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迷魂记(高干1v2)

炮机打飞机杯都不敢这么玩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冯宜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体验到被干死在床上是什么感觉。
    晕过去之后梦里都是挨操,下身的火辣痛感把她唤醒,一睁眼果然有根大棍子一下一下往她里面捅。
    两人侧躺着,沉珩在她身后抬起她一条腿不断挺腰相撞,喘息声和交媾的暧昧声响同样急促。
    冯宜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卧室里,身上没有让人不适的黏腻,肚子却胀胀的,整片腿心除了他动作间像擦出了火星子一样热辣外完全没有其他知觉了!他还能在里面作乱全靠里面没有被泄出去的液体被震出来做润滑。
    哦,腰腿还是又酸又痛的,像要散架了一样。
    她不可置信地开口:“别告诉我你在我身上折腾了一晚上。”
    同她负距离接触的沉珩自然察觉到了她的醒转,听她这样问停都没停一下:“没,沙发上太脏了,后半夜就抱你回卧室擦了擦顺便睡了会。”
    “……”
    那就是折腾了大半夜睡了会儿一清醒又开始弄她?
    炮机打飞机杯都不敢这么玩,怕过热爆炸得歇会充充电呢,冯宜觉得自己真是天赋异禀没被他搞到出血进医院。
    “你别弄了,真的不舒服。”
    沉珩“嗯”了一声加快了速度,草草射了一点之后紧紧抱着她,头放在她颈间却不说话,像也累极了在休息。
    腰间的大手正放在她小腹被射得鼓胀的地方,软趴下来但依然像个塞子堵住了穴道不肯出去,这种想尿但尿不出来的感觉让冯宜都不知道骂他什么了。
    “你是中了什么淫毒吗?必须要跟女人做够多少次的那种?射都射不出几滴了还不肯停,你有病啊。”
    沉珩默默听着没说话,只是把她头掰过来一点亲了上去。
    他先在她双唇上游离一会儿,轻蹭轻吮只像是普通的亲昵,待她开始放松警惕伸出舌尖灵活地叩开她的齿关开始扫荡她口中的蜜水。
    这个姿势让冯宜脖子难受,摆了摆头想挣脱却像激怒了沉珩,动作一下霸道粗蛮起来,挑到她舌尖就是一阵啧啧吮吸叫冯宜嘴麻的都没办法吞咽。
    在暧昧的亲吻水声中口涎从两人相贴的唇角滑落,她又听见沉珩说:
    “不许躲。你要是再敢躲我,我就扒光你的衣服用铁链锁在床上当精壶。”
    ?
    还敢威胁她?
    冯宜磨牙就想咬,结果他缓了动作,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脸颊,舌尖改成温柔地在她嘴里撩动与她交换涎液。
    “宜宜,宜宜。”
    含混不清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对方身上的热度还残留在她身上,唇齿交缠间一片片点开让她逐渐化成一滩水。
    冯宜手不自觉搭在他的后颈上让两人相缠更深,直到沉珩停下来时她半眯着的眼睛里已尽是迷离水光。
    就这样张着嘴吐着舌头看他,两人嘴边挂了几条相连的银丝。
    要不是昨晚做得太过,这副情景定然又会勾出一番天雷地火。
    他把她抱进浴室,她坐在浴缸里低头看到已经快肿成馒头,红得像一戳就要出血的逼脸又拉了下来。
    沉珩小心地点擦着那一圈,问她这里有没有药膏,冯宜满心只觉得他假惺惺,上够了才来装好人,道:“里面呢,胀死了。”
    他抬起头脸色正经:“你这儿肿得厉害,我怕手指伸进去伤着,要不你先这样熬个一两天。”
    这人的脸皮厚度震惊了冯宜,果然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吗?
    她阴阴地盯着沉珩,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呢,你也得给自己检查检查,别纵欲过度伤着肾,年纪轻轻就再起不能。沉家千亿家财可不能没个后啊。”
    “你说得对,所以我费点肾也是应该的,让你这样多养几次,沉家的后不就有了?”
    冯宜深呼吸好几下,冷静,乳腺要紧。
    不和他拌嘴。
    “出去,我自己弄,不要你在这碍手碍脚的。”
    她把沉珩的手打开,一脸冷漠。
    沉珩无奈地收了手站在旁边看她:“六个小时之前我还是你的阿珩哥哥呢。”
    “没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盯着她身下那处,意味深长地开口:“你确定你不知道?那我帮……”
    “你!出去!”
    沉珩看她眼睛都要喷火了只能摸摸鼻子老实下来,他安静了冯宜也不再给眼神,低头忍着丝丝缕缕的疼痛扩开双瓣。
    他射得太深,还多,等了好久才流出一小半,只得狠心用手指插进肿得不成样子的穴里抠挖。
    沉珩看着她艰难的动作少有的良心发现,走进浴缸里不管她的挣扎把她抱到腿上坐着。
    冯宜推不过,冷淡地斜他一眼,见他这次是真的没有再作怪才默许。
    他的手指更长,一边弄一边观察她脸上的表情,弄了好几轮才有断断续续的液体从她腿间滑出。
    然后又把她按成微微仰躺腿挂在浴缸壁上的羞耻姿势,伸手拿下花洒对着腿心打开,激得冯宜一个震颤。
    沉珩一只手臂圈着不让她动,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角:“宜宜先忍忍。”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掰开瓣膜之后有几股水柱正正对着充血肿胀的蒂头,弄得冯宜喊难受才挪开了些。
    来来回回终于把两人身上都沥了干净,沉珩把她放回床上去找能穿的衣物。
    衣帽间里放的东西不多,他知道冯宜对配饰并不热衷,可包,表,饰品才寥寥几样,且衣柜里她的四季队服就占了一半。
    沉珩又走回浴室,里面洗漱用品都是单人份的,颜色也都是冯宜喜欢的粉蓝白,他提高声音和冯宜打了个招呼,围了她的浴巾又拿起吹风机出去。
    没有其他人生活过的痕迹,奇怪的是也不像她自己日日在住的地方。
    趁他离开的时候冯宜拿起床头的手机,发现昨晚有父母一通未接来电,今早有陆璟的未接来电,消息框里他发了好几条。
    【宜宜,今晚好好睡觉,我明天去接你回家吧。】
    【宜宜,起了吗?】
    【宜宜?还没起?我下班去找你。】
    她忙打字回复:
    【昨晚睡得晚,所以起晚了些。】
    【不用来,等这边收拾好了我自己回去。】
    哒哒的脚步声靠近,她马上锁了屏。
    “我先帮你把头发吹干,湿着太久容易难受。”
上一章
返回

迷魂记(高干1v2)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