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得了崔玄微的命令。
    阿一不敢留在东都盘桓,马都没歇。就又带了一队银甲卫,顺大庆门出东都,一路朝着东南而去。
    银甲卫出行,无人胆敢阻拦。
    路过大庆门时,阿一抛出腰牌,给守城的将领晃了一眼。
    守城的小将会意,立刻替银甲卫疏通道路。
    “后头的,速速从主道上推开。”
    贺崇坐在马上,听见不远处守城的小令催促,皱了皱眉。转身吩咐一声。
    青布马车朝道旁驰去。
    周盈若坐在马车里,觉得忽然颠簸起来。将车帘掀起一道缝来,问:“出什么事了?”
    “无事,银甲卫士出行,约莫是有急事在身。”
    贺崇勒住缰绳,眉头紧紧皱着。
    帘内人的模样自他眼前一闪而逝,他咬咬牙,催马上前。
    “盈若姑娘,其实当初,在东南,世子殿下醒来之后······”
    侧旁车帘忽得大开,露出少女莹白带笑的脸,秀丽异常,又有些端艳。
    贺崇一句话没说出来,竟就卡在了喉咙眼。
    “将军一路骑马,外头风大。要不要喝口茶润润喉?”
    周盈若接过青瓷递来的茶碗,递到贺崇面前。
    贺崇喉结上下动了动,垂目接过茶碗,一饮而尽。又将即将说出口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自东南动身,到东都,一路以来走了半个月。
    照着贺崇往常的性子,早就该把那日的实情与周盈若说清楚。
    其实不过短短两句话——当日世子殿下醒来,是我贺崇诓他。说找到他的时候便只剩下他一人,并不见你周盈若的踪迹。
    但贺崇试了许多次,却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对上周盈若的微弯的眼眸,本就结巴的口条越发僵硬,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来。
    这些话是早说晚说都得说的。
    周盈若是东都承恩侯府三房的小姐。
    日后回到东都,凭借承恩侯府在东都的显赫,迟早都要与身为寿王世子的崔玄微见面。
    贺崇本来想着,反正一路上大约要走半个月,迟早有机会把话说清楚。
    可他犹豫来犹豫去,最后竟一路憋到了东都。
    “将军从前可曾见过承恩侯府的老夫人?不知道她性情如何,带我回去,是不是还要预备些礼品?”
    周盈若有些忐忑。
    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她名义上的祖母。
    贺崇摇头,低声闷道:“我从前,不常在,在东都。知道的,只怕还不如,不如谢思多。不过你不要怕,你就是长烟小姐的孩子。老夫人,她不会不认你的。”
    周盈若跟着贺崇这半个月,大概也知道他有口疾。
    如此磕磕绊绊跟她说了好几句话,实在是不容易。
    她也不想为难他,抿唇冲他点头,便缩回了马车中。
    一晃半个多月。周盈若便从珠池镇到了东都。
    贺崇说,她是承恩侯三小姐周长烟的女儿。
    只瞧她颈侧小痣的位置,还有被捡到时的时间,便能确定了。
    当年周长烟随夫君到外地赴任,路遇乱军,在兵荒马乱之中产下女儿,却因为躲避乱军,不得不将女儿丢在珠池镇上。
    只可惜周长烟最后也没躲过灾祸,与夫君还是死于乱军之手。只留下她······
    马车继续上路。
    不多时,便到了东都最为煊赫的一条长街。
    贺崇早就与承恩侯府递过信,府中上下都知道今日是府中小姐回来的日子,早已大开府门,只等着迎人入府。
    承恩侯府之前。
    两座石狮威武赫赫。
    贺崇送到这里,已不便入府。他从马上跃下。瞧着周盈若下了马车。
    “盈若姑娘,其实当初······”
    “将军你送到这里,已经够了。这一路以来多亏了你。若非是有将军你护送,只怕也不会走得这样顺畅。”
    周盈若松了青瓷的手臂。
    “日后再见,定当多谢将军。”
    “日后,再见······”
    贺崇讷讷的,连一旁的谢思看了都要着急。
    承恩侯门前,候着的下仆早已按耐不住,眼巴巴就在一旁等着。
    “将军,您瞧这时辰,我们老太太可是打一早就等在荣寿堂中了······”
    周盈若扭身冲贺崇一笑,“那就日后再见。”
    待到瞧着周盈若跟着众人入了府。
    谢思终于忍不住,瞧瞧还矗立着,呆呆凝视的贺崇。低声道:“将军还是没告诉盈若姑娘?”
    “她说,日后再见。那就不如,等下次见她,再说······”
    贺崇又皱了眉。神色冷肃。
    谢思在一旁苦笑不已。
    一路上不说,到了东都也不说,非要等下次。
    究竟是怕说了惹人家讨厌,还是怕说了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上一章
返回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