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鸾臣

鸾臣 第6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江州饥荒一事就算他一直以来都有关心,可实际上他和简长岭都未曾去过当地,在父皇眼中便也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什么实地的考察。
    “我看殿下若是真的看重,不如择日启程。”宫宴伸手又给对方倒了一杯茶,话语循循善诱。在他看来这宫中的尔虞我诈都不如真刀实枪。
    简翊安也察觉到了这个法子可行,想来简长岭也不会真的去当地,最多只是与其他官员会面罢了,这反倒是给了简翊安可乘之机。
    他赶忙起身就要命人去准备远行的物品,甚至都忘了和宫宴道别。
    这番有意思的画面叫宫宴欢愉了些,他看着一旁的风灵,也吩咐道:“快些去收拾收拾,我带你出宫放松一下。”
    “出宫!太好了,主人,这王府实在是太闷了!”风灵这丫头一听能出宫顿时便现出了原形,蹦蹦跳跳地就顺着宫宴的意思去收拾起了东西。
    风灵一走,周遭树上的树叶突然无风自动了一下,随即一女子便出现在了宫宴的身后。
    “主人,有何吩咐?”
    韶梅朝着宫宴恭敬地行了一礼。
    “你派人先我们一步去江州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过去。”宫宴不喜麻烦事,可在这待了这么久,偶尔给自己找点事做倒也不是不行,再者这江州可不是什么小事。
    “我明白了,可是主人,属下有一点不解。”
    韶梅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主人又为何要在这待上这么久,那三皇子……并不算是什么好人。”
    “好人?”
    宫宴听到这话轻笑了一声,本就明艳的桃花眼缓缓闭上,整个人看上去悠闲极了,“这世上好人远比坏人少得多,我自己都不算什么好人又为何要强求他人做个好人呢?至于走不走,我迟早会走,只是还不是时候。”
    第7章 江州
    就在简翊安将这一切准备妥当准备朝着江州出发时候,却不想一坐上马车,马车内竟是不知何时多了一人,正面纱遮面朝着他挥了挥手。
    “殿下倒是让我好等。”
    宫宴见简翊安那脸上意料之内的诧异便挑了挑眉,却还是一脸从容地朝其伸出手试图,“上来吧殿下。”
    简翊安这才回过神,停住了上马车的动作,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在这?”
    宫宴装作娇俏地模样,抿着嘴回道,“难道殿下不带我,想叫我独守空房?”
    “你在说什么胡话?”
    简翊安只觉得自己娶的这大小姐疯了,“我这不是去玩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去玩的,我也不是去玩的。”
    宫宴稍稍俯身,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视线在简翊安身上缓缓转了一圈,意味深长地开口,“殿下出远门我当然要跟着,不然要是殿下在外边被什么阿猫阿狗瞧上了,到时候带回家中,我可不喜欢家中太热闹。”
    “……你别想多。”简翊安当然知道对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面色难看了起来。
    “是啊,那殿下不让我多想便只能带上我了,否则我一人在重华殿中实在是会夜长梦多的。”
    宫宴的道行明显比简翊安要高上一截,两人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儿,简翊安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试图用安抚的话语劝说对方留下。
    “荷儿,外边危险,我实在是不放心你同我一起去。”简翊安上了马车,满脸关怀。
    谁知宫宴一把便将其搂过,其力道之大简翊安根本就挣脱不开。
    “放心吧,殿下。”
    宫宴抵在对方的耳边温声道,“我可不是什么任人摆布的娇弱女子,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保护殿下呢。”
    女人稍显嘶哑的嗓音在简翊安耳边缓缓流出,带着平日里没有的蛊惑。简翊安耳廓一红,便只想着挣扎着起身。
    可显然,他若是不同意对方便不会让他起来。
    无奈之下简翊安只能同意对方和自己同行。听到这话宫宴高兴极了,伸手便摸了摸简翊安的头,好似在安抚自己的小宠物。
    “好,殿下,我们会相处得很愉快的。”宫宴放开了愈发暴躁的简翊安,满脸纵容。
    自从来了这三皇子身侧,宫宴觉得自己的脾气也好了许多。
    简翊安憋着怒意坐在了一旁,低着头缓和了许多才出声叫外头的人出发。
    马车开始摇晃颠簸,二人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四目相对。简翊安觉得浑身别扭,可宫宴却是一脸轻松,甚至还直勾勾地瞧着面前自己这位便宜相公。
    简翊安不想看对方,于是便将头靠在一侧假寐,温润的模样看上去毫无攻击性。宫宴并没有提防这位三皇子,事实上对方在他看来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他根本就不用细心去想便能知晓对方的一切。
    看着简翊安平和假寐的模样,宫宴没有再去打扰对方。
    他也稍稍侧过身子,抬手将一旁的帘子掀开了一条缝,从缝中他能看到外边的模样。因为简翊安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去了江州于是特意选了夜间出行。
    今夜的月亮并不鲜明,月光也没有很浓郁。宫宴简单瞧了一会儿便将视线收回。
    思索了一会儿,宫宴还是将风灵给自己备着的毛毯给男人轻轻盖在了身上。
    对方浓密的睫羽微微颤动,安静的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一般。
    宫宴的眼神不加掩饰地看着对方,收起了平日里的轻浮随性,淡漠到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无用的死人。
    只可惜简翊安并未睁眼,因此并没有看到对方这副面容。
    如果看到了,简翊安自小的危机意识一定会让自己尽快远离对方,只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
    江州离京城并不近,就算日夜不间断地赶路,简翊安他们也才在第三日的清晨到达了江州。
    既然是悄悄来的,那简翊安便也没有让当地官员知道来了,而是叫下人随处找了间客栈。令简翊安没想到的是,这江州虽说闹着饥荒,可城中却不算凄凉,并不像是闹饥荒的样子。
    就连简翊安他们也很快找到了处客栈歇脚。
    那客栈老板没想到竟然还有外人来江州,在见到简翊安他们的时候还有些诧异。当问到客栈内空房还有没有的时候那老板苦笑一声:“都这年头了,怎么可能满座?”
    看来饥荒还是有影响的,这和各地官员呈现给简翊安的文书中所写的也都差不多。
    简翊安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当看到那标价的时候简翊安还是被吓了一跳。这标价若是寻常百姓只怕是付不起的。
    这也是饥荒造成的?简翊安有些困惑。
    等上楼到了卧房里边,简翊安端起桌上的茶水尝了一口,是陈年的茶了,只能勉强入口。看样子这客栈很久没有进过茶水了。
    走到窗边简翊安试图将窗户掀起,却不想手才刚碰到便蹭了一手的灰,而窗外的景色也是格外萧条,枯树的枝条毫无生气地坠下,偌大的院子看上去极为破败。
    “看来这边确实是闹了不小的饥荒。”
    一旁许久没有开口的宫宴终于是缓缓开口,他走到简翊安身侧,顺着简翊安的视线朝着院中望去。
    饥荒一事世间常有,宫宴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并不会像这边一样虽然破败却还能维持基本的生存。
    可江州饥荒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就连他都有所耳闻,那想来应该是他们还没有看到真正的饥荒。
    “殿下,我觉得此处叫人不太安心,还是小心点为好。”
    宫宴好心地给简翊安提了个建议,简翊安也点了点头,他其实也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就是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两人正交谈着,门口传来了简翊安的小厮阿木的声音:“殿下,我去后厨买了点饭菜,你和夫人要不要吃一点。”
    舟车劳顿,简翊安确实是想吃点热菜休息一下。
    于是他便叫阿木进了屋,让对方将菜放在了桌上。
    “对了,殿下,外头夫人的丫鬟一直闹着要见夫人,我……”阿木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犹豫,声音听上去颤颤巍巍的。
    宫宴一听就知道是风灵那小丫头在吵闹,于是浅笑着看了简翊安一眼,并不为自己下人这般而感到尴尬,随即开口和阿木说:“那只能拜托你给她也准备些吃食,风灵脾气不是很好,还请你担待着照顾一下。”
    阿木赶忙点头应下:“是,是是,夫人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说实话阿木在简翊安身边也待了有五年多了,也是简翊安最为放心的一个小厮。能在疑心病这么重的简翊安身边待这么久就能证明对方不太聪明。
    “好了,阿木,出去吧。”简翊安将阿木赶了出去。
    阿木出去后简翊安便朝着饭桌走去,顺便招呼身旁之人坐下:“吃些吧,一路上辛苦了。”
    “倒也不怎么辛苦,只是有些无趣罢了。”
    宫宴瞧了眼桌上的饭菜,很是普通,也没有什么色香,只怕是个不熟练的人匆忙做出来的。
    简翊安很显然也瞧出来了,在他看来这家客栈或许比他所想还要难以经营。
    “正如殿下所见,殿下觉得这江州情形如何?”宫宴夹了点青菜,看似随意地问了简翊安一句。他有点想知道简翊安对于这处饥荒的看法。
    简翊安皱了皱眉却不是嫌恶对方的询问,他只是在思考,这处的饥荒到底已经严重到了什么样子。
    他有收到这地一位小官员私下呈上的文书,其中有说江州饥荒,粮食颗粒无收,百姓食不果腹,就连路边都满是饿死的白骨。
    文书之中所写极为悲惨,就连简翊安都为之动容。
    可简翊安来了这却觉得并没有严重到文书之中说的那般。
    “看来殿下也觉得所见有些奇怪,明明是饥荒,可一进城除了人烟稀少了些和别处也没有什么两样。”宫宴直接将简翊安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他同简翊安一眼也觉得这江州饥荒并不像听说的那般。
    “指不定是朝廷的赈灾粮派上了用场。”简翊安记得在他来江州前好些时日宫里就已经派来了赈灾的东西。
    或许是他来晚了。
    “或许吧。”宫宴又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这菜实在难吃,味同嚼蜡。
    宫宴不太习惯,于是转头看向了简翊安。
    本以为像简翊安这样养尊处优的皇子一定会吃不惯这几乎没有油水的菜,可谁想简翊安的面色却比他所想要从容,也没有因为饭菜的难吃而流露出一丝不满。
    这是宫宴没想到的。
    “怎么了?”注意到对方在看自己,简翊安不解地问了句。
    宫宴也没有回避,只是将筷子一撂,诚实开口:“殿下就不觉得这些饭菜难吃吗?实在是叫人难以下咽。”
    “难以下咽?”
    简翊安重复了一句,随即认同地点了头,“确实不是很好吃。”
    这些菜完全无法和平日里在府中吃的饭菜相比,就连简翊安都不能适应。只是……简翊安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些往事。
    他从不会忘了自己差点被饿死在偏殿之中。饭菜难吃至极,可不吃就会被饿死。
    而简翊安想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拿到他想要的一切。
    “吃点吧,不吃会没有力气。”简翊安以为是对方觉得饭菜难吃在和他抱怨,于是便安慰了对方一句,“如果实在不喜欢我便叫阿木去外边给你买些糕点。”
    “不用了,谢殿下关心。”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