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一枝红杏出墙来

第46章红玉败露,江郎维护 po1 8c a.c om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齐翩翩在椒房殿没找到玉无瑕,黄澄澄去了东宫,也是扑空,朱蓉蓉到了御书房门口,江过雁还在里头与姬骅商谈国事,她不好硬闯,只好站在门口等候。
    不一会,齐翩翩与黄澄澄都来寻她,说是找不到玉无瑕,朱蓉蓉担忧更甚。
    时间慢慢游走,朱蓉蓉心中越发焦急不安,也只好耐着性子等候着,直到夜色逐渐降临,夕阳彻底落下,明月冉冉升起的时候,江过雁、吴秋舫与唐人桂才一道从里头走出来,三人有说有笑的。
    “江军司!”朱蓉蓉出声喊他。
    江过雁循声望过来,见到是朱蓉蓉,他狐狸眸转了转,暂请身侧二人稍候,走近朱蓉蓉,低声问:“朱小姐,何事寻我?”
    朱蓉蓉将玉微瑕的计策告知江过雁,以及小红杏与玉无瑕齐齐失踪的事情。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po18 info.co m
    江过雁面上笑意收了干净,狐狸眸沉了沉,指腹慢慢转着扇柄,沉思片刻,“朱小姐,按照往年的惯例,宫内的七夕晚宴都是如何筹办的?”
    朱蓉蓉道:“戌时一刻,皇后娘娘会带诸家贵妇小姐去御竺楼参拜织女娘娘,然后,皇后娘娘会在御花园设宴款待众人,期间,会举办投针乞巧等祈节活动。”
    江过雁握着扇柄的指腹紧了紧,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黄澄澄看了一眼天色,道:“戌时二刻了。”
    江过雁面色凝重,“遭了!”
    他声音急切:“御竺楼在何处?”
    朱蓉蓉忙道:“我带你去。”
    江过雁脚步疾快,显然也是心急如焚,朱蓉蓉三人几乎是半跑着才能跟上他步伐,时不时给他指路。
    吴秋舫与唐人桂见他面色不好,急忙跟上去。
    *
    御竺楼
    铜锁拿下,门扉缓缓被宫女打开。
    玉含珠面色沉静,手上环着一圈佛珠。
    渐渐的,大门洞开,然后,里头的情形叫诸人呆住,玉含珠眸色一凝,几乎是一眼认出了伏在女子后背的男子身影,她微拧眉,扬声唤:“无瑕?”
    小红杏怕到根本抬不起头来面对众人,玉无瑕从她脖颈侧抬起头,看向门口方向,他容色不似往常那般淡雅,眉眼间蕴着陶醉的餍足之色,两片唇瓣亦是红润的,眸光一片水雾迷离,眼尾泛着猩红。
    他好似愣了一瞬,而后,低哑着嗓音,唤:“姑姑?”
    众人又惊又难以置信地盯着他。
    小红杏闭上眼睛,脸对着里侧,不想面对这种社死场景。
    晚风从门扉内吹进来,屋内淡淡的麝香气息逐渐散开。
    玉含珠握着佛珠的手微微用力,指甲有点发白。她刚想开口叫众人回避。
    忽然,玉无瑕直起身体,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手从小红杏凌乱的衣襟里头慢慢抽出来,他手上隐约沾染着几丝血迹,连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神龙都被染红了。
    气氛顿时炸了,众人议论声四起!
    玉含珠一言难尽:“你……”
    玉无瑕神色淡定,问:“有没有帕子?”
    玉含珠走进殿内,掏出一张帕子递给他,玉无瑕接过,将手上的血迹尽数擦掉,他动作慢条斯理的,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雅味道,仿佛自己擦的不是女人身上的经血,而是玉泉水露。
    众人尾随玉含珠进来,围观着二人,窃窃私语,很多世家小姐脸上表情丰富多彩,有暗暗咬牙嫉妒的,也有为之难过伤怀的,还有怀疑人生的……
    玉无瑕浑然不在意她们投来的各种视线,径直抬头看向小红杏。
    小红杏不仅背对里头,还抬起双手捂住整张脸。
    是以,到现在,没有一个人看清她是谁。
    玉无瑕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笑意,他随手将帕子丢开,继而捧起小红杏的脸颊,看似轻柔、实则强硬地掰下她两只手,叫她整张脸暴露在人前。
    气氛顿时更加沸腾,毕竟,小红杏可是有夫之妇!
    玉无瑕指腹轻轻地帮她擦拭脸上泪痕,神色温柔道:“夫人,不要哭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小红杏不想说话,脸上摆出委屈神色,好似受到莫大欺辱一般,广袖下,手悄悄掐紧玉无瑕大腿肉,用力拧了拧。
    玉无瑕眉头微皱,闷哼一声,握住她那只使坏的手,亲昵又宠溺地道:“莫要恼我了,可好?我实在是情不自禁,才会冒犯了夫人。”
    小红杏很识趣,现在说什么都是错,干脆闭嘴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哭,泪水流得稀里哗啦的。
    秋琳琅整个人都要炸了,声音尖锐:“碧虚公子,你……你到底是怎么了?”
    古绿绮颤声道:“我不信这是真的,肯定是小红杏勾引了碧虚公子!”
    小红杏瞪她们二人一眼,嘴上却弱弱道:“我、我没有勾引夫子。”
    玉无瑕颔首道:“她确实没有勾引我,二位小姐莫要污蔑了小红杏。”
    二人一脸梦幻、受伤地看着玉无瑕。
    玉无瑕置之不理。
    玉含珠目光复杂地盯着玉无瑕,半响,她冷冷道:“你若是尽兴了,那就带江夫人出去,本宫还要带贵女们参拜织女娘娘。”
    玉无瑕“嗯”了一声,他刚站起身,想要去搀扶小红杏,忽而,江过雁的声音从外头传来:“杏儿!”
    小红杏连忙甩脱玉无瑕的双手,朝江过雁的方向喊:“江郎!”一副寻找到依托的雏鸟样。
    玉无瑕脸色骤冷。
    江过雁急忙跑过来,将小红杏整个人抱进怀中,他紧张地上下打量小红杏一番,见她嘴唇嫣红、满脸泪水、衣襟凌乱,他攥着扇子的手用力到“咔啦”作响,脸色却还算镇定。
    “怎么回事?”他一边帮小红杏整理衣襟,一边低声询问小红杏。
    小红杏指着供桌边的那个蒲团,“那底下的香灰是假佛香,有迷情效果,至于我与夫子,都是下午被人关进来的,有人设计想要故意毁掉我与夫子的名节。”
    她提高声音:“幸好,夫子是个正人君子,不曾对我有过越矩行为!”
    众人议论纷纷,秋琳琅道:“小红杏,刚才你与碧虚公子明明抱在一起,而且,”她脸色渐红,“碧虚公子的手还是刚刚才从你衣襟里拿出来的。”
    江过雁犀利的目光顿时射向玉无瑕,玉无瑕面色从容,眸光一片沉静,却暗藏锋锐,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浅浅笑容,带着示威与挑衅。
    二人对视片刻,江过雁眼中的火越烧越旺。
    须臾,他收回视线,用力地闭了闭眼,压住所有情绪后,他扬声道:“杏儿昨日才来的月事,无瑕公子可是杏儿的丹青老师,素来德高望重、品行高洁,怎会做出奸污学生的事情?依我看,此事定然只是一个误会,望诸位今夜过后,莫要在外胡乱编排才是,省得玷污了我家夫人与无瑕公子的名声。”
    小红杏感动地看向江过雁,肯定地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我和夫子之间是清白的!”
    江过雁抱紧小红杏,看向玉含珠,“皇后娘娘,看来,今夜这场拜织女是进行不下去了,不若,你请御医来分辨一下那堆香灰的原料,如何?”
    “既如此,就依江军司所言吧。”玉含珠吩咐身边的冯嬷嬷去请御医。
    江过雁见小红杏头发散乱,问:“你的羽雁步摇呢?”
    小红杏低头去瞧地面,扫了一圈,发现那支步摇正在玉无瑕脚边,她指着步摇,刚想说话,忽而,玉无瑕状似不经意地抬起脚,踩过步摇走向那个蒲团。
    小红杏看得一愣,嘴巴张着,没说出话来,江过雁循着她手指看去,步摇已被踩烂,他眼风凌厉地剐了玉无瑕一眼,玉无瑕面不改色,他蹲下身,将蒲团拿开,手指捻起一点香灰,凑在鼻尖闻了闻。
    而后,他站起身,负手道:“这堆熏香粉里头掺了莬丝子,迷情效果十分强悍,中招者,若是不与人交欢,只怕会生生煎熬而死。”
    即使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种话,他神态依旧泰然,不见半点羞窘,反倒是那些未出阁的小姐,听得脸红耳热,不太敢去直视他。
    一会,御医来了,分辨过后,说辞与玉无瑕是一致的。
    玉含珠冷下脸色,“到底是谁在皇宫之内,行此祸乱宫闱之事?简直胆大包天!”
    江过雁看向朱蓉蓉,“朱小姐,请你将令兄与玉微瑕的计策尽数告知于众。”
    朱蓉蓉咬了咬唇,有点犹豫,若是供出朱满堂,她在朱家可真就是待不下去了,可朱满堂先来算计她的,她如何能不反击自保?
    思及此,她定了定神,与齐翩翩、黄澄澄一道将下午之事坦言相告。
    玉含珠怒而拍桌:“荒谬!来人,去将朱满堂与玉微瑕带来!还有那两个胆敢冒充宫女的女伶也一并押过来!”
    侍卫领命而去。
    *
    朱满堂本来正在享受拈花与弄柳的伺候,快活似神仙,忽然,皇宫侍卫闯了进来,“皇后有命,召你前去御竺楼!”
    朱满堂一听,登时以为朱蓉蓉与玉无瑕成好事了,当即喜滋滋地穿衣去了。
    弄柳与拈花惴惴不安地跟着一道去。
    结果,等到了御竺楼,他却瞧见了衣裳完好的朱蓉蓉,以及从容闲雅的玉无瑕,一颗心顿时提起来。
    他赔笑:“皇后娘娘召见我,不知所为何事?”
    玉含珠不怒自威:“跪下!”
    朱满堂连忙跪了,额头冒冷汗。
    玉微瑕此时也来了,见此情形,心知自己计策果真得逞,心中快意顿生,面上不显,依旧是那副谦逊君子的模样,拱手道:“拜见皇后娘娘,不知娘娘找我来,可是有何事?”
    玉含珠示意朱蓉蓉三人将方才所言再说一遍,三人就重新复述了一遍。
    朱满堂大惊,连忙狡辩:“我冤枉啊!皇后娘娘!我实在没有胆量谋害无瑕公子与江夫人!这绝对只是一场误会!”
    他恨恨看向朱蓉蓉:“朱蓉蓉,你为什么要出言陷害我?我好歹也算是你血缘上的亲哥哥!你帮着外人来害我,你良心安否?”
    见他抵死不认,玉含珠抬手示意他住嘴,转而问玉微瑕:“你可有话要说?”
    听见自己的计策被黄澄澄与齐翩翩亲耳听见的那一刹,玉微瑕慌过,但很快已经恢复了镇定。
    “皇后娘娘,我实在不知黄小姐与齐小姐为何要言语污蔑于我,我虽然年纪小无瑕几岁,可辈分上,好歹也算是无瑕的叔叔,怎么可能会这般算计无瑕?对今夜此事,我实在是半分不知。”
    朱满堂错愕地盯他,“玉微瑕,你……”
    黄澄澄与齐翩翩没想到他如此厚颜无耻,黄澄澄气急道:“谁污蔑你了!我明明亲耳听见的!那盒谢馥春香还是你提供给朱满堂的呢!”
    玉微瑕不欲理会她们,转而道:“既如此,你们不若问问拈花与弄柳,到底是授意于谁,才会做出这等事情?”
    玉含珠道:“拈花,弄柳,你们且细细道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拈花道:“回皇后娘娘的话,今日下午,朱公子亲自拿了一盒谢馥春香给奴婢,要奴婢将其装在御竺楼的莲花香炉里,奴婢自然照办。”
    弄柳道:“朱公子还吩咐我们去将碧虚公子与江夫人骗来御竺楼,将他们关在这里,好叫他们受谢馥春香所迷,当着众人的面做出苟且之事,以此败坏二人名节。”
    拈花道:“朱公子之前去湛园拜访无瑕公子,却被无瑕公子派人扔出去,因此丢了好大的脸,心中暗暗怀恨,因此想要寻机报复无瑕公子。”
    弄柳道:“还有江夫人,曾与朱公子有过口舌之争,戏称朱公子为‘猪猡’,朱公子早就想要收拾江夫人了,今夜之计,也是一石二鸟罢了。”
    朱满堂气急,怒喝:“你们这两个贱婢,为何构陷我!?明明一切都是玉微瑕的主意!”
    他恍悟过来,“好呀!你们三人联合起来算计我!”
    拈花泪水涟涟,“朱公子乃是堂堂大丈夫,为何敢做不敢当?”
    弄柳啜泣着,帮腔:“若非你胁迫我与拈花,我们怎么会甘愿替你做这等损人不利己的歹事?”
    她拉起袖子,露出青痕交错的手臂,“皇后娘娘,朱公子房内屡屡折磨我与拈花,我二人实在是被逼无奈,才会帮他做出这等恶事,求皇后娘娘饶奴婢一命!”
    说着,她砰砰磕头,很快,额头见血。
    朱满堂心中大恨,“你们!你们!贱人!”他抬臂就要扇二人。
    玉含珠喝止:“朱满堂!你这是要当着本宫的面逞凶斗恶吗?”
    朱满堂火焰顿消,呐呐:“皇后娘娘,我、我……”
    拈花道:“碧虚公子乃是当代名士,奴婢却害碧虚公子到如斯难堪境地,实在是罪孽深重,不敢求贵人宽恕,特意自裁谢罪!”
    说完,她拔出头上簪子,用力刺进自己咽喉,血丝激喷而出,她倒在地上,很快就没了气息。
    江过雁捂住小红杏眼睛,不叫她看见这等血腥场景。
    弄柳伏倒在拈花身上,哭得喘不过气,“拈花!拈花!”
    “姐姐羞愧自戕,我又岂能苟活于世?”
    她猛地扑向圆柱,脑袋重重磕上石头,“砰”的一声巨响,等她倒下的时候,圆柱上多了一滩红色血迹。
    世家贵妇与小姐面面相觑、惊叫出声,有些胆小的被吓到腿软。
    玉含珠眸中浮起一丝淡淡的怜惜之情,拇指轻轻拨弄过一颗佛珠,道了声:“阿弥陀佛。”
    江过雁气极反笑:“如此,此番倒是死无对证了。”
    玉无瑕看向玉微瑕,含笑道:“恭喜叔叔,成功洗脱嫌疑了。”
    玉微瑕笑得有点勉强,“无瑕说笑了,这本就不干我的事。”
    玉含珠吩咐身侧的冯嬷嬷,“嬷嬷,你派人将拈花与弄柳的尸体收敛起来,好生安葬。还有,查清楚她们为何会有铜锁钥匙的缘故。”
    冯嬷嬷点头道:“是,奴婢会亲自办好这两件事。”
    玉含珠看向江过雁,“江军司,朱满堂此人,本宫就交给你亲自惩处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外头月色,叹:“可惜了这一轮皎皎圆月,今夜不太平,御花园的七夕晚宴就不办了,诸位小姐贵妇受惊了,暂且出宫,回府休息吧。”
    说完,她慢慢走出御竺楼,众人拜送。
    江过雁道:“吴右丞、唐都尉,将朱满堂押到廷尉署的牢房,等候发落。”
    二人应是,上前来押朱满堂,朱满堂被二婢自戕的行为吓到了,直到唐人桂擒住他臂膀往后扭,他回过神,疼得大叫:“你个寒门小子,也敢用自己的脏手来碰我?滚开!”
    唐人桂早就看不惯朱满堂,当即将他另一条胳膊也卸了,随手拿起一团抹布塞进朱满堂嘴里,朱满堂“呜呜”叫唤,犹自挣扎,他嫌烦,一掌劈向他后颈,朱满堂昏了过去。
    唐人桂将他肥嘟嘟的笨重身躯轻松扛上肩膀,语气还有点兴奋,道:“江大人,那我和吴右丞就先回廷尉署了。”
    江过雁颔首,唐人桂与吴秋舫一道走了。
    江过雁扫了玉微瑕一眼,朝他轻巧一笑,“微瑕公子,江某就先告辞了。”
    玉微瑕心知黄澄澄与齐翩翩坏了他好事,此番自己虽然脱身了,可江过雁与玉无瑕决计是恨上自己了,心中懊恼,笑容讪讪,拱手道:“江军司慢走。”
    江过雁将小红杏打横抱起,抬步就走,在路过玉无瑕的时候,他目不斜视,肩膀却是狠狠撞了玉无瑕一下。
    玉无瑕被他撞得一踉跄,很快稳住身形,面上却无半点怒色,一双柳叶眸直勾勾地盯着小红杏瞧。
    小红杏抱着江过雁脖颈,脸埋在他肩膀处,两只杏眸偷偷张望玉无瑕。
    二人视线蓦然对视,小红杏一惊,玉无瑕朝她眨了一下眼睛,勾唇笑了。
    江过雁似有所觉,故意颠了一下小红杏。
    小红杏连忙抱紧江过雁,不敢再看玉无瑕。
    等二人走出御竺楼,玉微瑕也急忙离开了,玉无瑕负手站在原地,静静望着二人背影,直到二人身影彻底隐没在黑夜里,他才抬步离开。
    众女瞧着他落拓背影,低声窃窃私语起来。
上一章
返回

一枝红杏出墙来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