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青梅观察日记

青梅观察日记 第14节

    两位妈妈被陶幼心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陶幼心气得中午多吃了一碗饭。
    从餐厅出来,陶幼心的小嘴仍然叭叭不停,扒开小橘柑边走边吃。
    一转头,陶幼心已经把旋转木马抛之脑后,当有人牵着米奇气球从旁经过,又激起她的购物欲。这次陶幼心学聪明了,悄悄说给许嘉时听:“嘉时哥哥,我想要那个气球。”
    许嘉时果然买给她。
    陶幼心欢喜伸手,在即将触碰到气球那刻,许嘉时迅速抓住她的手:“别碰!”
    “啊?”陶幼心一脸懵逼,仰头盯着他。
    许嘉时吐出一口气,很想教训这个学习不好的冒失鬼:“摸过橘子的手去触碰气球会爆炸。”
    陶幼心夸张地张大嘴巴,像是吓了一跳:“为什么?”
    许嘉时仿若行走的百度百科,从善如流地回答:“橘子的果皮含有芳香烃类化合物,对橡胶有腐蚀作用……”
    陶幼心听得似懂非懂,专业词语没太记住,但她知道现在不能碰气球。于是她找了个卫生间洗手,出来后特意举起白白净净的双手向许嘉时展示:“看,洗干净咯。”
    气球终于来到陶幼心手里,她又被妈妈训了几句。
    付瑶琴一看女儿听不进去,只好叮嘱许嘉时:“嘉时,不要她说什么就买什么,别惯着她。”
    “嗯,没事。”许嘉时随口附和,下次陶幼心看中什么东西,他还是会掏钱。
    付瑶琴试图让好友劝阻儿子,哪知许妈妈大手一挥,直说:“没事,掏钱的男人帅。”
    付瑶琴:“他才十四岁好吧……”
    许妈妈皱眉:“十四怎么了?四十也得掏钱。”
    付瑶琴放弃挣扎:“行吧。”
    许妈妈丝毫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为喜欢的女孩花钱,是许家规矩。
    他们走走停停,玩玩歇歇,一直等到傍晚。
    众人提前一小时前往放烟花的地方占位置,陶幼心一路上嘀嘀咕咕,吵得付瑶琴耳朵疼,当即把许嘉时拉过来应付。
    陶幼心才不管谁在旁边,一个劲儿说自己想说的话,而许嘉时仿佛听不见似的,不嫌吵,也不回应。
    一个滔滔不绝,一个一言不发,他们至今都不明白陶幼心跟许嘉时是怎么沟通的。
    陶幼心对烟花秀充满期待:“七七说,在这里看烟花好像进入一个童话世界。”
    许嘉时评价:“幼稚。”
    陶幼心哼哼两声,扭头问:“嘉时哥,你今天玩得开心吗?”
    许嘉时:“嗯。”
    陶幼心拆穿:“骗人,你都没笑过,也没玩几个项目。”
    许嘉时:“哦。”
    陶幼心试图纠正:“嘉时哥,你这样跟人聊天是交不到朋友的。”
    许嘉时睨她一眼:“我为什么要交朋友?”
    陶幼心比划一个大圈:“大家都有朋友啊,你肯定也要交朋友。”
    许嘉时抬眸,目光汇聚在她身上:“不是有你。”
    陶幼心倒指向自己:“可我只是一个人嘞。”
    她又不能分成几瓣,当一群朋友。
    许嘉时溢出一声鼻音:“够了。”
    他说。
    声音太低,陶幼心没有听清,她正兴奋地等着烟花秀在晚上九点降临。
    烟花绽放的瞬间,整座奇幻城堡都被点亮。
    陶幼心举起双手挥舞欢呼,在热闹的人群中享受快乐。所有人都眺望着前方的烟花,许嘉时悄悄伸手,护她免受周围的人潮拥挤。
    因为身高不够,陶幼心回头喊道:“嘉时哥,快拍照,还要录视频。”
    在陶幼心的催促声中,许嘉时举起手机。
    绚烂的烟花在远方绽放,许嘉时的镜头却偏移到一人身上。他抬起一只手,轻敲她肩膀,唤她:“陶幼心。”
    “昂?”陶幼心蓦然回头,脸颊挂着灿烂的笑。
    许嘉时按下拍摄键。
    她浑然不觉,站在璀璨的烟火中向许嘉时挥手,大声问:“嘉时哥哥,你看到童话世界了吗?”
    四周人声鼎沸,许嘉时只看到那张天真烂漫的笑脸。
    于是,他有了答案:“嗯。”
    看到了。
    世界就在我眼中。
    第12章
    ◎“陶幼心,你是在谈恋爱吗?”◎
    8月6日晴
    她去集训,两周。
    从迪士尼回来,陶幼心的心情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只有在舞蹈室进行高难度训练时会忍不住嗷嗷两声。
    八月,舞蹈室组织学生们集训,陶幼心主动报名。
    “这次集训两个星期。”晚上,陶幼心跟父母宣布自己要去参加集训的消息,顺便让妈妈多批点零花钱。
    听说女儿要离家两周,付瑶琴有些担心:“舞蹈室集训,你一个人去?”
    “还有很多同学呢,我们住一起。”陶幼心叽叽喳喳,念出好几个付瑶琴耳熟的名字,付瑶琴才勉强放心。
    付瑶琴又问了几句相关事宜,最后叮嘱女儿:“注意安全,每天记得给我们打视频报平安。”
    得到父母应允,陶幼心把这个好消息告知许嘉时,她在许嘉时面前扭动腰肢,显得特别臭屁:“嘉时哥,我要出去集训两周,别太想我哦。”
    许嘉时淡淡地瞄她一眼:“放心,没空惦记你。”
    陶幼心瞬间停止扭动,鼓着腮帮质问:“为什么?”
    许嘉时掀开书本,说:“八月有个趣味物理竞知识抢答赛,还要准备九月份的竞赛。”
    八月知识抢答赛是市内举办的趣味活动,九月则要参加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的预赛。
    陶幼心对谈论学习向来避而远之,瞬间离他远远的,只在临走前客套一句:“嘉时哥哥,我会想你的。”
    许嘉时面无表情地拒绝:“不必。”
    陶幼心朝他背影做鬼脸,跑回家打包行李。
    集训时间到,陶幼心跟平时一起上课的几个朋友结伴前往集合点,周围零散地站着几个陌生队伍,听说都是跳舞的,只是舞种不同。
    这个年龄的孩子玩心大,最爱跟同龄伙伴一起谈天说地,在一起总有滔滔不绝的八卦。
    “诶,你们看那边几个男生,好像是学街舞的,好帅。”
    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看去,陶幼心眼神定住。
    那个戴着棒球帽站在阳光下的男生,不就是谢燃?
    谢燃是个自来熟,两人眼神对上片刻,就主动过来打招呼:“陶幼心,在这还能遇到你啊,真是巧了。”
    “巧了巧了。”陶幼心性格好,跟谁都能做朋友。
    谢燃凭着优越的外表跟外向的性格跟周围的人打成一片,上车时又抱着书包坐到陶幼心旁边,美其名曰:交流感情。
    陶幼心倒是无所谓,低头给妈妈发消息,汇报自己即将出发的情况。
    “听歌不?”谢燃伸手拍她肩膀,将一只耳机递过来。
    陶幼心把它塞进耳朵,听到一首英文歌曲,是她喜欢的歌手。陶幼心很惊喜,两人顺着这话题,从出发点聊到目的地。
    “终点站到了,请参加集训的同学依序下次。”带队老师站在前面维持秩序,参加集训的同学各自领取行李。
    陶幼心提起拉杆,转身时不小心撞到他人,连忙转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被撞的男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直接离开。
    陶幼心眉头微蹙,或许是那沉默寡言的气质跟许嘉时有些相似,她不禁多留意几分。
    “喂,看什么呢?”谢燃突然从她背后冒出来。
    陶幼心毫无防备,随口提起:“那个男生。”
    “嘁,他有什么好看的,怪人一个。”谢燃拉着行李箱走了两步又突然倒回来,一脸严肃地在她耳边叮嘱,“离他远点,不然你要吃大亏。”
    陶幼心惊讶:“你认识?”
    谢燃咬牙切齿:“有仇。”
    谢燃跟周澈言的仇,得从他转校回来考试,跟周澈言同班开始说起。
    第一次,他上课跟朋友传纸条不小心砸到周澈言,闹出动静被老师发现,他一个劲冲周澈言使眼色,祈求周澈言帮忙隐瞒,结果周澈言直接把纸条交给老师,害他跟朋友被当众批评,惹得全班笑话。
    第二次,班级迟到早退记名字,他迟到一分钟,赶在班主任前面溜进教室。周澈言还是一板一眼的把他名字记在本子上交给班主任,半点不留情面。
    第三次,他去网吧,因为周澈言的举报被请家长。
    诸如此类事件,五根手指头都不够数,两人的梁子就这么一点一点结下。
    陶幼心无法评价对错,正好同行的伙伴在喊,她匆匆跟谢燃道别,拎着行李追上去。
    在集训营的日子既有趣又折磨,有趣的是练习舞蹈不再枯燥,休息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玩耍,像一场不同的旅游体验。折磨的是高难度训练,要达到老师的要求并不容易。
    “嘉时哥。”
    每天晚上,陶幼心都会跟人打视频或者语音,比起父母,频率更高的是一个男生。
上一章
返回

青梅观察日记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