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一枝红杏出墙来

第43章雁鹤争杏,暗流汹涌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答辩会结束,众人逐渐散去,小红杏也准备趁机开溜,然,江过雁可是直直朝她走过来了,他疾声呼:“杏儿!”
    她避无可避,不能假装没听见,只好站在原地等候他。
    江过雁走近过来,朝玉含珠、姬晏与姬岑三人行礼问好,“微臣见过皇后娘娘、太子殿下、荣安公主。”
    玉含珠站起身,淡声道:“江军司不必多礼。”
    小红杏本想拖着姬岑一块面对江过雁,岂料,玉含珠道:“阿岑,你送本宫回椒房殿。”
    姬岑只好应下:“是,儿臣这就送母后回去。”
    她手轻轻拍了拍小红杏的手背,低声道:“你待会与江军司说完话,叫一个宫女带你去凤阳阁寻我。”
    小红杏颔首:“好。”
    姬岑与玉含珠一道走了。
    知道他们夫妻要说悄悄话,姬晏识趣地避开了。
    江过雁拉起小红杏走到一处花圃旁,小红杏知晓他生气,于是急忙先解释起来:“早上我本来打算与豆蔻去游湖赏荷的,结果岑姐二话不说就拉我进宫来了,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出尔反尔的!”
    江过雁气不打一处来,恨恨地抬手掐了掐小红杏脸颊,又气又无奈:“你呀!怎么也学会对我阳奉阴违了?!”
    他看向小红杏背后,不见张嶙,怒声问:“张嶙呢?他竟敢擅离职守?”
    小红杏见他发怒,不由缩了缩脖子,脸颊被他扯着,她艰难地出声解释:“张、张护卫今早与青奴打起来了,二人打了许久,不分胜负,因此没有追上来跟着我一道来月章台。”
    江过雁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若是张嶙追上来了,定不会让小红杏进宫来,思及此,心中暗暗恼恨,姬岑此人果然讨厌至极,若是祖千秋在的话,十个青奴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微微用力,拧了小红杏脸颊肉肉几圈,小红杏双手胡乱扑腾着,含糊不清地求饶:“江郎,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江过雁还是气焰不消,手上再度用力几分,小红杏脸颊都红了,她只好抱住江过雁腰,搂着他摇晃,撒娇:“痛痛痛!江郎,我疼啊。”
    江过雁到底是心疼了,松开手,小红杏抬手给自己揉脸颊。
    江过雁握着扇子,“啪啪”打了小红杏屁股几下,恨声道:“等晚上回家,我再跟你算账!”
    小红杏可怜巴巴地捂着半边脸颊,噘嘴不说话了。
    江过雁将她搂进怀中,手帮她揉脸颊,想要说几分软话哄她,到底是气不过,干脆一言不发。
    半响,他沉声道:“张嶙没有跟着你,我不放心,我下午要去御书房与陛下谈论国事,没空顾得上你,你听话,先出宫回家去。”
    小红杏失望地“啊”一声,不愿意:“我不要出宫,我还没逛够皇宫呢。”
    “这件事没得商量。”他态度强硬,“我现在就派人送你出宫。”
    他转头看向身侧跟随的二人,吩咐:“吴右丞、唐都尉,劳烦你二人送内子归家。”
    吴秋舫与唐人桂抱拳应下,“是,下官一定将夫人平安送回江府。”
    小红杏第一次遇他冷脸,心中委屈,两只杏眸不由漫上水雾,语气带着一丝哭腔:“我不要出宫,你为什么总要这样对我?我下午要和岑姐一块玩,连这个小小的心愿你都不肯满足我!”
    说完,她两只手握成拳头,一个劲地捶打江过雁胸膛。
    江过雁任由她打,等她发泄完,缓和了口气,“杏儿,你乖一点,你待在皇宫里,我心神不宁,哪里还有心思面见陛下?你权当帮帮我,先回家去,我晚上尽早归家,陪你一块去游香桥、拜织女娘娘。”
    小红杏还是赌气不肯:“我不要!你有本事就让他们两个抬着我走吧!”她手指着吴秋舫与唐人桂。
    吴秋舫与唐人桂对视一眼,皆是错愕,“这……”
    唐人桂见小红杏满脸委屈之色,不由心软,帮腔道:“江大人,左右,夫人想留在宫内看热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若就成全她吧?再说还有公主殿下陪她呢。”
    吴秋舫暗暗拉他一把,低声呵斥:“傻桂,不要参与江大人的家事!”
    唐人桂只好住嘴。
    小红杏指责道:“你看,连外人都比你对我好!”
    江过雁额角青筋直跳,他抬手按了按,转而牵起小红杏的手,“我亲自送你回家。”
    他看向吴秋舫,“吴右丞,劳烦你去御书房同陛下说一声,就说我有急事耽搁,待会再去御书房面圣。”
    吴秋舫拱手道:“是,下官这就去。”
    说完,他还没走,因为小红杏还在闹腾,脚死死钉在地上,与江过雁做着顽抗:“我就是不回家!江过雁!你不要太过分了!”
    江过雁可不纵容她,一把将她扛在肩上,大步流星就要离开月章台。
    小红杏气得要炸,手使劲拍打江过雁的后背,“江过雁!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
    众人不由侧目,江过雁面无表情,脸上没有半点情绪,不像往日那般,总是面带三分笑意。
    吴秋舫与唐人桂跟在二人后头,想要劝说一二,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
    玉凌寒对于玉无瑕今日的表现非常满意,脸带笑意,走上前去,伸手要拍玉无瑕手臂,“无瑕,难为你还肯为家族筹谋半分呐!为父本来还以为你今日要打定主意,做锯嘴葫芦,叫为父孤军奋战呢。”
    玉无瑕侧身避开他的手,“父亲想多了,我只为自己打算而已。”
    玉凌寒脸顿时垮下去,山羊胡须抖了抖。
    玉茗对二人相处的磁场早已见怪不怪,笑呵呵地调和矛盾,“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无瑕,凌寒好歹是你父亲,你说话要客气点。”
    玉无瑕面色淡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忽而,一道气急败坏的女声传来。
    “救命啊!强抢民女啦!”
    这道声音很熟悉,玉无瑕循声望去,由远及近,江过雁扛着小红杏走来。
    玉凌寒沉下脸,嫌弃道:“真是世风日下,江狐狸与江夫人居然将闺房之乐现于人前,简直毫无廉耻之心!”
    玉茗捻着雪白长须,摇头失笑:“江夫人还真是活泼的很,这般能闹腾,哈哈哈。”
    小红杏奈何不了江过雁,打也打不过,只能寻求救兵了,她左右环顾,忽而瞧见站在不远处的玉无瑕,急忙喊:“夫子救我!”
    江过雁冷笑,“杏儿,今日谁都救不了你,你还是消停点吧。”
    他扛着小红杏,目不斜视地路过玉凌寒等人。
    忽而,一条手臂横档住他去路。
    江过雁停住脚步,侧头望去,正是玉无瑕。
    江过雁语气不算太好,有点冷:“碧虚公子有何事?”
    玉凌寒不满地瞪了玉无瑕一眼,不知他拦住江过雁要做甚,但眼下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斥责他,只好保持沉默。
    玉无瑕扫了小红杏一眼,见她两只眼圈红彤彤的,眸色登时一沉,看向江过雁,压着不悦,道:“江夫人若是有什么地方惹着江军司生气了,江军司尽可与她好言相说,何必当着所有人的面,叫她颜面扫地?”
    小红杏深有同感地附和:“对啊,江过雁,你这样当众硬将我扛走,叫我好生丢脸。”
    江过雁安抚地拿扇子轻轻敲了敲她脚踝,没有回应,转而端起几分潋滟笑意,对玉无瑕道:“碧虚公子,江某知晓你是出于维护学生之心,才会出言劝我,只不过,这毕竟是江某与内子的家务事,就不牢阁下费心了。”
    他看向玉凌寒与玉茗,道:“下官就先走了。玉宰相,玉茗老先生,告辞。”
    玉凌寒微微点头,没有出声。
    江过雁绕过玉无瑕就要离开,玉无瑕再度侧身挡住他,他眉头微拧,声音带着几分沉厉:“江军司。”
    江过雁心中极为不快,面上所有笑意收了个干净,阴沉沉问:“碧虚公子究竟意欲何为?”
    玉无瑕面色冷漠,琅琅道:“我只是希望,江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江军司能够尊重她的意愿罢了。”
    他意有所指:“她不肯走,江军司何苦强逼?”
    “她若想离开,江军司又何必强留?”
    江过雁没怎么听懂玉无瑕的话,但男人的直觉告诉他,玉无瑕对小红杏的感情,似乎并不只是师生之情那么简单。
    他心中冷笑,怎么,玉无瑕这是当着他的面,就敢明目张胆地觊觎他的妻子?
    可笑,当他江过雁是死的不成!
    小红杏悚然一惊,害怕地吞了吞口水,救命啊,她不要在这里翻车!
    “我、我……要不还是乖乖回……”
    玉无瑕越过江过雁,径直问小红杏,他对着小红杏的时候,面色柔和许多,连语气都轻柔了不少。
    “我今日下午索性无事,江夫人要不要随我去鹤亭居学作画?鹤亭居是我在皇宫的居所,等傍晚作完画,我们再出来参加陛下举办的七夕晚宴?”
    小红杏结结巴巴:这这这……她想答应,可江过雁就在旁边,她不敢答应,可也不敢拒绝,毕竟早上已经因为羽雁步摇惹玉无瑕不悦了,若是拒绝,只怕他会生气。
    此时,姬岑急匆匆赶来了,“小妹,我在凤阳阁久候你不来,故而亲自来接你。”
    小红杏感动不已,连忙冲她招手:“岑姐,救我!江过雁非要送我回家去!”
    姬岑跑过来,来争夺小红杏,江过雁又不好与她动手,只好将小红杏放下地,小红杏脚一沾地面,立时扑进姬岑怀中,做只鸵鸟。
    这时,胡喜亲自来寻江过雁,“江军司,陛下有请。”
    江过雁不能不卖胡喜面子,只好道:“劳胡公公亲自跑这一趟了,本官这就过去御书房。”
    小红杏一听,瞬间知道自己得救了,从姬岑怀中出来,笑嘻嘻道:“江郎,你快去面见陛下吧,莫要叫陛下久等,这可不是为人臣子的本分。”
    她这个时候倒是贤良淑德起来了。
    江过雁被她气笑,抬手揉几把她的脸颊,叮嘱道:“你今日下午好生与公主殿下待在一处,不可自己一个人轻率行动,知道吗?你对皇宫,人生地不熟的,免得走丢了去。”
    小红杏糯叽叽回答:“知道了,只要你肯让我留在宫里玩,我什么都听你的。”
    江过雁余光扫了玉无瑕一眼,继而毫不避讳地对小红杏道:“至于鹤亭居,你绝不许去,知道吗?”
    小红杏不解,“为什么?”
    江过雁板下脸,“刚才是谁说,只要能留在宫里玩,什么都听我的?”
    小红杏不敢去看玉无瑕神情,连忙应下:“我听话,不去鹤亭居,你不要送我出宫!”
    江过雁满意了,笑得狐狸眸微微眯起,手拍了拍小红杏脑袋,指腹摸过步摇上的羽毛翅膀,“你要乖。”
    又看向姬岑,“内子就有劳公主殿下照拂一二了。”
    姬岑夸口道:“那是自然,无需江军司叮咛,本宫自会照顾好小妹的。”
    江过雁略感放心。
    胡喜看得不由发笑,打趣:“哎哟,江军司与江夫人真是好生恩爱,连分别一下午也要如此依依不舍。”
    他打量二人,忽而发现:“江军司与江夫人都穿着一身红衣,看着就是一对儿,登对的很。”
    玉无瑕眨了一下眼睛,眸底快速闪过一丝涟漪,嘴角微微一勾,有些讽刺。
    江过雁哈哈笑道:“胡公公这张嘴,总是这么会说话。”
    他抬扇招呼:“走走走,本官这就去御书房面见陛下。”
    他抬步离开,胡喜紧忙跟上,吴秋舫与唐人桂也尾随其后,二人心中暗暗激动,毕竟,他们可是第一次去御书房面见陛下,真是荣幸。
    *
    江过雁离开,小红杏这才敢去打量玉无瑕神色,他面色从容,眸光平和,看着与平日里无异,应当没有生自己的气吧?她也不确定。
    碍于周围一堆人在,她只好喊:“夫子。”
    玉无瑕负手问:“你可要随我一道去鹤亭居?”
    玉凌寒与玉茗诧异地盯他一眼,只觉玉无瑕今日甚是奇怪。
    小红杏踌躇,半响,她期期艾艾地道:“还是不了吧,我比较想去岑姐的凤阳阁玩耍。”
    玉无瑕背后的手微微攥紧,面上神情不变。
    姬岑揽住小红杏肩膀,笑道:“表哥可不要跟我抢人!”
    她眸子一转,道:“除非,你随小妹一道来凤阳阁陪我?”
    玉无瑕冷冷扫姬岑一眼,又看向小红杏,语气平淡:“既如此,你与公主玩吧,我不打扰。”
    说完,不等小红杏回应,径直走了。
    小红杏担忧地看着他背影,又不好出声喊他,只好任由他走了。
上一章
返回

一枝红杏出墙来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