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一枝红杏出墙来

第7章杏打姬晏,玉郎劝架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此后,姬岑三五不时就会带着小红杏一道去湛园寻玉无瑕,尽管玉无瑕对她二人视若无睹,但她们完全不在意,姬岑依旧自顾自欣赏他的美色,小红杏埋头奋笔疾书,一次画一个玉无瑕。
    只不过,她现在学聪明了,每次画完后,她都会将画作垫在一堆宣纸下头,免得被姬晏瞧见。
    夕阳西下,玉无瑕结束教学,姬晏告辞离去,姬岑与小红杏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去,尤其小红杏,她还时不时回头朝玉无瑕抛个媚眼,抛到眼皮子都快抽筋了才肯罢休。
    然而,玉无瑕还是无动于衷、面不改色,他站定在廊下,淡淡地望着她,跟看天边晚霞无甚区别。
    须臾,他问身侧的林菁,语气疑惑:“江夫人为何屡屡朝我翻白眼?”
    他观小红杏的言行举止,也不像是个无礼粗蛮之人,再者,他不曾得罪小红杏。
    林菁:“……”冰山脸底下藏着的是波涛浪涌,他想说,公子,可能江夫人抛的是媚眼。
    然,他还是没有轻易开口诋毁一个女子的清誉,想了想,道:“可能……江夫人患有眼疾。”
    丫鬟初篁整理完里头的书案,拿着一张宣纸走上前来,问:“公子,这张画要如何处理?”
    (注:初篁、林菁皆为竹子的别称。)
    玉无瑕接过那张宣纸,低眸一瞧,立马移开视线,这张画威力无穷,伤眼睛,只因画中男子实在貌陋,眼睛长得像绿豆,鼻子长得像蘑菇,嘴巴则像腊肠,丑得天怒人怨。
    他将宣纸折了两道,将其随意夹在手中所拿的书本里,吩咐:“初篁,日后若是再见到这等画技的作品,直接收到我书房画柜里便是,无需再来过问我。”
    初篁略有点诧异,应道:“是。”
    玉无瑕负手而立,心中暗想,他倒想看看,小红杏究竟还能把他画成何等难看模样。
    *
    今日,天气明媚,小红杏兴致勃勃地换上束袖骑装,出了江府,姬岑已在门口等她,一见到她,挥手招呼:“小妹,快过来!”
    姬岑坐在高头大马上,好生威风。
    小红杏急忙奔上前去:“岑姐,你今日好生英姿飒爽!”
    姬岑昂头,笑道:“那是自然。”
    她将手中牵着的另一根缰绳递给小红杏,小红杏握住缰绳,转头看去,竟是一匹毛色油亮的小红马!
    小红杏大喜,“谢岑姐送我宝马!”
    “俗话说,宝马配美人,这匹小红马能被你这个大美人骑,简直是它的福分。”
    小红杏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小红马的鬃毛,小红马呼噜噜打了个响鼻。
    江过雁曾经指导过小红杏骑术,不过因为不常骑马的缘故,小红杏骑术不大好,祖千秋托着她,小红杏小心翼翼地翻身上马。
    姬岑体贴她,慢悠悠地踱马,往郊外的沙场而去。
    小红杏与她说说笑笑,好不快活。
    到了沙场,玉无瑕和姬晏已经到了,玉无瑕正在指点姬晏如何一边骑马,一边射箭。
    他以身作示范,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在沙场驰骋,扬起一地沙尘,但这场沙尘并没有阻碍他的视线,玉无瑕左手持弓,右手勾弦,“咻”的一声,利箭猛然射出,正中靶心!
    小红杏颇为吃惊,之前她一直见玉无瑕穿着宽袍大袖,以为他只是个弱骨文人,没想到他换上束袖骑装,也能如此飒爽利落,气势一点不输给沙场武将。
    姬岑拍手叫好:“表哥好厉害!”
    玉无瑕闻声望过来,见到二人,轻轻点头,不再理会,继续与姬晏说其中要领。
    姬晏听罢,也跟着挽起弓箭,在马背上不断变换角度,试着一次次射箭。
    玉无瑕一边看着,一边指正他动作。
    姬岑骑着马蹭过去,嬉皮笑脸地道:“晏弟,你好菜啊,表哥都教你这么久了,你骑射之术还是这么烂!”
    姬晏正是少年心性,听不得姬岑贬低他,不服气地怼:“皇姐看不上我的骑射之术,我还看不上皇姐的马术呢!”
    “嘿!你小子今日是存心要跟我吵架了?”
    姬岑作势撸袖子,“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马术?”
    “比就比,孤有什么不敢的?”
    玉无瑕冷眼瞧着二人抬杠,显然也是习惯了,自顾自低头用大拇指拨弄弯弓,弓弦发出“铮铮”嗡鸣。
    姬岑与姬晏于是骑着马,围着沙场外围快步跑起来,一会是姬岑跑在前头,一会是姬晏将姬岑甩在后头。
    小红杏津津有味地看着,不得不说,姬岑真的是女中豪杰,她还会一边骑马,一边做各种花里胡哨的动作,期间还不停吆喝:“表哥,看我!看我!”
    姬晏气不过她如此散漫,故意让马后蹄扬她一嘴沙土,“皇姐还是闭上嘴,专心与孤比赛吧!”
    姬岑“呸呸呸”好几声,气得够呛,一甩马鞭,骏马立时加快步伐:“姬晏,本公主定要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姬晏转头冲她扮鬼脸:“那你先追赶上来再说啊!”
    小红杏看了一会后,注意力又到了不远处的靶子上,她驱着小红马走上前,从一旁拿起弓箭,退离靶子,试着弯弓搭箭,箭头对准靶心,一放手,羽箭有气无力地飞出一段,在半空落下。
    祖千秋见状,刚要上前,玉无瑕已经踱马到小红杏身侧,“你力度不够,姿势也不对。”
    小红杏一惊,没想到玉无瑕会主动开口与她搭话,这还是第一次呢,看来,这些天的媚眼没有白抛,她歪头,笑着问:“那你教我?”
    玉无瑕望了眼她歪扭扭的身姿,道:“首先,坐直身体。”
    小红杏立马将脊背挺直。
    玉无瑕接着道:“右手以食指,中指及无名指扣弦,食指置于箭尾上方,中指及无名指置于箭尾下方。”
    小红杏一一照做。
    “举弓时左臂下沉,肘内旋,用左手虎口推弓。”
    “开弓、瞄准、脱弦。”
    小红杏按照他指示射出,这次箭飞出好一段距离,但还是在中途落下,半点没挨蹭到靶子。
    她失望地放下弯弓,看向玉无瑕,“夫子,好难啊。”
    玉无瑕愣了一瞬,才觉过味来,小红杏口中喊的“夫子”是他,他一顿,道:“莫要喊我夫子,我并非你的夫子。”
    小红杏立刻流露出委屈神色:“我知道,夫子嫌弃我出身低贱、资质凡庸,所以不愿意收我这个弟子。”
    玉无瑕想了想,直白道:“你出身如何,我并不清楚,至于资质,的确凡庸。”
    小红杏被气到,恨恨地瞪他一眼,“夫子若是不会讲话,那还是不要开口为妙,省得惹女孩子暗地里伤心难过。”
    “……你看起来不像是个会暗地里伤心难过的性子。”
    小红杏接连被噎,无语至极,傲娇地“哼”了一声,随手拿一杆羽箭想要敲他肩膀一下,谁知在中途被拦下。
    玉无瑕举着弯弓挡住那杆羽箭,面露不解之色:“夫人作甚?”
    “你!”
    小红杏纵横情场多年,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人!气煞她也,要是换了江过雁,眼下肯定巴巴凑过来,自己讨打了!
    她气急,破口大骂:蠢货!
    玉无瑕越发疑惑,咀嚼道:“蠢货?”
    他一本正经之色:“从未有人以‘蠢货’一词评价过我。”
    “我知道,大家都说你是神童嘛!”
    讲完这句,小红杏不想再理他,索性将羽箭收回,又接着练习射箭。
    玉无瑕也不觉尴尬或者生气,依旧待在一旁指点小红杏的动作。
    接连射了好几箭,小红杏虎口泛疼,连忙放下弯弓,捂住虎口,呼呼吹气。
    玉无瑕见状,思量片刻,将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褪下,递给小红杏,“江夫人若不嫌弃的话,可先借在下的扳指一用。”
    不过一个玉扳指,她还需要借?玉无瑕还真是小气至极,难道就不能送她吗!
    小红杏一把夺过那个玉扳指,套在自己大拇指上,待看清其上图案,不由一惊。
    玉扳指上头雕刻着一条盘踞的神龙,纵使小红杏再孤陋寡闻,她也知晓龙可是皇族的象征!
    她不禁有点害怕,担忧地问:“这等贵重之物,若是被我一不小心弄坏了该如何是好?”
    玉无瑕淡声道:“坏了也就坏了,无甚要紧,家父会舔颜再去跟皇上求一个回来。”
    小红杏诧异地望他一眼,他刚才是在含沙射影地骂自己的父亲厚脸皮吗?
    可是,应该不可能吧,小红杏心里暗自嘀咕。
    “趁日头正好,你再多勤加练习几遍。”
    小红杏于是套着玉扳指,继续弯弓射箭。
    可是,她射不准靶心也就算了,没有一次能够射到靶子上就太惨了!
    练了好几回,她没兴致了,气哼哼地想要将利箭丢开,忽而,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握住她两只手,手把手地教她将羽箭搭上弯弓,帮她一道拉开弓弦。
    小红杏注意力被吸引,不由侧头望去,玉无瑕俊逸白皙的脸庞在此刻离她前所未有的近。
    玉无瑕提醒道:“射箭的时候,眼睛要正视靶心,莫要东张西望。”
    小红杏回过神,有些窃喜,“夫子手把手地教我,难道就不怕传出流言蜚语吗?”
    玉无瑕不以为然:“传道授业,不分男女。”
    “你且专心地看靶子。”
    小红杏只好将注意力放回到射箭上,她眯起双眸,望着靶子。
    玉无瑕问:“可看清楚靶心了?”
    小红杏将羽箭对准靶心,“嗯”了一声后,玉无瑕带着她松开手,羽箭立时脱弦飞出,牢牢地射进靶子里,正中最外的一环。
    小红杏兴奋地拍手:“哇!我射中了!”
    玉无瑕一言难尽地松开她:“这就是你看中的靶心?”
    小红杏嗔他一眼:“箭是你射的,射不准靶心,你怎么来怪我?”
    玉无瑕顿了顿,忽而道:“江夫人,你果真患有眼疾。”
    他说完,小红杏又朝他翻了个“白眼”。
    *
    夜间,小红杏兴尽而归,正在房间里头与豆蔻欢快地洗刷刷。
    祖千秋凑到江过雁身边,刚开口:“大人,今日夫人与荣安公主去了郊外沙场,夫人还与玉……”
    江过雁摆手:“祖叔,从今以后,你不必再将杏儿每日的行踪告知于我。”
    祖千秋诧异:“大人,这是为何?”
    江过雁笑道:“我信杏儿,她素来有分寸,不利于我的事情,她从来不会做。”
    又反问:“祖叔难道不信杏儿吗?”
    祖千秋定定道:“属下自然是信任夫人的。”
    罢了,只要夫人平安喜乐,他一个老头子也别无所求了。
    *
    跟着姬岑一起混,渐渐的,小红杏也变成了玉家大宅的常客,玉家奴仆对她也是见怪不怪了。
    今日,姬岑没空去玉家大宅,小红杏噔噔噔自个儿带着豆蔻、祖千秋上门去了。
    姬晏见到她,没瞅见姬岑,颇为意外,问:“江夫人,我皇姐呢?”
    小红杏摆手笑道:“岑姐她今日没空,我就自己一个人来了。”
    姬晏更加惊奇,“你一个人来这里作甚?”
    小红杏白了姬晏一眼,“太子殿下这话说的,我还能来此地作甚?”
    她冲玉无瑕抛了个媚眼:“当然是来听玉夫子讲课啊~”
    姬晏无语,得,能跟姬岑玩到一起去的,果然也是个厚脸皮的家伙,他不好出言赶走她,只好将视线投向玉无瑕。
    玉无瑕无视小红杏的媚眼,淡然地将《六韬》打开,“阿晏,我们今日讲国君御天下的方法、治国用兵的道理。”
    姬晏见玉无瑕不欲理会小红杏,只好也把她当做空气,摆出洗耳恭听状,认真听讲。
    小红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玉无瑕瞧。
    “打开第三卷《龙韬》的《立将》篇。”
    书页唰唰声响起,姬晏翻到《立将》篇,小红杏没有书本,索性挤到姬晏身边坐下,跟他一道看。
    姬晏嫌弃地白她一眼,将书本往自己那边挪,拒绝意味很明显。
    小红杏于是又起身,跑到玉无瑕身侧,坐在他身边,玉无瑕瞧她一眼,她冲他勾起一个讨好的笑容,双手合十,做出祈求模样。
    玉无瑕心中微叹,随她去了。
    小红杏见他同意让自己留下,心中高兴,一只手杵在桌上,捧腮侧头,甜笑望着玉无瑕,视线从他斜飞入鬓的长眉,滑落到他高挺的鼻梁,最后到他一张一合的薄唇。
    “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应敌。”
    “阿晏,此为何意?”
    姬晏沉吟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臣子怀有二心就不能忠心侍奉君主,将帅受主帅牵制而疑虑重重就不能专心一致地对抗敌人。”
    “不错,你且记住,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小红杏不赞同此话,插嘴道:“夫子此话实在太过武断,须知天子御下千万臣将,能挑出一个十分信任的能臣本就不是一件易事,你叫太子殿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那等太子将来登基大统,他岂不是挑不出一个可以任用的臣子?”
    姬晏不满:“孤才不会落到孤军奋战的地步,无论如何,我身边还有表哥可以信任。”
    “国有法规,军有纪律,这些都是用来约束臣将的准绳,完全的信任亦不代表完全的放心。”
    小红杏固执道:“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疑’吗?”
    玉无瑕诧异地望她一眼,见她面色不好,无意与她争辩。
    小红杏脑海里乱糟糟的,总是闪过很多画面,可她还没来得及细想,那些画面就飞快跑走了。
    她更加烦躁,脱口而出道:“总之,就算皇上并不十分信任将帅,可他还是会委派他抗敌,只不过,他擅长卸磨杀驴罢了!等将帅将敌人一举歼灭,天子就会把将帅给宰杀了!”
    她“哼”了一声,恨恨骂:“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皇帝可真是阴险狡诈!”
    姬晏气急,站起身,扬声道:“小红杏,你别乱讲话,举国之内,谁不知道我父皇是个仁善之君,断不会做出这等坑杀良将的恶事!”
    小红杏瘪嘴道:“我又不是说当今圣上,太子殿下干嘛这么激动?”
    “女子无才便是德,你还是莫要随便妄议朝政为妙!小心我在朝上参你家夫君一本,让父皇治他个教妻无方的罪名!”
    说罢,姬晏气得拂袖而去。
    小红杏也气炸了,一把夺过玉无瑕手中的《六韬》砸向姬晏:“去你的‘女子无才便是德’!你以为你说要参江过雁一本,我就会害怕妥协吗?滚犊子!老娘不怕你!你尽管参去吧!无理取闹的小屁孩!”
    姬晏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无礼蛮横的女子,当即火冒三丈,“你敢辱骂孤?真是无法无天了!”
    小红杏站起身,气冲冲地跑过去,双眼瞪着姬晏:“你好大的脸啊!现在就敢自诩为天了?”
    姬晏也低头死死盯着小红杏:“孤为大魏朝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将来登基为天子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为何不可自诩为天?”
    小红杏“呵”的一声冷笑,轻蔑道:“你莫不是忘了自己还有一个长兄,古语有云,‘立嫡立长,立长不立贤。’姬瑞大皇子也是正妻所生,论继承大统,没人比他更有资格!何况他近年来还替皇上镇守巴陵有功……”
    姬晏被她这番话激到脖颈赤红,争辩不过,气得推了小红杏一把。
    小红杏这下更加恼火,“你敢推我?你个王八羔子居然敢推我?”
    说完,她飞扑上去,举起拳头砸向姬晏。
    姬晏“嗷”的一声惨叫,抬手捂住鼻子,低头一看,手心里染了血迹,“打人不打脸!小红杏,你太过分了!”
    我就打你脸了,怎么样?
    小红杏还想继续动手,姬晏可不会站着挨打,当即还手,想要擒住小红杏手腕,反剪住她。
    玉无瑕见势不好,连忙上前,握住姬晏手腕,“阿晏,抬手不打无娘子。江夫人毕竟是弱质女流,你不该与她一般见识。”
    姬晏气急反驳:“表哥,我冤枉啊!你刚才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她先动手的!”
    小红杏刚想趁机偷袭姬晏,玉无瑕一把抱住她腰肢,将她抱退好一段距离,“江夫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小红杏不肯,使劲挣扎,玉无瑕只觉得她蛮的很,颇为哭笑不得,吩咐道:“林菁,去拿一段软缎绸布过来。”
    林菁称是,疾步下去拿了。
    初篁端来水盆毛巾等物,凑到姬晏身边,姬晏从衣襟里掏出一个小铜镜和一把木梳,对着铜镜照来照去,幸亏小红杏力气不算大,他鼻子没有破皮,姬晏松了口气,又照铜镜梳理凌乱的头发。
    初篁绞干毛巾,小心翼翼地帮他擦拭鼻血。
    不一会,林菁进来了,将软缎绸布递给玉无瑕,小红杏惊慌生气,质问:“玉无瑕,你要干什么!?”
    玉无瑕微微一笑,道:“我不过是想叫夫人冷静下来罢了。”
    小红杏急忙认怂:“我已经冷静下来了!真的!”
    姬晏帮腔:“表哥,你别相信那个疯女人,我可不想待会又挨上一拳头!”
    小红杏咒骂:“姬晏,你个王八蛋!你才是疯女人!”
    姬晏皮笑肉不笑地望小红杏一眼:“不好意思,孤是男子。”
    “那你就是一个疯男人。”
    姬晏将铜镜翻转个面,对准小红杏,“你且瞧瞧自个儿现在的形容,跟个疯妇有什么区别?”
    小红杏怔住,天哪,镜子里那个头发乱糟糟、妆容乌脏脏的女人是她吗!她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
    玉无瑕见她发怔,趁机将她捆绑起来。
    于是,等小红杏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失去行动能力,只能悲愤地瞪着玉无瑕:“好呀!你们表兄弟二人联手起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你们简直枉为男人!”
    玉无瑕并不受她言语挑衅,面不改色地走到一旁,自个儿倒了杯茶水浅抿一口。
    姬晏冲她吐舌头做鬼脸。
    小红杏累了,可怜兮兮地看向玉无瑕:“玉夫子,我渴了。”
    玉无瑕吩咐丫鬟翠篁倒杯水喂小红杏喝,翠篁倒了一杯茶,正要喂给小红杏,小红杏侧头躲闪,“不是玉夫子亲手喂的茶水,我不喝。”
    玉无瑕淡淡瞥她一眼:“那你就先渴着吧。”
    又吩咐翠篁:“等她想喝了,翠篁,你再喂她。”
    翠篁道:“是,公子。”
    (注:翠篁乃是竹子的别称)
    初篁担忧地道:“公子,太子殿下的鼻血好似止不住。”
    玉无瑕过去查看姬晏伤势,“鼻梁没断,鼻血停不住是因为鼻腔粘膜血管破裂导致的,无甚大碍。”
    姬晏紧张兮兮:“表哥,我不会破相吧?”
    玉无瑕无语地扫他一眼:“放心,破不了。”
    又吩咐初篁去拿药膏来给姬晏擦伤口。
    初篁领命而去。
    *
    等一切收拾停当,已经到了晌午时分。
    翠篁问:“公子,今日要在何处摆午膳?”
    玉无瑕分别看了一眼气色恹恹的杏晏二人组,道:“就在此地吧。”
    翠篁、林菁于是将案牍上的宣纸等物先收拾起来,初篁去厨房传膳。
    等丫鬟摆好了膳食,小红杏还委顿在一旁嚎啕大哭,光打雷不下雨的那种,玉无瑕不觉呱噪,自顾自落座,举筷进食。
    姬晏伤了鼻子,无甚胃口,手里拿着勺子,正舀碧粳米粥喝。
    等二人吃完,姬晏告辞离去,玉无瑕擦拭嘴角,走过去蹲在小红杏跟前,脸上带着一丝愉悦浅笑,问:“哭累了没有?”
    小红杏哼哼唧唧,转过头不肯瞧他,她打定主意了,今日她就不肯走了,要待江过雁过来玉家大宅寻她,好寻玉无瑕的晦气!
    见她不肯理人,玉无瑕也不甚在意,吩咐:“翠篁,打盆水来给江夫人洗脸。”
    又施施然走到一边看书去了。
    小红杏气得牙痒痒,不一会,翠篁过来帮她洗掉脸上的残妆。
    小红杏这回没有耍脾气,由着她去了。
    等洗完后,翠篁道:“公子,奴婢已帮江夫人洗漱好了。”
    玉无瑕转头看过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不施粉黛的小红杏,珠圆玉润、杏眼嘟唇,素颜看起来倒不像妆后那样妩媚妖娆,甚至带着点天真的孩子气。
    谈不上什么惊艳不惊艳,他只注意到小红杏面色苍白、口唇色淡,看着就不大健康的模样。
    他微拧眉,将书本随意搁下,走到小红杏跟前,“夫人若不嫌弃的话,我为夫人诊脉一二。”
    小红杏当即怒怼:“我很嫌弃!”
    林菁第一次见到自家公子惨遭女子嫌弃,冰山脸不由裂了道缝,露出点隐晦笑意。
    玉无瑕用余光扫他一眼,林菁立时正色。
    玉无瑕微叹:“夫人,冒犯了。”
    说罢,他拿出一张丝帕盖在小红杏手腕上,两指搭上她脉搏。
    须臾,玉无瑕拿开手,又想帮小红杏看一下眼疾,手刚伸过去,小红杏立时瞪大眼睛,“你想非礼我!?”
    玉无瑕见她瞳色分明,瞳仁漆黑明亮,完全不像是患有眼疾的模样,心中不禁疑惑,倒也没强行扒开她眼眶查看。
    “夫人体质阴寒,乃是阴气过剩、寒从内生的缘故,夫人平日里可是怕冷怕风、手脚冷痛、月事不调?”
    小红杏面色不大自然,“嗯哼”一声,以示回答。
    玉无瑕想了想,又道:“你且将舌头伸出来给我瞧一瞧。”
    小红杏本来觉得不好意思,而后又觉得这是个撩人的好机会,于是粉舌微卷,轻吐而出,恍若蛇信子那般勾着玉无瑕,眼神含情地望着玉无瑕,冲他抛了个媚眼。
    林菁脸颊发红,不敢再看。
    玉无瑕不动如山,丝毫没get到小红杏的勾引意图,只关注到她舌淡苔白,“夫人平时可是小便清长?”
    “……”
    诱人的旖旎氛围一下子就被击个粉碎。
    小红杏舌头僵住了,猛一下收了回去,结结巴巴道:“你、你……”
    玉无瑕撩起眼皮子,与她双眸对视,他眼中并无丝毫涟漪,一本正经道:“夫人无需顾虑,医者面前,不分性别。”
    小红杏:“……”
    沉默一瞬,蓦然暴起:“我去你娘的‘不分性别’!玉无瑕,你根本就是借此耍流氓!”
    她扭着身体,抬起脚去踹玉无瑕,玉无瑕机敏退开,她又转而拿头去撞玉无瑕,玉无瑕分外无奈,抬手挡住她脑袋,小红杏脑袋在他手心里来回乱蹭,奈何挣脱不得。
    须臾,玉无瑕忽然来了一句:“不过,夫人的发质摸起来很软,像猫咪毛发一样顺滑。”
    他浅浅一笑:“看来,夫人平日里保养得不错。”
    小红杏累极,缩回脑袋,又委顿下去,靠着柱子咻咻喘气。
    玉无瑕走到案牍边,提笔写下一张方子,递给初篁,“去我药房中抓点药,待会给江夫人带回去。”
    玉无瑕私底下会钻研医术,玉家家产丰厚,他贵为嫡公子,私设一间药房也不是什么难事。
    初篁接过药方子,见里头有好几味药材都是名贵之物,不由一惊,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点头应是,悄然下去了。
    此时,翠篁来报:“公子,家主找你过去一趟。”
    玉无瑕一听,嘴角不由往下撇,周身气息沉寂,冷淡道:“我知晓了。”
    又吩咐:“林菁,翠篁,你二人且留在此地伺候江夫人进膳。”
    林菁与翠篁称是,玉无瑕背着手,慢悠悠地踱步而去。
上一章
返回

一枝红杏出墙来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