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眼中屋中气氛就要僵滞起来,谢思上前打圆场。
    “姑娘家中可还有亲人,不如让人去知会他们一声,也好让他们来接你回去。”
    周盈若冲谢思摇头。
    眼神落在那堆金子上,有些犹豫,还是上前取了一块。
    贺崇冷冷的,挑起下巴示意谢思。
    果然,正如他所想,这姑娘贪得无厌,并非世子良配。
    “我只要这么一块。劳烦谢先生,差人替我雇辆马车就好。”
    谢思摸摸鼻子,避开自家将军目光。“不知道姑娘要去哪里?”
    周盈若掂了掂手中的金块。
    “东都。”
    “你,你,你是想去找世子殿下?”
    贺崇坐不住了,重重扔下茶盏。
    周盈若有些奇怪。
    这位将军的口条,听着怎么有些怪。
    “自然不是,他既然丢下了我,我便明白他的意思,又何必再去找他。”崔玄微负了她,她怎么还可能上赶着去找他。
    “我去东都是有其他事情要做。”
    那日周盈若在屋中思索许久,心情虽然委顿。
    但她从不会在一件事上纠结太久。
    理清了思绪,便将崔玄微抛在脑后。
    她本来就是为了舞弊案才委身崔玄微。
    如今他不守信,也辜负了她的心意。她掐灭那点似是而非的喜欢,也不会掉一块肉。
    反正是他先丢下她的。
    她周盈若自认问心无愧。就算日后在东都当真见了他,也只会当他崔玄微是个陌路人罢了。
    “敢问姑娘,去东都是要做什么?”
    谢思拦住自家将军。
    “不能说。”
    贺崇沉沉看着谢思,眼中杀气汹涌。
    谢思咬牙,抢先在贺崇之前开口:“姑娘恕我无礼,你不肯说是什么事情,我们只怕不能放你去东都······”
    周盈若一愣,旋即了悟。
    她冷笑,“怎么,怕我去找崔玄微,继续纠缠他。放心吧,就是如今他再回来接我,我也不稀罕。”
    她将金块重新扔给小厮。
    “既然你们不想我去,那我也不要你们的东西。”
    就是凭借两条腿,她也要去东都,去敲大理寺门前的震天鼓。没了崔玄微,她还就不信舞弊案没法子往下查了。
    “不行。”
    贺崇挥退谢思,起身,挡住周盈若去处。
    “你,不能去。”
    周盈若仰面看他,“我偏要去,难不成你们便要将我关在长春园中吗?”
    “就是,关你,又如何?”
    男人眼中杀气暗起。
    周盈若没有退却。她绕过贺崇便走,手腕却被他拽住。
    铁一般的手掌锢住她手臂,几乎拽得脱臼。
    周盈若咬牙。
    “放开!我救了你们的世子。你们便是这么对我的?!”
    贺崇抿唇,垂眼瞧见她发怒时微红的面颊,以及颈侧一粒暗红小痣。
    随即一怔。
    这一怔,他脚背上就挨了周盈若狠狠一脚。
    男子力道松开。周盈若挣脱出来。
    “谁让你拽我的!”
    “等等,你不能,不能走。”
    贺崇低头,从那一怔中恢复过来,神色恢复冰冷。挥手叫来两个侍女,两人连搀带扶,就要将周盈若留下。
    “你们在做什么?盈若姐姐?!”
    正厅外,朱漆木柱下忽然有人出声。
    秦玉娘看清屋中众人。直直将周盈若护在身后。
    “好啊,你们不仅强掳了我来,还关了盈若姐姐。告诉你们,若是我当真是什么侯府的小姐,第一个便叫人治你们的罪!”
    谢思一敲额头,“秦姑娘,你别多事。”
    “你才别多事呢。”
    “玉娘······”
    周盈若本就是大病初愈,跟着贺崇争执许久,就有些支撑不住。
    秦玉娘瞧她的面色,手往她脉上一搭。
    “你们两个当真是男子汉大丈夫,欺负她一个病人身子刚好,还虚着是吧!”
    周盈若脑袋又疼起来。秦玉娘扶着她,“别怕,盈若姐姐。你先歇歇,我去给你开服药方。”
    正堂中乱糟糟的。
    贺崇冷冷站着,倒是谢思,立刻吩咐人将周盈若送回厢房。秦玉娘与她寸步不离,开了药方,着人去煎药,自己便在床榻前守着周盈若。
    周盈若其实也没有多虚弱,可是秦玉娘看她看得紧。
    秦玉娘托着腮,眨眼瞧着,“盈若姐姐,你身上风寒还未痊愈呢,就是要走,也等着病好再走啊。别跟那些蛮不讲理的人置气。平白伤了自己的身子。”
    周盈若摇头。
    “我没事,他们留不住我的。倒是你,怎么就会在这里?”
    一说起这事,秦玉娘嘴角立刻掉下去。
    她哼了哼,“我跟爷爷在医馆给人看病,本来好好的,不知道那两人从何处打听过来,知道我是被爷爷捡回来的弃婴,托人问清了爷爷是何时捡到我的。便非说我是什么东都承恩侯府的小姐,要带我回家。”
上一章
返回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