦躁让他慢慢拍着周盈若的脊背。周盈若没有避开他的动作。
    她仍在啜泣,仍然在为了她的兄长伤心。
    张玄微面无表情,身形一动,移到了周盈若身边。抬臂将她扣在自己怀中。
    周盈若身形一颤,仰头瞪张玄微。奈何她眼中含泪,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
    张玄微垂眸,瞧见她泪眼中自己的倒影,胸口处的不忿和焦躁莫名消失了不少,取而代之的一种奇特的充实。
    “要哭便痛快的哭,不哭便直接不哭。想哭又憋着,实在太过·······”
    她此时过分温顺,乖乖抚在他肩头,一动也不动。张玄微吞下了愚蠢二字,道:“···实在别扭。”
    周盈若本来就忍不住,又有张玄微在一旁煽风点火。眼泪彻底决堤,伏在他肩头便大哭起来。
    她揪住他的衣衫,好像幼时伏在兄长怀中般的姿势。
    男子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不知道是什么气味,冷而凛冽,和兄长身上的墨香十分不同。
    张玄微穿着她兄长的衣衫,看起来总有八分像她兄长。可是他终究不是。
    周盈若的眼泪汹涌的落下来,将男子肩上的布料彻底沾湿。
    海风一吹,沾湿的布帛微冷。
    张玄微眯眼瞧着怀中人脊背轻微的起伏,颤抖,最终平静下来。
    他拍着她的脊背,低头便能嗅见她脖颈间的馨香。
    柔软的身躯像是一尾天真无辜的白鱼,在他怀中伏着,丝毫没有防备。
    喉间灼热消失。眼下,鼻间,乃至手下触感,都被另外一种柔软且温软的感觉所代替。
    张玄微忽然觉得,就是周盈若想哭得再久一些也无妨。
上一章
返回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