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青梅观察日记

青梅观察日记 第7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陶幼心气呼呼跺脚:“我现在就回家锻炼。”
    或许是因为被许嘉时抓到一次,或许是为了证明给许嘉时看,陶幼心重新振作起来,从食物和运动两个方向改变。
    很快,七月份迎来期末考试,放假后,陶幼心待在舞蹈班的时间更长。
    她逐渐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
    一个暑假过去,陶幼心回到学校,曲七七跟许文丽大为震惊:“你真的瘦了好多。”
    虽然陶幼心目前还算不算苗条,但跟之前相比,肉眼可见的瘦了。
    曲七七伸手比划:“心心,你是不是长高了?”
    陶幼心歪着脑袋想了想:“前几天测量,好像是长了两厘米。”
    “嗤。”魏灵灵端着水杯从旁经过,高傲地扬起脖颈,“也不是人人变瘦就能变漂亮的,某些人少做梦了。”
    陶幼心跟曲七七对视一眼,朝魏灵灵的背影做呕吐状。
    陶幼心不是自卑的小孩,即使她曾被那些恶言恶语中伤,也不会一直为此焦虑。她仍然每天欢欢乐乐的跟朋友待在一起,上学时在课间时间跟同学跳跳绳,周末跟许嘉时一起去少年宫。
    这个秋天,陶幼心又瘦了十斤。
    不是因为减肥,而是因为一场病。
    秋冬换季最容易折腾人,陶幼心跳舞后身体发热,像往常一样不穿外套,没想到这次一吹风,直接感冒了。
    陶幼心身体很好,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病,一般小感冒喝两包药就好,这次却反反复复。
    吃药不见好,打了两针依然没用,医生给她输液,陶幼心疼得哇哇大哭。
    陶爸陶妈看不得女儿掉眼泪,说尽了好话哄:“宝贝,输完液病才会好。”
    “我不输液,不输液!”第二次输液,陶幼心双手死死地扒着门,不肯走,一边哭一边咳。
    她不听,说自己宁可喝药也不想再被针扎。
    陶爸陶妈拿她没办法,陶妈提出强行把人带去医院,陶爸实在受不住小棉袄的泪珠子:“要不咱们让嘉时过来哄哄?”
    许嘉时对付陶幼心想来很有一套。
    记得陶幼心四五岁时,闻到药味就甩头,许嘉时来了之后也不哄人,一手托住陶幼心的脸,一手端起药给她喂下去。
    事后问他怎么想到这个办法,他说:“电视剧都这样。”
    妈妈最喜欢那些狗血言情剧,他被迫看了不少。
    很快,许嘉时过来敲门。
    陶幼心见到他,跟见到盟友似的,跑过去拉他的手:“嘉时哥哥,我要去你家玩。”
    “生病的小朋友不能玩。”
    “为什么?”
    “会传染其他人。”
    陶幼心无言以对。
    许嘉时紧追不舍:“你想让我和曲七七他们一起生病吗?像你这样?”
    陶幼心虽然爱哭爱闹还笨笨的,但她本质上是个善良的小姑娘,并不希望朋友被自己传染。
    她就这么被哄去了医院,陶妈陶爸默默竖起大拇指。
    他们只想到哄女儿“别怕,爸爸妈妈会陪着你”之类的话,忘了陶幼心最担心的根本不是这些。
    到医院后的进展也并不完全顺利,医生还在准备的时候,陶幼心又开启哭泣小喇叭。
    “不准哭。”许嘉时一本正经告诉她,“眼泪掉得越多,针刺进去就越痛。”
    陶幼心忍不住抽噎:“真,真的吗?”
    “当然,我是年级第一。”许嘉时面无表情拿出自己的优秀成绩做担保,身为学渣的陶幼心信以为真。
    见这一幕,陶爸陶妈彻底找到制服女儿的妙招。
    陶幼心不听话的时候,许嘉时总能以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说服她。
    知道真相的陶爸陶妈一边为此高兴,一边为此担心:“咱女儿是不是太好骗了?”
    “诶,两个孩子差不多大,嘉时像十几岁的大孩子,咱们心心顶多……”陶爸竖起五根拇指,甚至在犹豫后,又弯下一指。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自家女儿真的蠢萌,陶爸担心孩子以后容易被骗。
    陶妈想:“应该不会吧,心心就是信任嘉时才没质疑他的话,换个人也不会这么听话。”
    “嘉时又不会哄骗欺负心心,咱们别杞人忧天了。”
    陶爸琢磨了一下,是这个道理。
    陶幼心被感冒引起的症状反反复复折腾一个多月,恢复健康后,竟瘦到七十几斤,几乎快到标准体重线。
    陶幼心为此感到高兴,疼惜她的人却一点都不愿她以这种方式瘦下来,开始变着法给她做美食补充营养。
    陶幼心不再向之前那样胡吃海喝,也不用每天克制,接下来的时间,她通过舞蹈塑型,在四年级结束的夏天,终于迎来胜利。
    陶幼心长高抽条,付瑶琴高高兴兴把她以前的衣服全部收拾出来捐赠,带女儿去商场购物,衣柜里的服饰焕然一新。
    陶幼心穿着新裙子在家里显摆,陶爸十分给面子,拍手鼓掌:“我们心心,真变成小美人了。”
    小姑娘双手叉腰,细胳膊细腰给予她满满自信:“本来就是小美人!”
    陶爸连忙附和:“是是是。”
    陶幼心的颜值遗传爸妈,五官一直都长得很好,瘦下来之后更是灵动。
    小姑娘兴高采烈拎着裙摆在原地转圈,随性比划几个舞蹈动作,付瑶琴随后录制十几秒短视频,转头就分享给好友。
    收到消息的许妈妈点开一看,被屏幕中穿着裙子跳舞的女孩吸引,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许嘉时从旁路过,也被许妈妈召唤过去:“嘉时,快看心心。”
    许嘉时瞄了一眼,语气平淡:“有什么好看的。”
    他每天都会见到陶幼心,跳舞的场景更是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丝毫不稀奇。
    “嘁,你跟你爸一样没意思。”许妈妈摆手让他走,又低头跟付瑶琴发语音,“好看是好看,就是你这拍摄手法不行。”
    两个互相吐槽惯了,付瑶琴承认自己不擅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直男拍照水平。”
    许妈妈突然起身在茶几上摸索,找到一张传单:“想起来,我今天下班接到一个什么摄影写真的传单,网上搜了一下成片还不错,要不抽个空,咱们去找专业的拍照?”
    孩子们今年正好十岁,两位妈妈一合计,决定约拍纪念。
    听说要去拍照,陶幼心开心蹦跳:“我要穿漂亮裙子,要拍好多照片。”
    终于瘦下来,她巴不得每天美美的。
    与之相反的是许嘉时,许嘉时对此毫无兴趣,只是拒绝无效。
    在两家父母的安排下,六人同一天出发。
    他们约拍外景,地点定在宽敞的绿色草坪,摄影师和后勤在这里简单布景,分两边开始拍摄。
    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两家人的颜值当然没话说,只是一家欢乐无比、女儿活蹦乱跳,另一家……
    许妈妈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十分无语。
    她家那一大一小眉眼极其相似,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包括冷峻的气质。
    许父虽然不笑,但他搂着妻子,成熟内敛的气质里透出丝丝温柔。反观许嘉时,冷酷的小脸一看就是被迫营业。
    许妈妈忍不住跟老公吐槽:“你儿子的脸比你以前还臭。”
    许父瞥了儿子一眼:“嗯,大概是因为没老婆。”
    许妈妈托腮沉思,直到一抹鲜红的身影跃入眼帘,“也不是不能找一个,哈?”
    前面蹦蹦跳跳的女孩自然是陶幼心,她今天穿着红色裙子,高马尾上别着一枚大蝴蝶结,灵动可爱。
    “心心。”许妈妈向陶幼心招手。
    陶幼心踩着红色小皮鞋哒哒哒跑过来,许妈妈弯腰跟她打商量:“心心帮阿姨一个忙行吗?”
    陶幼心手里握着爸爸妈妈刚才拍照用的一枝玫瑰花,歪着脑袋问:“什么呀?”
    许妈妈说:“你看嘉时哥哥拍照都不笑,你过去逗逗他,我让摄影师抓拍你们两个好不好?”
    “好呀。”陶幼心毫不犹豫点头答应,左顾右盼寻找许嘉时的身影。
    许妈妈指向一棵大树:“嘉时在那里。”
    “嘉时哥哥。” 陶幼心大声呼喊,握着那支红玫瑰奔跑,别在发间的大蝴蝶结摇摇晃晃,像煽动的蝴蝶翅膀。
    熟悉又聒噪的声音吵得许嘉时耳朵疼,他转身就要走,却被树荫外的阳光逼回,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果然扑了过来:“嘉时哥哥,你看我。”
    “看什么。”许嘉时垂眸,注视眼前的女孩。
    镜头里,女孩冲到男生面前,抓起他的手,踮起脚尖、仰起小脸,灵活地扭动着脖子,逗他笑。
    “哥哥,我可爱不可爱?”
    “不可爱。”
    “嘉时哥哥,我是不是小美人?
    “不是。”
    ……
    “许嘉时,你喜不喜欢我呀?”
    第7章
    ◎长大◎
    9月23日晴
    烦
上一章
返回

青梅观察日记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