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鸾臣

鸾臣 第2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执起由旁人递上的瓢碗,一根红线将两碗相串。简翊安看着面前之人与他一同拿起,然后缓缓贴到自己面前,稍稍掀开红盖头露出半边脸还有殷红的唇,嘴角微微勾起,最后同他一起将瓢碗内的酒饮入。
    合卺礼成,连卺以锁,这一桩婚事便永远地被刻在了月老的姻缘簿上再也划不掉了。
    ……
    成婚在黄昏之时,待简翊安待完宾客用过宴回到婚房已经临近戌时。
    刚刚还嘴角噙着笑恭送一位位宾客,眼下看着面前的房门,简翊安脸上却是阴晴不定。
    在房门外站了好一会儿,直到还尚存的一点醉意被酒拂醒,简翊安才抬手推开自己婚房的门朝里走了去。
    屋内充斥着新点的檀香味道,偌大的屋内被装饰的满是红帘还有囍帖,烛光摇曳,衬得整个屋子都迷醉了起来。
    一步步朝里走去,而那被挂着大红罗纱的木床之上正坐着他费尽心思迎娶过来的新娘。
    周遭花烛的灯光衬得其身形愈加勾人,今夜理应是一个叫人难忘的夜晚。
    第2章 洞房
    看着面前端坐在床上的新娘子,简翊安的眸色一点点深邃。片刻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玉如意上,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将其拿起。
    冰凉的触感在他指尖漫延,上前了几步,简翊安缓缓俯下身子,将玉如意缓缓地朝着面前人盖头下探去。
    盖头轻易就被轻轻掀起,随之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精巧细致的脸,唇稍稍勾起,那双多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卷长的睫毛下清澈的瞳孔里映着简翊安清新俊逸的模样。
    这是一副即便抹着厚厚的脂粉都掩盖不住的美人容颜。
    掀盖头的手顿了顿,然后才继续将盖头全部掀开,对方还顶着凤冠与钿钗,稍稍动一下便有清脆的声响,眼下正眯着眼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颐小姐。”
    毕竟是第一回成婚,简翊安也不知该做些什么,若是叫他真的与对方同房,他也是不愿的,眼下只能先轻声唤了对方一句。
    谁料对方抬着眼,听到他这一声叫唤挑了挑眉,然后朱唇轻启,悠悠地回道:
    “相公?”
    声音婉转灵动,仿若百灵低歌浅唱,微微的疑惑使语气更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
    简翊安眉头蹙起,他不知该如何去回应对方,只得先将手头的玉如意放到一旁,然后动作僵硬地看着面前人,下一刻倾身过去将对方的凤冠轻轻取下。
    感受到自己头上的重物被取下,女人眼中划过一丝诧异。
    “我帮你把装束都取了吧,戴了一天辛苦了。”
    简翊安一边温和地说道一边又将面前人的一支支钿钗取下,失去了簪钗的支撑,面前人柔顺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又起身从梳妆台上取了只木梳,帮对方一下下地梳起了头。
    面前人也很乖巧听话,就任着简翊安给他梳着发。
    因为同坐在床上的缘故,简翊安发现,这位避水山庄的小姐似乎生的很高,即便对方稍稍驼着背,但坐在一起却竟然能和他一般高。
    颐尚荷……
    简翊安眼中划过一丝思虑,他也没有见过对方,只是听寒竹略微讲过一些。
    三个月前,救起避水山庄小姐的并不是他,而是寒竹的一个朋友。
    寒竹身为他的好友,在来西凉养老之前也曾在江湖上闯过一阵,寒竹那好友也是武林中人。
    三月前救了被绑匪绑架的颐尚荷,不想惹上麻烦事便将这昏迷了的大小姐丢给了寒竹就一走了之了,寒竹又将此事同他一说,这才叫简翊安白白的占了便宜。
    避水山庄大小姐并不记得救他之人是谁,简翊安只要一口咬定是自己,再加上寒竹唆使两句,便叫避水山庄的庄主颐穆和相信了这般说辞。
    “相公,在想什么呢?”
    简翊安还在想些别的,身前之人竟开了口,“再梳下去,妾身的头发可要受不住了。”
    “抱歉。”简翊安将手从对方头发上挪开,刚想起身,却没想到对方一下子扭过身来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
    “相公,这洞房花烛夜,你怎么尽在同妾身做些奇奇怪怪的事,难不成相公你……”
    说着竟然伸手朝着简翊安那处探去,简翊安瞬间睁大双眸,慌忙起身,看着面前正倚在床上的女人,面上带了点怒意:“你一女儿家,怎么说话如此无礼?”
    那人倚在床上笑吟吟地看着简翊安这副慌乱的样子,一边捋着脸侧的碎发一边调侃着:“女儿家又怎样?我都这般做了,怎么相公你反而看上去要逃走了?”
    还没等简翊安说些什么,床上之人便起了身,一步步朝着他逼近,腰间银饰晃出清脆声响:“那也刚好,相公,既然你不想同我圆房,那不如我们来玩些有趣的。”
    “什么?”
    简翊安眸色闪过不解。
    “相公当初救我于绑匪手中,而妾身也刚好爱慕强者,不如相公与我过过招,让妾身也见识一下相公你的身手。”
    面前人眉眼如画,说的话却叫简翊安不安了起来。他生于深宫之中,只是略微学了些防身之术,对于武功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
    他看着面前的人,面色不变,强逼着自己镇定了下来,语气带了些训斥: “新婚之夜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相公不同我在床上打闹,那我只能同相公在床下打闹了。”
    说着,对方便一记横扫朝着简翊安袭来,简翊安眼神一凛,赶忙侧过身这才堪堪躲过这一击。
    但还未等他缓口气,下一记又接踵而至,简翊安只能赶紧俯身躲过这一击。
    “颐尚荷!”
    简翊安咬牙切齿地冲着对方喊了一声,叫的全名,就差一点就要撕破自己那张温和面具。
    谁料对方带着笑意的声音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在这呢,相公。”
    下一刻,那张面若桃花的脸便映入了他的眼帘,淡定悠然,甚至嘴角还隐隐挂着笑。
    然后,又是狠狠的一击。
    若不是简翊安反应及时侧过了脸,他怕是已经被打花了脸。
    “你到底想怎样?!”
    简翊安一边不安地喘着气一边朝着对方质问道,他不相信自己会连一个女儿家都打不过。看着对方玩味的眼神,刚想反击可拳头握了又松,最后还是扭头避了开。
    这最终还是成了一场单方面的调戏和挨打。
    简翊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个场面,他没法对着颐尚荷下手,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躲开。
    等最后他只能气喘吁吁地倚在木柜上看着面前人一步步朝他逼近,对方每每都不下死手,故意让他躲掉,就好像在逗猫一样。
    简翊安已经忘记他上回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了。
    眼看着对方又要袭来,简翊安一咬牙,抬眼朝其拥了过去。
    然后狠狠地抱住了对方。
    “别闹了。”
    简翊安无奈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他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就连头脑都已经开始昏沉了下去。
    “怎么不还手?”
    女人的声音愈来愈远,一阵奇怪的香味钻入他的鼻间,身体突然瘫软了下去,黑暗一瞬间朝他袭来,简翊安只能喃喃地道了句:“我不能打女人。”然后就头一歪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压力,“颐尚荷”的眸子暗了下去,声音也渐渐地低哑了起来:
    “相公?”
    然而身上的男人没有回应,已经全然晕了过去。
    桃花花瓣一般的眼角泛起一抹笑意,宫晏抬了抬手,毫不费力地将身上的男人搂了下来。
    男人的眉头还紧紧蹙着,发冠也还未摘,明明是一张年轻俊朗的脸偏偏透着几分违和的阴沉。
    “不打女人?”
    宫晏饶有兴趣地瞧着自己怀里的男人,最后嗤笑了一句,“有趣。”
    稍稍用力,宫晏轻易就将怀中人横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床上走去,将他丢到了床上。
    瞧着对方一脸疲惫的模样,宫晏低头欣赏一番,从见到对方的第一面这人就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明明心思阴沉缜密却偏要装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来,叫人看着便觉得有意思。
    手轻抚过简翊安沉睡的脸,宫晏想起颐尚荷同他说的话来。
    那时他还在避水山庄做客,就听着这位常年被避水山庄老庄主宠着的大小姐堵着他骂:“也不知道是哪个没良心的逼我嫁给他,我才不嫁,宫晏我爹救过你一命,你得帮我。”
    颐尚荷虽然被绑匪劫持晕了过去,但她清楚地记得就自己的那个人身形,根本就不是简翊安。
    可避水山庄老庄主根本不信,只觉得是自己女儿不愿嫁而说的推脱之词。
    于是,这位大小姐便只能来寻他。
    “那我也没办法啊,大小姐。”
    宫晏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拒绝着颐尚荷,他没想到对方会拿出老庄主以前救过他这件事来逼他。
    “我看你长得比姑娘还好看,不如你帮我嫁过去算了。”颐尚荷见宫晏点了头,便连夜想了个馊主意出来。
    “我嫁?”
    宫晏摇着扇子懒洋洋地躺在摇椅上听到这主意只觉得好笑。
    “对啊,反正你去哪都无所事事,倒时候你寻个机会出来不就行了,你要走谁能拦得住。”颐尚荷都这么说了,宫晏又能怎么反驳,只能由着她给自己打扮了一番,便送到这西凉宫内来了。
    “唉。”
    宫晏稍稍叹了口气,挑着眉看着床上被自己迷晕过去的人,只觉得这日子似乎也没他想的这般无趣。
    勾着床上人的脸蛋,宫晏低眸颔首细细端详了一番,最后轻笑了一声:“陪你玩玩倒也不是不可,反正也无事可做。”
    说罢,手渐渐往下移动,接着停在了对方腰带处,稍稍勾了勾手便将对方腰带解了下来。
    挥了挥手,床头的花烛刹那间便灭了下来,只余下丝丝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映到被褥之上,将床上的所作所为照得一清二楚。
    第3章 悔意
    简翊安没想到自己竟然能睡这么久,若不是门外自己的小厮阿木冒着被杀头的风险闯进来叫醒他,他恐怕已经睡过头而错过了给皇后早安敬茶的时辰了。
    慌乱地起身,简翊安刚想下床却突然注意到了阿木惶恐的眼神,再低头看去竟然发现自己里衫大敞,露出里边带着不明红印的肌肤。
    倘若不是注意到了阿木的眼神,他现在恐怕已经颜面尽失了。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