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护爱

16.

    绍庭回来,并没有刻意去连络朋友们,因为扣掉搭乘飞机时间,在台湾只有短暂的四天而已,所以她将时间留给育幼院与小娜。
    但在出国前一天,亚洛打电话过来育幼院找陈老师,才知道绍庭回来了。
    「绍庭,真没意思!要不是我打电话过来,还真找不到你!」
    「抱歉!只有四天的时间,明天就要过去台北与雇主碰头一起搭飞机离开,所以我想把时间留给育幼院。」
    「好吧!我原谅你!我今天打电话来只是为了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你?我想告诉你,依凡身体不舒服紧急开刀,现在人在医院!」
    绍庭讶异地问:「是什么原因?严重吗?」
    「是子宫肌瘤出血,初一紧急住院。她爸妈很心疼,希望她回桃园发展。」
    「她在哪家医院?」
    「在桃园!你明天什么时候出去,可以去看她一下吗?顺道过去机场。」
    绍庭看了一下手錶,下午二点十几分,还有时间,「我现在过去!」
    「我本来想找你看看,要是找到了,明天再一起接你过去,今天有事没办法!」
    「明天我没办法,今天过去!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绍庭掛掉电话之后,向陈老师借了车开往桃园的医院。
    走进一间双人病房,外面的床位没人,靠窗的床位那里有位妇人坐在窗前低头打瞌睡。
    绍庭看到依凡紧闭双眼,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没有血丝,怜惜之心犹然升起,走进妇人小声地说话:「请问是刘小姐的家属吗?」
    妇人清醒过来,起身对绍庭点头:「我是她妈妈,你好!你是毓芳的朋友吗?」
    「是!伯母,这是我一点心意,请收下。让她补补身体!」绍庭将手上的营养品递过去。
    刘母微笑接下,「谢谢你!」
    「伯母,辛苦了!毓芳,还好吧!」
    刘母点头,「还好发现得快,没事了!只是大过年的就来医院报到,实在…」
    绍庭微笑安慰,「这也没办法的事。相信毓芳也不喜欢这样麻烦你们!」
    刘母看着床上的依凡说话,「是啊!她总是不想我们操心,但是常把自己搞得很累,让我们很替她担心。她爸一直希望她回来桃园发展,但是她不肯。」话中满是心疼。
    「妈,谁来?」依凡闭着眼,发出微弱的声音。
    刘母靠过去,看一下绍庭,她忘了询问名字,是绍庭开口:「是我!绍庭。」
    依凡睁开眼睛微笑,「你来啦!不是不能回来?」
    绍庭来到床边,「是雇主请假,所以跟着回来,只有四天,明天要过去台北,后天出去。」
    刘母转头询问:「在国外工作啊!」绍庭微笑点头。
    「妈,我想吃点东西,可以帮我去买吗?让我跟朋友讲一下话。」
    「好!妈去买粥给你吃!」
    「好!谢谢妈!」
    刘母微笑地走出门外,依凡看着母亲走出去之后再转头看着绍庭。
    「很意外你会来看我!」
    绍庭笑一下伸手拨了拨依凡额头上的瀏海,让她握着,「怎么这么不照顾自己?」
    「这样意外得到你的关心!工作顺利吗?这些日子里,一直都很想你。」
    「刚开完刀不痛吗?怎么还会说笑!我一直都很好,倒是你!」
    依凡玩着绍庭细长且粗糙的手,「痛!很痛!但是看到你来,我太高兴也就不痛了!」
    绍庭将手抬到她的脸颊抚摸,让依凡覆上她的手闭眼露出微笑回温二人的关係,却在这时有声音传来。
    「嗯…!我来换药!麻药快没了!」护士检查点滴。「要趁还有麻药来换会比较不痛。」
    绍庭收手,依凡睁开眼睛对她吐了吐舌头,让绍庭看到依凡俏皮的一面。
    依凡笑着回答:「你怎么一来就让我坚强的形象破功。」
    护士一脸严肃对绍庭说话:「抱歉!她要换药了!」随即拉上布帘。
    「一副陶醉的样子。支开伯母就为了她!」
    二人应该是熟识,绍庭原本要离开,却听到依凡的话而停下脚步,「小嘉,她就是绍庭。」
    「她就是让你念念不忘的人!」
    听到拉开的声音,绍庭转头看向她们。
    「你好!我叫王维嘉,毓芬的朋友。」
    绍庭点头,「你好!」
    小嘉看着绍庭,「嗯!满帅的,不过以后依凡是我的。请你放手!」
    好直接的女孩,绍庭微笑看向依凡,见她一脸羞红,「小嘉!」
    「好!请你好好照顾她!」绍庭笑着说话。
    小嘉酷酷地点头:「我会!」
    这时候刘母走进来,「小嘉,上班了!要换药了吗?」小嘉点头。
    「伯母,我回去了!祝福毓芬早日健康!」
    「谢谢!」刘母点头。
    绍庭向依凡挥挥手,带着她的依恋走向门口,这是绍庭与依凡最后一次的见面。
    在房间内整理衣服的菁蕙,想起自己又将跟绍庭生活在一起,放下手上动作叹一口气。
    「菁蕙,怎么在叹气!」李母走进来。
    「妈,我真的想不通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请蔡绍庭!」菁蕙极为无奈地向母亲抗议。
    「还在生气啊!她有拿给你爸看过影片,已经改了不是吗?而且之前顶多只是看到你坐在椅子上看书而已,没有什么特别。怎么会让你生这么大的气?」
    原本听到绍庭提供影片一事,菁蕙紧张起来,当母亲提到画面是她看书而已,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依旧不能接受绍庭,「妈,你不知道那种像被偷看的感觉,是多么难受;而且跟她反应,还一付爱理不理的模样,真是让人讨厌!」
    李母握着菁蕙的手,「别这样!她可是你爸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请到的。她身价可高了!听你爸说,当初在跟她接触的时候,可是有美国着名的保鑣公司想请她过去,还有现任的元首到现在还不放弃地想聘请她当随扈,她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你拥有随扈级的保鑣!」
    「我就是不懂她的身价!我就是不喜欢她,不喜欢生活被人监视就像在监狱一般,一点自由都没有的感觉!」菁蕙生气地拍打一下刚整理好的衣服。
    李母见她这样,只好将话题转移,「菁蕙,我们不说她了!你课业还好吗?适应得来吗?」
    「好!你女儿可是有你的血统,不会让我们家丢脸。这次的小组专案报告,是由我来讲诉,所以回去之后,要再跟同学讨论更详细一些,会更密集聚会,比较忙碌,有可能过去同学家过夜。」
    李母赶紧说:「菁蕙,你还跟同学不熟,需要过夜的话,可以请他们到你哪儿吗?至少有绍庭在,我们会很放心!」
    「妈,你…又来了!」
    「好!好!不说她!让你忙!妈去帮你准备你要的东西。对了!四月份会回来吗?」李母停在房门前询问。
    菁蕙抬头回答:「应该不会!我想找论文的题目资料,而且只放假二星期,希望专心在课业上,所以决定留在那里。」
    「好!记得照顾自己!妈下楼了!」
    「嗯!」菁蕙点头,想起绍庭又是一肚子气。
    绍庭准备上去台北的上午,柔安出现在房门口,「回来,为什么不连络?」
    「因为时间赶,又加上过年期间,大家都忙,所以选择留在育幼院陪小娜他们。」绍庭整理衣服边回话。
    柔安来到身边,「连我,你也不想连络?」
    绍庭转头,微笑看着柔安,「我怕你会感伤,想下次有更多的时间再去找你。」心态已经转变的她,对于柔安不再难以面对,虽然还隐约有着眷恋,但已昇华为无可替代的亲情。
    柔安皱紧眉地看着绍庭,「你变了!」
    绍庭伸出手想抚开她的眉头,「我们的友谊没变,是将爱你的心转换成深深的祝福,看着你幸福快乐,我才能放心地去做自己的事。」
    柔安无语拥抱绍庭,让她轻声安慰:「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们之间就像亲人般紧密在一起,不会分开的。记得,孩子出生的时候,拍张照片给我,让我知道像谁!」
    「说这些还早!绍庭,要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真心祝福你!」
    「好!」绍庭在柔安的肩上微笑。
上一章
返回

护爱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