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鸾臣

鸾臣 第3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将头扭到一边,简翊安阴着脸声音低沉:“阿木,你先出去。”
    “是,殿下。”
    阿木连离开的背影都透着几分慌乱。
    然而还未等简翊安起身,刚刚闹的动静也已经吵醒了枕边人,简翊安感受得到身边人缓缓起身,接着竟是一下子就挽住了简翊安的脖颈。
    “相公。”
    大抵是因为刚睡醒,对方的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而简翊安一听到这声“相公”,浑身就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记忆一点点回笼,他清楚的记得昨晚这个女人一边喊着他“相公”,一边对他毫不留情地拳打脚踢,再往后的记忆就模糊了,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晕了过去。
    新婚之夜自己身为新郎竟然晕了过去,简翊安抓着被褥的手紧了紧,眼下他竟然开始后悔了自己做的这个决定。
    “时辰不早了,起来吧,还要去给母后敬茶。”
    简翊安咬着牙将自己的那份耻辱狠狠地咽了下去。
    他还不能和对方撕破脸,他看中的本就是对方这个身份。倘若刚成婚就被传出夫妻不合的传闻,不论是父王还是避水山庄那都会让他的处境陷入不利。
    低敛着眸子抬手将对方的胳膊从自己的脖颈上取下,简翊安面色不悦地起身将自己的内衫整顿整齐,随后便准备沐浴更衣。
    看着面前人称得上是落荒而逃的模样,宫晏眼中的兴味更甚。
    西凉三皇子简翊安......
    “出来吧。”
    等简翊安出了门,宫晏突然朝着房内阴影处轻声唤道,下一刻,一个黑衣人自角落里现身。
    “主人。”黑衣人朝着宫晏恭敬开口。
    “韶梅,去查一查简翊安,他应该比我想的还要有趣。”
    宫晏说得随性,就好像只是临时起意一样。
    韶梅看着面前自家主子陌生的装束,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犹豫片刻,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下对方:“主人,女子与男子还是有区别的。”
    “嗯?”
    宫晏抬了抬眼,但很快就领会了对方的意思,眉头舒展了开来,接着将自己大大咧咧的坐姿摆正了一些,虽然宫晏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有韵味,可倘若简翊安离开前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好好打量几眼便能看出来自己娶的并不是女子。
    只可惜简翊安逃都来不及,更别说再回头打量这个叫自己头疼的新娘子了。
    “确实,我现在是个女子,理应温婉一些。”
    宫晏低笑了两声,“叫风灵过来吧,这小丫头应该会很喜欢这里的。”
    “是,主人。”
    说罢,女人就又将自己隐入了阴影之中,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简翊安束好衣冠站在院中等了一刻钟左右,身后的门就被缓缓打开。里边走出的人身形高挑,面带薄纱,钗饰简单摇曳,一裾简朴的墨色长裙在对方身上反倒相配极了。
    “相公?”清冽的桃花眼毫无防备地朝他看来,下一刻对方熟悉的称呼又响起,简翊安整个人顿了顿。可即便昨晚给他的感受并不好,但看着对方期待的眸子,简翊安还是上前搀扶住了对方的手。
    “叫我殿下就行了。”
    简翊安并不习惯突然有人唤他相公这个陌生的词。
    “好,殿下。”
    宫晏看着对方扶着自己的手,修长如玉,倒很符合对方这副淑人君子的模样。
    对于这副皮囊下的真面目,宫晏倒是更加好奇了。
    坐在前往皇后寝宫的马车上,即便两人并排坐着,简翊安却没有哪一天像现在这个时候这般煎熬。
    不知为何,他觉得他的这个王妃比他想的还要难相处一些,甚至与她坐在一起,他竟然隐隐感受到了些压力。
    明明只是个女人而已。
    “颐小姐,待会去见我母后,你也不必太过紧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行。”
    避免待会出岔子,简翊安还是开口提醒了对方一声,谁料对方根本就没把重点放在他说的内容上。
    “殿下,你我已经成婚,你却还唤我小姐,是不是太过生疏了。”
    宫晏伪装后的声音是稍稍低沉的女人声,听着有种侠客风范,可他偏偏要学西凉女子那般的娇弱语气,这么一来竟生生把旁人喊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来。
    “那……我唤你荷儿如何?”
    简翊安强忍不适不动声色地回道,那声夫人他实在是叫不出口,只能选了另一个叫法。
    “好啊。”
    宫晏看着对方明显不适的模样,心头的恶趣味更甚,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虚伪到连自己都觉得恶心,“荷儿都随殿下。”
    “好。”
    简翊安只觉得自己叫的这称呼实在叫人不适应,他何曾与旁人的称呼这般亲密过?
    也罢,等他夺了这皇位再把这个女人休了即可。
    眼中愈加深邃起来,简翊安最终还是定下了心。
    宫晏将身旁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阴狠尽收眼底,看多了这人心的险恶,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在想些什么。
    这人这般擅长算计,若真的是颐尚荷那小丫头来恐怕会被这人利用的连皮都不剩,只可惜了,他这回碰上的是他。
    宫晏自诩平日里还算老实,可他的那些江湖老友却常常以老狐狸称呼他,每回听他们这般唤自己宫晏都会倚在躺椅上,懒洋洋地回他们一句:
    “我宫某从来都是个老实人。”然后就又会得到他们一顿鄙夷的唾骂。
    而简翊安很不巧,碰到的是他这个所谓的老实人。
    明明已经结为夫妻,可两人却依旧是各怀鬼胎。
    但也幸好皇后的寝宫并不远,随着马车渐渐停稳,二人便都明白已经到了地方。
    待马车完全停稳,简翊安便起身先行出了马车,然后在宫女们的注视下,转身面色温和地掀开轿帘,轻声唤了里面人一句:“荷儿,出来吧。”
    宫晏也是听话,自然地出了轿子就把手递给了对方,下一刻对方就扶住了他的手,将他整个人搀扶下了马车。
    简翊安在旁人面前永远都是这般的温润公子,宫晏还真想寻个机会扒一扒这三皇子内在的性子。
    可很明显,眼下并不是个好时机。
    宫晏低敛着眸子,跟着简翊安一同进了这西凉皇后的凤仪宫,而宫里的人也早早就候在了此处,见到简翊安他们便迎了上来,然后找人往里边通报了一声。
    二人只在外边站了一会儿,皇后的掌事宫女便出来将他们迎了进去。
    宫晏随着简翊安刚进去,就见到了当朝的皇后,对方衣着华丽装扮威严,正坐在高处看着他们。
    “怀儿,你们来了。”
    简翊安带着宫晏上前,然后恭敬地给皇后行了个礼。
    “儿臣参见母后。”
    宫晏跟着简翊安一同给台上这位妇人行了一礼,这种一板一眼规规矩矩的行为,对他而言也是新奇有趣。
    “起来吧。”
    皇后依旧是满脸严肃,“没想到怀儿你就这样成婚了,快让皇子妃过来给哀家看一眼。”
    这话说完,宫晏先是看了身旁的简翊安一眼,见到对方佯装安慰的神情,不由得勾了勾嘴角,接着便上前径直走到了皇后面前。
    “母后。”
    宫晏依葫芦画瓢的朝着对方喊道。
    他的行为举止并不像是一个女子,但颐尚荷本就不是大家闺秀,宫晏只要不做出太奇怪的动作应该是没人能发现他不是女子。
    对于样貌的伪装,宫晏还从未失手过。
    皇后看着宫晏,目光不着痕迹地将对方整个打量了个遍,看到宫晏掩脸用的薄纱时眼中还是划过了一丝不悦:
    “皇子妃怎么还用面纱遮脸?”
    “回母后,这是儿臣家中的规矩,成婚后一个月都得薄纱遮面,以敬先祖。”
    宫晏说谎都不打草稿,张口就来,说的也是毫无逻辑可言,可他知道自己现在毕竟还是避水山庄的小姐,对方根本就不敢对她怎样。
    “好,既然是规矩,就只能守着了。”
    皇后点了点头,直接就被宫晏给骗了过去,“皇子妃,你不远千里来王宫嫁给怀儿,也算是对我西凉的一个恩赐,你和怀儿还得加把劲,好叫哀家能抱上第一个皇孙。”
    皇后这话一出口,对比简翊安一闪而过的不安,宫晏反而是自在许多。
    他早就料到了对方会说这个,毕竟身为婆婆,怎么可能会不想要抱孙子呢?
    面目乖巧地听对方说完,宫晏下一刻便装作害羞地低着头掩了掩嘴:“这……妾身也做不了主,还得看殿下。”
    “确实,怀儿,听到了没。”
    简翊安瞧着皇后投过来的目光,赶忙开口:“儿臣明白,定不负母后所望。”
    “好,希望你们能把哀家的话给听进去,时候也不早了,敬茶吧。”
    皇后朝下挥了挥手,一旁便有人端着茶碗递到了宫晏身前。
    宫晏瞬间便反应过来,举止大方地端起了它,然后便跪在了皇后面前模样恭敬地给对方递了过去。
    “母后,请喝茶。”
    皇后也不刁难伸手随口喝了一口,接着便挥了挥手叫简翊安他们回去了。
    回去途中,简翊安依旧是那副温和的模样。宫晏在其身侧瞧了他许久,突然眼角带着一抹笑意开了口:“殿下,既然母后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何时要孩子呢?”
    简翊安瞳孔瞬间放大,一时语塞了起来。
    将自己烦躁的心绪压了下去,简翊安的声音都低沉了许多:“荷儿,你还小,等时机成熟了再要也不迟。”
    “是吗?”
    宫晏故意将身子朝着对方倚了过去,语气稍稍调侃,“不是殿下你不想要?”
    “怎么可能!”简翊安的语气凛冽了许多,“这种话不许乱说。”
    “是是是。”
    宫晏马上就应了下来,这不按常理开口,反倒叫对方没法继续说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